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葱翠,碧水晶荣

28

周一忙碌,上午转了两个乡镇,四个村,12点多在水库边刚坐下用餐时临时收到两个活动通知,其中下午一点半要去看张山雷墓地,一瞅,没时间了,扒拉了两口饭屁颠屁颠往城里赶,秋日晴好,今年旱情重,此时却恰为丹桂飘香时,只是粉尘弥漫,街头巷尾,鼻腔里总是有那么一股火烟味挥之不去,生活在这个城市,总有活在某个矿坑里的感觉,GDP坚挺的上升着,空气与水愈发污浊,人文气息却是日渐淡薄,那个曾经清莹风雅的小城已是只能拿来追忆与回望了,一番紧赶慢赶之后,鸟与文化、卫生等部门的几位相熟走在近郊去墓地的杂草从生的田间小路上,鸟好奇的问,没记错的话,印象中这位张山雷先生应为民国人物,驾鹤西去久矣,亦非大红大紫之名人,现如今怎会突兀的想起这档子事来,回说今天的邀请者其实是张先生学生的学生的学生们(现在在兰的也只有最后几位退休的中医了,虽皆已无职无权,却自发的组织起来,想修葺先生坟茔,发掘整理先生学术衣钵,以发扬光大兰溪中医传承),还说,兰溪之前一贯为中医重镇,现世却已是人才凋零、后继乏人了,现今的年轻人,多半是耐不住寂寞沉不下心,学不好悟不透这祖上传下的事业了,想来,谁说不是呢,在墓前,这些都已是耳顺之年的学生们简略介绍了张的生平:张在医术上的造诣自是已有定论,其实张对中医药事业最大的贡献还是规设学制,编纂教材,培养出大批人才,也为现代中医院校教育提供了办学模式和思想资源,开了近代中医课堂教学的先河!

IMAG1091

IMAG1093

晚间回家上网查了下张的生平,当年这位在大上海的嘉定马陆名医,博古融今,中西合参,尤精于训诂,中年之后因缘际会来到这钱江上游也曾山明水秀的越中小城,孜孜不倦,著书立说,夜编日教,终老于斯,鸟想来,这还真是只可能发生在民国的故事,烙着鲜明的时代特征,现世,类似之人事几成神话,这年头,哪还会有学有所成之人会从一线城市往乡下跑,脑子进水了不成,张山雷病危时撰写的那幅在墓前镌刻的自挽联可表其心也:

一技半生,精诚所结,神鬼可通,果然奇悟别开;尽助前贤,补苴罅漏;

孤灯廿载,意气徒豪,心肝呕尽,以此虚灵未眠,惟冀后起,完续残编。

2013-10-29

29

30

31

3435

其实,从前的学校才象个质朴的学习与学术机构,现在的学校,更象个官僚机构,鸟的小儿五年级了,现为小学少年先锋队大队长助理,据他说,少先队设大队长一名,副大队长及助理及委员各若干,(助理以上挂三条杠哉!)下分设N个中队长,当时听着就甚觉好笑,现阶段对官本位的教育与熏陶,真是做到了从娃娃开始抓起,小学就开始分三六九等,而且成效卓著,看老照片中的学生自治会,真的不错!

 

附相关资料:

张山雷身材清瘦,声音洪亮,所编教材,必先亲自讲解,旁征博引,滔滔不绝,而且有问必答,能使学生心领神会。他批改学生的作业也非常认真,并组织临床侍诊,以提高学生的临床医疗水平。1927年,他创办了《中医求是月刊》,自任主编。在他15年苦心孤诣下,毕业学生600余人,分布于江、浙、皖、赣、闽和上海等五省一市,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张氏学派。兰溪中医专门学校一时享誉江南。时任中央国医馆馆长的徐相任因敬佩张山雷学识渊博,教导有方,也特地让儿子千里迢迢,负笈到兰溪求学。在各期毕业生中,不少佼佼者成为一代名医,向来兴旺发达的兰溪中药业,也因此而更加通四海达三江。

              转自西泠医草新浪博客

《2007年春拜祭张山雷先生墓》

 

