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六:路漫漫

原创小说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六:路漫漫

六、  路漫漫

日子一天天溜走。

花儿开了又谢,燕儿去了又来。

熬的鬼子投降了,日子却依然难过。

今儿捐,明儿税。日用品的价格天天在飞涨。点不起洋油的人家越来越多。天一擦黑人就躺下了。整个村子静悄悄的象死去了一般。

老天好象也在助纣为虐。一个冬天,雪皮皮没飘一零,开春了,仍然是大晴天一个接着一个。

红艳艳的太阳依着蓝盈盈的天。他多象个出色的武士,把他的内功一把一把推送到地上。得了道的小水滴有了轻功,纷纷挣脱兄弟们的羁绊,轻盈地飞向天空。

山泉断了流,土地大张着嘴喊“渴”。

村民们用柳条编了帽子戴在头上。放着鞭炮,敲打着锣鼓,抬着龙王爷爷游村祈雨。

可是,龙王爷睡死过去了。爆竹声,锣鼓声,人们哀哀的祈祷声都没能把他弄醒。

这一年,粮食绝收了。

冬天说到就到。在天上游荡了一年的小水滴想家了,他们呼朋唤友,手牵着手结伴而行。每一个小团体都编组成一个美丽的六角形图案。他们扭着腰,跳着舞,摇摇摆摆回到地面。

文人墨客看见了,大发感慨:“美啊,这童话般的世界!伟大啊,岑参,你这千古的绝唱:‘千树万树梨花开’。”

在这童话般的世界里,白雪覆盖的乡间小路上,不时有衣衫褴褛的乞讨者走过。他们缩着肩,风掀动他们蓬蓬的乱发……

蕙芹没有让自己和婆婆成为这乞讨者队伍中的一员。

那些日子里,蕙芹一天三遍地往地里跑。见没指望了就到处找活儿干,打短工,帮佣,最终找到个赶牲口的活儿——赶着骡子驮了煤给人家送,挣个脚钱。

这行当也是男人干的。骡子往那儿一站,威风凛凛。胆儿小的都不敢近前。

煤窑离最近的村子也有二三十里地。蕙芹走的早。去早了才有好碳装,她这个营生才能干得长远。

转眼到了春天,又到了下种的日子。蕙芹要下地,又舍不得丢掉这个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活儿。她起得更早了。

顶着满天星星,一个女人跟着两头骡子,走在曲里拐弯儿的山间小路上。寂静笼罩着四野,压迫着人的神经。

偶尔,骡子踩落山石,惊飞一两只山鸡,把人吓一跳。要不是有两头骡子伴着,这路蕙芹还真不敢走。

不久,村里出了件事。早上,二柱担了粪往山上的地里送,让狼吃了。

听到这个消息,赶牲口的跟才后悔的捶胸跺足。

那天跟才赶着牲口驮了煤回来,远远地见对面的坡地上有一人一驴。人从上堰地跳到下堰地,又从下堰地跳到上堰地,驴也是从上堰地跳到下堰地,又从下堰地跳到上堰地。他想:这是驴惊了吧,那人在撵驴呢。就过去了。他哪里会想到这是狼追着人吃!

碰到蕙芹的伯母了,他对她说:“你管管恩蕙芹。走那么早,也不跟人相跟,别让狼给吃了。”

这天蕙芹在路上见到了伯母。

“大妈,你还好吧?”蕙芹和伯母打招呼。

“妮,你还给人送煤?”伯母问。

“嗯。你知道……去年没收下粮食。我……”

“孩子,小难看家二小让狼吃了。你听说没?”

