悼念江小秋同学

2023120210244185

上周与大学同班同学黄特通话时,黄特告诉我:遵义的同班同学江小秋去世了。我问他听谁说的?他说是听遵义的王绍宗老同学说的,王绍宗也是同班同学,与江小秋是遵义老乡。遂与王绍宗通话,王目前不在遵义,在儿女工作的城市养老。王说他是听遵义的另一个同班同学夏元佐说的,于是又与夏元佐兄通话,夏元佐兄说是听江小秋的家人说的,他近年因伤病行动不便,又因为疫情期间封控,不方便外出,与江小秋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上次与江小秋一起还是几年前一起去缅甸旅游的事,当时江小秋的身体状况很不错,这次走得太突然,什么时候走的,什么原因走的,他都不甚了了。时间大概是去年年底或今年年初,疫情防控突然放开时,十有八九是染病走的。

我和江小秋在大学时不仅同班,还同宿舍。我和他,还有黔西的刘华勋、贵定的罗玉凌四人同住510宿舍,江小秋先到,于是挑选了进门右侧靠窗的一张床。我第二个到,挑选了进门左侧靠窗的床。当时我们的宿舍都是四人间,靠窗的两张床是宿舍里位置最好的床位,但是江小秋的床位比我更好。为什么呢?因为宿舍门是从左边开的,门一开,左边的靠门的一张床首先暴露无遗,我的床虽然也暴露,但距离较远。靠右的两张床就隐藏在门背后,隐私得到最大的保护。刘华勋第三个到,选了门背后右侧的那张床,罗玉凌最后一个到,别无选择,挑剩下的、袒露在门口那张床自然就属于他了。

同宿舍四人中,刘华勋年龄最大,已婚,老谋深算;罗玉凌大我五岁,江小秋大我两岁,我最小。我们三人未婚。江小秋、罗玉凌性格都很开朗,罗玉凌还和我有共同的爱好——拉二胡、小提琴,且技艺相当,正好切磋。于是与罗玉凌共同语言最多,江小秋次之,刘华勋又次之。

有一次我和罗玉凌在宿舍比赛谁会唱的歌多,结果不分伯仲,我会唱的他全会,他会唱的我尽知。看来不出奇难以制胜,于是我想起了六十年代末停课期间我在外婆家当放牛娃时,听二舅舅唱过的一首抗战时期的老歌。二舅舅当年被抓壮丁,参加过长沙保卫战,长沙失陷,队伍被打散,二舅舅侥幸活了下来,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家乡。二舅舅唱的抗战老歌是:

河里水,黄又黄,东洋小鬼来扫荡。

昨天烧了王家寨,今天又烧张家庄。

抓着青年当炮火,逼着老头运军粮。

……

我心想,我唱的这首歌,谅你罗玉凌不会唱,这样我就赢了。我暗忖二舅舅不识字,首句河里水黄又黄,原句是不是黄河水黄又黄?于是自作主张地把第一句改成黄河水黄又黄。罗玉凌果然不会唱,我大乐。就在我刚刚得意洋洋之际,江小秋开口了:杨建华你第一句唱错了,不是黄河水黄又黄,是河里水黄又黄。江小秋接着说:这首歌你还没唱完呢,逼着老头运军粮的后面呢?这回轮到我傻眼了,后面几句我记不起了。于是请江小秋把这首歌后半部分唱完。江小秋如数家珍地唱道:

炮火打死丢山口,运粮累死丢路旁。

这样活着有啥用?拿起刀枪干一场!

当天江小秋给我的启迪是:人上一百,武艺周全。再冷僻的事,你不知他不知总有人知。这次和夏元佐兄通话才知道,江小秋家在民国时期就是遵义的名门望族,其父是老革命。当年资助抗日、宣传抗日,江家出钱出力,民国及新中国的地方志上均有记载,怪不得江小秋会唱这首抗战老歌。

江小秋时不时就会聊起他经历的趣事,比如他读小学的时候,他父亲心血来潮,买了一套理发工具,拿江小秋做实验,理完发后江小秋去照镜子,发现头被理成了梯田样,奇丑无比,当场气得大哭。江父安慰他道:哭什么?你出去要是谁说不是我的儿子,叫他来找我!

