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金山的回忆(2)——特殊待遇

海金山的回忆(2)——特殊待遇

海金山种牛场是归市里直接管理的大型国营农场,领导的级别都较高,直接由市委组织部任命。

接待我的是办公室主任白晶泉先生,他也是刚刚从牛棚中平反出来的“解放”干部。

蒙古族干部白主任中等个儿,高颧骨,眼睛不大可很明亮,人看上去很结实精干,听旗里老同学介绍说,白主任年轻时是解放军边防营的营长,在西北的边防部队任职,是个见过世面、很有涵养的蒙汉兼通干部。

在家乡,蒙语说的流畅,汉语说的标准,我们管这样的干部叫“蒙汉兼通”干部,这样的人才,在牧区非常难得。

白主任仔细的看着盟政府开的介绍信,抬起头笑眯眯滴称呼我为盟里来的干部,整的我非常不好意思,尤其是想到那个“盟里来的干部杀头牛”的闲嗑儿,我心里就偷笑一下子。

说话间,天就渐渐擦黑了。

白主任把我领到场长办公室,先和吴场长见了面,回身儿就牵着我的手,直接请上吴场长直奔食堂。

食堂很大,可吃饭的人不多,很多干部的春节年假还没有休完,就有几个做零活的工人在那里开伙。

大师傅端上来一大碗牛肉炒酸菜、两盘咸菜条,白主任自己从怀里掏出一瓶散白酒,给我面前的一个茶缸子倒上了酒,白主任端着铝饭盒子盖儿,吴场长端着铝饭盒子,两位领导就拿着这样的家伙式和我碰酒,欢迎我的到来。

吴场长动情地说,还没有城市的画家来过他们这嘎达搞创作,还没有人宣传过草原红牛。喝点酒就上头的吴场长,端着倒上了白酒的饭盒子和我碰杯,主动提出愿意当我科普画的创作顾问。

自己听了这些话心头一热,把自己这个“科盲”原来心里的顾虑一扫而光。

我激动地站起来表示感谢,端起酒缸子就喝了一大口,哪知道这是65度的草原白,号称闷倒驴,把我呛得半天说不出话并且咳嗽不止,两位领导笑嘻嘻地把我摁到椅子上敲打着我的后背:这酒喝起来有劲儿,咱们慢慢喝。

我知道自己没少喝了,渐渐的的两位领导说什么自己都听不清了,可晕晕乎乎中听清楚了白主任和食堂大师傅交代:这是盟里来的,每天要有一顿细粮……

我在海金山住了一个月,每天中午大师傅都要单独为我擀一碗白面面条。

这是农场的最高待遇,场长和职工在食堂吃饭都是一天三顿棒子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639

(4)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李宗宾19481957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4:41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6:17

相关推荐

  • 我的田园牧歌

    如果命运让你出生在某个乡镇的一个小小院落。你来到人间的第一声啼哭伴着门外的鸡鸣狗吠、鹅欢鸭叫一起成为交响合奏。你幼小的生命就在那样的环境里,一天天长大,连蹒跚学步都有鸡鸭鹅狗的前呼后拥。田野的清新、泥土的芬芳、包括鸡舍、牛栏、猪圈的气味。一定会在最初幼小的记忆里扎根。不论以后人生的足迹辗转到哪里,只要走进山野乡村,泥土野草的芳香,鸡鸭牛羊的气味都像离别多年的…

    2023年12月5日
    1.5K200
  • 汉语里有“乳臭未干”、“乳臭小儿”两个词儿。臭,这里念xiù,是气味的意思。我一开始错念成chòu,想:分明是“乳香”嘛!哪还臭?我喜欢闻小孩身上的乳香味儿。 幼时,我的三妹妹都上五年级了,我还闻得到她身上的奶味儿。放了学,我贴着她的脖颈子使劲嗅,弄得她莫名其妙。 贾宝玉也有一只敏感的鼻子。他闻得到薛宝钗服过冷香丸后,身上“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林黛玉袖子上…

    2023年8月18日
    1.4K20
  • 一个玩笑得来的昵称——四格格

    看博友们纷纷说出自己昵称的来由,我忽然感觉自己好惭愧。他们的昵称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所以昵称都能寓意深长,内涵丰富,有思想、有典故、有文化、有韵味、有气质,有高度,且都展现出昵称本人的文学水平、气质风度、思想境界、道德涵养,所以他们说出来有根有底,我们听起来有滋有味。 而我,却取了一个不伦不类、毫不靠谱的昵称。记得在新浪刚开博客时,对“昵称”二字有一种特别的新…

    2023年2月12日
    1.8K460
  • 诗歌:月亮也是个漂亮女人

    – 诗歌:月亮也是个漂亮女人 – 我老伴走之后 月亮整天同我作伴 开始时我并没有理她 有一天她说话了:“我也是个漂亮女人呀!” – 她漂亮不漂亮与我何干 我继续不理她   反去望天上的星星 谁知她扑到我怀里来   并对我说:“凡事能否想开全在自己 我在天上   水中的月亮在地上   我们互相照耀着   你看多么好” &#8…

    2023年3月25日
    790280
  • 古桑树下的绝恋

    周家湾是我的出生地,坐落在一个湖洲上,湖洲呈纺锤形,全是青涩涩的沙土,有阳光飘落下来,水面漫过的滩涂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碎光。沙洲湖水四合,极目而望,四野都是白茫茫的蒹葭,蒹葭之外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湖水……这是周家湾早年的景象。岁月变迁,湖泊不再,雁声咽哑,芦花的记忆已成尘泥,但村头的那棵老桑树依然突兀地立在那里。 据宗族的老人说,周家湾始…

    2022年6月16日
    9.2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4日 下午9:13

    那时候我们细粮指标只有百分之三十是白面,其余都是粗粮玉米面和高粱面,有时候还得加上红薯面或者红薯,饭量大的老师傅就吃红薯,五斤红薯顶一斤粗粮。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6日 上午11:22

      @蓓蕾含香那时候,在城里,也是粗粮为主,到了牧区,细粮更是少的可怜。有时候自己都发呆的想——到了GCZY的时候,就能天天吃细粮啦,没想到几年之后,粗粮就渐渐退出餐桌。谢谢老师的评论,问候夏安!!

  • 情满乌江的头像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5日 上午7:45

    牧场虽偏僻,待客却有道。赞!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6日 上午11:33

      @情满乌江白主任和吴场长都是内蒙古的好干部,懂技术,有理想,有抱负,现在这样的干部非常稀缺啊!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7月7日 下午3:35

    草原人的豪爽,还有基层干部朴素、憨厚的形象一跃而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