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科长

我工作时认识的解放军朋友

           何科长(1)

何科长的名字叫何玉运,是家乡驻军的师部直工科长,这个官,相当于地方机关党委书记,虽然职务不高,可管理的都是部队机关干部,是个很重要的职务。

他个子不高,敦敦实实的身材,两眼亮晶晶的非常有神。人长得不高大,可一点也不影响他在管理部队方面的天才。

他摸爬滚打、无师自通,从士兵熬到这个团级岗位,他珍惜自己的岗位,他了解怎么样才能把部队管理成钢铁长城的诀窍。只要是他在部队大院一出现,就显露出他的八面威风,机关大大小小的参谋干事见了他都打怵。

我认识他,非常偶然。

1980年冬天,我带着6岁的丫头到北京美术馆看全国美术展览。

夜里11点多,我们爷俩登上了由海拉尔发往呼市的长途快车,由于是半道上车,我们的车票属于没有座位号的 “站票”。

经常走南闯北,我知道在卧铺车厢可以坐在靠近窗子的边座忍一宿。

我拖着孩子磕磕绊绊地走了几节车厢,都被列车员撵了出来。在挨着卧铺的一节普通车厢,我和丫头无奈地被两头拥挤的旅客堵到人群中。

一个解放军善意地拉了我一下,用眼神告诉我,让我和女儿坐在他的座位上。我打眼一看,座位上躺着一个、趴着一个,夜里十一二点正是人困急眼的时候。这个解放军见状笑了一下,把躺着趴着的两位解放军都扒拉起来,让我的女儿躺在长座位里面,两个战士揉一揉眼睛、打着哈欠出去活动去了,我挨着让座的解放军坐了下来,解放军又慈爱的把军用皮大衣盖在我女儿身上。

火车咣当咣当的在夜色中穿行,我此时一点睡意也没有,就和身边的解放军聊了起来,得知他们是黑龙江虎林的驻军侦察连的何连长。那两个兵是身体不适应野战军要求的新兵,体检不合格被退回家乡,他是护送俩新兵回南方老家的。我也作了自我介绍,谈话中知道何连长有两个小子,没有丫头,看见我带着丫头出门没座位不容易,就给我们爷俩让了坐。

列车在北京停了下来,我们和三个学习雷锋的解放军挥手告别。何连长紧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我们还会见面的!

我当时想,他们部队在东北的中苏边防线上,离我们家乡太远了,再见一面谈何容易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820

(1)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李宗宾19481957
上一篇 2022年5月23日 上午10:07
下一篇 2022年5月23日

相关推荐

  • 大头的惨事

    不久前和姐姐在路上闲逛,远远的看到一个熟人,是大头。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到他了。这回出现在我们视线里的大头,显见的苍老了很多,整个人的精神状况很萎靡。看来他还没有从八年前那场灾祸的阴影中走出来。姐姐说这种情况下还是别上去打招呼的好,因为见了面也不知说些什么。 那年城东发生了一起命案,听姐姐讲起才知道死的人是大头的第二个老婆。 说起大头,这一生也真是遭遇坎坷。他…

    2023年6月19日
    1.5K260
  • 猫缘之小橘

    若不是乐乐在去年秋天的突然碰瓷,我是断不会相信自己有不浅的猫缘。乐乐改变了我,让我从只会远远地观赏猫,到能够近距离接触猫,直到把这小生命带回家。 这期间也接触过别的猫咪,只有乐乐成了家庭的一份子。而其他,则成了身边的过客。 乐乐是只小狸花,当时我还住在城东的一个小区里。和乐乐差不多时间出现的,还有一只个头差不多大的橘猫。在收编乐乐之前,我已经在楼下投喂了她一…

    2023年7月26日
    1.6K280
  • 校园里的,那两排白杨树

     7月14日,是离开最后一个校园的日子,那是三十多年的事了。离开之后,也曾许多次进出过其他美丽优雅的校园,但总不比她来得那么的亲切和温暖。 * 离开那日的上午,天气晴好,提着行李,最后一次走在校园教学楼与大门之间的水泥路上,一步三回头。 同行者仅有一人,是位女同学也就是后来的妻子,,,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的那种风格,声音不大、温柔地说着什么。而我却心猿意马,左顾…

    2022年7月15日
    1.3K80
  • 诗歌:当你老了

    – 当你老了 – 当你老了,老成一只孤雁 我才把自己点亮 做守在你身边的灯盏 – 为了成为这只灯盏 我一生都在打造 直到秋风中,你老成孤雁

    2023年10月20日
    418240
  • 某日(诗歌)

      某日 – 一只狐狸的叫声里, 耳朵里落下一场淅淅沥沥的雨。 – 鸟躲在农家的屋檐下, 睫毛上挂着亮晶晶的水珠。 – 此刻,我坐在窗下读书, 古老而浪漫的气息弥漫于肺腑。 – 小小把戏是骗人的, 哪有狐狸?分明是你在门外移动莲步。

    2023年12月4日
    519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