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三:捧妮

原创小说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三:捧妮

三 、 捧妮

月亮升上来了,照在窗上,把白的毛边纸一点一点地染黄。窗花的轮廓也在月光的底色上显现出来。

远处隐隐地传来几声犬吠,这让蕙芹联想到了丈夫。她好象看见牛小的尸身扔在荒郊的野草丛中,正被一群饿狼和恶狗撕扯着……她想不下去了,心缩成一团,疼得发抖。

“狗汉奸,小鬼子,你们没人性!”蕙芹的胸膛里填满了仇恨。“牛小不在了,我还活着做什么。我要替他报仇,我要和那些害人精拼命。”蕙芹想着,仇恨冲淡了悲伤。

“咯儿,咯儿,咯儿——”一声鸡鸣划破了夜的长空,村子里的雄鸡一只跟着一只叫了起来。

蕙芹从炕上爬起来,梳理一下头发,毅然拉开门走了出去。

月亮落下去了,宝蓝色的天幕上缀满了闪烁的星星。蕙芹一步一步向着大门走去。她轻轻地拨开门闩,开了门。

“谁!?”

门外的台阶上黑乎乎的一团,把蕙芹吓了一跳。

“我。王锁。蕙芹妹子,你这么早做什么去?”说着话,王锁站了起来。

“是锁哥……我……我想进城去。想……去看看牛小。”蕙芹低了头小声地说。

“妹子,我今天还进城,牛小,我们会想办法的。”王锁说。

“可是……”

“回去吧,妹子。你看,牛小不在了,老人一定很伤心。你留点儿神,看她想不开……”

蕙芹心里一动,这才想到婆婆。

“捧妮,你起来啦?你同谁说话呢?”是婆婆的声音。同时,婆婆的屋子里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

一声捧妮,把蕙芹的心叫得热了,也叫得暖了。

“捧妮”是婆婆为蕙芹取的名字,也只有她这么叫她。这里边饱含着婆婆对蕙芹浓浓的情爱。

按当时的习惯,已婚的女子是没有名字的。丈夫叫什么,她就叫什么家的,或者什么老婆。比如蕙芹,人们叫她牛小家的,或牛老婆。蕙芹的婆家和妈家在同一个村子里,叫她乳名的也有,唯有婆婆叫她做捧妮。

蕙芹嫁过来的时候,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婆婆看着她,咋看咋顺眼,咋看咋喜欢。整天乐呵呵的,不知道该怎样疼这个媳妇。邻居打趣说:“看你高兴的,就象捡了个金元宝。”

婆婆乐哈哈地说:“金元宝哪有俺媳妇宝贝。”

邻居说:“那你把她搁手心里捧着得了。”

“我就捧着她。”婆婆说。过后,婆婆就为蕙芹改名叫捧妮。

六年了,婆婆捧着她,护着她,让她这个多年和母亲、家人分离的人,从未感到过落寞和孤单。

想到这儿,蕙芹突然意识到:现在,她是婆婆唯一的亲人了。

这老人也是命苦,早年丧夫,一个人苦熬苦挣把牛小拉扯成人。

蕙芹想,牛小已经去了,自己再有个好歹,老人可就真的活不成了。

“蕙芹妹子,你是个明白人。死,其实是件容易的事。有时,人活着比死更难,可也不能因为难就不活人了。唉——人生下来,就带着一份责任……”见蕙芹犹豫,王锁又进一步劝她。

“锁哥,我知道了。”蕙芹长长地叹了口气,返了回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379

(2)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12:47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3:3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