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一群文人雅士抒写的乡村散章

2023072616592276

一群文人雅士抒写的乡村散章

——《清水湾记略》读后摭议

在历史的各个时期,总有那么些文人,自由组合,随兴为文,你呼我应,在一方形成影响,后来,便被人称道。

比如如东汉末的建安七子,三国时的竹林七贤,一直到清代的桐城散文派,和扬州八怪,都是先有一群文人雅士应时雅聚吟咏幽怀与豪情,后才自成一派,令名远扬的。

鄂西南的清水湾人,不甘被历史文化所湮没。早在清代就有一批文人学士在这里聚集,他们或设馆课徒,或踱步村落街市,或邀约呼啸山林河岸,当文思涌出,便撰文交流,到民国初年,便有《清水湾记略》一书(手写版石印本)问世。后因种种原因,被人淡忘,直到近年才被发掘出来。

《清水湾记略》作为一本古典书籍,发现的时间是在二零二一年八月,清水湾村唐黄坪九十三岁的张曙光老先生去世,他的后人在清理老先生遗物时,发现了这本品相已经很旧,但保存基本完整的手抄本线装书。这本手抄书,以馆阁体小楷誊写,每页竖式八行,每行二十字规格。因发现本书有一面重页,推测它可能是石印印刷本,曾经有过少量印刷的经历。

《清水湾记略》是一本清朝中晚期到民国初期一批文人学士的雅集。它与县域境内曾经出现过的“邑乘”(长乐县志)与“家乘”(田氏一家言)不同,它是由一批多个姓氏的文人学士通过对清水湾山川河流的游历而叙写的散文。大量文字描述了清水湾的山水风物:如山峰、溪河、寺庙、桥梁、厅堂、轩宇、道路、怪石、花草、树木等,状写了清水湾如绍兴山阴的气象,如陶渊明桃花源般的美丽与神秘。《清水湾记略》中的“记传”、“行述”、“寿序”等多种体例与多个篇目,对清水湾的人居情形,商业状况,交通往来,以及人文风情作了全面的记叙与评述,写了清水湾人的勤劳、朴素、善良、厚道的性格,还写了清水湾一批人自办学堂,耕读成风,积极进取,向往入仕的心态,及“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情怀。

《清水湾记略》是一本文人交往雅聚,相互吟咏应和的文集。其中作者一部分是清水湾许氏家族学馆里的历任私塾先生,如李探林、覃荣甲、向杏荣、胡钦墀、郭炳南、沈祖彦等,一部分是许氏家族中屡上科场,在仕途上经历坎坷的前清遗老,如许晃菴、许启轩、许伯谦、许笑山、许汉中等,一部分是湘鄂一带与清水湾有交往的旧时官吏和戚友,如李希白、雷以动、薛乙朋、田飞鹭、张正纲、陈士元、李琼、皮宣传、王祖斌等。因为它们常驻清水湾,或常往来于清水湾,所以笔下文字,流露的都是对清水湾的流连之情和雅赞之意。

打开《清水湾记略》一书,仔细阅读,便会发现书中所写的内容丰富而全面,所反映的文化底蕴深厚而朴实,所表现的语言艺术的畅达而有情采。

下面仅仅为摭拾浅说:

  • 学人荟萃,雅士咸聚,文风蔚起

清水湾,从清中晚期到民国初年,先后有多批学人,在这里游历雅聚,作文唱和,一股书写本土风情,歌赞本地人事的文风兴起,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流派,领了小地方的一代风骚。

最早的文字,是清乾隆晚期的卢果斋所写《新修狮山文昌阁序》,民国初年胡钦墀在他的《重修狮山福善寺引》,有“满清乾隆末年,卢公槛泉前辈,缅狮山之挺秀,抚钟鼎而怀恩,像奉梓童,庙建峰顶,回元气培文风,地无加焉,意良美矣!”的记载。

