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注】本书已于2022年4月底出版。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爱在瘟疫蔓延时》自序

2020年,真是叫人悲伤、沉重的一年。百般感受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要说的,要写的,都化成了文字。

2020年,我和另一半因为疫情,禁足、宅家、相守;首次自我封闭,静候天亮到来;2020年,我俩从焦虑、担忧、紧张,慢慢看开、放下、坦然安心地走出书斋。从不敢出门、风声鹤唳、渴求口罩到调整心态、学会保护自己,在家坚守岗位、还大做善事、四处派赠口罩给别人;从惊慌失措、一度被日日确诊的数字吓坏,到在同一屋檐下击掌为号争分夺秒工作……我破纪录地写下了疫情小小说系列逾五十篇,还有散文、杂文、小品、散文诗、新诗、评论、长篇等,共达三十余万字。当然,这都是个人的文字账,意义终究有限,只要疫情快快清零,世界人民抗疫成功,不再有确诊和死亡,我们国家和香港特区同胞平安、我的所有家人包括自己平安健康,所有文字哪怕一把火焚烧,都不足为惜。

2020年的大瘟疫,比2003年的沙士灾情更重、病毒更毒、蔓延得更快更广,时间更长。我们的恐惧和教训恐怕也更深,学到的东西也更多。原来,在大灾难面前,人是那样渺小和微不足道,尽管历史上的瘟疫最后都成了页面上的记载文字,但唯有这一次我们似乎感受到了那文字后面冰冷的躯体;虽然抗疫到了一定时间一定会成功,但那付出的巨大代价,以亿记录确诊,用百万记录死亡,无法不悲痛和心惊。

2020年,是充满哭笑悲喜的一年。一介书生,没有敷鸡之力,无法宰牛杀羊犒劳第一线的抗疫医护;不开餐厅,无法派送免费餐给孤单无依的纸皮婆婆们;虽嗜好咖啡,但没开咖啡馆,无法学那位伊朗老板亚曼,奉上免费咖啡给坚持工作的上班族……从前,我们的小出版社以“获智趣,益身心”为宗旨,出好书造福青少年一代,而今,我只能花较多时间敲敲键,写写疫情故事,发点微热,暖暖读者的心。

整整一年余,我与我小说里的小人物(甚至动物)同哭笑,渡过无数难忘的日子。他(她)们像一条长廊里两边对我微笑的人物,时不时从现实生活中走进我的梦,还有不少一个个敲敲我家门,走进我们屋里,环立在我书房周围,希望我抽空写一写他们一年来的遭遇和故事;当然,维纳斯女神也给我一双千里眼和一对翅膀,邀请我飞出去,俯瞰芸芸众生;还有一群小孩子,围坐在我跟前小凳上伯伯、伯伯地叫,希望我也写写适合他们看的疫情文章··……

还有什么比第一线医护人员更令人钦佩?那对新婚的医生本来想度蜜月,因为疫情需要加班,推迟了航班,互以“情深何须见朝暮”勉慰对方;一对母女写下生日心愿,除了文字次序,竟然完全相同,都希望病人早日康复;夫妻中一人即将驰援疫情灾区,昔日所有小摩擦全都没有了,盼对方早日凯旋归来,咫尺不再天涯!还有,只要在岛城小住过,都会知道她——尽责的疫情报告者,撑着伞风来雨去,两百多天准时到场,坐成了一尊雕像;电视上那位原意大利女护士路丝雅惊鸿一瞥,又让我们忆起威尼斯医院的邂逅····……

唉,在疫情中,最堪怜的还是弱势族群:楼下餐厅打散工的巴基斯坦妇人,还需要天天送外卖;她们工作都属高危,我们多了口罩,分点给她们,无疑雪中送炭,不是吗?