今天,和吴恨非老师祭扫张山雷先生墓。

第一次知道张山雷先生约在17年前,在中医学院的《中国中医学史》课上。课中提及兰溪中医学校以及其创始人张山雷先生,将兰溪中医学校和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北京国医学院,华北国医学院并提齐名,并重点说明先生在中风理论中的杰出贡献。

当时,年幼无知,学习又囫囵吞枣,只是为自己故乡的学校能和北京上海广州齐名而感到骄傲。没有细想为什么兰溪弹丸之地,能出如此重要的一位中医人物,也没有想到先生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更没想到17年后会站在先生的墓前拜祭先生。

数年以后,有幸跟随吴恨非老师,慢慢知道老师的老师是国家级名老中医吴士元先生,再后来知道吴士元先生是兰溪中医学校的四期毕业生,也就是张山雷先生的学生。此时方知自己和张山雷先生有一种联系。

数年前,吴恨非老师屡次提及,要在退休前将张先生的墓重修。去年年底,吴老师电话中高兴的告诉,已将张先生的墓重修,并有百余名中医界人士公祭。我既表示如回兰溪,希望吴老师能带我去拜祭先生墓。

于是今天,我站在先生墓前。

先生的墓在兰溪东郊的一个小山坳中,背靠一座小山,前面是几亩的菜园。时值春夏之交,田野到处郁郁葱葱,四周一片宁静而生机勃勃。

墓不大,也没有别的建筑,显得简介朴素。但江南少见的圆墓顶、大气的墓碑以及旁边一块黑色大理石的<重修先生墓记>,让先生的墓透出历史的分量。

墓碑中间用宋体写了“张山雷先生之墓”,两边是数十个字的挽联。吴老师说,这幅挽联是先生临终病危自己所做。

一伎半生,精诚所结,神鬼可通,果然奇悟别闻,尽助前贤,补苴罅漏

孤灯廿载,意气徒豪,心肝呕尽,从此虚灵未泯,惟冀后起,完续残篇

读上联,尚无特别感觉,读下联,特别读到“孤灯廿载”,“惟冀后起”,八字。突然如醍醐灌顶,想放声大哭。之前由书中,从吴老师口中获得的先生种种故典故,历史,霎那间连成一体。对先生生平的理解,也在霎那间,从这八个字得到升华。

很多人,很多书,对先生办学校美誉有加,认为先生是近代中医的教育家。亦有很多人,很多书,对先生中医理论评价甚高,认为先生是近代中医的汇通派代表,所谓“三张”之一。(张锡纯与张山雷、张生甫)。

但有谁想过,为什么当时先生舍大城市上海,而以毕生之力,来区区浙中的小县城,投身中医教育?有谁想过,为什么先生在几乎无教材可用,无先例可鉴的情况下,白天教书坐诊,晚上自编教材讲义,呕心沥血,直至积劳成疾,英年早逝?

先生的临终自做挽联告诉我们一切!

对联的上联,讲其学习中医的收获。

史书载,先生姓张,字山雷(1873~1934),名寿颐。江苏省嘉定县(今属上海市)人。先生系前清诸生,精于朴学训诂,因母亲多病留意医学,至光绪中乃弃儒习医,向当地老中医俞德琈、侯春霖及吴门黄醴泉等学习。不数年,医术大进,求医者日多。为求深造,乃从师黄墙名医朱阆仙。朱氏悉以生平经验,—一传授指点,张学识益臻精湛。三载后,于城内张马弄悬壶行医。

所以,“一技半生”简要概括先生从中年由儒而医到仙逝约30年的学医、行医经历。“精诚所结,神鬼可通,果然奇悟别闻,尽助前贤,补苴罅漏”言简意赅的描述了先生在理论和临床的感悟和收获。

