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我们快乐生活的心态

2022052614302660

我们有我们快乐生活的心态

 

 

午睡醒来,窗外的天阴着。

嗯,阴着很好,不扬尘很好,没太阳也很好,我们可以出去拍拍照去。

虽然摄影比较讲究光影。但有时候也有例外,比如夏天太阳光太过强烈,拍人像容易阴阳脸,所以还是更喜欢阴天拍人像。

况且,我,何老师,吴淑霞,我们仨一起出去拍照,多半都是连玩带拍,人像也拍,遇上好的场景也拍。没有特定的主题。眉毛胡子一把抓。

 

何老师在朋友圈看到铧尖乡在开发千亩荷塘,还有东洞乡的菜籽花也开了。往往拍照是很耽误时间的,最起码得花时间端详和考虑构图及角度;只一下午时间,估计也只能拍一处。我们仨犹豫来犹豫去,决定还是去铧尖乡看看荷花吧。

但是,铧尖乡的千亩荷塘只是吹了个泡泡。别说新修荷塘,就连往年的荷塘也是半塘杂草半塘荷。

“咦?啥情况,千亩荷塘唻?”

“一亩都没有,就敢在网上吹千亩啊,这做法太不靠谱了吧。”

“就是。找发帖的人问问走,你们的千亩荷塘唻?我们亲自视察过了,纯属虚假宣传,睁着眼说瞎话。”

“嗯,然后,那发帖的人说,千亩荷塘只是个远景规划,十年后了,你们现在去,早了点儿。”

我们就这样一问一答的,“哈哈哈”大笑着,把对清新碧绿荷塘的憧憬瞬间跌落尘埃的失望,又转换成了自由自在开心的笑。那泡泡里的千古荷塘,也就无关紧要了。

 

我们抓紧时间走出铧尖乡,要赶往东洞乡去。

却就在走出铧尖乡的乡村路边上,发现盛开在墙外的刺玫花。那刺玫花是从一户人家的墙里开到墙外的。整个一堵墙都开满了刺玫花,开的很稠密,花朵也正艳。赶忙停车。

“哇,太有感觉了。这家人绝对日子过的有情调。”

“是呢。乡里人能把日子过出情调的,可不多。”

于是,横着拍竖着拍,凑近拍,摆着姿势拍。正拍的起劲,从墙角出来一群羊。一个女人挥着鞭子在赶羊。但领头羊看到我们却不敢往前走。我们尽量靠路边站,羊群也还是不敢往前走。

“看你们这些人闲的。挡在路上,羊都吓得不敢走。”女人边赶羊,边嘟嘟囔囔的。

最终,那群羊怯懦懦的从我们身边涌过去。

吴淑霞小声的说,“这女人没情调。这花绝对不是她家的。”

我便顺势扯着嗓子问,“这花是你家种的吗?”

那女人回一下头,“不是。旁边家的。”

吴淑霞对自己的准确判断很得意,眯着眼笑,“看,我说对了吧。”

 

从铧尖乡出来,直奔东洞乡。

五月,沙枣花也在盛开。不时的,总有沙枣花的清香涌进车里来。嗯,一路上,我们都开着车窗,就为乡野里那点清新清爽的清香空气。

东洞乡的菜籽花的确开了,这个没有糊弄人。不过,也是东一块西一块,没有连成大面积,不成规模的。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一个斜路口上,拎着相机步行到田地里去。虽然远看黄橙橙的,像油菜花一样,但其实是白菜花,是专门收种籽的。但那种籽不是要榨油,而是继续播种用的。好像是这样的。

我们为了不踩踏到菜籽花,只在最靠边的位置拍。我们的确都是闲人,但也尽量自觉些,不要让乡里人嫌弃我们。菜籽花也正开到旺盛期,拿捏好角度,咋拍都像是大片的油菜花,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菜籽花,哈哈。

 

因为铧尖乡的千亩荷塘白耽搁了一些时间,在东洞乡也是抓紧时间拍拍,就得返回。晚上吴淑霞还有形体课,必须得准时把她送回来。

不过,今天值得表扬的是何老师。她今天的模特儿当的很有感觉,有几张照片我很满意。而且,值得高兴的是,我现在也终于敢露脸了。哈哈。

当然,虽然我们都是半老徐娘,那又怎样?我们有我们的风韵,我们有我们的乐趣,我们有我们快乐生活的心态,这就足够了。

 

FC7A3631_dh

FC7A3635_dh

FC7A3643_dh

FC7A3647_dh

FC7A3662_dh

FC7A3723_dh

FC7A3737_dh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376

(6)
上一篇 2022年5月26日 下午9:45
下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上午5:54

相关推荐

  • 同病相怜无医患

    同病相怜无医患。没事干,就把自己整医院里来了。先付费再享受,然后跟青年医生小护士聊病情聊人生。这一聊呢,就聊出同病相怜来了。护士美眉一再细问我的症状,然后语出惊人,我跟你是一个病,今年三月才确诊的。啊,三月当口我基本是疑似病例。如果不是因为熬工作,我们也基本上是同一批次病号了。病房里惨白而萧索,如果不是护士美眉时不时额外的关心,我可能会沉在水里不泛一朵泡泡。…

    5天前
    95470
  • 酱烧兔火锅

                  昨天,有同事说有一家新开的农家乐做的酱烧兔好吃,于是,下班后,十几个好吃的同事约着一块儿到了这里。我原以为是端上来一大盘兔肉,结果一看是火锅,半锅是兔肉,半锅是蛙肉。我更喜爱蛙肉,吃了好多。      …

    2022年5月31日
    1.9K60
  • 珠颈斑鸠

    十天前的上午,同事兰在二楼走廊里一把拉住我,要看稀奇。 “快来看这里,有个母亲在这儿,几了不起啊!” 有个母亲在这儿,什么噱头? “是有个斑鸠在抱儿,两个蛋,好几天了,蛋好大一个!哈哈!” 我和兰一起把头伸向窗户外,果然一棵不大的樟树上,一个灰色的斑鸠趴在枝条中间的鸟窠里,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单位二楼的窗户边,正对着一条通往郊区居民区的小路,植…

    5天前
    1.1K150
  • 惬意的诗意生活

    诗话惬意 清溪浅水行舟,微雨竹窗听鸥。 暑至桥石濯足,雨后看山登楼。 柳荫沿堤漫步,池畔饱卧耕牛。 隔江山寺钟鼓,月下东邻箫幽。 晨兴半盏龙井,午倦一枕凉州。 开瓮酒逢陶谢,接客不着衣裘。 乞得名花带露,飞来紫燕啾啾。 客至烹茶临砚,抚琴高山水流。

    2022年6月25日
    1.4K120
  • 换亲的女人

    换亲是一种旧的习俗,在一些经济落后的僻远乡村尤为常见,本文的故事原型来自皖北农村,一位老奶奶的口述,由作者:草儿青青加以整理。

    2022年6月19日
    2.7K13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