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

诗歌

还有什么禁锢啊
不可以赦免
没有入场卷即与大河逆行
互换悲伤像极了成功的剖腹产手术

也可能是仇家必踩到

凌烟阁的暗香,抨击世风
难以了结的渊源
是迷离的美,观照佩索阿扭伤的踝骨
这无穷尽的寂寥
阻隔了唇齿最素朴的、最纯净的
最简单的
存在。认识到这一点并不难
不一定将世界一分为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909

(2)
上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下午8:43
下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下午8:50

相关推荐

  • 读《幽梦影》10句箴言

    1、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这样的文字对仗,别开生面。花与蝶、山与泉、石与苔、水与藻、乔木与藤萝,乃天造地设的自然现象,对偶用之,即可为“人不可以无癖”作了巧妙的铺垫。 须知人人皆有癖好,似乎生而有之。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曾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身处当今时代,人的个性已得到充分的…

    2022年5月25日
    23960
  • 白音查干(1)

      白音查干(1) 内蒙古大草原有好多浩特嘎查(自然村)的名字叫白音查干,汉语翻译过来好像是富饶的草原的意思。 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原、克什克腾草原就有大大小小的好几十个白音查干,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白音查干是在内蒙古和辽宁省交界的一个很大的嘎查,我们去的时候还叫人民公社的生产大队。 那是1982年,为了参加全国画展并取得好成绩,盟文化局专门从…

    2022年5月31日
    2.6K20
  • 我和五儿(原创小说)

    走近五姨娘的屋子,在门外就听见父亲的笑声,我看见五姨娘怀里揽着一个小女孩,一身紫色的碎花小褂,圆圆的脸蛋,两只大眼睛咕噜噜直转,那张粉嫩的小嘴微微努着,说实话,像极了五姨娘。

    2022年6月19日
    12330
  • 怀念宋老师

      老师走了,走在今年初春。因疫情原因丧事简办,其子女没有通知我回乡参加葬礼。我是今天才听一位来自老家的朋友说的,心情非常沉痛。 老师名叫宋耀宗,生于1933年,江苏响水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师范毕业分配到大丰,起先当过学校教师、报社编辑,后来在县委工作二十多年,八十年代初“空投”到供销合作总社。 我是1984年底与老师相识的。那时我是一名基层社…

    2022年5月21日
    1.6K180
  • 文字同路(诗歌)

    一起走路,不用搀扶, 看看彼此的文字,即获得小小的鼓舞。 文字的魅力竞然如此巨大, 当没有书写她们的空间时却有几分凄苦。 一个大门就要关闭了, 把门人似乎忘记了:是“博客”给他们带去了丰厚的收入。 一扇新的大门已经打开, 文字承载的感情总算又能得以倾诉。 博友们欣喜搬到新的福地, 依然利用文字,继续走大家乐此不疲之路。  

    2022年5月17日
    6.2K6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