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

野草

.

野草,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词。

鲁迅先生就曾经把他的散文诗集命名为《野草》,其中《秋夜》《我的失恋》《希望》《雪》风筝》《过客》《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都是我喜欢的文章。

野草成为书名,是鲁迅喜欢这些卑微的草,他在这本书的题辞里写道: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鲁迅先生是把自己连同他的文章都视为野草的,他知道,遭践踏,遭删刈,那是野草必然的命运,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野草的生命力是极强的,正如鲁迅和他的文章,得以芳名流传,以至于在中国文学史上被人们大书了一笔。

 

野草,一个让人亲近的名词。

李时珍尝百草,为的是获得中草药的第一手资料,解民间病痛。

中草药,长在崇山峻岭,长在密林深处,长在岩崖之巓,长在朽木之上。什么秸梗、三七、双花、熟断,什么贝母、丹皮、虫草、防风,无一例外都是野草,只是经过了提炼、加工、精制之后才可药用。

野草成为药材,是上苍对黎民百姓的恩赐。

上世纪五十年代,一个十二三岁的男生,从二楼掉下来,头被地面上的石块刮破,有半个碗口大的肉皮翻了过来,家人忙去找郎中(草药医生),那个六十多岁的郎中,在了解伤情之后,随路采了几样草,边走边用嘴把草药嚼碎,来到少年家,他用童子尿洗了那少年的伤口,把草药从口中吐出来,敷在半月形的伤口上,一个月后,少年的伤好了,只留下一个半月形的疤痕。

少年的家人拿了很多礼品去谢那个郎中,那个郎中收取了礼品中的一小点东西,然后说:“你们也看到了,我只是采了一把草药,不值几个钱的。”

“药虽不值多少钱,可它能救人的命啊!”少年的家人说。当然,郎中的医术也是救人一命的关键所在。熟知野草的药理,用好野草,才能药到伤愈。

 

野草,一个称为救命草的名词。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页,华夏大地,缺少填饱肚子的东西。

山民们只好向野地讨要,又一个尝百草的运动展开了。

聪明的山民们第一个想到的,是能入药的草,少量的用是不会毒死人的。于是,如熟断的嫩叶,洗净、切细、开水煮、漂清、挤干、再掺苞谷面蒸,是能吃的,各放一半的量,能吃饱肚子。

聪明的山民想到的第二法子,跟着牛、羊、猪走,它们能吃的草,人吃了也是不会被毒死的,只是草要嫩,也要精细地加工。如柿子树叶,白苎麻叶,葛叶,鹅耳草,紫云英叶,小蓟叶、地米菜……

荠菜,是春冬两季田里生长得较多的野菜,不是饥荒年,谁也不把它当菜用,只是一种小羊爱啃的草。面对饥荒,只能和羊抢草吃了,因此,荠菜,成了人们打面糊糊,下汤,冷拌的好菜肴了。

野草,与山民有扯不尽的亲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667

(3)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5月20日 下午5:43
下一篇 2022年5月20日 下午8:55

相关推荐

  • 小说:《琴儿》4

    小说:《琴儿》4 佟俊一连三天没有入睡,真的,三天都没有入睡,连阖阖眼都没有阖。 那是大前天傍晚,王玉梅给他拿过来一封信,是家书,他读了以后就开始惶惶不安起来。 到了晚上熄灯的时候,大家都准备睡觉了,佟俊眼前却出现了幻觉:琴儿倒在了一片血泊中……他惊出一身冷汗,便无论如何再也睡不成觉了。 第二天去往教室的时候,王玉梅看见他眼圈黑黑的,想问他怎么了,但想了想没…

    2022年10月26日
    3.2K340
  • 《红楼梦》中奇男子

    《红楼梦》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要描述焦点的名著,“金陵十二钗、风月宝鉴” ,曹雪芹对书中的女性从来不吝溢美之词,男性当然就是宝二爷了,但是除了贾宝玉,一位男子不得不提,他就是焦大。焦大是红楼梦中唯一清醒的一个人,虽然他发明了“扒灰”一词。 焦大是一个贪酒的粗人,更是一个无牵无挂的穷汉子。再往深点说,焦大有恩于贾府,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老祖宗从死人堆里…

    2022年6月26日
    1.0K50
  • 【随笔】少年伙伴曾凡金

    那是一个热火朝天的时代。土墙上刷着白石灰水的标语,地头飘着红旗;生产队里的男女一齐上阵,村子里除了下不了田的老头老太太,基本没有了闲人。 在铁矿厂急须赶工的日子里,学校组织学生去背铁矿石。这时,便可以看到一个小男子汉正背着半竹背篓的铁矿石,走向第一号炼铁炉。炉火映得他的脸红彤彤的,小锅铲形的头发里,正沁出豆粒大的汗珠。一双大脚“蹬!蹬!”地爬上石级,小手紧紧…

    2022年6月7日
    1.3K120
  • 常跃进书法两幅

         

    2022年5月22日
    7.2K140
  • 涟 漪(小小说)

    每天清晨我到屋村的湖边做晨操时,总是遇见阿昌。我们年纪相仿,他退休了几年,我在十年前已基本淡出了。由于以前业务上的联络,我们谈得投契,余兴节目是对湖投扔小石子。阿昌手巧,石子一旦从他手中投出,可以在湖面上连着做四五级跳,荡开的涟漪非常美妙,犹如水中突然有几只小鱼儿跃出。但我试了几次就是不行。阿昌说,熟能生巧,慢慢来。 接近八时,我们回到各自的家,约八时半吃过…

    2022年10月11日
    4.9K3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灿烂阳光的头像
    灿烂阳光 2022年5月22日 下午8:00

    野草不为谁,就只为了在春天里生长,不负上苍,不负大地,不负本心。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2年7月11日 下午8:27

      @灿烂阳光谢谢老师的访读与雅评,我们平头百姓,都如低微而顽强的野草。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