疫情期间,感人的人事何其多:捡拾纸皮的婆婆依然自食其力,不愿意领取太多免费饭;一对婚事近的男女为了支持抗疫,将佳期一退再退,真是好事多磨;一个大老板忽然开窍了,尝到亲力亲为送口罩的快乐,不再感到日子无聊;你又是否认识疫情前那位原被讥为洁癖的妇人?疫情期忽然一夜之间被热捧,成为鬼见愁的病毒杀手?口罩抢购潮中的悲喜剧印象最深的,有疯狂的厕纸女王,也有慷慨的口罩女王……,如果觉得不够搞笑,那位驮三千口罩的先生和太太最后将口罩分派给大家才心安,也是疫境中的趣事之一吧。

病毒没长眼睛,人间悲情每天都在发生。最悲痛的无非是夫妇的死别生离。我们庆幸那位深情的丈夫在春暖花开的日子,终于等到了平安出院的老伴;可叹,天天在养老院外等太太病好的先生,夫妇还是一先一后走了;疫境中,陌生的他和她患难见真情,相扶取暖,决定走完余生;还健在、宅在屋的老夫妇们有福了,你帮我洗头,我助你染发;金牌宅家男家务做得出色,获得了金牌;乌龙出门的失忆丈夫不需要担心,另一半总在最需要的时候在老地方等他。

封城令许多母子如同隔世;新冠让母亲每天都梦见排队到天堂戏院报到,焦急等她回来的老儿子与她最后再见相拥,喜极而泣。幸亏,这次病毒,相对于大人,儿童被活生生吞噬的不多。我有时也仿佛回到了童年一样,幻想有一天,小天使们来到了人间,采集鲜花和阳光,医好和解救了大量染病者;在最需要的时候,孩子们都打破了扑满,买下大量口罩,捐献给更多的孩子们;我还看到一些国家动物园因为乏人参观,动物迹近饿死,孩子们通宵发起游行,呼吁救救动物的呼声;有天,我逛商场,发现连狗猫戴起口罩的公仔也奉献自己的力量,购买者购买都算做了善事。那时刻,我敲键都会自己笑!我好像又回到课堂了,写出了《九霄惊魂记》,还看图作文,写出《窗口小女生》和《那年新冠赛事》···“““`

2020年,我知道,是爱将我们人与人联系在一起,这个世界才可能运转。

近乎两年的时间内,我与我小说的人物在疫情中尝遍酸甜苦辣,共患难、同哭笑,爱将我们人类结成共同体,岁月和文字会铭记我们的共同记忆。

充满悲伤眼泪的2020年即将过去,迎来新的一年、两年。

让疫情清零,佳音讯传,我们相信会有那一天,那时,我们必然会喜极而泣。

本集原选七十四篇反映描述疫情的小小说,因为页码超过预计,编定时只好抽出十一篇割爱,容以后再收进其他集子中。也由于页码过厚,文友们的评论无法载录,万分抱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391

(7)
上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上午9:30
下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上午10:03

相关推荐

  • 隔壁老王搬家记002

    二老王果真腆着个小具规模的啤酒肚,站在河西老渡口处修身养性。说啤酒肚,不说将军肚,因为他不喜欢。他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TM就是拿破人在放屁。什么破人嘛,拿来唬我。我就是心向南山菊田里的陶渊明嘛。他爷陶侃不是大将军?不也横死?要像陶渊明想得开,一壶老酒,一丛菊。天天得闲处恭送夕阳,然后——戴月荷锄归。”中文专业的老王张口还是有点墨水的,虽然落墨…

    1天前
    34800
  • 纯真时代(十)

    九、 黑色的七月。高考成绩出来后,卫东过了专科线,三霸和三丫过了本科线。按照卫东平时的成绩,本是考不了这个分数,这个要感谢卫东的爸爸。最后一个学期,卫东被老头送到黄冈中学借读一学期,高考在黄冈考的。这时候的黄冈中学已经连续出了几届省状元,在全国都很有名。有“北海淀,南黄高”之称。北京、武汉,都有领导把子女送到黄冈中学借读。以前,全国统一试卷,考生在那里考,都…

    20小时前
    16400
  • 【人物特写】刘三姐

    我对成都的认知很少,只是查地图时看到有这么个地方。但成都有一位叫刘三姐的文友,假如哪天我去了,我相信她至少会请我吃一顿麻辣烫。 刘三姐是一位新浪博客写手,且出道早名气大。大约在2012年,她与我的乡党“太阳”是博客好友,我被他们顺便带熟了。她的文字功夫很好,摄影技术更棒,大多发些旅游类文章,很有特色。我那时写些口没遮拦时评,她也喜欢看,于是我们有了博客互动。…