许晃菴在他的《上挹公行述》中,记有“雍正年间,曾祖天秩公,为军田抅讼,家资渐落。及祖父上挹讳进永公,任事之后,遂寝息案牍,不理,使肯奉例照赎,数百亩地,止需数十金耳。盖不忍以讼累家,贻患后人也,其卓见有如此者。乾隆元年,初设长乐。祖以服贾至境,览厥风土,爱其淳朴,遂徙居斯境。”这则文字表明,清雍正年间,已有文化人对那段历史作了记载。

《清水湾记略》成书,应是大儒许笑山的首倡。许笑山是前清翰林院待诏,原名许文炳,讳春嗣,号笑山,1839年生,卒年不详,他在清水湾建有清泉寺、忧乐轩、承志厅、福履桥(廊桥)等供人悠游、雅聚的场所。

群儒中,有前清拔贡,直隶通判李希白(仁和坪梅坪人),有通家李探林(素香先生),有葆笙覃榮甲,有笙阶郭炳南,有夫子向杏榮,有沈祖彦,有县丞候用许光晅(晃菴),有词林雷以动,有佩玖李琼,有清澄先生王祖斌,有卓然夫子田飞鹭等。

此书收录散文三十六篇,征诗五章,寿联三十一对。

这些学人的大作,都以记与序擅长,有明清散文古意,也得《古文观止》遗风。

  • 走向田野,吟山咏水,畅写本土

记写清水湾,是这班文人的拿手好戏。他们游山观水,会友酬宾,所记文字,都成了今人的旅游的导辞,特别能说明清水湾的乡风习俗,人文风情。

李探林在开篇写道:“于清水湾郊外散步,辄观山水,隐隐有山阴形势焉。”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李夫子笔下的清水湾,有王羲之笔下的兰亭山阴的景象。

向杏榮写到:“窗外散步,行吟于桥上,则见一带清流,萦回雁齿,数株碧柳,榮拂虹腰,天然胜概,宛露于日影斜照之际,一若古桃源之别有天地也。”向夫子把清水湾比作了陶渊明的桃花源了。

覃榮甲:“惟东山之麓,有一池,其水清清,久旱不涸,即便骤雨而其色不变,故以清水得名。”清水堰的特点与清水湾的得名,尽在覃夫子的笔下流露。

郭炳南:“此其中多雅士,多善人,既于训课之余或率弟子散步高山,或集知己俯听流水,亦一时高会也,见夫凉伞(山)蔚然而深秀,雨台(山)挺然而关锁,其远山之攒簇森列,千形万状,亦奇谲也,地势坦平,二水弯环,沿溪两岸,杨柳依依,土地率多膏腴,风俗崇夫勤俭,居民稠密,钟灵毓秀,即此胜迹之著,余每每不忘,故乐为之记也。”

郭夫子的笔下,雅士云集,善人层出,所以会有学馆在此;因学余有闲情逸趣,所以观凉山、雨台山以及诸山,自然情态各异;因有知己高会,所以知清水河二水环绕,沿岸土地、树木、景色、居民等等尽在愉悦的心情和视野里,以“钟灵毓秀”精确概括,就理所当然了。

向杏榮:“游其际者,若有悠扬不尽之致,聆其钟声,锵锵然与耳谋;览其云峰,苍苍然与目谋;玩其流泉,渊渊然与心谋;再若锦鳞游泳,垂虹之偃卧,以及夕阳之灿熳,雨雪之清澹,当其境者,又无一不与神谋矣。”

向夫子的笔触不仅赋以视听的感觉,而且也与心与神的领悟联系在一起了,把清水湾的自然风物拟声拟色拟形,以通感的手法,美美地描摩、感悟了一番。

夫子们笔下的清水湾,不仅有自然风光,亦有人文情怀。

  • 记写人居环境,四方辐辏,集聚成市。

百年以前清水湾是个什么模样?清水湾的地域面貌,居住方式,市面形式,通过先贤的文字,是可以知晓的。

沈祖彦的《重修永兴桥序》开首一段便说:“余观清水湾之地,上接长鹤,下通荆澧,自元迄明,居斯土者,毫无所表记,余甚惜焉。今逢国家隆盛,世历三纪,环山而居者数百户,择中而处者廿余家,以故摩肩来市之人,日以百余纪。惟市东一溪,水清而石险,不独车马有碍,即徒步亦堪虞焉。”

