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目寸光话买房

fbd5ff9ec8394ce5a0cb18a24bebb321

                                 

1993年,桐乡撤县设市的那个秋天,我们夫妻俩在老家亲朋好友及邻居们的声声祝贺中来到桐乡工作,可那时,城里虽然有了我们白天的立足之地,却没有我们晚上栖身的片瓦之处。我们把上中学的儿子寄居在我弟弟家。每天,我们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骑着自行车早出晚归颠簸在老家与桐乡之间的泥路和简易公路上。

入冬后,日短夜长,早晚特别寒冷,遇上阴雨天,我们回家天已全黑,其间艰辛不言自明。不过,承蒙单位领导关心,年底给我们找了个临时住所。那是个名符其实的“蜗居”。在那里,我们按下了一张床,一只小桌子。单眼的煤气灶就放在房门外的过道里,厕所则在马路对面一家小饭店的院子里,但好歹总算在城里有了个家。

这个家就在庆丰路君匋艺术院斜对面——庆丰桥边。几十个平方的房子里,住着多户人家,仿佛“72家房客”。那是从市区到我们老家的必经之路。老家常有熟人来桐乡,有事、没事的,常有人来看望我们,就坐在床沿上聊天;有亲戚、朋友来,就坐在床沿上吃饭。直至现在,同事仍嬉称我们那时的“蜗居”为“船埠头”。意思是说地方小,来往的人多。

第二年秋天,单位分房了,而且房子有两处,随我们挑选:一处是旧房子,面积小,在庆丰南路;一处是新房子,面积大,在杨家门那边。这可把我们乐坏啦!庆丰路的房子不用看,我知道在凤鸣小学旁边,但我不知道杨家门在哪里,连忙叫爱人带我去看看。

那天下着雨,我欣欣然,跟着爱人往东走。走啊走,走到了一条杂草丛生的泥路上。我边走边嘀咕着:“这不是到乡下了吗?”我们继续向东走,走到一条小河边,只见河边是荒芜的农田,远处有几幢楼房。他说这里就叫“杨家门”,并指着远处的一幢新楼房说:“单位的房子就在那里,是三楼……”

我一听转身就往回走,边走边唠叨:“住在这里,还不如回老家,一样是乡下,一样是泥路,一样上班很远……”就这样我们放弃了杨家门三楼75个平方的新房子,买了庆丰南路底层58个平方的旧房子。

那时,虽然是旧房子,但经过简单装修后,里面焕然一新。吃喝拉撒睡的地方全有了。儿子也从我弟弟家接回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感觉真的是非常满足,非常幸福了。

1998年,单位最后一批公改房,我们有资格可以以旧换新,以小换大。新房子就在市政府宿舍内。那时,市府大楼还没建造,更不用说市政广场。我又跟着爱人去察看市政府宿舍在哪里?他把我带到振兴东路,指着东北方向影影绰绰的楼群说就在那里。我便埋怨道:“那里与濮院连接在一起了。从那里到单位上班,真的比到我们乡下老家还远。我们还是不要了吧!”就这样,我们放弃了最后一批公改房。

后来儿子长大了,工作了。这单位分的房子又成了个“蜗居”。儿子就住在单位宿舍里。那时我们单位有个同事向我介绍说,桐乡高级中学对面,有套170个平方的房子,讨价8万元,如果我要的话还可以帮我还掉一点。我觉得价格是能承受的,可地段太偏远了,怕生活上会带来不方便,所以连看都不看,就一口回绝了。

2003年,儿子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们便急着到处看房子,想为儿子卖一套结婚的房子。我曾到环北小区后面去看看,觉得太远;到汽车站东面看看,还是觉得远。至于那些新建的小区,那时觉得离市中心越来越远,而且价格也越来越承受不起。最后,我们就在振兴西路给儿子买了套联建房作了婚房。

六年前,我们老俩口也乔迁新居——在植物园附近的昆仑公寓买了套有电梯的房子,因为市里的马路早已似蛛网般四通八达,又如一条条大小动脉那样延伸到城市的大街小巷;公交车不停地穿梭往来。我们再也不怕路远,生活不方便了。