八十年代初,贵州酒类涨价。江小秋回家,其父叹道:唉!茅台、董酒都涨价了。正好江小秋几兄妹都在,一起回怼老头:涨价了又咋个了嘛?您是喝不起的人吗?其父无言以对,只好一笑了之。

几乎是在同时,江小秋恋爱了,对象是清华大学刚刚毕业的工农兵学员Y,江小秋很满意。有天晚上,我们在宿舍里聊起工农兵学员,说工农兵学员普遍文化课水平不高。江小秋马上表示反对,说工农兵学员里头优秀者也为数不少。江小秋说的确实是事实,但是在当时的场景下,我们认为江小秋是在护短,因为他的恋人Y是工农兵学员。于是纷纷安抚他:Y某不在我们说的之列嘛。江小秋笑,我们三人也笑。

我和罗玉凌聊天,罗玉凌每讲完一句,总会说一声:高哈。我不明白高哈是什么意思,向江小秋请教,江小秋说:不是高哈,是该哈。该哈是贵阳话“该是这样哈”的简缩句。江小秋不仅把“该哈”解释得真切,还帮我解释了很多贵阳方言,让我和贵阳人交流起来方便了许多。

八十年代初期说普通话还未形成风气,除了考《现代汉语》这门课外,即使是中文系的师生也很少有人说普通话。谁要是说普通话就会被人嘲笑是“贵州骡子学马叫”。而少数学说普通话时又夹带贵州方言的人和事更是大家调笑的对象。江小秋就亲耳听到一个遵义老乡去贵阳百货大楼购买音响设备,售货员把音箱递给遵义老乡,现场又不能调试。于是遵义老乡怀着几分忐忑小心翼翼地问售货员:同志,你这个喇叭昂不昂?不用江小秋翻译,我们都知道“昂”在贵州方言中是“响”的意思,于是个个笑得东倒西歪。

同级的数学系有位学生姓姜,我打趣道:江小秋啊,那位姜同学和你是本家哈。江小秋断然否认:同音不同字。我是公(工)江,他是母(女)姜。怎么可能是本家?我继续逗他:姓氏岂有男女之分?很多女的姓公(工)江,很多男的姓母(女)姜。你和姜同学都是男的,一口说不出两个jiang,至少你们也是准本家嘛。江小秋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刘华勋比我们年长,虽不至于有代沟,但是确实缺少共同语言,于是他竭力笼络江小秋,两人关系迅速升温。有一个星期天,刘华勋邀班上和他一样年长的同学去登黔灵山,把江小秋也拉去了。下山的时候,江小秋有感而发:上坡脚杆软,下坡脚杆闪。刘华勋就补充一句:江小秋打脚杆。一群年长同学大笑,江小秋还没有反应过来,几天后才明白这句话有点那个,似乎也没计较。

和江小秋、罗玉凌、刘华勋同舍仅一年,第二年,重新组合,我与黄特、刘京伟、谢仕秋合住一间,直至毕业。

大学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直到本世纪初举办中文系毕业二十周年同学会时,当年的同班同学才有机会相聚,但是江小秋和刘华勋都没有来。好在江小秋留下了联系方式。回深圳后某个晚上我拨江小秋的手机,终于在阔别二十年后听到了久违的江小秋的声音,他的笑声还是那么爽朗。后来我又和他通过几次话,当年和罗玉凌比赛唱歌时的那首抗战老歌后半段我又记不清了,又请江小秋唱,他唱一句我用笔记一句,这回算是牢牢记住了。

退休以来,我多次回贵州,在贵阳和很多老同学都见了面,唯独没有见到过江小秋,满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没想到健壮开朗的他疫情结束清零时便匆匆走了,毕业离校时的匆匆一别,竟成永诀。悲哉!惜哉!

愿江小秋老同学在天国安息!

(题图为当年的河滨剧场,是当年贵阳市最好的剧场,我和江小秋、罗玉凌经常去看电影的地方)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7852

(18)
上一篇 2023年12月2日 上午11:04
下一篇 2023年12月2日 下午7:58

相关推荐

  • 路过市一中

    今朝屋里厢有人生日,17日预先订好的生日蛋糕,讲好今下半天去蛋糕房拿。 吃好中饭,洗好碗哉家什,修筑梳齐,勿打中觉,顶着稍许有点热的秋天的阳光跨出并不低的木头门槛出去。向老年纪看齐,明明关了还要轻轻的推三下,一二不过三,绕口令似的安全模式。有点强迫症呀!谁人瞎讲?对自己不放心,一点都没自信,明明关上了!检验有啥个错?细心总比粗心说得过去。 关好哉!走吧!勿耐…

    2022年10月20日
    3.8K160
  • 你曾深深的爱过我

    你说过,你曾深深的爱过我 爱得像一团火 溶化了我的痴迷 溶化了我的冷酷 而我一点没有感觉过 岁月无情就这样错过 — 你说过,你曾深深的爱过我 爱得像一泉水 浇灌了我枯竭的心 滋润了我退缩的情 我似曾感觉过 但又一次次错过 — 你说过,你曾深深的爱过我 爱得像一束光 穿透了我的心扉 照亮了我的双目 我也切实实接纳过 但没有真正得到过 &…

    2023年4月8日
    544260
  • 父亲的风骨

      父亲的一生,光明磊落,铁骨铮铮。 在刘家馆子第一中学、中心校工作时,父亲就以性格倔强、坚持原则就闻名于世。父亲不会阿谀奉承,更不会见风使舵,所以始终不得有些领导的待见,在仕途上屡屡受挫,但父亲并不在意。他总是说,人活得坦荡才好。 父亲在学校任教期间和退休以后,从不畏惧强权,喜欢打抱不平,经常为同事和百姓争取合法权益。在勿兰小学当校长时,父亲顶撞…

