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科长(2)

何科长(2)

1982年的夏天,在军分区当参谋的中学同学来少年宫办事,说话间告诉我,驻军一个解放军连长正在四处打听寻找我,参谋同学还给我留下了这个解放军连长的电话号码。

我心里纳闷,我在部队里没有认识人啊,这个军人是谁呢?

拿起电话,对方说他姓何,我这个猪脑子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话筒里顿时传来哈哈的笑声:

“我就是两年前在火车上和你聊天的那个何连长啊!”

我脑子这个时候才转过神儿来,在脑海里火车咣当咣当的记忆中,我想起来那三个解放军“雷锋”:“你不是在虎林边防部队吗,咋到我们这里来啦?是出差还是有任务?”

“哈哈,这回是扎到沙家浜不走啦!我们部队换防到你们这里啦,到了赤峰这儿,我谁也不认识,想来想去就想起两年前在火车上曾经认识你们父女俩,丫头几年级啦……”

就这样我和何连长传奇般的重逢了。

我撂下电话,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他的连队。

连队驻防在城外的一座弃之不用的小院子,这个地方原来单位是市政府属下的物资局。

谈话中他说,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他愿意和我这个画家老师交朋友。

那个年月,我也不知道每天忙活些啥,好长时间没有到他们那里。

1983年春天,团盟委书记庞文生先生要求共青团系统没有大学学历的,都要半脱产的参加辽宁大学中文系、历史系的函授大学学习,为鼓励学习,庞书记提出鼓励政策,只要是能顺利毕业取得学历证书——报销学费、书费,哈哈,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很难遇合。

领导找我谈话,让我这个已经取得了大学学历的也参加学习,一是配合他们复习,二是做好服务工作。

我满口答应,就冲着辽宁大学中文系历史系两整套教材也合适呀!

后来的学习实践证明,天上掉的馅饼并不是那样好吃。

辽宁大学函授部的学习报名是不考试的,可没想到赤峰有那么多人报考,他们就有针对性的对昭乌达盟的函授生采取特殊措施,指定两个月后的哲学考试为“验证考试”,这科不及格就直接取消学籍了。

我们接到通知时离考试时间不到40天。

庞书记还是有办法,他提出可以找个地方搞封闭复习,团委的工作就留一个人值班,其他的部长、干事的主要任务是考试过关。

把人集中起来容易,可这二十来天的食宿成了难题。宾馆住不起吃不起,机关有食堂可没住的地方。领导开会让大家想办法,我看领导挺为难的,就在会上说,我和驻军的一个连长熟悉,我到那儿商量商量,那里远离市区,又有闲置的楼房,咱们自带行李。吃饭可以在连队起伙吃饭,自掏腰包,不侵占战士利益,实行大拇哥卷煎饼“自吃自”。

到了侦察连和何连长一说,他满口答应,说腾出四间办公室,支上床铺,吃饭和战士分开,自立账目,连队出人管理伙食。何连长在满口答应我们的要求时,就提一个条件,说连队都是青年人,请我们庞书记给他们连讲团课或作形势报告,我没想到这样容易就办成了这样一件大事,当场就替书记答应了这个“条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831

(5)
上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上午10:39
下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上午10:46

相关推荐

  • 红妆

    这些天总唤身边一起工作的女孩儿丫蛋、丫蛋儿的,就想起二十年前一个人的一件事来,那是乳名叫“丫蛋”的丫蛋儿。到底是鸭蛋还是丫蛋儿?实在也是没整明白过。我想还是叫丫蛋儿确切。那么就丫蛋儿吧。 丫蛋儿结婚是我给化得新娘妆,因为那时候还没专业化新娘妆的地方。也是赶巧,丫蛋儿结婚前一天,我正好借休假去探望婆婆。小姑将丫蛋儿带家来,说是丫蛋儿明儿大婚,姐呀你给化妆吧,今…

    4天前
    1.4K110
  • 百岁老人庆新生

    生活就像过山车

    情感 2022年5月24日
    4.9K30
  • 那时我们正年轻

    父亲节,在上海的我们祖孙三代五口人到江苏扬州游览并顺便看我的老朋友徐国祥。 我的孩子用这种方式为我过了一个有意义的父亲节。 徐国祥是扬州少年宫刚刚退休的主任。1987年9月我们一起在北京中央团校学习一个月,他担任我们学习小组长,相处的非常融洽。徐国祥待人坦诚,工作能力强,思路广,有丰富的少年宫工作经验,是江苏校外教育的一面旗帜。 那时我们都三十多岁都很年轻,…

    2022年5月26日
    5.7K190
  • 夏之语·02掬一捧湛蓝

    图文/韦步峰 照片编号:IMG_20200506_165224 想掬一捧无底的湛蓝 揣进怀里 让它的宽广 告诉我的心胸 想办法拒绝狭隘,因为 宽广最能拓展生存的空间 想掬一捧浩荡的湛蓝 靠近胸膛 让它的坦荡 抚平新旧忧伤 快速愈合啊,因为 伤痛只会令人驻足不前 想掬一捧纯粹的湛蓝 举在眼前 让它的浩渺 拉动我的身心 伴着优雅和铿锵 让起舞的梦想倏然翩跹

    2022年6月9日
    10700
  • 香雪海,相遇苏州晓舟香雪海

    香雪海,好诗意的名字。 走进苏州姑苏区胥江路271号的香雪海饭店,向女服务员问清楚了包厢288位置,乘电梯上二楼,心骤然紧张起来。步伐,也开始有点急了。 苏州,以前与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寒山寺联系在一起,如今,于我来说,增添了贝聿明设计的博物馆、小巷和大名鼎鼎的“晓舟同志”。 香雪海的长廊一侧,包厢编号开始的号码是220,吓了我一大跳,从220号包厢走到…

    2022年5月22日
    25517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