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大哥的夫妻情

邹开元大哥和嫂子的感情很好,他们虽然没有上过学,却是有常识有生活知识懂道理懂人生的人。

邹大哥的夫妻情

 

中华奇人“邹开元”大哥已经年届七旬。他这一生创造了太多的奇迹,所以被媒体誉为“中华奇人”。

他天生残疾,不仅双手双臂重残,双脚畸形,还天生高度近视。很难想象他这辈子能做什么,生在贫困的农家,只有母亲不放弃他,一直照顾他的生活。

自小好强的他,用那双唯一能动的畸形的脚来生活,为了训练这双脚的灵敏性,他用脚夹蚂蚁,一次不成再来一次,最后,这双畸形的脚不仅能捉住蚂蚁,也能修理钟表了。他用脚吃饭、喝水、刷牙、穿衣,总之,他学会了用脚生活。

这些事媒体报道很多,就不多说了。

要说的是,成年之后,因为他已经磨炼了坚强的毅志,有了多种谋生的本领,相比普通农民,他的收入更高,所以经人介绍,他找到了一位漂亮又能干的妻子。

他的幸福生活和改革开放同步,他们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一家三口,努力又上进。

第一次见到嫂子,是二十年前,邹大哥参加协会活动,有时会带嫂子同来。嫂子站在边上不说话,只是在需要的时候照顾邹大哥。

2009年末,我与他们夫妻在广州的中国肢残人协会“失肢者特异功能展示”活动意外相遇,嫂子有点怯生生的,在那个嘈杂的环境中无所适从。那天,我给他们拍了一些纪念照,帮着问了主办方的安排。

真正对嫂子刮目相看,是他们夫妻从美国回来,我们那时已好几年没见过了。邹大哥夫妻因为女儿远嫁美国,生了孩子,他们去美国帮着带孙子。那是2018年4月,我见到的嫂子不卑不亢,落落大方,说起在美国的见闻,令人惊叹。

2022年5月,我们终于在他们的新家里相聚了,这一次,才对邹大哥的夫妻情深有更深的了解。

邹大哥笑眯眯地对我说:“这个老婆我做梦都满意,那是相当值得爱的。”

嫂子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笑着嗔怪他。

哈哈哈哈,我们跟着乐起来。

他们夫妻一直说笑着,这个家充满了欢声笑语。

吃饭的时候,邹大哥又说:“夫妻嘛,怎么能不信任呢,我全部钱都交给她管,一个女人愿意嫁给残疾人,你都不能信任她,怎么行。我就是要她出去玩,让她体验到,我虽然是一个残疾人,但是对她没有阻碍。我不怕花钱,她愿意去哪里玩,愿意跟谁去都是她的自由,都没有关系,因为我信任啊。夫妻之间都不信,那信哪个?”

嫂子说:“我出门的时候,会在厨房里放一个水桶,装满水,让他把吃完饭的碗放到桶里。老夫老妻了,将来也只有靠我们互相照顾,怎么能不心疼他呢?我出门的时候,会把微波炉放到桌子上,方便他使用,给他准备好需要的东西。”

邹大哥说:“好多正常人都赶不上我,因为他没有这种思维,他对老婆也没有这种关爱,他的老婆就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那我的老婆都享受到了,可以这么说。”

邹大哥又说:“我全部的钱都给她管,也舍得为她花钱。”

嫂子说:“他不怕我给娘家了。”

邹大哥说:“我不怕她给娘家,怎么可能呢?”

嫂子说:“夫妻之间就要相互相爱,互相心疼。要心疼他,尤其是他是一个残疾人,你是有手有脚的人。你就不想心疼一下他吗?大家都会有各自的朋友,都要给一点空间。如果互相没有空间,确实就不合理了。”

邹大哥接话说:“如果互相没有空间,我们听了都不舒服。”

嫂子说:“是的,不舒服,不平衡。”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三观相当一致,说得特别有道理。我这里赞叹不已,第一次听邹大哥夫妻谈夫妻情,受益,感动,赞叹!

难怪总感觉他们夫妻特别和谐,女儿又教育得这么好。这几年,那个聪明的小外孙也是在他们夫妻的照顾下长大了,相信这孩子将来也不会差。因为他是在一个健康的大家庭成长的。

他们是一对互敬互爱的好夫妻。

邹大哥是一个优秀的男子,嫂子也是一个优秀的女子,他们都有自己清晰明确的人生态度,善良又懂爱,虽然他们都没有上过学,却是有知识有常识懂道理懂人生的人。

这次交流,令我不止是敬佩他们,也喜爱他们了:)

 

 

 

 

 

 

 

No matter how hard life may get sometimes, if we stay strong, we will always conquer.

无论日子多艰难,只要我们保持一颗坚强的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

 

世上有一样东西,比任何别的东西都更忠诚于你,那就是你的经历。—— 周国平

 

人生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我愿意通过不断的学习,看到每天进步着的自己,一点点去靠近那些看似遥远的梦想。——杨熹文 ​

 

人应该具备两个觉悟:

一是勇于从零开始,

二是坦然于未完成。

—— 周国平​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345

(2)
上一篇 2022年5月26日 下午4:41
下一篇 2022年5月26日 下午9:45

相关推荐

  • 我的根,东辽河边一小村

    时光茌苒,岁月如梭,我已知天命。 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均已离世。恍惚间,曾经久远的记忆又清晰起来。我又回到了东辽河畔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其实我出生在镇里。当时父亲是镇中学的团委书记、还是公社的团委委员。我们全家住在学校的家属房里。我出生时,父亲在县里出席团员代表大会。只有外婆照顾母亲,由于家里困难,连鸡蛋也没有。…

    2022年11月15日
    275110
  • 老屋的菜园

        小时因为条件有限,母亲几乎从不上外买菜,家里吃菜就要靠老屋前后的园子。 老屋前的园子大约有一亩,后面有五分左右。每到开春以后,母亲就找来生产队的犁杖,求人把园子里的地翻一遍。然后过了五月份,就在村子里找些菜苗,有的是别人给的,有的是花钱买的,当然那时的菜苗很便宜。 我们在放学后,就在母亲的指挥下栽下菜苗,其中主要是黄瓜、豆角、土豆…

    2022年6月8日
    4.2K40
  • 何科长

    我工作时认识的解放军朋友

    情感 2022年5月23日
    4.4K31
  • 姥爷、舅舅及妗妗

    我也不知为什么要写写他们,当我姐姐从二表姐要来的这张照片,看到姥爷姥姥,年轻的舅舅和母亲。不由得想起姥爷、舅舅妗妗的点点滴滴。 姥爷在老张家排行老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与姥爷同辈份只剩下我姥爷一个,那些后辈们都称呼十叔或十爷,我母亲也是随着姥爷的辈份,被称作小姑或小姑奶。这个辈份算很大了。 听母亲说,姥姥是姥爷的第二任妻子,去世时才36岁,姥爷直到去世再没有…

    2022年10月23日
    408210
  • 十五岁北京女孩去青海当兵是啥滋味

    由于操作不熟练,文章只能编辑成这样了。再慢慢向老师们学习,这篇是我回忆的少往事之十二~~~~~,在这里先谢谢飞花如雪老师的悉心指导。和小舟领导及其管理团队提供的博客平台!

    2022年6月21日
    5.5K4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5月26日 下午9:13

    虽残疾而自尊自爱,自强自立,这样的人拥有一个好妻子不足为奇。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5月30日 上午9:00

    他的残疾是只是肉眼可见的,有些人的残疾是肉眼不可见的。大智慧,大胸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