作者在这里首先传递的信息是:清水湾是四方辐辏之地:上接长乐和鹤峰,下通荆州和澧水(南接湘西石门、北连渔洋宜都)清水湾成了这一区域的要道中心。自元朝到明朝,再到清朝,历经三个朝代,绕山脚而居住的,有数百户人家,选择在中心地段(小街市)居住的,有二十多户。每天有数百人往来于街市。只是因为有溪河阻隔,才无车马畅行(这是重修永兴桥之因由)。

李探林的《清水湾记》写道:“市当南北要冲,商务繁盛,人烟稠密,俗尚俭勤,以故文人学士游其境者,无不道文峰之高,土地之美,佳景悉载,万象罗列,朝晖夕阴,山林吐瑞,此则清水湾之大观也。”李夫子的文字,介绍的是清水湾街市的走向和街市的热闹:“市当南北要冲,商务繁盛,人烟稠密”,再写文人学士游览中所见景象。“文峰之高,土地之美,佳景悉载,万象罗列。”

向杏荣《清水湾记》载:“尝观其四周平坦,二水弯环,沿溪一带,柳影参差,土地肥美,市中商贾辐辏,居民稠密,宛然一名区也。”向夫子的文字,也证实了清水湾“市中商贾辐辏,居民稠密”的特点,竟然像一个著名的宜居胜地。

郭炳南的《清水湾记》云:“望之耸然而特立者,狮子山也,行里许,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斯峰之侧者,唐黄坪之源也,山左水声汤汤而流于福履桥下者,渔穴坪之源也,斯二者皆会于升子石,为清水湾之总汇焉。”郭夫子的文字,写的是清水湾的名山——狮子垴的形勢,和清水两条河的发源及流向。一条从唐黄坪流出,一条从渔溪坪流出,两条河在升子石处相汇。清水湾就处在两条河两岸的平畴之上。

  • 歌咏劳动,记录建桥修路,改善田地

《清水湾记略》中有多篇写修桥的文章。现仅摘取各篇文章各一片段文字,以证清水湾先民的建桥的事迹与他们的勤劳与善良

《永兴桥序》载,“宅旁板桥,通衢也。建于国朝(清朝)开始之初。”因“燥湿频仍,朽腐难久,山水泛涨,倾圮不时,隆冬寒苦,商旅往来,无不兴裹足之叹焉!”这是因桥年久失修,急盼重修。

沈祖彦《重修永兴桥序》:“惟市东一溪,水清而石险,不独车马有碍,即徒步亦堪虞焉。”“庚寅冬,刘君季康,悯其苦而首唱之,许翁上挹,期有成而赞襄之,凿石成梁,歌荡平者阅五载矣。”“先志事承,卓然名立。”这里侧重写勒刘季康与许上挹合力修桥的前因及过程。

向杏荣《福履桥记》:“福履桥,在县东南清水之滨,乃许翁笑山、汉中二先生,上承尊人淳五公命以成也,其水自玉簪花而来,溪流道阻,难于飞渡,二先生仰体亲意,创建此桥,桥成,名曰福履,盖善者归亲,冀有福履绥之之庆。”这段文字,则写许笑山与弟许汉中尊其长辈之嘱,合力修福履桥的情态。

许启轩《上志桥序》:“桥之西,自渔穴坪下有溪焉,桥之北,自黄莲山下有溪焉,沟夹水总,会合于此,前未有桥,雨集浍盈,其势浩大,行人往来,靡不病涉,自道光甲辰年,吾弟德先建桥于斯,不假募化,独自建修,而桥以成,岂钓誉沽名为哉!不过与行人便宜云耳。”这个片段说:许德先,不图名利,也不募捐,独资在两条河的会合处建桥,善莫大焉。