    2022年6月19日
    6.4K40
  • 锦书雕花

    我对书信情有独钟。爱写信,也爱看信。感觉无论写信,还是读信,都美好至极。书信有内在的真,大多是现实情境的真实显现,是书写者心情的真实流露,期许与祝福发自心底,带着温度,真诚而情深。因而,我常常期盼一封书信似青鸟,从云中飘然而至,带来生命与生命,心灵与心灵的莫逆相知,灵犀唱和,将春天的消息,温暖的真情,芬芳的心香,旖旎的风景,在字里行间弥散飘逸。这是美丽人间春…

    2023年12月23日
    2.4K940
  • 当你老了

    虽然人人留恋青春,但最终还是要在那条人生路上无法停驻地走向老去而行。当有一天,你老了,头发白了,走不动了,你会摇摇摆摆地坐在摇椅上想起什么呢?

    2022年5月14日
    2.8K14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3年12月2日 下午6:49

    江同学早早离开,真是可惜了。刚退休的干部这个年龄很危险!据我们身边认识的就有好几个上班时好好的,退休不久就有了病了,而且也有的突然离开。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12月2日 下午6:51

      @解世权是的是的,辛苦了一辈子,到该享福的年纪却早早走了,悲哉!惜哉!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3年12月2日 下午7:50

    杨老师的宿舍同学,这下我们都认识熟悉了,老师栩栩如生的笔墨,让我们走进了你们同学中间,他们的笑声,歌声,都在字里行间飘荡起来……喜欢老师的亲切自然的手笔!!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3年12月2日 下午8:16

    读您的同学,想我的同学。情同此情,理同此理。谢谢老师有趣的回忆,美好的文字!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12月2日 下午8:32

      @祁俊清多谢祁老师赠玉鼓励!您的诗文真切感人,向您学习![花][花][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3年12月2日 下午9:44

    写的这么流暢,写的这么有情致,可读性很强。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3日 上午7:32

    同学情深,亲如手足。乌江老师的深情回望,细致抒写,声情并茂,呼之欲出,让我对乌江老师的大学同学,尤其同宿舍的同学,有了一定的了解。奇人江小秋突然离去,有乌江老师的此篇祭奠,可安然长眠了。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12月3日 上午9:13

      @锦瑟黎燕多谢黎燕老师赠玉鼓励!我的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走了十多个了,每次听闻噩耗,心情很郁闷,要难过好几天。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3年12月3日 上午8:52

    同学离世挺伤感的。我们大学同班同学走了两位了。一个得癌,一个跳楼。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12月3日 上午9:19

      @难诉相思您的同学基本上都健在,我的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走了十多个了,近几年我写的悼文加起来有九篇了,每次写悼文心情都很沉重。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3日 上午9:22

    您的这个同学还是走得早了些,可惜!难忘当年同学间的趣事!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同学情是难忘的,那是最纯、没有丝毫功利的关系,值得珍视和怀念!

  • 梦菊
    梦菊 2023年12月3日 上午9:53

    读老弟的文章,让我想起小时候听大人讲的一则笑话。笑话归笑话,却是真事。
    我们村一个年轻人在外地工作。星期天回家来,有邻居问他:“你多咱回来的?”
    年轻人来一句普通话:“昨日晚上。”
    恰好被年轻人的老爸听见,一巴掌就打在儿子脸上。年轻人赶紧说:“夜来后晌,夜来后晌。”
    这件事给村里留下一句流行语:呼儿晚上,夜来后晌。
    不知道怎么把“昨日”变成“呼儿”了。也不知道“呼儿”到底在哪两个字,怎么解释。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3年12月3日 下午6:03

    同窗几载,同志向、同情谊一生,别离心痛也!

  • 霁月
    霁月 2023年12月3日 下午10:48

    同学几载,青春无憾。以文祭之,情深意重。

  • 韩暄
    韩暄 2023年12月11日 下午9:18

    以往情深,如数家珍。几十年过去,好像就在眼前。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3年12月30日 下午5:20

    看标题我还以为江小秋是女士,往下看才知是男同学。看到他女朋友是工农兵学员,说工农兵大学生普遍文化知识水平低,作为也是工农兵学员的我,倒是有同感,必然是没有经过文化知识考核选拔进的大学,难免鱼龙混杂。当然也不排除大部分还是各方面很优秀的,那是时代造成没有考试的机会,如果考试,也未必考不上。像作家梁晓声,习主席都是工农兵大学生。我89年已经是中级职称教师,又努力学习,参加成人高招被录取到广州外语学院又离职进修两年,一是为了多学知识把工作干得更好,二是为了争口气,摘掉工农兵学员的帽子。看了你的文,让我联想了这么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