今年,我们庆丰路上的单位房子,已签约拆迁。作为城市拆迁居民户,我们正期待着:取而代之的必将是新型美观的建筑,令人赏心悦目的又一个温馨家园。

30年间,桐乡主城区快速发展壮大。梧桐大街延伸了,庆丰路延伸了,振兴路延伸了……老梧桐镇就如一个原点、一个漩涡的中心,它一层层,一圈圈向外延伸、扩展。每条路、每条街犹如一个个时代的巨浪,它波澜壮阔、势不可挡地向四周扩展,涌动……各项功能不断完善:小区、学校、菜场、商场、酒店、体育馆、运河文化公园、景观湖——凤凰湖……这一切配套涵盖了经济、运动、教育、休闲等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光阴荏苒,转眼间,我们来到桐乡市所在地——梧桐镇已经整整三十年了。这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也许只是一瞬间,可它在桐乡这块土地上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来的“碗大桐乡城,筷长梧桐街”,通过撤县设市后30年的精彩蝶变,城区建成面积从1993年的3.9平方公里拓展到了2023年的59平方公里。桐乡俨然成了美丽、繁华的现代化城市。

回想这三十年间的买房经历,我为自己鼠目寸光,未能预见城市的扩展和交通的发展,一次次放弃买房机会而后悔莫及,但我更为桐乡撤县设市后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而感到骄傲与自豪,也更为生活在桐乡这座美丽的城市而感到愉悦与幸福。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2458

(8)
华章秋韵的头像华章秋韵
上一篇 2023年9月10日 下午8:35
下一篇 2023年9月10日 下午8: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6条)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9月10日 下午8:59

    人没有前后眼,很多事情不是咱们小小老百姓能左右的。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3年9月10日 下午9:32

    眼界不断变化,从窄小变宽远,是一种思维进步发展,买房即随缘吧!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3年9月11日 上午10:46

      @ch雪梅有远见的人会炒房赚钱,没远见的人买住房都犹豫不决。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3年9月11日 上午7:04

    买房物语,直抒胸臆,颇有内涵。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9月11日 上午9:09

    大可不必为此事后悔,因为大部分人在这方面缺乏战略思维。随遇而安,跟着时代走!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3年9月11日 上午10:56

      @鸣虫是的,绝大多数人都如我这样的思维——没远见,鼠目寸光,再加上囊中羞涩,又不愿意借款、贷款,对于买房迟迟下不了手。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3年9月11日 上午10:49

    原本房子就是住的,住的方便即可。只是这三十年被当成投资手段,其实也不正常。投资也有成功和失败,所以你也不用后悔。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3年9月11日 下午12:04

    偶然之中有必然。冥冥之中,一个人的财运是上天安排好的。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9月11日 下午12:32

    你的经历,我们这代人都经历过。搬家史,买房事,是社会史的中一页,却是人生中的一个篇章。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3年9月11日 下午4:28

      @轻品慢尝是的,同龄人都有共同的经历,这是我们这代人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篇章。说起来都历历在目。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3年9月11日 下午4:17

    我这人喜新厌旧,这辈子搬过四次家,基本上十年搬一次。[咧嘴笑]

  • 快乐杜鹃的头像
    快乐杜鹃 2023年9月12日 上午10:46

    同款思维方式。归根结底还是囊中羞涩。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3年9月13日 上午8:28

    现在看来是“鼠目寸光”,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当时的社会环境和现实条件下,你的选择是很合理的,符合大众心理。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3年9月19日 上午9:27

    有些放弃,也可能是有好的机遇在等待你。城市发展越来越好,老百姓的住房也越来越好,这就是向春天出发啊。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3年9月20日 下午5:03

      @锦瑟黎燕改革开放了,社会开放了,有远见的人开放了,可怀有传统心理的人就像井底之蛙,总是跳不出井来。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3年10月6日 下午8:25

    就我个人认为,你的买房经历不能说鼠目寸光,是我也会这样做,因为房孑是用来滿足住的需求,不是用来倒卖赚钱的,你在买房上并没有失误的地方,而且后来年龄大还住上了电梯房。我现在还没住上电梯房,不过我是二楼。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3年10月10日 下午3:00

      @豫莲芳草同龄人都曾经过艰苦的年代,有同感:一是囊中羞涩,都想把有限的钱花在刀刃上;二是不敢代款借钱,万事都想量力而行。结果就目光短浅,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3年12月15日 下午8:09

    其实,人就应当是活在当下的。如果你当时买了那远处的房子、那大面积房子,孩子上学、大人上班要多受多少罪。
    人生路漫漫,且走且看,觉得照直走好就照直走,觉得拐个弯好就拐个弯。走过了就不后悔,天天都有好心情。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