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花妖》犹胜《梁祝》,恐怕为时过早吧

36a50e65f5caaa4bc4fd337bcbd13398369cd86b

文 似水若烟

我那天说,现在的歌曲好听是好听,但能像那些老歌一样一听便打动你内心深处的却几乎没有,都是从耳边进,又从耳边出,清风过耳,无法入心。

友说,不会呀,不是有最近火得一塌糊涂的《罗刹市海》吗?

我笑笑说:“你觉得怎样呢?”

“我还没听过呢,你觉得呢?”友反问。

“说实话,普普通通,至少我听的时候没有想过要点个收藏,倒是后来看到许多的解读与传唱才注意到,凡是非音乐本身吸引我的,我都没往心里去。”也就是两个人的闲聊,各位刀郞的粉丝千万别喷我。

一会收到友捂脸的表情,说“好一般,可能不是我的菜。”

不管是刀郎的新歌,还是刀郎的尘年旧事,新歌旧曲,只要一沾便火得不行,那些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旧事,那些解读得一字一句的歌词音韵,都是一个比一个有才。听了几首,总是走神,忽然很怀念《2002年的第一场雪》当年刚听到一声前奏,再到歌声出现,简直能把人震住,那么入心的歌声,那么绕梁的歌曲,那么动人的音乐,叫我怀念到如今。《西海情歌》更是百听不厌,还曾为这首歌写了一篇文,每一句每一声都那么入耳入心;再到后来没激起多少波澜的《喀什葛尔的胡杨》《凌晨两点的伤心秀吧》我都收藏许多年,偶尔还是会想起。所谓好歌,便是要经得起岁月考验,多年以后你还依然留存脑海的旋律,起了个头,你便可以一词一句清晰唱起。哪怕到后来词都忘了,但那熟悉的旋律一旦响起,便能勾起对那个年代的回忆。

很多时候,我们的关注点总是走偏了,看待一件事,不是以事物本身来论,而是跟这件事有关的人,然后再来衡量事物,难免有失偏颇,也带了自己的主观意识,就是论事,或者对事不对人,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很难。就好比有些话,说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谁说的。

有些媒体对刀郞《花妖》的评价:《花妖》意境已超过《梁祝》,因为《梁祝》化蝶终相聚,而《花妖》相见永无期。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衡量一部戏是不是烂尾,是从看它的结局是好结局还是悲剧来评价的?不可否认,那些古今名著或者经典影视,有许多的结局都是悲剧,但你不能本末倒置,说只要是好结局就烂尾,只要是悲剧就没有烂尾吧?一部作品是悲剧还是喜剧收场,是根据作品的需要,而不能为了悲剧而悲剧,也不能作为衡量是否烂尾的标准。当然,作为一个凡尘俗人,生在人世间已经很不容易,所以很希望看到的作品都是好结局,以慰藉尘世里许多求而不得的艰难。

我觉得《花妖》是这张专辑里最动听最感人的一首歌。歌曲旋律婉转悦耳,唱起来朗朗上口,歌词优美动人,意境缠绵凄楚。唱到那一句“君住在钱塘东,妾在临安北”时,竟有些哽咽。有人解读《花妖》背后的故事:古时有位穷书生爱上富家小姐,小姐父亲觉得门户不相当,暗中杀害了书生,小姐随着也殉情了。阎王感其二人深情,令两人重新投胎,无奈,地点是对的,却没有对好时间,两人三生三世皆遇不到。比如书生去了宋朝的临安;小姐却去了汉朝的泉亭。钱塘、临安、泉亭、杭城、余杭,这些均是杭州城不同时代的不同叫法。

1eabd7a4618ba5d040390398aa7e3e0e2407

最近看到“昆仑女神”的报道,昆仑女神名叫杨丽,她新婚的丈夫到新藏线修路,后来发生意外失踪了,杨丽苦等丈夫未归,便一路寻夫,并在新藏219国道住了下来,坚信能等到丈夫归来。这一等就是三十年,从一个妙龄的美丽女子,到如今形如乞丐,神情呆滞、蓬头垢面、但见到来人却总是露出已经掉了门牙的笑容。她坚持不肯相信自己的丈夫发生了意外,她坚定地认为他一定会回来找她,所以她就这么一直守着等待丈夫的归来。