    2022年6月18日
    390230
  • 东辽河的变迁

    我的家乡是东辽河畔的一个小村,从小长在东辽河边,东辽河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母亲河。 东辽河是辽河东侧一大支流,发源于吉林省东辽县小葱顶子山,流经吉林省辽源市、四平市、梨树、公主岭、双辽等市县,于辽宁省康平县三门郭家与西辽河汇合成为辽河,在盘锦入海。在吉林省境内河段长372公里。 东辽河源头说法有二:一是在辽源市东辽县辽河源镇东南10公里的福安村的“辽河掌”处,出…

    6天前
    1.4K40
  • 蘇州古巷情悠長(散文)

           情迷苏州小巷,不是来自古籍,毕竟我少涉猎典籍;也非百度后的诱惑,说来可能你不信:有一次澳门笔会请我担任他们“李鹏翥纪念文学奖”的散文、小说的评审,我在散文组内读到一篇描述苏州小巷的文章,爱不释手,读了多次,就把我迷住了。当时我的推论是这样的:能够选择苏州小巷为书写对象、又被澳门笔会选为参选的散文,怎么说都有可观和游览之处。 从此苏州小巷烙印在我…

    文化 2022年5月14日
    34511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9条)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5月25日 下午3:24

    面对疫情,从惧怕到自我排解,再到力所能及地助力他人,爱心使然,善举流芳,岂止文字!点赞![赞]

  • 霁月
    霁月 2022年5月26日 上午8:15

    这是一个真正热爱生活、热爱文字的人。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4日 下午3:28

      @霁月谢谢小月,这一次书印得很少,加上邮寄手续比较烦琐,内地朋友几乎没寄,虚了写序的个别老师。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5月26日 下午12:07

    感同身受,只是疫情期间您能坚持写作,硕果累累,践行了你的诺言,不写最累。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5月26日 下午5:18

    恭喜老师新书出版!疫情期间老师用笔参加抗疫,读者与您一起流泪一起欢笑,满满的正能量鼓舞士气,为抗疫战士加油,为病人鼓劲,这种精神令人敬佩!为老师点赞!

  • 树中俊叶
    树中俊叶 2022年5月27日 下午10:36

    敬佩东瑞老师,当疫情来临,我正沉湎于厨艺,在小园里莳弄草花之时,您却产出如此高品质的作品。您是不写最累,我是不玩手机最累。哈哈。当在卯酉河里又一次与您来了个最美的遇见。我的心又开始向文字写作方向偏移了,我在想。我是不是也得在文字写作上向东瑞老师一样,变得更加勤勉一点呢,对于贪玩的我来也许真的很难[咧嘴笑]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5月28日 下午2:22

      @树中俊叶感恩我们遇到东瑞老师,使我们坚持写下来。他热衷公益,与人为善,我们无论如何要向他学习。你也写点,我们也高兴。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5月30日 上午6:40

      @树中俊叶谢谢您和杨老师的鼓励,大家都谦虚了,文字是比较永恒长久的东西,一旦痴迷,就一辈子难于走出来,嘿嘿。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5月29日 下午10:29

    2020年,那是人们从惊恐中认识新冠的第一年,那些逆行的白衣战士们,还有无数像东瑞老师这样热心公益的好心人感动着所有的人……东瑞老师与小说中的人物同哭笑,也是与他们并肩战斗的一员。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4日 下午3:37

      @飞花如雪谢谢飞花如雪老师的鼓励支持,疫情连绵几年不止,希望早日结束。我只能有文字参加抗疫,惭愧。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5月29日 下午10:31

    那年疫情居家期间,我在荔枝fm录制了毕淑敏的《花冠病毒》全书,虽然有些桥段我觉得不合情理,但是通过小说,我再一次感受到灾难面前,人们必须齐心协力,必须学会担当——哪怕不能上一线,也要担当起自己能担当的那一份责任。
    若有机会,希望能拜读东瑞老师这部小说。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5月30日 上午6:35

      @飞花如雪谢谢飞花如雪老师的评语,写病毒的著作中外有好几种,确实是时代和人性的一面镜子啊。这两年连邮寄也发生了许多变化,令人伤脑筋,希望一切恢复原状。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5月30日 上午6:38

      @飞花如雪谢谢飞花如雪老师阅读我小文章,业余写作人在病毒面前没有缚鸡之力,只好抓一支秃笔写点文章,惭愧。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6月20日 上午9:22

    欣赏、学习老师的篇篇大作:
    独特角度看生活,乐观总比苦难多。
    内心善良盈博爱,挥笔真实向阳歌。
    [赞][赞][赞][花][花][花][喝彩][喝彩][喝彩]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