先生的下联,则是整个对联的精华,是讲述办学的艰辛,亦是讲述在生命即将结束之前,先生对中医后人的期待,对中医的发展的期待。

在理解的下联之前,先让我们看看当时的中医环境。

先生的中青年时,正是中医2000年来,走入最低潮的时候。当时中国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革命——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时期。帝制被推翻,政治结构做思考和调整,传统文化被反思和抛弃。中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也成了被革命的对象。梁启超,陈独秀,鲁迅,胡适等都曾反对中医。直至1929年。国民政府通过了余云岫等人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达到反对中医的高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地中医有识之士奋起抗争,一面通过成立中医协会,集会抗议,一面办学教育,加强中医的传承和影响,在上海、绍兴、北京、广东等地办起了中医学校。在辛亥革命至抗日战争爆发(1911~1937)期间,有过80多所大大小小的中医学校。

先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投身中医教育。

1914年.先生协助其师朱阆仙办黄墙朱氏私立中国医药学校学,担任教务主任。而后,一说由于战乱,一说由于朱阆仙先生病逝,黄墙朱氏私立中国医药学校关闭。1920年,适逢兰溪天一堂创始人诸葛少卿创办中医学校,赴沪求访名师,经上海神州医药总会推荐,聘请先生到该校负责教务,先生欣然应聘前往。自此,先生在兰溪中医学校担任教务主任,任职15年,直至病逝,为我国近代中医教育奋斗一生。

先生到校后,提出了“发扬国粹,造就真才”的办校宗旨,引进了规范的现代教育模式与先进的教学方法。兰溪中医学校有两个特点,一是强调临床实践。二是结合临床授课老师自己编撰教材。兰溪中医学校根据中医的特点,强调“笃行”,即临床实践。学校每两年招生一次,学制5年,分预科和正科。预科2年,以基础理论、基本知识课为主;正科3年,以临床课为主。且每天上午临证,下午上课,学生医疗实践课时甚多。设有门诊部作为实习基地,期末进行闭卷考试,毕业前则开卷考试,且须完成论文数篇。学校使用的教材,除部分采用黄墙医校原稿加以补正外,均由先生自己主持编写。为编写教材,先生援引书籍108种,其中主用书37种,“皆医家必需知识”,并参考了不少西医著作。他以毕生精力研究医学,著有《病理学读本》、《中风斠诠》《疡科纲要》、《药物学纲要》、《脉学正义》、《难经汇注笺正》、《古今医案平议》等25种65卷。先生严谨治学且身体力行,为赶编教材常常通宵达旦。在病危时,对其未完成的部分手稿,仍殷切关注。

先生的中医教育理念与实践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仰慕其学识而前往求学者的不仅有浙江各地学生,而且许多江苏、安徽、江西,乃至上海等地的学生。该校办学十五年间,招收12期学生,毕业556人。其中正科生159人,分布于浙江、江苏、福建、广东等省,大部分成为中医骨干,代表人物如南京中医学院教授,中华全国中医学针灸分会理事长,《针灸学》主编邱茂良,浙江中医院副院长、主任中医师吴士元。浙江中医院瘟病伤寒教研组主任邵宝仁等。 1937,即先生仙逝后三年,日机轰炸兰城,兰溪中医学校停办。

再回来看先生下联:“孤灯廿载,意气徒豪,”从1914年先生入黄墙朱氏私立中国医药学校教学到先生在兰溪中医学校仙逝,刚好20年。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文字资料可以考证张先生办学的动机和目的,但分析当时的环境和先生对联中的“意气徒豪”,我们可以推断先生和当时中医先辈如丁甘仁、谢观、萧龙友、孔伯华、施今墨一样,绝非为谋生而办学校。20年里先生的目标就是改变中医的衰落和不公平待遇,先生为了拯救中医,延续中医事业才开始投入中医教育事业的。而“心肝呕尽”是其工作辛苦程度的写照,“从此虚灵未泯,惟冀后起,完续残篇”是先生在病危之时,对未尽事业的遗憾,对中医后人的遗托,对中医复兴的期待。。。。

先生一生的生平,理想,遗愿,期望,在这幅先生临终前自作的挽联中被准确的描述,而挽联又被刻了先生的墓碑上,默默的告诉后来者。

和吴狠非老师在先生的墓前烧了纸,放了鞭炮,告知先生在天之灵,我们来过了,我们读了他的挽联。

离开先生墓的时候,发现先生墓前的一片翠绿,毕竟,冬天已经过去了!