“昆仑女神”可以写一部感人的作品,如果可以,我们会希望真的有奇迹发生,有一天,他的丈夫真的回来;或者有轮回转世,他们能在死后重逢,问一问他去了哪里,听一听她如何坚守的故事;如果可以,是真的希望昆仑女神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而不是为了不烂尾而让她总是守而不遇,爱而不得,孤老至死。

这执着的痴情让人感动,可为了这份执着她付出了一生,这样的人生太过悲凄。如果杨丽是我们的亲人姐妹,当然不希望她用一生来坚守,只愿意能有一个人护她周全,爱她余生,相携相伴相陪到老。我想,这样的故事如果刀郞愿意,一定能写出一首像《西海情歌》一样让人落泪的动人歌曲来。

c434f4247946ba5c9e6f58f7a28a153c2334

《花妖》也很感人,也很动听,他们一世一世的追寻却又每一次都生生地错过。在尘世里情深,在情深中追寻,在追寻中执着,在执着中错过。生生世世为爱而来,生生死死始终无缘相遇,为爱痴情的故事总是感人肺腑。但说是犹胜《梁祝》却是言之过早,是否能与《梁祝》媲美,只能让时间去见证,要看《花妖》是否历经岁月,依然如《梁祝》一样百听不厌余音绕梁。

本来不想写,不小心还是写多了两句,一是不想蹭热度,而是不想被喷,但就如孩子说的,想写就写,说自己想说的,至于别人要说什么,随他。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2322

(7)
似水若烟的头像似水若烟
上一篇 2023年9月9日 上午11:17
下一篇 2023年9月9日 下午4:1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9月9日 下午3:53

    不想写还写了这么多[大笑][大笑]还是很有道理的,欣赏啦!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3年9月9日 下午4:12

    《梁祝》之优美,真能感天动地,后来者能否跨越?至少目前好像没有。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9月9日 下午6:45

    影评、乐评,溜溜地评,视听艺术悠悠地赏![赞][赞][赞]。我不懂音乐,但听音乐不喜欢画面干扰,总觉得那些画面是喧宾夺主。

  • 周旭才的头像
    周旭才 2023年9月10日 下午9:58

    我没觉得《罗刹海市》有多好,事实上,《罗刹海市》是一首负能量的歌,开始听觉得新鲜,时间长了感觉到它全篇指桑骂槐,一个人如果长时间泡在这首歌里,容易怀疑一切,甚至否定社会的一切,这样的心态显然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如果想积极做一些事情,建议还是远离《罗刹海市》。

    • 似水若烟的头像
      似水若烟 2023年10月10日 下午11:21

      @周旭才恩,这建议提得好[赞]有些歌的火,真的与歌曲好不好没有关系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3年9月11日 下午4:43

    看了文章赶紧找来“花妖”听了一遍,没觉得太好听,包括最近暴红的“罗刹海市”也不在我的欣赏能力之内。跟“梁祝”不能相提并论。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3年9月12日 下午3:07

    欣赏老师的美文,羡慕你的乐观情怀、大手笔的文字功底、热情拥抱生活的积极态度![赞][赞][赞]

  • 绿梦儿(蘭馨)的头像
    绿梦儿(蘭馨) 2023年9月17日 下午12:01

    我平时很少听歌,只喜欢听纯音乐。第一次听花妖这首歌,就被它缠绵悱恻的曲调和婉约惟美的歌词所陶醉。我觉着刀郎是音乐界少有的人才,作词填曲演唱,最可贵的是又具备深厚的文学底蕴,在当下无病呻吟的靡靡之音里,极其耀眼[微笑]

  • 皓月蓝空的头像
    皓月蓝空 2023年9月19日 下午10:08

    《花妖》着实婉转动听,故事感人。
    《梁祝》的魅力,又是一番境界。
    各有各的美,不能说谁超过谁吧!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3年9月26日 下午9:11

    我个人认为,花妖这首歌比罗刹海市好,但不可能超越梁祝。

  • 诃痴快乐的头像
    诃痴快乐 2023年10月5日 下午10:07

    一首歌两种说法,真是理论天下,从古代穿越今天,感觉妙不可言,真心实意来夸夸。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