许晃菴《修太平桥序》:“畅怀山水间者,必曰峭壁千仞,瀑布万丈,得尔奇形怪状,庶可以快游览兴,至于行旅往来,则关山恒古于难问,临溪惟期乎利涉,大抵然也,里南之界山,势非壁立,而徑途崎岖,山麓之小溪,泉非汹涌,而蹇裳艰难,戊午冬,里人为之建桥梁,平道路,工作既竣,往来咸利悦之,爰勒捐貲之姓氏于石,并弁言以纪之者矣。”这段说清水湾人为解山川河流的阻隔,捐资建桥蔚然成风,歌赞民众的朴素与义勇。

《清水湾记略》还有几篇写修路:如《修破石路序》《修阎王坡路序写清水湾人为劳动和行旅的方便,克服险阻,在悬崖与陡坡上修路的情形。

这些文字,都如实记载了在蛮荒的地段,人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开创精神。

除了建桥修路,清水湾人还在垦荒拓地,引水灌田,改善土壤的尝试。

许汉中的《愚公坵序》,记写汉中夫子自喻为古代典故《列子。汤问》中的移山愚公,把自家祖传的贫瘠荒芜的山坵,改成水田的故事。

此文载:“余承先人遗业,有地数亩,在河之滨,虽近水而未得水之用,有田而未收田之效,安常习故,数年于兹已。甲辰秋收后,聚乡族而议之,欲凿石为坪,改陆为水,即有从而非笑之者,意谓以大祲之岁,而为此不急之务,毋乃类愚公之移山乎。所幸家人同心,无愚公之妻之见疑者。其具餐也,吾妻吾媳,其从役也。吾子吾孙,余无他虑,因得以朝夕田间,督众担荷,虽为时甚久,费工甚钜,而稻田可歌矣,噫嘻!为人之所不为,余亦不自知其愚矣!”

“昔为陆地,收祇数石,今易作水田,收可数十石,获庆十倍,且一劳永逸矣,有此三善,故为之不疲,虽有讥其愚笑其愚者,余亦不自知其愚矣,厥工告竣,特纪其事。”

汉中先生此举,先是被人嘲笑为“愚”,后自释然,因收获的谷物是原来的十倍,却又有人生感悟,所以很值得。

记写劳动,反映出其地方风气的纯朴、勤劳。

  • 敷陈其事,叙写其人,彰显民风的美好

《记略》的更多篇章,是书写清水湾的乡风与人情。突出清水湾人的勤俭、善良、孝道。

前面所述《重修永兴桥序》(沈祖彦);《福履桥序》(李探林);《上志桥序》(许启轩);《修太平桥序》(许晃菴);《修破石路序 》?《修狮子山文昌阁序》(卢果斋 ) 等篇,记叙清水湾人,自己筹资,为解广大百姓过水和行路疾苦,这种做善事,行懿德的精神,深切地反映出作者们关注村野利民设施。有着与民共情的胸怀。

雷以动的《尹孺人百岁寿序》,向杏荣的《绍唐公八十双寿序》等篇,解说清水湾人的勤劳与孝顺,写这块土地的美好与宜居。

向杏荣先生《笑山公八十寿序》,叙写了许文炳(号笑山)毕生进学,先弱冠补弟子生员,再为县学生员,后得前清翰林院待诏的事要。

文中所载“曾领袖八保,拒匪界山,以保梓里。”

“戊戌岁大祲,于百里外运粜米,以济桑梓。”

“遇文人学士,必倾心接之,见人佳子弟,务掖进之,温厚和平,钦丰采者,如坐春风,以故宾客辐辏,樽中酒不空也。”

