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三:捧妮

原创小说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三:捧妮

三 、 捧妮

月亮升上来了,照在窗上,把白的毛边纸一点一点地染黄。窗花的轮廓也在月光的底色上显现出来。

远处隐隐地传来几声犬吠,这让蕙芹联想到了丈夫。她好象看见牛小的尸身扔在荒郊的野草丛中,正被一群饿狼和恶狗撕扯着……她想不下去了,心缩成一团,疼得发抖。

“狗汉奸,小鬼子,你们没人性!”蕙芹的胸膛里填满了仇恨。“牛小不在了,我还活着做什么。我要替他报仇,我要和那些害人精拼命。”蕙芹想着,仇恨冲淡了悲伤。

“咯儿,咯儿,咯儿——”一声鸡鸣划破了夜的长空,村子里的雄鸡一只跟着一只叫了起来。

蕙芹从炕上爬起来,梳理一下头发,毅然拉开门走了出去。

月亮落下去了,宝蓝色的天幕上缀满了闪烁的星星。蕙芹一步一步向着大门走去。她轻轻地拨开门闩,开了门。

“谁!?”

门外的台阶上黑乎乎的一团,把蕙芹吓了一跳。

“我。王锁。蕙芹妹子,你这么早做什么去?”说着话,王锁站了起来。

“是锁哥……我……我想进城去。想……去看看牛小。”蕙芹低了头小声地说。

“妹子,我今天还进城,牛小,我们会想办法的。”王锁说。

“可是……”

“回去吧,妹子。你看,牛小不在了,老人一定很伤心。你留点儿神,看她想不开……”

蕙芹心里一动,这才想到婆婆。

“捧妮,你起来啦?你同谁说话呢?”是婆婆的声音。同时,婆婆的屋子里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

一声捧妮,把蕙芹的心叫得热了,也叫得暖了。

“捧妮”是婆婆为蕙芹取的名字,也只有她这么叫她。这里边饱含着婆婆对蕙芹浓浓的情爱。

按当时的习惯,已婚的女子是没有名字的。丈夫叫什么,她就叫什么家的,或者什么老婆。比如蕙芹,人们叫她牛小家的,或牛老婆。蕙芹的婆家和妈家在同一个村子里,叫她乳名的也有,唯有婆婆叫她做捧妮。

蕙芹嫁过来的时候,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婆婆看着她,咋看咋顺眼,咋看咋喜欢。整天乐呵呵的,不知道该怎样疼这个媳妇。邻居打趣说:“看你高兴的,就象捡了个金元宝。”

婆婆乐哈哈地说:“金元宝哪有俺媳妇宝贝。”

邻居说:“那你把她搁手心里捧着得了。”

“我就捧着她。”婆婆说。过后,婆婆就为蕙芹改名叫捧妮。

六年了,婆婆捧着她,护着她,让她这个多年和母亲、家人分离的人,从未感到过落寞和孤单。

想到这儿,蕙芹突然意识到:现在,她是婆婆唯一的亲人了。

这老人也是命苦,早年丧夫,一个人苦熬苦挣把牛小拉扯成人。

蕙芹想,牛小已经去了,自己再有个好歹,老人可就真的活不成了。

“蕙芹妹子,你是个明白人。死,其实是件容易的事。有时,人活着比死更难,可也不能因为难就不活人了。唉——人生下来,就带着一份责任……”见蕙芹犹豫,王锁又进一步劝她。

“锁哥,我知道了。”蕙芹长长地叹了口气,返了回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379

(3)
梦菊的头像梦菊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12:47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3:39

相关推荐

  • 难忘儿时烤百病

    烤百病,也称走百病、遛百病,曾经是我的家乡非常流行的一种民间习俗。 在儿时的记忆中,正月十六晚上走出家门,呼朋引伴去烤百病,是一件着实令人兴奋的事。当然,那时外出烤百病的人群中,我们这些孩子绝对是主力。但远不止孩子们,也有很多青壮年,还有不少的老年人,甚至有些家庭更是举家出动。人们祈愿围着火堆烤烤,在街头巷陌走走,就能使百病全消,身体康健,益寿延年。 那时,…

    2024年2月26日
    1.3K390
  • 芒种(图.配诗)

    芒种 节气 忙于种植 衷心感谢

    2022年6月7日
    4.8K00
  • 我的写字

    我实在不敢称自己所写的字为书法,书法是艺术,艺术是能给人带来美感和快乐的,这两方面,我自己都不满意。我从来没有写过比较正式的作品,不敢写;所写的字也很少见示于人,怕浪费别人的时间,影响别人审美情趣。 我写字纯属自娱,每于闲暇,喜欢弄两笔,写完拉倒,过一段时间叫来收破烂的拿走;因为写写停停,不想写了就不写了,因而收破烂的也并没有光顾我几次。不过我写字确实是从小…

    2023年10月23日
    1.6K50
  • 七绝 · 咏春花(通韵)

    七绝 · 咏春花(通韵)(一)丽质天姿隐翠间,繁花似锦静无言。悠然若梦随风舞,馥郁芳香春满园。(二)春花浪漫绽芳菲,姹紫嫣红映翠微。比俏摇姿娇媚秀,蜂飞蝶舞共晨辉。2024.4.16. –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2024年5月7日
    1.2K370
  • 意境和内心

    意境和内心 中国人画画讲究意境,讲究“画味”,是站在观看者的角度画画,少有通过画面表现画家自己的内心。就像咱们写小说的,有作家的小说,和读者的小说。作家的小说,就是写自己人生或者内心的反映。罗中立的《父亲》,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他用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把一位老父亲一辈子沧桑苦难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画面反映主人翁的人生。 在西方,以前也是如此。油画开始画的是神…

    2022年7月22日
    5.9K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5日 下午7:04

    “捧妮”是婆婆为儿媳妇起的名字,寓意美好。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10日 下午8:03

    写小说用对话是基本功 对于人物性格的塑造 对于心理活动的展现 都是一种烘托手段 从对话里可读出作者的生活积累 也可读出作者的水准在哪里 看来你深悟此道。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