蕙芹知道,伯母替自己担心了。她笑着说:“大妈,你放心。有那么大两骡子,狼不吃我。”伯母也笑了。

“唉——你这孩子。”伯母叹口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067

(2)
上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10:31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10:34

相关推荐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八)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八)        上次没写完,接着上次写。        说起我的初恋,还真有点奇葩。你肯定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自从和她初吻之后,不知为什么,她很久没有和我相见。我去她家找她数次,敲她家门她不开,通常情况下她应该是在家里的。        一直到暑假结束之后,开学了,她才告诉我原因。她是通过写信告诉我的。她写道:      …

    2022年7月14日
    520180
  • 我认识的申志远

    认识小申有三十多年了。那时,他经常和我的同事电视家协会秘书长赵光远混在一起(电视剧《暴风骤雨》编剧),我的办公室和赵光远紧挨着,和小申自然也混熟了。网上偶然发现有人将采访他的文章发在博客上,随即给他发了纸条说:“读完专访,感动你对事业的执着,同时,往事也浮现在眼前:你常去赵光远的办公室,也常来我办公室搜寻你所要的东西。当时对你的执着真的很不理解。本篇专访,让…

    2022年6月4日
    2.7K60
  • 博客伴我陶然行(十二)

    博客伴我陶然行 (十二)魅力教师,闪亮登场        毋庸置疑,现在基础教育领域的教师都是通过严格考核得以入职的,专业水准没说的,但才情如何,在没有博客之前,不在同一学科组,或不在一个年级组,一般很难互相了解。罗章宏君是我校数学老师,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有一次教学质量分析会,大家依次发言,轮到他发言时,照例先用数据说话,大家也不是很在意。临到结尾时,他老弟…

    2022年7月30日
    1.6K271
  • 邬峭峰 《他让我再等等》

    – 两年前,阿张在海军医院走的时候,是个秋日晴天。午后的阳光,落在刚刚离世的阿张脸上。没有人忍心将他鼻端的氧气管除去,我们围床注视着他。 护工说,请上来两位男人。同学海波托住阿张头部,我俯身抱住阿张穿着新皮鞋的双腿,有42码字样的鞋底,抵住我的胸口。两名护工分立两侧。 整个上午,阿张肺功能迅速坏死,呼吸难上加难。而此刻,阿张已经永远不需要令他无比…

    2022年11月8日
    7610
  • 记忆和想象

    周末的时间似乎才是自己真正拥有的时间,虽然,不一定全是,但心里是真的放松了一些。整整一周的时间,开会、听讲座,加上网络出现了一些问题,倒真是十八般滋味不知从何说起。听到一句很是高明的话,以形式主义对付形式主义云云,心里不觉得吃惊,但感到惶恐,想到人生的苍白,生也有涯,有多少形式主义的事情却不得不做,就这样,一生也就过去了。 周末是安静的,这时就很想翻翻几页书…

    2022年9月13日
    2.2K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0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7日 上午11:07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喝彩][喝彩][喝彩]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7日 下午5:45

    蕙芹的辛劳和勤奋,就连狼都不欺负她。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17日 下午7:53

      @悠扬琴声68其实狼只是在找不到吃的的时候才吃人的。有骡子,狼应该是先吃骡子。再,两头骡子一个人也是个小团体,狼大概也怕。
      感谢你一贯的支持。天热了,注意身体。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8日 上午8:41

    战乱+天灾,老百姓的苦苦挣扎,读来令人揪心的疼。这么宏大的题材,处理成小小说,有点可惜了。建议在此基础上丰厚血肉,写成长篇小说。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28日 下午1:35

      @情满乌江原型是我母亲的堂姐,故事的主要情节都是真事。母亲在的时候,经常给我们讲我这个姨的事。我们过年去外婆家拜节也一定去看看她。我一直都很崇拜我这个姨。她现在已不在人世了。
      说到写小说,我其实不行,底子太差。我就完整的上完小学,初中66—-69年,就没有发书。高中70—-72年,教材改革很不成熟,再加学工、学农、学军,两年时间也美学到多少知识,以后再没进过学校。当教师代的是物理,没时间光顾文学。再,自己成年之前的社会没有经历过,长篇是需要细节的,这个我编不出来。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27日 上午10:47

    有人说从小就命苦的人,长大也会多磨难,说的是不是就是蕙芹这样的人。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8月13日 上午11:29

    还有什么比饿肚子更可怕,更难熬的事情呢。
    有电影电视剧里工头拿着鞭子驱使工人干活,我以前问过一些老工人,他们笑了,说那是电影。其实没饭吃比什么鞭子都厉害。
    蕙芹也是被逼的不得不胆子大吧。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