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狗的屁

2023110511534033

前面我写了篇《话说爱屁屁》与《话说鸡屁股》,今天再来个《话说狗的屁》。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狗从看家守院的动物变身成抱在怀里的宠物。居住也从门洞,狗窝搬迁进厅室,有了漂亮舒适的狗床,狗被窝。身份也从被人驯化为人服务的地位,上升与主人平起平坐,甚至把主人改造成奴仆的人上狗。享受着美味的专用美食,还有专门为狗服务的美容院,医院。堂而皇之当起主人的心肝宝贝儿女,穿上漂亮的衣服,享受高价洗浴液,美容,美发服务。让很多老人都羡慕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立马能变成儿女家里的小狗,可以成为儿女家里的成员,天天被儿女伺候的舒舒服服。

我记得小时候听到骂人时有句:放你妈的狗臭屁。 最近我听到,看到一个新名词:狗的屁。我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骂人的话怎么成了通用语言?据说这是从西方引进的语言。我就更加想不明白了,咱们五千年的文明史,老祖宗为咱们留下多少美丽的语言,文字,怎么就这么不招这些不孝儿孙的待见,非要把西方的这个屁,那个屁引进来。难怪现在经常闻到一种让人作呕的气味。这是一种什么变态心理,怎么就这么欣赏《鸡屁股》,天天《爱屁屁》,连《狗的屁》都引了进来。

有人愿意做洋人脚下的哈巴狗,喜欢吃洋人的狗粮,喜欢闻洋人的狗屁,那就让这些人自己去洋人脚下享受,干嘛非要引进来,强迫咱们老百姓接受《鸡屁股》,逼咱们老百姓喜欢《狗的屁》,还要咱们老百姓都要《爱屁屁》。我这些年让这个屁,那个屁熏得头昏脑涨,污染的空气令人作呕。

以前好几十年我参加大大小小的会议无计其数,不管是听领导作报告,还是学习最高指示,或者个人发言,都能听的明明白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么紧跟上面指示行动。只从有了电视机,天天晚上家家户户全家人都围着饭桌,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现在电视机已经退出年轻人的家庭,就是老年人,也没有多少家庭还吃着饭看电视。因为很多新名词根本听不懂,也就无法去理解。特别是吃着饭,听到这个屁,那个屁,有的人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翻起波浪。本来津津有味的晚餐,也变了味,赶紧换频道。慢慢的吃饭前就干脆关了电视机,真怕这个屁,那个屁影响食欲。

以前有个词;天天读。现在的年轻人一定非常陌生,但五六十年代的人都知道。学习语录,读报纸。读书看报成了我们这代人每天的必修课。对报纸的感情也不一般。我每年订报纸杂志最少用半个月的工资。退休后也是与报纸杂志不离不弃。说不上从什么时候开始报纸杂志上出现了看不懂的文章。也许是我们赶上那个时代,外语课基本是个空白。出现的那些字母我看着是拼音,小时候老师教的拼音;啊,喔,鹅,依,无,鱼,还能记得,可拼来拼去,怎么也拼不出个字音来。就去查字典,字典里也查不出来。有时候一篇文章读着读着自己就晕了。后来请教年轻人,才知道这是英语,英语当然与咱们的拼音不能一样的拼读。我真不知道咱们自己的报刊杂志,干嘛要安插一些英语字呢?我去外国,看他们当地的报纸,却没有安插半个中国字的。看不懂,学不来,就只能选择放弃。以前各条马路边上都有报刊杂志摊,随着读者的减少,报刊杂志摊位也消失了。有人把报刊杂志的衰退归咎于手机,我觉得手机有点冤枉。手机是无法完全替代纸媒的功能,难以保存。人们为什么抛弃纸媒体,我看还是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语言就是一个交流的工具,如果说的话让人听不懂,也就失去了语言的功能。有个成语是;对牛弹琴。如果现在对人说的是《狗的屁》,人听不懂,是不是可以说;对人放狗屁。报刊杂志就是人与人交流的一个媒体,当报刊杂志让人们看不懂的时候,人们舍不得也只能选择放弃。

