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故事之一:智夺金沙

注明; 这个标题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有人说是;偷金沙。我认为不恰当,本来是咱们的金矿,开采的金沙就是咱们的。但是被日本侵略者霸占,疯狂开采,运回他们国家。咱们只是想办法夺回一点。不知道这个标题是否恰当,我觉得应该就是智夺。

吃好晚饭,一家人坐着聊天。我家帅哥(我老伴。原来大家都称呼他;老爷子,从我父亲来了,他作为晚辈,老爷子的称呼就让位给老父亲,我们也改称我老伴为帅哥)提了一个问题;以前闹革命,你们的钱从哪里来?是不是打土豪得的。

        我老父亲说;这个问题复杂了。打土豪分田地,包括房子,农具,浮财等都是分给村里的贫苦穷人。部队的钱有一部分是捐助的,大部分是想办法筹集的。有做金融的,有做生意的。广大华行就是由咱们党派出的人掌控的银行。根据这个真事,改编了一个电影;与魔鬼打交道的人。还有是从敌人手里夺取的。
       我父亲回忆他小时候为党智夺金沙,筹集资金的故事。在日本鬼子占领山东时,他还是十来岁的小孩子。当时我爷爷是村里地下党支部书记,明着是村长。招远玲珑金矿招收童工,胶东昆嵛区党委书记高琪组织解放区的小孩子到招远玲珑金矿。我爷爷是村党支部书记,自然要带头,就让我父亲去。我奶奶一开始不同意,孩子小,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高琪派人来给我奶奶做工作,并且派人带领他们去,有组织的人保护这些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我奶奶也就恋恋不舍的同意了。最后组织了十来个小孩子,初夏时从家里起身,在牟平集合。走了两天的路到了玲珑金矿。在一个不小的村子住了下来,我父亲模模糊糊记得叫郭家。晚上孩子们都在一个屋子里大炕上睡觉。
      每天早上老师做好早饭,叫他们起来,吃好饭去上工。早上一般喝稀饭,有咸菜。中午矿上管一顿饭,一个人一块玉米面大饼子,或者一块发糕,喝有几个菜叶的咸粥。从来没有吃过白面,小鬼子侵略咱们的地方,大米白面只有日本人能吃。咱们国人只能吃玉米面,地瓜面,只有过年才有可能吃顿白面。就连投靠他们的皇协军也只给吃粗粮。老百姓连地瓜,地瓜干都吃不饱,大半年靠野菜,地瓜叶等充饥。有的电视剧胡编乱造,在日本占领的东北,咱们中国人能喝牛奶,吃面包,那时候在东北中国人吃米饭被发现是要掉脑袋的。如果能天天喝牛奶,吃面包,谁会提着脑袋去抗争。问问当年那些老兵,如果家家都能吃饱饭,有几个会冒着生命的危险出来闹革命。那时候一亩小麦才能打二百来斤,一般有钱人家一年能吃上几顿百面也都是屈指可数的。加上战乱,土匪掠夺,贫穷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地瓜野菜也难填饱肚子。
      在矿上小孩子的工作就是端装着金沙的盘子,由上一道工序,送给下一道工序。他们都留着长头发,抽空就把金沙揉到头发里。还有当地二十来个小孩子,这三十多个小孩子,收工回来,每个孩子先洗头,然后把三十几盆洗出来的金沙集中起来,天天有人来拿走。那些大人是如何把金沙带出来就不知道了。天冷时就都穿着破棉袄,把金沙揉到棉花里,回来再把金沙抖出来。晚上都是回来吃饭,吃好饭老师给这些孩子补文化课。
       有一天晚上八路军要到矿上背金沙,提前就安排好,晚上由我父亲带路,领着十来位穿着便衣的八路军,躲过小鬼子的岗哨到了矿上。放金沙的院子晚上都从里面上了锁。我父亲瘦瘦小小,从一个排水口爬了进去,有一个工人上下班走的小门,比较偏僻。从里面把锁撬开,八路军进了院子,装了七个麻袋,都是半袋,金沙特别沉,多了也很难背的动。顺利的离开后,有两个战士返回去开了几枪。告诉小鬼子;这是八路干的,别找老百姓的麻烦。听说八路军还有多次武装夺回金沙,具体情况就不清楚了。
      大约半年左右,头发衣服带金沙这个秘密被鬼子发现,就把它们个个剃成光头,进门换上他们准备的衣服,收工脱下来,再穿上自己的衣服离开。一看没法往外带金沙,这十几个孩子就撤回了根据地。有资料记载,抗战时期山东给陕北送了大量黄金,解决了很大一部分资金来源。这些黄金都是咱们胶东军民冒着生命危险,千方百计想办法从小鬼子手里夺回来的。
      现在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宣传小鬼子在中国修了多少路,建了多少工厂。可怎么不说说他们从咱们这里掠夺了多少财富。黄金,矿产,古董,珠宝等等。小日本在战后能迅速的恢复,与他们从中国掠夺了大量的黄金,矿产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小鬼子杀害了多少咱们的骨肉同胞,奸淫了多少妇女,这些疼我们不应该忘记。。每一个武装侵略他国的都不可能是为了帮助他国的建设,而是为了掠夺他国的财富,奴役他国的人民。这些老一辈都刻在心里,我们也不应该模糊不清,更应该教育咱们的孩子,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家园,更不能引狼入室。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084

