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四:承当

原创小说《小蒂蒂》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四:承当

四 、 承当

牛小遇难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人人都为这一对苦命的女人叹息。不过,人们更同情蕙芹的婆婆。

那年蕙芹十九岁,没有孩子。

在一个家庭里,男人是扁担,母亲和妻子是挂在两头儿的筐。扁担折了,两只筐落了地,她们之间没了联系。凭蕙芹的相貌和人品,她重新组织个家庭也不是件难事。老人可是孤苦无依了。

伯母也来看蕙芹。她把蕙芹搂在怀里,叫一声“我苦命的儿……”哽咽着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最初几天,伯母夜里来陪蕙芹。

蕙芹知道,伯母更难。她一个人带着十几岁的堂弟过活,房无一间,地无一垅。平常靠做些针线活儿卖了度日,有一顿,没一顿的。最近给一个李姓财主家帮佣,颠着个小脚,忙活一天,累得饭都吃不下。她不能让伯母再为自己操心。

蕙芹对伯母说:“大妈,他不在了,我原本是不想活了……”

“小妮,你可不能乱来啊!”话没听完伯母就急了,她就怕蕙芹想不开。

“大妈,你放心。我已经不那么想了——以前听俺娘娘(祖母)讲那些节妇烈女,挺佩服她们的。心想有一天……唉——这事咋就真让我给遇上了呢……”

“孩子,既然咱转生为人,再苦再难也要挺着。我和你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唉——咱娘儿们这命咋就……”伯母停了停又接着说:“你这样想,有一天你妈回来了,看见她的蕙芹好好儿的,她多高兴。”

“大妈,我知道。我是想过去替他报仇,然后就随了他去……可我也想明白了,人活着,不是只为自己。还有亲人们,还有许多放不下的东西。有时候,人活着比死更难,可也不能因为难就不活人了。”

“你这样想就对了。不要学你芸芹姐……”

“俺芸芹姐……”

“要不是她,恩娘娘也不能那么快就走了……”伯母长长地叹口气,停了停又说:“人活着也象走长道儿,不会总是晴天,也不会总下雨。有平道儿,也有沟呀,坎儿的。想着走过难走的路,前面就是一马平川……你才十九岁,又没孩子,遇到合适的人再成个家……”

“大妈,不早了,咱睡吧。你明天还早起呢。”蕙芹把伯母的话打断了。

伯母太累,一不说话马上就睡着了。蕙芹却睡不着。伯母提到再嫁,让她的心里有点乱。说实话,再嫁的事她从来没想过。不说她自己愿不愿意,婆婆怎么办?她那么疼她,爱她,她能不管她吗?

这一刻,蕙芹有了主意,她要守着婆婆,养活她,不让她挨饿受冻。

很快就到了秋天。年景不错,庄稼丰收了。

蕙芹去收秋,掰玉茭,挽豆子,割谷。象男人似的把收割的庄稼一担一担担回到自家的场院里。

起初,婆婆要跟着蕙芹下地,蕙芹不让。她笑着说:“妈,你那小脚。捣腾到地里也该往回返了。我要陪着你走,把我的工夫也耽误了。不陪你呢,我又不放心。那山道儿上,你要是挨一跌,就是喊,也不一定有人能听得见。”

婆婆嘴上答应不去了——她不想让蕙芹陪她。见蕙芹走了,她就悄悄地跟着。心想:雀放屁还加股风呢,干点儿是点儿。

蕙芹走得块,眨眼间就没影了。等她到了地里,蕙芹已收了一大片。玉茭棒一片一片铺在地上,玉茭穗在地上一堆一堆的堆着。

看到婆婆,蕙芹扔下镰刀去搀她。

“妈,你咋还是来了?快坐下歇歇。”蕙芹抱些玉茭棒堆起来,让婆婆坐下。

婆婆走得腿也软,心也慌。自己在心里骂自己:我可真是不中用。想想自己待字闺中时,她的一双小脚——少有的“三寸金莲”,给她和家人赢得多少赞许的目光,那时的她是多么地骄傲和自豪。而现在,这倒象是一条锁链,把她束缚住了。站着都不稳当,能干什么活儿呢?