“振兴学务,尤其注意民国成立以后,閤邑仰先生才德,票举为教育会长,议事会长。”“公举为县劝学所所长。”简要地介绍了笑山先生为清水湾乃至全县所做的多方面的贡献。

《清水湾记略》中,有很多文段,反映出这里的人们具有美好的心灵与纯朴善良的品德,有些段落,已经被当地人士引用下来,作为教育后人的教材。

向杏荣《淳五公传》载:“邑侯陈匾赠《品孚月旦》,县主苗联称“狷介尽伦”,纪之惇史,而教孝悌,厚风俗,视此也。”此则文字记写许淳五敦厚孝道,被前清县主嘉奖的事迹。

向杏荣《淳五公传》还有:“端方植品,正直居心,尚俭勤,矢诚信,语言行为一宗先人鲁肃公法,其不事雕饰,完夫质,不妄取与,全夫介。”的记录,仍然写的是许淳五品行端方,为人正直,讲诚信的品质。

薛乙朋《乡饮大宾七秩寿序》文写有:“同胞兄弟八,行居三,幼而岐嶷,笃好诗书,以两兄焠掌青灯,诸弟年幼,遂释诵读,理家政为尊翁任其劳。亹亹焉色笑承欢,雍雍然壎篪协韵。”此则文字,记载了“乡饮大宾”许淳五尊老爱幼的美好品德。

薛乙朋在《乡饮大宾七秩寿序》里,还有“慷慨好施,于桥梁道路则修之,孤婺废疾则恤之,遇人有危难必极力拯救之,虽家不甚富,人有贷必应,以讼必辞,尽情开谕,俾两息而后已。”文段,表现出许淳五乐善好施,与邻里和睦相处的态度。

向杏荣《笑山公八十寿序》写道:“(笑山)先生尊师重道,性好成救人才。閤邑仰先生才德,票举为教育会长,议事会长,发论提倡,即期教育普及,为士类培元气,复公举为劝学所所长。凡经费筹办,几忘其老,不惜瘁其力,邑人士因文化日进,絃诵成风,是大有益于艺林也,正先生八秩双寿之期,邑绅张小帆先生等,以先生善劳卓著不忍湮没,前已臚举其事禀县,沐准通祥,省长何(佩瑢)奖题望重耆英,教育厅长路荣(孝植)赠《黉序之光》,咸为先生急公好义,行道有福,以至泮水重游之庆,国予宠锡,适逢其会,斯时也。”

这里侧重写许笑山因尊师重教,在全县作出了贡献,被当时省政府与省教育厅表彰授牌的盛事,更好的说明清水湾历来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

  • 《清水湾记略》一书,真实地反映了清水湾是一方净土,这里文化底蕴厚实,风俗习惯淳朴,这里的人们历来尊师重教,所以这里文化人频出。

《清水湾记略》中的文章,都是以散文的面目出现,不管是写人还是记事,还是描绘景物,虽是短制散章,逐篇读来,却能感觉出篇篇灿熳,都是美文。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8541

(12)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3年7月26日 下午11:44
下一篇 2023年7月27日 上午3:49

相关推荐

  • 红尘遗梦,浮世成殇 ——读《萧红传》

    第一次读《萧红传》,是在香港浅水湾的文学小径。“文学小径”是后人为张爱玲铺设的,但适合坐在它的吊椅上读《萧》,因为这里是浅水湾,这里有萧红的故居,附近的一所女中的墙院内,还曾安顿过萧红的遗骨。 这次再读《萧红传》,我又觉得是再次拜谒了她留给读者的精神遗址。 掩卷之时,仿佛晚清的落红残霞,血一样坠入了时空的山垭,而民国的文化星空却始终灿烂着,梁实秋、鲁迅、徐志…

