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科长(2)

何科长(2)

1982年的夏天,在军分区当参谋的中学同学来少年宫办事,说话间告诉我,驻军一个解放军连长正在四处打听寻找我,参谋同学还给我留下了这个解放军连长的电话号码。

我心里纳闷,我在部队里没有认识人啊,这个军人是谁呢?

拿起电话,对方说他姓何,我这个猪脑子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话筒里顿时传来哈哈的笑声:

“我就是两年前在火车上和你聊天的那个何连长啊!”

我脑子这个时候才转过神儿来,在脑海里火车咣当咣当的记忆中,我想起来那三个解放军“雷锋”:“你不是在虎林边防部队吗,咋到我们这里来啦?是出差还是有任务?”

“哈哈,这回是扎到沙家浜不走啦!我们部队换防到你们这里啦,到了赤峰这儿,我谁也不认识,想来想去就想起两年前在火车上曾经认识你们父女俩,丫头几年级啦……”

就这样我和何连长传奇般的重逢了。

我撂下电话,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他的连队。

连队驻防在城外的一座弃之不用的小院子,这个地方原来单位是市政府属下的物资局。

谈话中他说,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他愿意和我这个画家老师交朋友。

那个年月,我也不知道每天忙活些啥,好长时间没有到他们那里。

1983年春天,团盟委书记庞文生先生要求共青团系统没有大学学历的,都要半脱产的参加辽宁大学中文系、历史系的函授大学学习,为鼓励学习,庞书记提出鼓励政策,只要是能顺利毕业取得学历证书——报销学费、书费,哈哈,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很难遇合。

领导找我谈话,让我这个已经取得了大学学历的也参加学习,一是配合他们复习,二是做好服务工作。

我满口答应,就冲着辽宁大学中文系历史系两整套教材也合适呀!

后来的学习实践证明,天上掉的馅饼并不是那样好吃。

辽宁大学函授部的学习报名是不考试的,可没想到赤峰有那么多人报考,他们就有针对性的对昭乌达盟的函授生采取特殊措施,指定两个月后的哲学考试为“验证考试”,这科不及格就直接取消学籍了。

我们接到通知时离考试时间不到40天。

庞书记还是有办法,他提出可以找个地方搞封闭复习,团委的工作就留一个人值班,其他的部长、干事的主要任务是考试过关。

把人集中起来容易,可这二十来天的食宿成了难题。宾馆住不起吃不起,机关有食堂可没住的地方。领导开会让大家想办法,我看领导挺为难的,就在会上说,我和驻军的一个连长熟悉,我到那儿商量商量,那里远离市区,又有闲置的楼房,咱们自带行李。吃饭可以在连队起伙吃饭,自掏腰包,不侵占战士利益,实行大拇哥卷煎饼“自吃自”。

到了侦察连和何连长一说,他满口答应,说腾出四间办公室,支上床铺,吃饭和战士分开,自立账目,连队出人管理伙食。何连长在满口答应我们的要求时,就提一个条件,说连队都是青年人,请我们庞书记给他们连讲团课或作形势报告,我没想到这样容易就办成了这样一件大事,当场就替书记答应了这个“条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831

(6)
上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上午10:39
下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上午10:46

相关推荐

  • 外婆,您在天堂还好吗?

    外婆,您在天堂还好吗? 农历八月初九。 这是个令人伤心的日子。 二十年前的今天, 外婆,您离开了我们…… 无数次, 我都想问问天堂的外婆, 您在天堂过得还好吗? 时间过得真快啊, 二十年来无数个想念您的夜晚, 泪水打湿了枕头, 辗转难眠…… 真的太想您了…… 有的时候真希望可以多做做梦, 这样也许在梦里 您会来和我相见。 也许是您感受到我的想念, 终于有一天…

    2022年9月3日
    405420
  • 岁月无常,唯有热爱

    昨天在卯酉河博客注册了账号,还是延用菩提树这个名字。菩提树从QQ空间,到网易博客,到新浪博客,一直到现在,陪伴了我二十多年。 岁月无常,唯有热爱。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因为热爱,所有的无常都会变得美好和丰盈。为了文字,为了热爱,也为了给心灵找一个栖息地,二十年的时间,我的精神家园搬了四次家。这让我突然想到一个词:颠沛流离,也想到多年前一首流行歌曲:《我想有…

    2022年5月24日
    33140
  • 西安阿甘:木刻鲁迅

    忽然间,想用一块檀香木,来雕刻鲁迅先生,只是雕凿的刻痕,越来越像自己。。。

    2022年7月10日
    2.0K40
  • 两代医患情(一)

    那一年,我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穿着白大褂,拿着听诊器,成了名副其实的儿科医生。 冬末春初,在本地婴幼儿中爆发了“喘憋性肺炎”,整个病房都被这些小患者占据了,甚至连走廊上也加满了病床。那些日子阴雨绵绵,几个医生没日没夜地加班,对付这凶险的病魔。送走一批治愈的,又迎来一批新发的。我们心情也和这早春的天气一样,沉沉的,闷闷的,压抑到透不过气来。 晓飞的爸爸,就是…

    2022年7月5日
    3.9K200
  • 爸爸节随想

    我是我儿子的父亲,但我们身边还有许多缺失父爱的孩子,我们舍得将父爱也分一部分给他们吗?

    2022年8月8日
    813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