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吾家:我是家里的墙头草

5c467b3e9abb1fd22c32133dc4d409d9

女儿在家,经常喊我和她一起睡。冬天里,睡前要开电热毯暖场。女儿最喜欢开到40度,定时两个小时。我和女儿商量:“能不能调低一点,36度怎么样?”女儿拒绝,“我喜欢暖烘烘的感觉,焐后背舒服。”我无奈,适应女儿的设置。

我其实喜欢把电热毯调到34度,设置个时间,温温的让我入睡。可是,先生不喜欢,一上床就让把电热毯关了。我也申请保持一会儿,先生说这样他不舒服,睡不着。我无奈,关掉睡觉。

我突然有一天发现,我就是棵墙头草。当意见相左时,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缴械了。和女儿睡时,我要被烘着迷迷糊糊睡着;和先生睡时,感觉还没暖和起来,也冷冷的迷迷糊糊睡着。这个电热毯开多少度,开多长时间,就没有我说了算的,到了女儿这边随女儿,到了先生那边随先生。我和女儿讨论,我怎么就成了墙头草了?女儿给我最高褒扬:“因为妈妈爱我和爸爸,所以妈妈自己的意见不重要,妈妈迁就我们。”

细思量,妥协和迁就还真的是家庭生活的润滑剂。它能消弥一切争执,它能使家庭和睦安宁。否则,针尖对麦芒,家庭还有宁日吗?

当意见不一致,生活习惯不一样时,总得有一个人让步吧?能让步的人一定是更有爱,更无私。我们家先生喜欢喝特别稀的粥,凡是他煮粥,必然是稀得像穷苦人家没米下锅的那种。我和女儿多次抗议、请求,一律无效,只得也跟着他喝不见几粒米的粥。先生有时也捞稠一些给我和女儿,他就喝一粒米没有的米汤了。我刚调进城里,与先生分居两地,婆婆来帮忙了一年。婆婆每天烧饭,饭烂得盛饭时能听见水汪汪的响声。我一再提醒婆婆,今天水放多了,明天少放一点水就好了呀。婆婆不回答我,当然煮饭风格就是不改。我当时还奇怪怎么这么笨的,其实是我笨,没看透她。因为婆婆喜欢吃烂饭,我和女儿就跟着她吃了一年的烂饭。

有些人总认为小事不要计较,但家庭日常也没有多少大事,常常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些夫妻,过了一辈子,在有些事情上谁都没有搞定谁,一辈子就这么扛着。不是有为了挤牙膏从尾部开始挤还是随便从中间挤急眼的夫妻吗?不是有马桶盖应该掀起还是应该盖着闹得要离婚的夫妻吗?

家庭中您愿意做那个先妥协的人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249

(13)
上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下午10:05
下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下午11:06

相关推荐

  • 深情呼唤:北大历史系宛音您在哪里

    – 宛音:您好!您还记得我吗?一个来自山西的朋友。咱们认识后一共见过三次面,后来不知是因为您的地址有变化还是其他原因联系不上您了,心里时常挂念呢。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是1978年在山西芮城县。 我参加运城地区中药剂量改革会议,住在芮城县招待所。一天半夜,房间门被服务员打开,您跟在后面,服务员招呼您住3号靠窗的那张床。我睡得迷迷糊糊,只听出您好像是南…

    2022年7月18日
    1.9K530
  • 芳草赏俊叶

    芳草和俊叶,是两个人的微信名字,全称是豫莲芳草和树中俊叶,一个在河南许昌,一个在福建龙岩。她们都是新浪博客网友。起先在香港著名作家东瑞组织的博友沙龙“文字舞会”里相识,是舞友,后来互加微信成了微友,再后来加入阿明同志组织的“文字之友联谊群”又是群友了。没有退休之前 ,她们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有共同的话题可聊,所以自然就成了现实中朋友。 树的叶子很多,但从许多…

    2022年5月17日
    1.6K291
  • 昌海队长

    昌海队长是我47年前(1975年)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当知青时所在生产队的队长。 我所在的生产队官方的叫法是“沿河县甘溪区甘溪人民公社团结大队第六生产队”,本地人叫“牛大坡”,队里有文化的人用文字叙事时通常写做“牛草坡”。记得我是1975年9月8日那天到达生产队的,当天晚上,正在老同学杨胜周(回乡知青)家堂屋里乘凉。一个壮实的青年人提着马灯来访,胜周父亲志昌叔忙…

    2022年5月30日
    2.6K101
  • 好友好坦诚:讲述十二次谈恋爱经历

      和丽玲相处的美好时光 “亲爱的蒋,我已经在火车上了。桌上有一个小礼品盒子用包装纸包着,是送给你的。我忘了写纸条。很匆忙没来得及挑,不过礼轻情意浓。和你相遇是一种美好的缘分,我已深深陶醉。谢谢你,我亲爱的蒋。” 发我短信的是丽玲,一个可爱的漳州女子。虽然时间过去了十多年,只要一想起丽玲,想起她的那条短信,想起和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依旧充满暖意。…

    2022年7月25日
    1.0K340
  • 世事无常:有感于阿联去世

           昔日的同事、同学、老乡阿联因脑梗意外离世,年仅48岁。        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却忘记了生命无常。我们俩在高中时相识,我们当时都属于班级的活跃分子,当时我长他一级,在篮球场上有过较量,在平日里也有沟通。        1996年夏我来到家乡那家国企工作,1997年夏天他从吉林化工学校毕业后也来到这家国企,与我一起共事,让我很惊喜。从此…

    2022年10月28日
    257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