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虽不深,够你来入坑

_cuva

文 似水若烟

短视频做了好几年了,尽管也得到些加精与推荐,但因为既没有留梗,又无热点,就是记录平凡生活,拍摄琐碎日常,一杯茶,一束花,一壶闲暇时光,既吸不了晴,怡不了情,还醉不了心。尽管也有喜欢的朋友表示惊艳,但更多的是礼貌的点赞。我也不想能有什么爆款,毕竟没那金钢钻,就别招惹瓷器活。

但时不时的会收到一些网友的请教之类,一开始我还很认真地回复,到后来实在没那精力,但依然实言相告我是在哪个平台的软件剪辑的。话说这一天,视频号后台有人问:你的作品很专业,有没有考虑投稿呢?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我问了一下是什么网站,怎样投稿,稿费多少,对方发来一个网站,说是照片几十,视频几百。听起来有点诱人,我去看了网站,看不出不对,但也说不上正规,我首先犹豫的是,照片与视频一旦投稿,我就没有原创权了。

先生首先反对:如果我挤出的时间,你辛苦拍摄出来的东西就换成几个钱,那我也没那份闲心了,要知道,兴趣无价,一旦与金钱对上,就失去原来的味道了。

孩子说,他可能跟你说没选上,然后偷偷用了照片你也不知道,到时你忙碌一番,还落个打击与坏心情。

想想也是,为了几个钱,不值得。而且我看给我发消息的人,既看不出与网站有什么联系,也没有显示出任何专业,在我的印象里,一张图片可要比一个视频还要有难度,这价格明显就很不专业,颇有以价钱引人上钩的味道,对我来说,稿费倒在其次,喜欢的事情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那是对自我的一种肯定。

如果说一开始还有点心动与犹豫,后面发生的便让我哑然失笑了。

我没有回复,自然对方也就没再发,我还在为我是否错失了“副业的收入“而有些惋惜,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是我发过的平台,都能收到不同帐号给我发的差不多的消息,就是说,照片与视频是你自己拍的吗?有没有兴趣投稿,有稿费的哦”这时我恍然大悟,邀稿只是一个噱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但一定与你投稿的稿费没有多大关系。一开始我还会回复,暂时不考虑,到最后我就不想回复了。

这时,小儿子说了他一件购买某个平台的会员卡的经历。想要看视频,就要充会员,搜了一下,有一个“一块钱”加入便能便宜几十的优惠,他心想,就算上当也不过是一块钱,那就试试。然后付了一块钱,扫了一下码,这时,这个码其实就是某个平台的流量,你扫一下码,这个码的原来帐号就有几块到十几块的提成,这时你再发现与你想要的会员充值没有关系,对方退还你一块钱就是了,他想赚的已经赚的,退也退还了,你明知这是套路,但也无奈他何。

细想,我们之所以会入套,是因为我们想要什么,对方就抛出什么,你抱着试试的心态,衡量再三觉得就算吃亏也不过是一块钱或者一张照片的事情,这个亏吃得起,可以试试,只要你试了,他就赚了,最后你虽然没有损失,但还是被人家利用套路赚了他想赚的,我们虽然心里不爽,但也只能是吃一堑长一智了。

写下来,只是为了提醒:网络套路虽不深,但也足够让你入了坑。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0190

(3)
上一篇 2023年8月19日 下午5:02
下一篇 2023年8月19日 下午8:38

相关推荐

  • 一件不明来历的快递

    一件不明来历的快递,犹如一根难以吞咽下的微细鱼刺,虽然很小,但是一刻没除掉,就会有十五分钟的不舒服。 在这样一个雨后的傍晚,写字的我突然醒悟过来,迅速放下毛笔,转身翻看架子上完好无损的包裹。果真,我真真切切地在快递的单子上,看到左上角有一排醒目的字,有“第4/10个”这样的字样,与我市作协杨秘书长在朋友圈晒的不明包裹,如出一辙。不同的是,他的包裹上是“第14…

    2023年9月2日
    1.8K250
  • 怀念儿时的春节

    每逢佳节倍思亲。过年了,小时候和外婆在一起过年那温馨的一幕幕总是浮现在眼前。 那时家里比较困难,有时过年甚至穿不上新衣,也没有压岁钱,但我们小时候很懂事,理解大人的难处,没有奢望,所以心情还是十分愉悦的。 快过年了,外婆花几分钱买了一张红纸,裁成对联大小的两条,由我来写对联,根据对联的字数把红纸折成几个方块,铺平,研磨墨块,那是外公的一块香墨,在砚台上倒点水…

    2023年2月4日
    6.7K280
  • 莽红尘

      有个叫张天翼的天津籍女作家打过一个比方,大意是说人不随大流几乎不可能。就好比在人群之中反向行走,你终究会被人潮裹挟,随众人行同一个方向;你终将一点一点变成你曾厌恶的那种人。    一 在43岁那年,我忽然变成了一个嗜读成狂的人。打那以后,我活着,就是为了多读书,读遍天下好书;把辜负的时光补回来,把应读而未读的书补回来,目昏昏其视茫茫而…

    2023年7月25日
    4.3K50
  • “作”字多解

    – 出版社寄来一摞书稿,排好版的小样,要我签字确认。书房斗室桌子小,再有个电脑占地方,放不开手脚了。乘当家的出门购物,我便转移到客厅大桌上干了一会儿活。 全神贯注,一页页翻看着。时间没有掐准,“叮咚”一声门铃响,她回来了,看到大桌上一片狼藉,还有浓浓的烟雾在空中缭绕,蹙眉,从牙縫里崩出一个字:作! 别小看她只说了一个“作”字,在我们家的字典里,那…

    2022年10月27日
    7.7K330
  • 笤帚匠傻生儿

    那些年,常到我们村扎笤帚的人叫傻生儿。 据说,傻生儿的家在县城边上的一个村子,其姓氏和大名无人知晓。 那时,笤帚匠傻生儿不定期到我们村。有时一个月到一次,有时候要过三两个月才到一次。笤帚匠傻生儿总是肩上扛着一个扁担,扁担的上头挂着一只大水桶,那里面装着扎笤帚用的家什:槐木撑子和牛筋做成的弦子、麻经子、大剪刀和镰头,还有一把有豁口的破瓢。扁担的下头,是一条盘好…

    2023年9月8日
    1.8K3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3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