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燕散文:槐花往事之同学篇

同学情深,美好相聚。

2022061006254381槐花往事之同学篇

黎燕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槐花香两岸……

此刻,一群在古城长大的孩子,从四面八方汇聚于太子河岸。河岸袖珍公园风景旖旎,涌翠盈香。绿波荡漾绵绵清碧,杨柳摇曳依依回忆,杂树生发百感交集,槐花钩沉童年往事。当年在河畔乱跳疯跑,连同用心改编过的青涩歌声,从远去的岁月里清晰显现,逶迤回响。

一位女同学远涉重洋,从澳大利亚归来,签证期一个月。班级几名有影响力,拿事的凌振伟、吴艳华等临时动议,原打算八月份举行——纪念初中毕业50周年的活动随之往前提了。接到班委会(毕业后仍发挥作用)的电话,二十多名同学,分别从深圳、兴城、大连、鞍山等地向家乡赶来,如期在辽阳太子河公园会面。

伫立于岸边,河水明澈的镜像,映出腰身不再笔挺的影,洗去游子身心的尘。纵然时光无情,将满头的青丝染成白发,毕竟人间还有温情在,慰情的帖子就在眼前——流淌千年的河水还在,河上几经修复的长桥还在,水印的童年丽影还在,回荡在水岸的歌声还在。与我们密切相关的物事,并没有湮没无踪,而且,它们经过心灵谷仓的积淀与淬炼,以一种重生后的容光,诉说着衰微过后的磅礴与浩然。

久别重逢,挥之不去的感伤与欢愉,在握手,拥抱,寒暄,问暖中回环。

有几个毕业后彼此第一次见面的,似曾相识,却认不出究竟是记忆中的哪一个。同学对面不相识,未免令人嘘唏。更为触目惊心的是,有两个掉队的,竟是近年来的噩耗。不禁惘然白驹过隙,转眼就是阴阳两界。疾病与痛苦,生离与死别,开始与同学们密切接触了。经历了青葱年少,我们何曾鲁莽癫狂?面对向晚之境的年老体弱,我们何曾落寞怅惘?去日亦去,来日尚多。那就让我们以一种阅历人间无数的淡定与旷达,过好每一个也许散淡,也许煎熬的日子,将太子河的清波,槐花的素馨,化为我们晚境的且行且歌;将这片土地给予的福祉和养育之情,化为一种精神元素,融入流淌千年的大河,可好?

沿着岸边的石板路,大家边走边聊,不时拍照。重情重义的李益军,不辞辛苦,自带相机,三脚架,不厌其烦地频频给同学抓拍精彩瞬间的留痕。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孩提的记忆又最难忘怀。过一会儿,一个个早先的模样,在脑海里渐次复原,眼前人的脸庞、眼神及气息里,就有了再熟悉不过的旧日特征。大家仿佛从来没有分开过,格外亲近,又自如随意。一如眼前的河水,一直流动着,三三二二,不时交换。或面对面交谈,或肩并肩搭讪,话语是零散的,随机的,不需要什么准备及酝酿,也不需要什么过渡和链接。一个人刚开了个头,无意提到一个名字,或一件什么事情,即刻有人有说有笑地接茬,也有人幽默地插上一、二句话,抑或调侃几句。当然,也有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愣在那里作冥思苦想状,不得不中断话题的时候。就有人眼睛对着面前的河水,神情恍然;也有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嘟囔着什么。气氛的融洽与欢愉,比一奶同胞的兄弟姊妹还要自然,亲近。

这就是发小!除了我是小学四年级才转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中的绝大多数,由于都是国营三七五兵工厂的子弟,从小学一年级直到初中毕业,抑或蹒跚学步,玩泥巴的顽童,就在一起玩耍,打连连了,结下的深厚情谊,早已超过了一般的同学关系了。

在悠悠古韵的古城里,日里夜里守着一条大河的浪涛声长大,是命运给予我们的馈赠。

具有2400年历史的古城辽阳,流淌二千余年的太子河是我们成长的至亲乳母,居住地东郊东京陵是我们童年的乐园。我们从小就听过燕太子丹在衍水(太子河的古称)河畔藏匿,几经思谋,终于有了报仇雪恨的转机。他在易水河边披着白色斗篷,苍凉地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诀别哀歌,为壮士荆轲,以赴死的决绝之心行刺秦王,送行。悲壮的故事,连同穿越时空的诀别之歌,让豆蔻年华的我们,为之感慨万千。清王朝初兴时所建的东京陵城墙的残破豁口处,抑或建于阳鲁山的太子坟前,留下了同学们散步徜徉过的天真无邪。这些折射历史气息的传说与古建,让我们的情怀里,不期而至地感知,曾经的亲情友情与无情王权勾连的蛛丝马迹,经受启迪与明示。教室后面的槐林里,大家愉快地做过游戏,摘过新鲜的槐花。因而,无论行走到何方,命运处于哪个拐点上,毋庸置疑,我们的年轮里,铭刻了古城辽阳的烙印,血液里流淌了太子河的碧波,肺腑里储存了校园槐花的素香。

