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梨花盛开的坨坳

查看源图像

4月20日,谷雨。52年前逢谷雨的那一天,三舅舅在沿河县黑水公社梨子坨设帐课徒,招收黑水场、梨子坨、双树坝、杨家坪一带因文革停课失学的农家子弟。我随三舅舅去梨子坨,和这批农家子弟同学了几个月。

当时那群同学中,最优秀的是杨家坪的田世高,可惜生在那个年代,要是在今天,绝对是上重点大学的料。

那年端午节前,干旱近一个月。田世高在作文中写到:天干半月,田土枯焦,贫下中农心如汤煮……。三舅舅把田世高的作文拿给我看:看看人家田世高写的作文!多有文采!字也写得漂亮!三年后我偷偷阅读《水浒》,才明白田世高作文的句子的出处——“智取生辰纲”中白胜挑酒上黄泥岗时唱的歌谣:“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内心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顿悟,说话写文章要有文采,广泛阅读文学作品是一条捷径。于是更加如饥似渴地偷阅古今中外名著,之前偷阅名著是看热闹,从此偷看名著是学门道。感谢田世高作文对我的启迪!

三舅舅的学堂设在田志平家,田志平是房东的二女儿,和我同年。房东的大女儿田志英长得非常漂亮,但是读到三年级就不肯读书了,父母拿棍子打,打死也不肯上学。父母无奈,只好让她辍学放牛。田志平长相普通,但读书用功,复课闹革命后又和我在沿河中学成了同学。后终于跳出农门,端上了铁饭碗。退休后在贵阳和广州轮换着安度晚年。

人生中巧合的事不可思议。近来聊起才得知:田志平的儿子、同事兼好友沈国青的儿子、肖一明的儿子、松师当年最优秀的学生黎雪梅的儿子、我的儿子,竟然都不约而同地先后考入京城同一所重点大学。

话说在田志平家那些日子,三舅舅负责教书育人,我负责煮一日两餐。农家说到生活的不易,常以这两句开头:热水要人烧,冷水要人挑。烧热水我能胜任,但挑水我还心有余力不足,于是就和田志平抬水,她抬前头我抬后头。第一桶水倒进她家水缸,第二桶水才轮到我和三舅舅用。那年初夏青黄不接又遇干旱,没菜吃只好吃干菜(隔年的大白菜或萝卜菜煮熟晒干的菜)。一天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干菜切成菜末,转身离开一会,回头时发现田志平的弟弟用手抓我刚切的菜末吃,我当即喝斥:咳咳咳!你干什么?田弟弟拔腿就跑。三舅舅见了私下教育我:田弟弟抓把干菜吃算不了什么,他那么小,下次不要大声地吓唬人家。下次见他再抓菜吃,不但不能吓唬,还要安慰他,抓嘛抓嘛,没事哈。这才叫大度。三舅舅还提到,田家有什么好吃的,大姐都要给我们端一碗过来,要记得人家的好。

跟三舅舅在梨子坨的时间不长,下半年母亲结束东躲西藏的流浪日子回到单位,我们几兄妹终于回到母亲身边。第二年的春天,沿河县中小学“复课闹革命”,我们得以重新进入课堂。三舅舅不是体制内的人,不能继续设帐课徒,他又不会干农活,便学做其它手艺谋生。改革开放后环境宽松了,他才又重操旧业,在偏远农村办班,教授幼儿汉语拼音和识字,一直干到2005年,没有人请他了,他才不情愿地休息了。今年虽已95岁,仍对自己一生私人办学的经历念念不忘。

【后记】此文初稿发在“教院中文”群里,恩师周复刚教授(我国古汉语大师级的专家、全国训诂学会副会长)阅后欣然留玉:

年少欣逢田世高,禾苗幸免半枯焦。

宅心仁厚唯三舅,田弟乖萌正可教。

多谢恩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311

(11)
上一篇 2022年5月26日 上午8:29
下一篇 2022年5月26日 上午11:20

相关推荐

  • 知深爱切,惺惺相惜——读陈记者散文《又见晓舟》有感

    记者陈万荣先生所撰的散文《又见晓舟》,是一篇非常有特色的写人散文,特色有二: 一是从朋友的角度写:回忆三十年前与晓舟老师共事(一起从事新闻采访)的往事:晓舟老师作为宣传干部身先士卒亲力亲为,率领大家走基层,看田间地头,察市场摊铺,颂风云人物,访民间疾苦,分享写作经验。业务上对自己的言传身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对同事、对朋友坦诚宽厚亦师亦友的领头人的风采。 二是…

    10小时前
    16591
  • 幸福大炒饭(小小说)

    (香港)东瑞   简家一大家子七八口都喜欢简妈妈的幸福大炒饭。儿女们自小就很赞妈妈的厨艺,尤其是大炒饭,吃出味道,吃出瘾来。后来大女儿出嫁、小儿子娶媳妇,都另组小家庭、搬出去后,依然怀念妈妈的炒饭味道。久不久、遇到周末假日,女儿撒娇、儿子偏爱,都会轮盘打电话过来了,下订单—— 大女儿说,妈,好想念您的大炒饭! 小儿子说,妈,好久没吃您的大炒饭了! …

    文化 2022年5月15日
    303210
  • 警报解除(小小说)

                                                      &nbsp…

    2022年6月13日
    206120
  •  从《别》看吴奔星诗歌特色

       吴奔星先生离开我们己经太久了,加上他生前曾被错划为右派,所以六十五岁以下的人知道他的人不多。其实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己经蜚声诗坛,和友人创立过九三学社、创办过《小雅诗刊》,并担任过大学教授,是海内外知名的诗人和学者。    大家让我多写些诗评,这可不是信手拈来的事。但因此让我想到吴老先生,也让…

    2022年6月14日
    3137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