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家

2022052212240283

       岁月的路,值得回忆,一路走来,大有收获,博客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天地,这里没有地域的距离,没有年龄的约束,没有性别的划分,没有地位的高低,虽是虚拟,但友情却是真实的,非常珍贵。

       都说开博容易,坚持难,我坚持了,感激新浪博客十五年的相伴。博客已然成为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我人生岁月里一首美丽的插曲,写博走到今天真要说与它告别,我还是有点难舍难分。

       每个人的空间都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我喜欢漫步在空间里,聆听空间里那一首首悠扬的音乐,欣赏那一幅幅美丽的画卷,细读那一篇篇令人感动的诗文,写博赏博都是一种美好的享受,那种用心写博的心情是真诚的,因为真实,才会有人去欣赏,去品味,去思考。

       人这一生,活得就是心情, 不管新浪博客是否停止服务,我要感谢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博友给了我关心和支持。都在不认识中默默地关注着,正是这不曾见面的身影,给对方留下最真实的感动!

博客需要责任和义务,同样需要文明和和谐;

博客需要尊重和理解,同样需要真诚和沟通;

博客需要追求和付出,同样需要勤奋和执着。

       今天我在卯酉河博客安个家,感谢卯酉河博客为我们搭建的交流平台,感谢晓舟老师的耐心指导,在这里与你们相识,就是一份难得的缘。我珍惜每一位和我一起走过的朋友,感恩你们在文字中与我的陪伴。人与人之间,相互的鼓励是最难得的真诚!

昨天,因为有缘相识,我选择感谢;

今天,因为你的亲切关注,我选择感谢;

明天,因为你的积极参与,我继续选择感谢。

友情因真诚而长久,我的空间因你们而美丽!欢迎大家常来做客指导!

202205221224481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854

(3)
上一篇 2022年5月22日 下午7:14
下一篇 2022年5月22日 下午8:59

相关推荐

  • 姥爷、舅舅及妗妗

    我也不知为什么要写写他们,当我姐姐从二表姐要来的这张照片,看到姥爷姥姥,年轻的舅舅和母亲。不由得想起姥爷、舅舅妗妗的点点滴滴。 姥爷在老张家排行老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与姥爷同辈份只剩下我姥爷一个,那些后辈们都称呼十叔或十爷,我母亲也是随着姥爷的辈份,被称作小姑或小姑奶。这个辈份算很大了。 听母亲说,姥姥是姥爷的第二任妻子,去世时才36岁,姥爷直到去世再没有…

    2022年10月23日
    410210
  • 从迷失的女生到心灵疗愈师

    2021年7月17日小娟和先生邀约我们夫妇在黄埔花园饮茶,见面时候我们没有握手,但轻轻相拥,感觉犹如与久别的小女儿相逢。 四年前我们和小娟、震邦夫妇茶聚过一次;这一次疫境中的约定,一退再退,最后才相约在香港确诊几乎清零的日子,多么令人珍惜。 而立之年的小娟,娟好俏丽,自信甜笑的面容依旧,乍见就塞来一封外面写着「敬爱的叔叔阿姨」的信,内称我们是她的「天使、菩萨…

    2022年11月3日
    386290
  • 流金岁月:新学年开学的日子

    几十年前,每到8月26日,就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就意味着我的新学年开始了。在那个年代,新学年开学对我来说是一个神圣的日子,我早早地背着母亲缝制的新书包,换上新衣服,高高兴兴地去上学。因为已经呆了一个暑假,我特别想念老师和同学,也特别想升入新的年级,开始学期的学习。虽然家里离学校只有几里地的距离,但我是背着书包、一路小跑来到学校,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老师…

    2022年8月26日
    50940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兄妹四人,母亲排行老三。外公家还算殷实,我的大舅和小舅都读了书,在那个时代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建国后,大舅做了窑厂的厂长,小舅做了生产队长。旧时代偏见,女孩子读书无用,况且女孩是要嫁出去的,因而我的母亲和姨母没有进过学堂,大字不识一个。 我爷爷在我父亲五岁时就去世了,孤儿寡母守着三亩薄田艰难度日。我的太外婆做主,让她的两个女儿亲上…

    2022年5月13日
    1.1K241
  • 灯火阑珊处,我有一个家

    每到暮色沉沉华灯初上而我还在他处时,心中总会有一种急切的意识——快回家! 小时候,因为贪玩,放学路上我经常会开小差,不是流连于水塘边,就是沉迷于大操场旁的草丛中,常常玩到天色见晚,远远望见家属楼那边灯光次第亮起,才猛地想起——呀,我该回家了!此刻,母亲一定是焦急地站在楼前,眼巴巴地望着那条回家的路。等到我的身影出现,母亲便高声呼喊我的名字,那声音在当时听来,…

    2022年8月28日
    5752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