    2024年5月13日
    1.4K70
  • 百年孤独——一个高度浓缩的孤独世界

    – 哥伦比亚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创作的《百年孤独》是充满魅力的文学巨作,让我连看三遍不忍掩卷,总觉得要写点什么内心才会释然。 书中虽然没有明确交代故事的具体发生时段,但是根据书中涉及到的那些对哥伦比亚历史上比较重大的事件的描述,比如哥伦比亚保守党与自由党之间的争战,尼亚迪兰停战协定等,推测故事发生于19世纪初到19世纪末这将近…

    2022年11月17日
    1.4K240
  • 淘书:孙犁的《书衣文录》

    孙犁《书衣文录》文字整理最早见于《天津师院学报》一九七九年第一期,前有作者序言,后分期刊载。我最初接触则是缘于作者的一本书《书林秋草》,书的开篇文字即为书衣文录,当然是选录的。《书林秋草》为吴泰昌与董秀玉共同编选,时孙犁老矣,已无精力编选这么一本书。此书一九八三年由北京三联出版,与此同列印行的还有郑振铎《西谛书话》、唐弢《晦庵书话》、陈原《书林漫步》、黄裳《…

    2022年8月17日
    1.5K40
  • 我是蟹将军

    自我介绍一下:俺学名叫螃蟹,官授横行介士,俗称无肠公子。湘西和黔东一代土著叫俺“拿碍”,听起来虽不顺耳,不过也还算基本符合实际,不就是嫌俺横行霸道,让他们觉得有点碍手碍脚吗? 别看俺长相粗鲁,俺可是历代文人墨客歌吟的对象。如大名鼎鼎的陆游就这样歌颂我: 旧交髯簿久相忘,公子相从独味长。 醉死糟丘终不悔,看来端的是无肠。 有个叫陈与义的诗人也这样说我: 量才不…

    2022年11月3日
    3.0K381
  • 西江月 · 迎春

    书法/填词/绿梦儿 – 西江月 · 迎春(新韵) 串串华燈高挂,聲聲鞭炮齐鸣。 龍腾盛世瑞年豐,墨舞新桃欢庆。 紫燕衔春寒尽,祥光照壁长寧。 金樽芳醴九州同,屏里乡音入梦。 –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2024年2月3日
    1.3K2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3年7月27日 上午7:25

    精美书评,用心用情,入木三分,文脉丰厚,光照人心。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7月27日 下午3:30

      @锦瑟黎燕谢谢老师的关注与夸奖,这是一本清代的散文集,由我译注,集子出版后,觉得还有必要简述一些内容,就写成了这个样子。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7月27日 上午10:58

    这样的民间文化应该是中国独有的,其伟大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传承文明薪火,使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生生不息!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7月27日 下午3:33

      @鸣虫谢谢老师的雅评,这是从民间发掘的一本古籍,清末民初的东西,差点被丢拾了,现已经整理出版了,于是,抽空写了这则摭议。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3年7月27日 上午11:49

    欣赏老师的美文《清水湾记略》读后摭议,此文堪是老师的大手笔精作之一。文蕴深厚、脉络清晰、内容翔实、深邃哲理,文笔流畅利落。犹如一幅幅画面展现在眼前,读来受益匪浅啊!高赞![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7月27日 下午3:36

      @碧宇流云谢谢老师的夸奖,其实要议的动西太多,这里仅从内容上作了些评述,而写作手法还待以后再读再写。

  • 霁月的头像
    霁月 2023年7月28日 上午10:33

    “游其际者,若有悠扬不尽之致,聆其钟声,锵锵然与耳谋;览其云峰,苍苍然与目谋;玩其流泉,渊渊然与心谋;再若锦鳞游泳,垂虹之偃卧,以及夕阳之灿熳,雨雪之清澹,当其境者,又无一不与神谋矣。”真是美文啊,读起来戛然作响。谢谢家门老师分享。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7月28日 下午10:16

      @霁月谢谢家门妹子的访问与雅评,我对《清水湾记略》这本古书作了译注,已由三峡电子音响出版社出版。是觉得过目了原著好多遍,不弄点摭议简说,好像没完成作业似的。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