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也正名乎

2023090803000371

我们姊妹三个,只有我的名字是父母商量着郑重其事给取的。两个妹妹,都是在送入学堂那一刻,由母亲临时起意匆忙取下的。二妹“于磊”,妈说“光明磊落!好!”。小妹,“于性静”,则灵光未现,纯然信口拈来。

双亲给我取的名字叫“于颖”,母亲后来告诉我说灵感来自“邓颖超”。

我在到了入学年龄后,从姥姥村回到父母村。一回来母亲就兴冲冲地宣布:“从今以后你有‘大名儿’啦!我和你爸给你起好了:‘于——颖——’,‘邓颖超’的‘颖’咧!”她接着解释了邓颖超是周总理的爱人。

那时候农村人很少以‘颖’字入名。母亲颇以此名为豪。入学前夕,她在灶前支起小桌子,一边烧火,一边教我写“颖”。这个字笔画多,不好学。母亲拿手指戳我额头,喋喋地骂。她戳一下,我的自卑感就深一层,羞愧难当。至今忆起,犹历历在眼前。其实一年级的课本我早在姥姥村育红班学得滚瓜乱熟,能读会写;100以内的加法极熟练;减法没等学完我就回来了。

入学第一天,老师让学生挨个儿报学名儿,要造花名册。轮到我时,大概我的声音细小,老师没听清,又问了一遍,我仍羞怯畏缩,嗫嚅蝇蝇。

那时候,在小孩子心目中老师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皇帝一般,没有不怕的。姓徐的老师大声重复:于——英——儿!是不?”把名册簿向我推了推。我微微伸头,张了张,好蹊跷啊——yīng的叫法儿、字形都跟母亲教的不一样。可是我不敢否定老师,“老师总不会有错儿。大概有些东西小孩子不懂罢!”,惊惧犹疑中,我糊里糊涂点了头,慌忙退回自己的座位。

回到家,母亲知道老师写成了“于英”,没说什么,我也就跟“于颖”这个带着点文气的名字作了别,而“于英”,这个重名率高、滥俗不堪的名字从此跟定了我。

工作以后,我拜托一个高中同学帮我改名儿,他在派出所上班。我请他帮我改成“于莺”。“颖”在乳山话里跟“英”的发音出入大——我不想改音,只想改个字儿;而“莺”字极富美的联想和明晰的意境。

同学表示为难。说14岁以前改名很方便,成年人却非常麻烦。他也只是底层普通警员。

只得作罢。

我太不喜欢“于英”了。只有在不得不用法定名字时我才告诉人家我叫“于英”。“于莺”好。

今年春天,领导要给我涨工资。从公司总部到本地分厂,自财务到劳资,各级领导同事,上上下下,相继找我核对真名实姓。我这才意识到——不得了,随意使用名字很麻烦。

我仔细想了想,决定把这个跟了我四十年的名字——于英——扶扶正;它乖离了父母之言,成命于我的胆小怯懦。正视它,就是正视过去的自己。

坦然接受这个不能动人清听、凡俗不足道的名字吧!就像接受天生的矮个子或暴脾气。何不考虑以独特的光彩去照亮茫茫人海中哑光黯然的名字呢?就像七彩的朝晖映红山间无名的小溪。

张爱玲说:“我愿意保留我的俗不可耐的名字,向我自己作为一种警告,设法除去一般知书识字的人咬文嚼字的积习,从柴米油盐肥皂水与太阳之中去寻找实际的人生。”

我是“不得不”保留自己俗不可耐的名字;我不警告自己,也不想除去知书识字人的积习——我倒希望语文贫血的现代人里能多出几个喜欢咬文嚼字的人。

“从柴米油盐肥皂水和太阳之中去找寻实际的人生”——这倒说的极是啊。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2223

(6)
上一篇 2023年9月8日 上午10:11
下一篇 2023年9月8日 上午11:24

相关推荐

  • 父亲的形象:印尼园丁使我受教多年

    园丁和他的孩子 小时候我们住在印度尼西亚,家门前有一片小空地,种了一些花草,变成一个小花园。等到草长得高了,就会请园丁来整理一下。 有一天有个园丁来找工作,妈妈叫他整理花园。我很爱看园丁工作,就跑出去看,发现园丁带了一个小男孩来,他比我小一点,大约七八岁的样子。我问园丁是他的孩子吗?他点点头。他们是当地選達族人,皮肤比较深色,我觉得他很可爱,问他要不要玩玻璃…

    2022年7月15日
    1.5K300
  • 淄博往事(二)

    淄博往事(二) 我老家是鲁国故土,和淄博隔山搭界,只有博山附近的青石关可以通行。青石关是我老家经常提到的地方,家家户户都用关那边的瓷器,有碗、盆、碟、壶等。尤其是我舅特有经历,早年推着独轮车爬山过关,常年贩运盐和瓷器,家里因此致富,过得很殷实。 当地老百姓真的很仗义,我们之间买买卖卖很少闹纠纷。附近与我们打交道的大队会计老傅,人缘特好,一连几次要我们去他家聚…

    2023年6月29日
    4.2K220
  • 网事知多少

    没有智能手机寸步难行的“口罩时期”,加快了智能手机的普及速度。如今人手一部手机,家家都有电脑,上网成了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也就有了许多与网络有关的趣事以及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怪事。 几年前,初中同学聚会,大家围坐在一起,各自低头玩手机,很多人吭哧瘪肚地在用手写输入法聊天。其中一位在小学老师岗位上退休的老同学也在用手写输入法,我感到很好奇,于是上前询问:…

    2天前
    1.4K220
  • 因素

    一个耄耋老人说: “我们不是因为年老而停止玩乐, 而是因为停止玩乐才会变老。” 其实, 只有一种秘诀, 让人青春永驻、永远快乐, 那就是能够笑口常开, 时时风趣、幽默, 时时怀抱梦想, 如果没有了梦想, 生活就会黯淡无光…… ​以仓街见苏州,仓街商业广场开业大吉!

    2023年9月30日
    38980
  • 食事烩家事(1)

    有一次,我在北京逛那些个与南锣鼓巷纵横交错的胡同时,在其中一个茶馆,欣喜发现了寄居在那的“家谱传记书店”。那是北京大学家族文化研究与应用基地设在此的书店。我拿起一本书翻阅,里面有姓氏文化知识、家谱编修和家族传记实用例文……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本。是冥冥上苍在暗示我要做些什么吗?古旧胡同的一砖一瓦都有历史和故事,哪一家老屋的砖瓦没有故事呢?风云人物以及名门望族家…

    2023年11月2日
    1.7K3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3年9月8日 下午1:12

    名字与人也是有缘份的,英字虽然好像不如莺字美,但比莺的含义更深远。莺就是一种美丽的鸟。英的组词就能看出英是人中俊杰。你是觉得是做美丽的鸟好,还是做人中才俊好呢?
    我对我的名字非常不喜欢,可这是父母给定下来的,不管我愿意不愿意都必须无条件的接受。我能做的就是努力修炼自己,改变自己不好的命运。

  • 鸣虫
    鸣虫 2023年9月8日 下午3:47

    父母给孩子起名,往往寄托了很明显的希望,都值得珍惜!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3年9月8日 下午8:15

    “名”之必正与不必正中,叙写着生活,抒发着感慨,好文![赞][赞][赞]

  • ch雪梅
    ch雪梅 2023年9月10日 上午10:29

    名字不可随便被更改的,一种缘分,一个礼貌,一份尊重。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9月10日 下午8:10

    名字不满意,可改也很难,大家叫惯了,不容易改啊。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