(1)
上一篇 2022年5月24日 下午8:50
下一篇 2022年5月24日 下午11:09

相关推荐

  • 人艺院长任鸣去世:一生只做戏剧的仆人

    他离世的时间是19点29分,1分钟后 正是首都剧场话剧开场的时刻 有人说这是冥冥之中的意念 场铃

    2022年6月21日
    25420
  • 韩暄涂鸦自嘲

    我喜欢写字,刚刚注册了卯酉河博客,我的昵称就是“韩暄涂鸦”。韩暄涂鸦,是真真正正的涂鸦,从来没有临过帖,属于江湖体的范畴。不懂的人搭眼一看,哎,这字写得差不多;行家里手用眼角的余光一撇,切,这字写得差太多!请不要见笑,这就是一个煤矿工人的真实水平。 今天,我给大家展示一幅《惠风和畅》。字写得好不好,不重要。敢于拿出来,让大家看,敢发在博客上,就需要勇气,这是…

    2022年11月16日
    16730
  • 邛海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即使是一辈子为人师表的人,孜孜不卷辛勤耕耘一生,也未必能认识全部汉字。比如说这个邛字,虽然不属于生僻字,但对14亿中国人来说,不一定每个人都认识。当然,对于某个地方的人来说,却是天天要说,天天要用,这就是俗话中的一方水土一方人吧。    邛,与穷字同音。中国古代曾经有一个民族叫邛族,在历史的沧海桑田中,在恃强凌弱的族群争斗过程中,相对…

    2022年10月25日
    1.0K140
  • 在窗台

    你那清清秀秀 低眉不语 眼帘微掩 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目不转睛 是否内心有着忧伤 是否有些痛苦深藏 无语,凄美   你的窗口,你的阳台 是否有鸟语花香 是否沐浴着阳光 不要逃避 不要躲藏 那青涩的枝头 随着季节得以释放   那歌唱,那飞翔 一种暖在心坎上 我会轻轻地驻足 在你的窗外 还你一缕清晨朝阳 用一首旋律 为你轻吟浅唱 琴音如字 …

    2022年6月11日
    3.6K130
  • 油菜花 

    油菜花 尤今 晕眩。 我因迷醉而晕眩。 此刻,站在苏格兰乡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铺天盖地的油菜花,蔚成了波澜壮阔的奇异景观,那种汹涌澎湃的艳黄色呵,得意非凡地展示着花团锦簇的春意。微风过处,蓬蓬勃勃的花瓣微微地颤动着,像是满天快活地飞舞的小蝴蝶。 大地寂静无声,可是,我却奇妙地听到了悦耳的喧嚣。啊啊啊,平生第一次,我惊喜地发现,原来,颜色竟然也能如此热热烈烈…

    2022年7月4日
    5.0K1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5月24日 下午9:46

    记住历史,勿忘国耻。

  • 周旭才
    周旭才 2022年5月24日 下午11:18

    讲得太对了,日本人来不是为了帮我们中国人种地,也不是为了来修路,而是来搜刮财宝,占领土地,奴役百姓的。

    • 地质队员
      地质之花 2022年5月25日 下午9:31

      @周旭才这个概念必须清楚。什么大东亚共荣,骗骗小孩子,小孩子都不相信。他们是强盗,不是朋友。今天我们也应该看清楚那些来经济掠夺的本质,别看他们装的文质彬彬,鞠躬哈腰,他们骨子里就是的强盗。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