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一五)

a12

五月份购书较多,资讯来源主要为朋友圈,自然是新书旧书都有。阴雨的天气里,窗外的槐树苍郁无比,树叶的缝隙间透漏出天空的白光来,湿润的味道似乎隔窗亦要走进人的心里。翻着孔网上购书的记录,倒是真有些温馨的滋味了。

《人间唐诗(长沙窑上的人间烟火)》,萧湘著,湖南美术出版社二〇二〇年十月出版。这是在朋友圈中看到一本作者的书《唐诗的弃儿》,感觉书中所录无名诗人所写的诗歌,虽不为唐人集子所录,但诗的风气却很有些古诗十九首的味道,于是在孔网查找,可惜书源较少,而书价亦颇昂,但终究还是找到了这书的修订版《人间唐诗》。内容与装帧都比原书大有改进,图片、纸张使用大致亦优于前者。唐诗是诗歌的巅峰,诗律此时已臻于成熟,但于正统的诗歌之外,还能看到一些民间无名匠人的自由的吟唱,则无论如何是让人感到欣喜与舒服的,因而这书的传播,意义是重要的。

谢安》,中华书局一九八三年五月出版。书中内容主要辑录了《世说新语》、《晋书》、《资治通鉴》等书中有关谢安的文字,还有谢安著作以及有关谢安书法艺术的文字资料,后附谢安年谱,看起来内容不少,但实际上,文字倒没有多少,加上翻译、注解,全书亦不过薄薄的五十来页。这本书让我想起刚刚参加工作时泡在西大街原省图书馆的日子,读这本书的印象是深深的。后来刻意地找过这书,一直没有合适的机缘,这次终于买了回来。就是一些原汁原味的史籍资料,没有任何的想象与添加,几乎可以说,市面上相关的谢安的书籍与研究,无不是以此书文献作为基本资料的。

何满子著《沙聚塔》,汉语大词典出版社一九九九年五月出版。是在孔网上偶然撞见的,看见卖家所发目录,觉得很有意思。是书为该社所出“书友文丛”之一种。书中多有为他人所作书评文字,亦有自己著作序跋,但有一篇自己在历次运动中的经历文章,可谓巨制,这当然是和书中其他文章相比来说的,很长,亦很用心,读起来让人心里落泪。聂绀弩所谓“文章信口雌黄易,思想锥心坦白难”,是真话,作为知识分子、诗人的何满子,此篇当是“思想锥心”之言了。这本书回来时封面较脏,以酒精湿巾擦洗之后可谓焕然一新,好在书封上是一层薄薄的塑封,因而擦洗后并无太大的伤损。

陈茗屋著《苦茗闲话》,上海书店二〇一七年二月出版。作者为书法家、篆刻家,此书所录文字为作者在《新民晚报》、《新闻晚报》等报刊发表文字的结集,还增添了一些随笔文章,是作者首本散文随笔集。文字内容多为艺坛逸事,其中亦多涉东瀛邻邦,盖著者常往于彼地也。上海书店多年来多出此种硬封小册子,大致已购置多种,而仍然有兴致常为添加,是颇对卑人胃口也。

人老了难免回忆增多,简单地就罗列几条购书资讯,聊以打发枯燥乏味的日子。在中国作家网上添置旧文若干,感慨它门槛还是较高的,虽不至于傲娇,但还是颇为愉快的。收南京《开卷》杂志五、六期,宁文兄不时微信相问收到否,亦为快事耳。网搜“口锐者天钝之,目空者鬼障之”语,盖出自贾平凹早期文章,多年来此语入心入魂,偶然想起,嗒然若失,亦应时时警觉矣。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3652

(2)
上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12:30
下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1:05

相关推荐

  • 歌曲《书窗月明赞》

    歌曲《书窗月明赞》雷泽风词 立立曲前言:有河南文友“踏歌而行”车书明老师出版了一部博客文集《书窗月明》寄送给我。本书由香港知名作家黄东涛(东瑞)老师作序《美哉阿明》。以前的每期文字舞会都是由车书明老师写感言。读了他的大作,每篇都令我感受到熟悉、亲切而动情。于是写了一首歌词予以赞美,并由博友陈玉纯(清新)老师的女儿立立谱曲。现发送到卯酉河博客园,希望得到诸位博…

    2022年6月17日
    930221
  • 长髪光头理髪奇遇(小小说)

    东瑞    一个长髪佬和一个光头佬小跑着赶到巷尾一家小小美髪屋门口,看到铁闸拉到地面,铁闸外贴着一张布告,上面写着,局势严重,为安全期间,暂停营业一个月。算算,还有十天才开。只好面面相觑,等?走?拿捏不定。 他们走到公园一侧。面向公园,聊了起来。 虽然素不相识,话却很投契。 长髪佬说,关了门一个月,情况如没好转,听说又将延期!门再关下去,我要做长髪女了,绑辫…

    2022年7月30日
    1.3K180
  • 布衣暖,菜根香

      清朝顺治年间,一位官至羽林郎的甘肃人王了望,由于不满官场倾轧而辞官了隐居乡间,晚年给人题写了一副中堂:布衣暖,菜根香。 咀嚼其中蕴含深意,其实人生百年莫过三味,人要甘于清贫,满足于粗茶布衣,不羡慕山珍海味的享受,不企及高官厚禄的荣光。“布衣”和“菜根”指的就是普通老百姓生活中两个最基本的方面,并非锦衣玉食。其实何来暖,何来香,不为别的,就是因为…

    2022年6月10日
    5.8K60
  • 新加坡有根魔术棒

    新加坡有根魔术棒 尤  今 – 夜晚一来,克拉码头就变成了一个华丽而又辉煌的梦,一个让人咋舌的梦。 古色古香的店铺、别具情调的餐馆,一家一家,相依相偎,迤逦而去。密集而灿烂的灯火,像一条金色的火龙,神气活现地划破了寂黑的天幕,延伸到极远极远的地方。夜色啊,妩媚得近乎妖娆。 比克拉码头更像梦的,是那一条静静地卧着的河。 新加坡河。 三公里…

    2022年8月9日
    4.9K130
  • 初冬访婺源石城

    初冬访婺源石城 时有飞禽绕竹丛,粉墙黛瓦澹烟中。 北风入户檐霜白,寒律惊蹊枫叶红。 晓色欲来开宿雾,晨曦才上杲晴空。 分明便是神仙境,吮墨研朱待画工。  

    2023年11月29日
    245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