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门湾】一盏船灯,涛声依旧

932A3243

图文 似水若烟

当我走在南门湾的环海路上,忽然想起三十二年前陈小奇写的《涛声依旧》记得当年作者并未到过枫桥,却凭着对张继《枫桥夜泊》的喜爱,深厚的古典文化功底与丰富情感想象写下了毛宁演唱风靡大江南北的《涛声依旧》。后来,陈小奇作为特邀嘉宾参加苏州举办的唱片订货会,到了枫桥一看,只是一条小河在静静流淌,哪里有什么涛声!陈小奇不由得哑然失笑,他想:幸好自己在写歌之前从没到过枫桥,不然,写出来的歌肯定又是另一种味道了。

以前来过那么多次的东山岛,却从未曾到过南门湾,也不知是因为短视频刷成网红,还是以前就有的打卡点,见到南门湾的那一刻,东山岛在我心里添上了文艺的一笔,别嘲笑我一直都有文艺小资情结。我喜欢厦门鼓浪屿的小资,曾厝垵的烟火,尽管这些地方都有其相似之处,但随着人潮而行,热闹的摊档,吆喝的小店,千篇一律的门面,各地相差不大的小吃,你会有一种恍惚,今夕何夕,烟火鼎盛,那年那日,似曾相识。

_cuva

最爱的是堤坝上摆放的小茶桌茶椅,茶桌上有各式别致典雅的茶具,更有复古的“渔灯”,我们这叫“船头灯”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响起毛宁的歌声:带走一盏渔火 让他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 让它停泊在枫桥边“若把”枫桥边“改成”南门湾“也很应景贴切。

坐在堤坝,伴一盏灯

海风过耳,涛声阵阵,

煮一壶水,品一盏茗,

看海岸线边的灯火

绘出旧时光的城

喝茶不过是

拿起,放下;

海浪不过是

涌上,退去;

人流不过是,

向前,回去;

唯有时光啊

不知去了哪儿

人群熙熙攘攘

尘世纷纷扰扰

这世间那么多人

不过人间匆匆一过客

日落时分的惆怅

静谧晚霞的温柔

海边晚风的吹拂

还有身边围绕的我们

我看你眉秀似山

你眼含星辰大海

我终于知道

时间都去了哪

_cuva

我们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不过是为了寻找心中的海洋。我们总是向往海的彼端,那空濛的海天一线;却忘了欣赏,此岸的尘世烟火,是彼岸的海市蜃楼。不管有没有人细细倾听静静观赏,浪花总是不知疲倦的绽放又褪去。人群接踵,只是擦肩,眼里眉梢心尖,不过是一个我们。

每一个小茶桌只要还没有客人,我都会上去拍一张,船头灯配上工夫茶具,背景是南门湾半圆型的海岸线,岸上已是华灯初上,夜幕还未完全降临,是深墨蓝色,灯光却已亮起,是璀璨耀眼,似墨还蓝,亦暗亦明,那是黄昏与夜晚的交替,也是白日最后的一抹深海蓝。听着海浪涌向沙滩的声音,吹着有点咸湿的海风,听着人群里的交谈声,还有各种小摊的叫卖声,我下意识地移动脚步,只想着再往深处走,就好像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我,我那么着急,我想去前面看看,我要走过那个弯,再到弯里面去。

忽然后面小儿子拉了我一把,然后我回头,听到大儿子对着手机跟他爸爸说:“找到妈妈了,就在这关帝庙前“我像一个梦游的人忽然被叫醒,愣愣地说:”你们不是一直在我身后吗?怎么会找不到我?“

_cuva

“一转眼,你就不见了,我们俩往前走,爸爸觉得你不可能走那么快,就往回找,没想到,我们追了好一会才追到你,你要去哪?“大儿子说。

“没有啊,就是想看看路的尽头的风景。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吗,还怕我走丢啊?“我有些迷惑也有些好笑。

“你们在那别动,我去找你们。“听到先生在手机里对孩子说。待到先生找到我们,奇怪地说:”不是说你不舒服吗?怎么走那么快?“

“这里不是有彩绘的房子吗?我想去找找看。“我笑着说:”我又不是小孩,你们那么紧张干嘛呢?“

或许是走得太急,一旦停下来,就发现空气又热又潮又闷,有些喘不过气来,不适的感觉一下子又涌上来,我赶紧转身,装作领导一样,一挥手说:“回了“

先生在身边不解地问:“我刚才咨询了小贩,她说彩色房子要往村子里去,你确定不去?”

“不去了。”我边走边说。

“不是说要在堤坝上喝茶吗?”先生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又问。

“不喝了。”我一步也没停留。

“什么人?”他有点懵:“咋说变就变了。”

_cuva

几年前出游,我还喜欢去尝这些路边摊档,当地特色的,长得可爱的,或者名字奇特的,又或者恰好我想吃的,每一样都想试试,吃不了就随手塞给跟在身边的他,所以往往是我这个买买买的人没吃饱,那个啥都不喜欢的却吃了一肚子的不想要。

如今的我,走个路都心存忐忑,吃个东西,更要衡量再三,再也不敢恣意放肆,再也无法随心所欲,以前只是吃不了凉的寒的,现在是能不吃就不吃了,这也是后来我对孩子的饮食不再严格把控的原因:趁年轻想吃什么就吃吧。

_cuva

南门湾的茶与那些五颜六色的彩绘房子,就当是给我下次来的一个借口吧。那时,我想住在这里,不要任何行程,不要任何目的,就是想在晚霞海风里消磨一个傍晚的时光,再抖落满身的烟火,拾起衣襟的咸湿,躺在某空民宿的床上,侧耳倾听隔壁海浪的声音。再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时,去村子里寻寻觅觅,那些五颜六色的房子,我要白天细细端详,好在心里画上它们的模样。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9243

(9)
似水若烟的头像似水若烟
上一篇 2023年8月6日 下午2:59
下一篇 2023年8月6日 下午8: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3年8月6日 下午9:29

    看你的博文好羡慕你,你老公对你那么好,你好幸福哟!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3年8月6日 下午9:31

    涛声依旧,应该是在心里吧?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3年8月7日 上午8:50

    欣赏老师大手笔下的一盏船灯,涛声依旧。流畅、开怀、飘逸,舒适 令人向往之地。读来受益匪浅。[赞][赞][赞]

  • 一池烟雨的头像
    一池烟雨 2023年8月7日 上午9:41

    心灵感应,唯有自知。自我感悟,引领行途。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8月7日 下午1:42

    “我们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不过是为了寻找心中的海洋。我们总是向往海的彼端,那空濛的海天一线;却忘了欣赏,此岸的尘世烟火,是彼岸的海市蜃楼。不管有没有人细细倾听静静观赏,浪花总是不知疲倦的绽放又褪去。人群接踵,只是擦肩,眼里眉梢心尖,不过是一个我们。” 意味深长的文字,耐读耐寻的味道![赞][赞][赞]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8月7日 下午4:57

    一盏船灯高高挂,涛声依旧滚滚响。
    那年那日曾相识,何时何地观海浪。
    别致典雅小茶具,复古渔灯明晃晃。
    人群熙熙皆过客,尘世纷纷苦奔忙。
    空濛海天一线牵,浩渺苍穹抵彼岸。
    随心所欲看风景,思路敏捷写文章。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8月9日 上午9:28

    文美,图亦美!欣赏!

  • 霁月的头像
    霁月 2023年8月9日 上午11:19

    通篇氤氲着一股浓浓的小资情调。学习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