果然,活儿没干了多少,收工回家时蕙芹陪着她走倒浪费了不少时间。

挑着担走路的人,走起来自然是快。蕙芹走几步,歇下担子等等婆婆。她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走。

回到家里,婆婆就爬不起来了。蕙芹洗把手去做饭。

见蕙芹忙了地里忙家里,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婆婆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饭碗端在手里却难以下咽。她流着泪说:“捧妮,妈拖累你了……其实,牛小不在了,咱俩就没关系了……你……”

“妈!你说什么呢!”蕙芹打断了婆婆的话,“你不要我了?我做错什么了。”蕙芹说着,眼泪也流下来了。

“孩子,你听我把话说完。你还小,又没个孩子……我在呢,能跟你做个伴儿。有一天我走了……趁年青……”

“妈,你别说了。我不会离开你的。要不是有你在,我就随了牛小去了。”

婆婆抱住蕙芹,两个女人哭做一团。

蕙芹先止住了泪,她取块毛巾替婆婆擦擦脸,理理头发。坚定地说:“小鬼子不让咱好过,咱偏要过得好。妈,你放心,有我在,咱娘俩就不会挨饿受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647

(2)
上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35
下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下午4:05

相关推荐

  • 红色社员报

      在小时,我没有机会阅读《人民日报》、《吉林日报》、《红旗》杂志等党报党刊,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吉林农村,任何一个生产队,都会有一份《红色社员报》。母亲当时是妇女队长,经常能拿回这份报纸,而我也每次都爱不释手,认真阅读。那里面的诗歌、小说、插图,还有评书连载,最早种下了我喜欢文学的种子。 《红色社员报》是《吉林日报》的农村版,但独立办报,在吉林农…

    2022年6月24日
    1.2K30
  • 和林湘《茶烟堪比雨烟妙》(外二首)

    和林湘《茶烟堪比雨烟妙》(外二首)雷泽风熔金澄澈一杯茶,湘畔林荫把紫砂。氤氲烟霞斑竹雨,山中云雾隐人家。 茶韵(新韵) 雷泽风 潭影悠悠一片天,紫砂漫火煮毛尖。 坐看霞蔚茶香里,禅悟云蒸霓彩间。 日月精华藏翠叶,乾坤雅韵汇琅轩。 灵汁玉液洗尘垢,依旧春心似少年。   一剪梅.诗友邀饮有作 雷泽风 碧水蓝天映绿条。鸟也争嘹,花也争娇。西湖诗友乐相招。…

    1天前
    1696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原创小说连载

    2022年6月1日
    6.2K6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四)

    四、 三霸这一届,是黄州城第一届实行“小考”的。其实就是小学最后一个期末考试,老师提前告诉同学们,是期末考试,也是毕业考试,也是小升初考试。省重点中学,在全国也是基础教育一面红旗的黄冈中学,将从高分往下录60名学生,去读初中。 三霸、卫东、胡胜男,都在60名前。胡胜男就是胡三丫啊,自从那次报社记者把他们三人摆拍后,三丫就跟三霸、卫东混了。他们一起去游泳。奇怪…

    2022年6月13日
    46820
  • 黎燕散文:槐花往事之博客情

    槐花往事之博客情 黎燕 一 那年的槐花开得早,春末夏初,连绵起伏的槐花,与蓝天白云相得益彰,别有韵致。 清晨,我和先生从鞍山奔往辽阳,为88岁老爸庆生。 中午,来自12个小家庭25位亲人,团团围坐2台餐桌,个个喜气洋洋,笑容满面地庆生祝寿。 无边无际的欢喜,将老爸的生日庆典,铺排为美丽的人文风景。 二 第二天下午,乘坐舒适宽敞的城际客车回返,兴奋与喜乐的余波…

    2022年5月22日
    2.1K1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5日 下午7:10

    蕙芹和婆婆相依为命,婆婆通情达理。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15日 下午8:13

    蕙芹的命够苦了,有个真心疼惜她的婆婆,也是上天对她的怜悯吧。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