亲爱的同学们,我们与故土不离不弃的晶莹初心仍在,一如既往,自珍自爱地走在人生路上,即使平凡如草芥,也值得庆幸而欣慰,理应无悔而自豪。

我以文字忆当年,直抒感念寄发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578

(12)
锦瑟黎燕的头像锦瑟黎燕
上一篇 2022年5月20日 上午7:12
下一篇 2022年5月20日

相关推荐

  • 写作者的格局

    – 早上散步,乡友杨老书记带给我一张昨天的姑苏晚报,说是“怡园”副刊发了一篇我的文章。他说,苏州乃文化名城,写作者多得很,盯着“怡园”这块文学园地投稿的不会少,你能常在这里上稿,说明写得好啊。我说,过奖,是编辑老师鼓励我。 苏派作家领军人物范小青,曾为我的一部《沧浪烟雨》书稿写序言,她传来序言手稿文本给我时说“如有不妥的地方,你尽管修改”。我闻言…

    2022年12月7日
    4.1K190
  • 七律 •咏兔

      可爱温柔少索求,草原荒漠总邀留。 耳长机敏勤佯动,尾短空灵善隐谋。 避犬斗鹰高遁影,行途守穴远离丘。 嫦娥遣来迎祥瑞,福庇人间泰运否。

    2023年1月25日
    3.6K50
  • 幕后的空白(原创诗歌)

    幕后的空白 ——致悲剧诗人高军 文/李海根 是什么样的思绪 在你生命的诗里 ——纷纷扬扬 飘动着的是情怀 落下来的是悲哀 是什么样的愁绪 在你诗性化的额头上 无情地播下 一片荒芜  一片沧桑 是什么样的情怀 走向你就像走进 一片丰盈勃发的土地 读你的诗—— 就像沐浴一片阳光 感悟着一种清晰透明的思想 激情过后的遗憾 是另一种感叹 你倒在诗的岁月塔里 唯有你依…

    2022年7月4日
    97150
  • 博客伴我陶然行(十五)

    博客伴我陶然行 (十五)回望博海都是爱       从2006年11月在罗湖教育网开博至今,已经走过了长达十六年的岁月。回首漫漫十六载,有得有失寸心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将开博十六年的经历简略总结如下: 一、大事纪略1.   2007年7月,获全国第五届NOC科技信息节首届教育博客大赛一等奖;2.   2008-2011,主持罗湖区软科学课题:《博客刷新课堂…

    2022年8月26日
    2.5K341
  • 因果

    上世纪八十年代林斤澜到天津开会,顺便拜访了孙犁老先生,问起作协组织作家出国,为什么他不想出去的事情,老人说,不会打领带。老人后来还站起来讲故事,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前他出国,每天都是李季帮他打领带,他个子高,李季个子低,他总要俯首,李季总要抬头,很麻烦的。他还不时地用拳头敲打敲打自己的腰。林斤澜都看在眼里。 林斤澜在文章的最后说,行家认为,其实领带可以拉开摘下,…

    2022年7月11日
    7.3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9条)

  • 皓月蓝空的头像
    皓月蓝空 2022年5月20日 上午8:49

    岁月沉淀的情谊,如陈年老酒,格外香醇!

  • 智者不锐的头像
    智者不锐 2022年5月20日 上午9:24

    又在这里相聚了,说不上的一种无奈!

  • 邯郸李海根的头像
    邯郸李海根 2022年5月20日 下午4:30

    很高兴在这里与老师相遇!诗歌里的光影向老师问好!
    老师的博客太精彩了!我来点个赞![赞][赞][赞][花][花][花]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5月20日 下午8:46

    阅后产生强烈共鸣。小学,中学的同学,都是直到四十多年以后,才再续前缘。久别重逢的那份激动与喜悦,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流逝的是岁月,沉淀的是友情。

  • 地质队员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2年5月22日 上午9:26

    岁月悠悠,不知不觉当年的孩童已经白发苍苍。能从四面八方相聚一堂确实难得。

  • 杨自记的头像
    杨自记 2022年5月22日 下午2:01

    同学相见就是穿越历史,在脑海里回忆过去。祝好大姐。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2年5月27日 上午10:49

    虽然走上不同的路,同学之情是不变的。欣赏!

  • 含羞荷的头像
    含羞荷 2022年7月3日 下午7:12

    写的真好,发小之间的友谊,不亚于兄弟姊妹之间的感情,同学之间的友谊是十分珍贵的。为您点赞!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2年7月5日 下午3:07

      @含羞荷感谢深度激励与共鸣,这样的品评,传递温暖与明亮,好极啦。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3月24日 上午8:17

    年轻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五十年后再相聚,那是幸福绵长,快乐之极。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