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吾家:我是家里的墙头草

5c467b3e9abb1fd22c32133dc4d409d9

女儿在家,经常喊我和她一起睡。冬天里,睡前要开电热毯暖场。女儿最喜欢开到40度,定时两个小时。我和女儿商量:“能不能调低一点,36度怎么样?”女儿拒绝,“我喜欢暖烘烘的感觉,焐后背舒服。”我无奈,适应女儿的设置。

我其实喜欢把电热毯调到34度,设置个时间,温温的让我入睡。可是,先生不喜欢,一上床就让把电热毯关了。我也申请保持一会儿,先生说这样他不舒服,睡不着。我无奈,关掉睡觉。

我突然有一天发现,我就是棵墙头草。当意见相左时,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缴械了。和女儿睡时,我要被烘着迷迷糊糊睡着;和先生睡时,感觉还没暖和起来,也冷冷的迷迷糊糊睡着。这个电热毯开多少度,开多长时间,就没有我说了算的,到了女儿这边随女儿,到了先生那边随先生。我和女儿讨论,我怎么就成了墙头草了?女儿给我最高褒扬:“因为妈妈爱我和爸爸,所以妈妈自己的意见不重要,妈妈迁就我们。”

细思量,妥协和迁就还真的是家庭生活的润滑剂。它能消弥一切争执,它能使家庭和睦安宁。否则,针尖对麦芒,家庭还有宁日吗?

当意见不一致,生活习惯不一样时,总得有一个人让步吧?能让步的人一定是更有爱,更无私。我们家先生喜欢喝特别稀的粥,凡是他煮粥,必然是稀得像穷苦人家没米下锅的那种。我和女儿多次抗议、请求,一律无效,只得也跟着他喝不见几粒米的粥。先生有时也捞稠一些给我和女儿,他就喝一粒米没有的米汤了。我刚调进城里,与先生分居两地,婆婆来帮忙了一年。婆婆每天烧饭,饭烂得盛饭时能听见水汪汪的响声。我一再提醒婆婆,今天水放多了,明天少放一点水就好了呀。婆婆不回答我,当然煮饭风格就是不改。我当时还奇怪怎么这么笨的,其实是我笨,没看透她。因为婆婆喜欢吃烂饭,我和女儿就跟着她吃了一年的烂饭。

有些人总认为小事不要计较,但家庭日常也没有多少大事,常常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些夫妻,过了一辈子,在有些事情上谁都没有搞定谁,一辈子就这么扛着。不是有为了挤牙膏从尾部开始挤还是随便从中间挤急眼的夫妻吗?不是有马桶盖应该掀起还是应该盖着闹得要离婚的夫妻吗?

家庭中您愿意做那个先妥协的人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249

(11)
上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下午10:05
下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下午11:06

相关推荐

  • 朝花中拾

      年近知天命,自己还不算老,但经常想起很多旧日的事情。有些过去的生活片断和细节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淡化的,反而会像陈年的老酒,愈久愈醇,愈久愈香。 小时家里住的是三间祖下留下的土平房。夏天漏雨,冬天漏风。庭院没有围墙,大敞四开,经常会有别人家的狗、牛、猪什么的闯到我家的院子里。窗户是老式的挂式,下面有几块玻璃,上面糊的是塑料布。没风的时候还好,…

    2022年6月10日
    1.6K60
  • 一剪梅(周邦彦体)

    像雪中的火,像雪中的血,那是一朵红梅,那是一颗跳动的心,在飘舞的雪里燃烧,梅花煮酒,直到梅雪同时消融,消融在诗的远方……

    6天前
    15400
  • “一叶知秋”相聚半岛咖啡

    “一叶知秋”是我的一个闺蜜群,我这个群主虽年届花甲,但在群里却年纪最小,另外三人是芳姐、老姚和燕子,芳姐老姚比我年长七八岁,燕子比我大四岁。我们的不定期聚会已经延续了将近20年。那时她们仨是科主任,芳姐在急诊科,老姚在放射科,燕子在内科病房,我是她们的分管领导。如今我们都退休了,除了芳姐闲赋在家,我们其余的还返聘在各自的岗位发挥着余热。自从有了微信,我们就建…

    2022年6月9日
    333140
  • 两本线装书

    两本线装书 和宋英达同学像模像样的正式交往,是从两本书法线装书开始的。 1967年初夏,那还是学校停课搞运动时期。 我逃离学校的争斗躲在家里逍遥。 一次在工人俱乐部看电影时,遇到了戴着小眼镜儿的宋英达同学。 他时尚的背着黄军挎,长得高高瘦瘦的很是精神。 宋英达那时候就因能写会画的能耐,在赤峰二中学生堆儿里很出名了,他和同学办的学生小报非常精彩,我翻开一看就知…

    2022年6月13日
    1.0K60
  • 愿这样的温暖常在身边

    大嫂,受伤的民工,口罩磨得发黑的外乡人,蹒跚的老奶奶,忘记带口罩的母子俩,他们都是来成就我的,感谢他们的接纳让我们可以借助这小了不能再小的舞台,让生命成长得更好。

    2022年5月28日
    2589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