谨以此文祭张山雷先生!

上海应象中医学堂,2007-07-0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586

(5)
上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5:47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16

相关推荐

  • 行香子.辞赋人生

                                                                                                                     行香子.辞赋人生                                                           …

    2022年5月29日
    5.7K12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十)

    九、 黑色的七月。高考成绩出来后,卫东过了专科线,三霸和三丫过了本科线。按照卫东平时的成绩,本是考不了这个分数,这个要感谢卫东的爸爸。最后一个学期,卫东被老头送到黄冈中学借读一学期,高考在黄冈考的。这时候的黄冈中学已经连续出了几届省状元,在全国都很有名。有“北海淀,南黄高”之称。北京、武汉,都有领导把子女送到黄冈中学借读。以前,全国统一试卷,考生在那里考,都…

    2022年6月29日
    3.0K00
  • 清汤白饭(小小說)

         已经快一年了,他总是来买一碗汤和一碟白饭,一个人坐在快餐厅的角落里低着头、弯着背、一声不响地吃。 每次轮到他排队买餐票时,他还未出声,我比他还快,替他说了:一个白饭,一个萝卜排骨汤,系呢度食(粤语:在餐厅进食)! 他,不好意思笑笑,点点头。 我们餐厅的汤,几天变换一次,不一定是萝卜排骨汤,有时是葛瓜猪肉汤、西…

    2022年8月19日
    458300
  • 证人(小小说)

    证  人   (小小说) 小任工作15年,也结婚10年了,可他还没有房子。没房子只好租房子,他今年搬到这儿,明年搬到那儿,这不,这次他搬到了一座单元楼里。这是一座老式楼房,每层三户,小任就搬到了中间那户。收拾好房子,两口子商量着让左右邻居来家里坐坐,说初来乍到的,应主动与邻居搞好关系。这天,小任两口子早早下班…

    2022年7月23日
    4.0K350
  • 人艺院长任鸣去世:一生只做戏剧的仆人

    他离世的时间是19点29分,1分钟后 正是首都剧场话剧开场的时刻 有人说这是冥冥之中的意念 场铃

    2022年6月21日
    180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7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11

    兰溪中医药文化渊源流长,还需发扬光大。我跟吴恨非共事多年,他是个很学究气的老先生,另外,姜黎平,方秀兰也都是我的好友。现在50岁到80岁的本地中医师当中,有真材实料的不少。不知年轻一代能否继承他们的衣钵,有点担心。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12

    兰溪中医药文化源远流长,还需发扬光大。我跟吴恨非共事多年,他是个很学究气的老先生,另外,姜黎平,方秀兰也都是我的好友。现在50岁到80岁的本地中医师当中,有真材实料的不少。不知年轻一代能否继承他们的衣钵,有点担心。

    • 拾麦穗的醉鸟
      拾麦穗的醉鸟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1:12

      @难诉相思小地方,说起来的人都还对得上号,吴恨非是老邻居了,年纪应与我父亲相近,母亲三十年前经他多年中药调理,他儿子吴丹印象中好象后来也学了医,子承父业了,姜擅肾内科,现阶段老丈人也在服他开的方子,方呢,也有些交集,与我的一位老兄夫人是好友,一桌吃过两次饭过,一次偶然在一个微信公众号里看见有一篇她嫂子写的长文,忆青春年少,写得不是一般的好,感人肺腑,有兴趣可转发给你看![嘿嘿]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5月29日 上午6:15

      @拾麦穗的醉鸟方姐妹俩都是我朋友,方的姐夫是我先生大学同学,应该是生前最好的朋友;方的嫂子是我先生中学同学,她的文采早已见识,是个才女。小地方一聊起来都熟悉。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38

    拜读师友佳作!遥祝夏祺笔丰!孟庆云—-是哈六中校友的吗?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3日 下午12:16

    分享精彩,问候,新周愉快,中午好[花][花][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