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季老 · 冰心

2023081822390517

轻品姐姐写了一篇游览烟台和威海的游记,游记里提到烟台山公园和冰心,触动了我一点联想。在人家评论区留言后,转录于此。

——————————————————————————————

我们乳山是县级市,从前隶属于烟台;成为今日威海“三市一区“中的“一市”,是后来的事。

外地人写烟台或威海,看了很亲切。然而,惭愧,烟台山公园,至今我只曾耳听,尚未眼见……

读过冰心一本散文集《记事珠》,略略了解到她的家庭出身、成长环境等等。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她那些“妈妈呀”“孩子呀”“爱呀”的小诗,假,矫情。我喜欢不来她的作品,《寄小读者》系列和《小桔灯》等等,都不喜欢;她这个人,似乎也喜欢不来。

季羡林先生文章里写过,他做清华大学学生时,曾有幸仰瞻冰心先生玉面。文中写那时的冰心风头正健,她的课人满为患,一座难求;课堂上的冰心冷若冰霜,气势凌人,叫人望而生畏。

忘了哪位先生的散文里提到,冰心随先生(吴文藻)去外地工作,无论上哪儿,国内也好,国外也好,比如日本、四川,必得随身带着她华丽的大床。床极庞大、沉重。陆运不宜,只可海路托运,十分麻烦。离开这张床她睡不着觉。她的身体娇弱,经常生病。

这些细节说明,她不愧是军官家庭出身的娇小姐,和我这样的草民是两个世界的两类人。朱门与白屋,豌豆公主和孙二娘。

季老是性情中人,又一向讲究说话艺术。他评人论事,诚实婉曲,不肯违心;外在礼貌和内心原则,仿佛玫瑰的花与刺。提到冰心的上述细节,他心下应是暗自腹诽的。季老和我一样,是穷苦人出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0152

(3)
莺的头像
上一篇 2023年8月19日 上午6:36
下一篇 2023年8月19日 下午2:54

相关推荐

  • 诗歌:为六一儿童节献礼

    写作苦,写作累,说起写作想流泪。 写作烦,写作难,写作像过火焰山。 那里去借芭蕉扇? 作文选,翻又翻, 东拉西扯凑一篇 砍的没有旋的圆   妈看看,爸看看, 抄袭作文不上算 动动脑子再写一篇   抓耳饶腮,头冒汗  写篇作文咋这难?  不如卸下书包回种田。 跑到外面转一圈, 公鸡啄食把心专 。  看看公鸡开了…

    2023年5月31日
    536170
  • 夜空下晚风

    昨日夜里, 坐在常去的观前街星巴克露天位置一角, 夜灯初上, 晚风习习, 好不惬意, 洗去白天的秋燥热浪袭击。 不含咖啡的燕麦抹茶拿铁嫌勿烫, 温吞水格局, 笃悠悠喝到一半, 领来一位白发苍苍, 斯斯文文的清瘦老外, 他和几个友人一旁坐下, 席间谈笑风生, 秋意融融, 倷好! 谢谢倷! 倷吃过夜饭了伐? 苏州蛮好白相…… 教一句, 讲一句。 此时倒念起, 我…

    2022年7月2日
    7.1K100
  • 秋日私语

    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事儿?幸亏快折腾了两三个礼拜过后遇到瓶颈期,总算有个令人小小满意的结果。 苦口良药,药没白吃,暂时性药到病除。岁数上去,小娘鱼的体质本不怎么好,吃不起苦,勿像做胚呀!老爸老这么说。谁人讲的呢?经过时光岁月磕磕碰碰的打磨,磨砺的勿错。什么苦能担肩胛,洗洗整理一下收拾的干干净净还行,重生活就免了吧!烧菜很少起油锅,怕油烟侵蚀气管喉咙鼻子,…

    2022年9月25日
    2.3K120
  • 自我吹嘘

    – 去年市里搞“培育廉洁家风,涵养清风正气——我的廉洁家风故事”征文活动,我帮助儿子写了篇应征稿,乘机自我吹嘘一番,反正吹牛不上税。结果,孩子没有看上,就放在电脑草稿箱里没有用。今天看到了,我把它发出来,供卯酉河博友一笑: 父亲的品德 我父亲今年53岁,已经接近退休年龄。煤矿工人是井下特殊工种,满55岁退休。父亲很普通,没有什么大本事,在我看来,…

    2023年11月16日
    494230
  • 花中四君,梅兰竹菊

    梅兰竹菊君子风,傲幽坚淡气势宏。 自强不息屹然立,风骨澹泊在其中。 梅花欢喜漫天雪,一身傲骨古今同。 空谷幽兰自开放,孤芳自赏不平庸。 筛风弄月竹叶青,潇洒四季情更浓。 凌霜傲雪菊花开,美而不艳倍从容。 人间呼唤真君子,日出东方万里红。

    2023年1月3日
    636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3年8月19日 上午7:43

    乳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南部有绮丽海岸,地下许多金矿,山上苹果花生。民情文明,淳厚潇洒。我曾在夏村北部建矿工作一年,记忆美好。可惜海阳电站,影响了人气。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3年8月19日 上午9:27

    哎呦喂,如此娇滴滴的冰心大咖,如此娇贵的玉体,竟然可以在中华文坛占一席之地,茫然,不解。也许,她的文字很有特色,能够直入人心。也许,她的文字针砭时弊,令世人惊醒。不过,今日而言,还是莺的文字通透畅快。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8月19日 下午6:06

    多谢对俺拙作进行点评。从中可见,您是性情中人,心敞亮、言坦然!我已多年不读冰心作品了,看到那个纪念馆,偶发陋见。冰心是文学史上一个现象,她似乎是个不倒翁,我想是其母爱与儿童题材使然,因为那是永恒的题材。她的文风在民国时期还是受欢迎的,我年少时也是喜欢的。年长以后,真的谈不上喜欢了。我想,许多人也是这样吧。恕我孤陋寡闻,季老那篇对冰心的评述之文,没读过。我信季老的评述是真诚真实的。你提到的另一文,我也没读过,但对“床”的事,不是不信只是存疑,那也太不具可操作性了。床单、被褥、枕头好带,床太难带了。如果真是那样,真太矫情了。愚见而已,再谢你的直言,也谢这个博客之家,交流是愉快,探讨是美好的。[微笑][微笑][微笑]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