关于进口的狗名词,我查来查去,查到最早出现的时间大约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从影视作品,书本里看到最早的是一个词是《狗的败》,也许那时候很多人还有做人的愿望,保持与狗的距离,慢慢用败败取代了《狗的败》。新中国成立后,清理了旧中国的污泥浊水,《狗的败》也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随着春天的故事,最先露出头角的还是这个《狗的败》。没想到《狗的败》不但没有败,反而兄弟姐妹相继跟随而来,大有取代传统语言之势。随着狗的地位不断升级,关于《狗》的名词也越来越多。什么狗儿子,狗宝贝,狗衣服,狗玩具等等都出来了。还有专门为狗服务的狗保姆,狗医生,狗美容师等等也响应而生。这不连《狗的屁》也成了流行语言。难道狗真要成为人上狗吗?

唉,真盼望什么时候能再来个语言大扫除,还人的文明语言地位。最起码在1045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国土上,人人都说中国话,穿中国衣,吃中国饭。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6430

(108)
地质之花的头像地质之花
上一篇 2023年11月5日 下午6:09
下一篇 2023年11月5日 下午8:2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4条)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3年11月5日 下午7:53

    坐大姐沙发,读痛快文字,一个字:美!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11月5日 下午8:16

    哈哈,很难说这是社会的进步,从鸡的屁,又发展成了狗的屁。所谓社会进步,也是泥沙俱下。但谁能做到保苗去莠?主流媒体不作为,普通百姓干着急!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5日 下午8:47

      @鸣虫咱们能做到的就是自己说好,用好自己的传统语言。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3年11月5日 下午9:14

    读此文真的很解气,有如在读鲁迅。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6日 上午11:33

      @2272 张英辅唉,已经磨掉了棱角。很多事情心里明白,不能说明白。也许朦胧中更有味道。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3年11月5日 下午9:47

    很多莫名出现的新词新话,不知什么意思。只能随他们去吧!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6日 上午11:35

      @惑矣也许说些让人不明白的话,才能显出他们的与众不同。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3年11月5日 下午10:49

    在文章穿插洋文,使用洋名,现在的年轻人认为时髦,其实,这是崇洋媚外的具体表现。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6日 上午11:38

      @清河君说得对,崇洋媚外。古时候有个成语:邯郸学步。就怕他们丢掉了自己最宝贵的文化,最后只能趴在地下成为废物一个。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11月6日 上午4:44

    “人人都说中国话,穿中国衣,吃中国饭。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好啊!爱我河山,百年复兴,中华梦圆!大家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3年11月6日 上午7:44

    写得惟妙惟肖,看着酣畅淋漓。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6日 上午11:40

      @难诉相思我就说实话实说。也许是我文化水平太低,无法接受这些外来语言。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3年11月6日 上午9:59

    洋洋洒洒,风走云飞,内涵丰厚,令人感慨万千。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3年11月6日 上午10:58

    哈!有趣,不乏真知。老师写的爽朗,我看的开怀。外来语,好无趣啊!什么叫屁屁,唉!宠物狗,尊贵呗!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6日 上午11:46

      @ch雪梅狗是为人服务,还是人为狗服务?
      有人说以前认为有;房奴,车奴,孩奴,没想到还有狗奴。现在真是让人开了眼。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11月6日 下午1:25

    快言快语,一吐为快呀!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3年11月6日 下午5:10

    您写出了亿万国人的心声!太棒了![赞][赞][赞]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6日 下午7:19

      @华章秋韵也许就是我这种人只能当个工人的原因吧。郑板桥有句明言:难得糊涂。
      可是一些事情终须有人说才行。皇帝的新衣,只有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子才说了出来。

  • 皓月蓝空的头像
    皓月蓝空 2023年11月7日 上午7:25

    杂文风格有如鲁迅,有意思,值得细品!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11月7日 下午1:22

      @皓月蓝空谢谢鼓励,我就说实话实说。离鲁迅还有十万八千里,需要好好学习。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