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五·七”指示

2023050622593065

“五·七”指示放光芒,革命前程宽又广。自力更生建农场,壮丽山河添新装。

这首题写在贵州省沿河中学深溪沟校办农场大梁上的诗歌,至今仍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1971年3月,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五·七”指示,我们打着背包,扛着锄头,到离县城约30华里的深溪沟开荒。我们就像当年的八路一样,住在老乡的阁楼上。下半年,农场搭起了三间土夯茅草房;第二年,高中恢复招生,学生中有干过几年木工的掌墨师,于是指挥同学们就地伐木,建起了三间木质大瓦房。从此农场初具规模,再后来,烧砖瓦,烧石灰,建沼气池等副业与种庄稼齐头并进,把个校办农场,搞得红红火火。用一句“欢腾景象满山乡”来形容,的确是再恰当不过了。

从1971年起,学校规定:学生每学期都要到深溪沟校办农场劳动一个月,这个惯例一直持续到1978年冬天。农忙时开荒种地,农闲时烧砖瓦、烧石灰。记得有一年冬天,我所在的班级下农场时正好遇到农闲时节,于是分派我们烧石灰。我们先是砍了半月的柴,然后劈石,垒石,点火。同学们都很激动,有个叫王发坤同学还专门写了一篇稿子:

“石灰窑终于点火了!窑前,张张笑脸喜洋洋,窑顶,缕缕青烟袅袅升……”

点火后,火不能停,于是同学们开始三班倒,白班无所谓,值夜班就辛苦了。农场负责人特批给值夜班的同学两撮箕红苕,饿了可以在窑前烤了吃。于是就有值夜班的同学把吃不完的红苕带回给自己要好的同学吃,几个夜晚我似乎都闻到了烤红苕的香味。我一连几天都值白班,想吃红苕没份,于是就和一个要好的同学闫新明约定,如他值夜班,下夜班时就给我烤两个红苕带回来。闫新明同学欣然应允。终于轮到他值夜班了。是夜,我睡得正酣,朦胧中感觉到闫新明在摇我肩膀:“建华!建华哎——你要红苕啦嘛。我给你带来了,给你放在枕头边哈,你等会起来吃哈!”我好象也模模糊糊地答应了,但一翻身又睡着了,那两个热热的烤红苕滚到我的背后,被我翻身压得稀烂,当时似乎还感到了烫,但实在睡意太浓,没有察觉。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满床烤红苕狼藉,忍不住抗议起来:“是谁红苕吃不完往我床上扔啊?太不像话了吧!”同学们纷纷推说不知道,反正不是他们干的。我也就罢了。第二天中午,值夜班的闫新明同学睡足后起来,满面春风地问我:“建华哎——昨晚上的红苕好吃不?”我才猛醒过来,直拍脑袋。闫新明啊:我的好同学、好兄弟!你亲手为我烤的红苕我虽然没有吃上,但是那份香甜的感觉至今回味在我的心头啊。

2023050623002652

在那段蹉跎岁月里,“五七”指示几乎成了全国中小学校统一的办学纲领性文件,“五七”指示几乎成了“劳动锻炼”的代名词,“劳动锻炼”又几乎成了学校教育的日常工作。因此,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中小学尤其是中学,文化课上得很少,劳动却出奇的多,除了到校办农场固定劳动一个月外,还有很多临时性的劳动。春夏之交,往往一声集合令,全校师生就打起背包,下乡搞“双抢”(抢种抢收);在秋季,有时正在操场散步,喇叭一响,全校师生就得整装出发下乡搞“秋收”。身体不好的同学留守学校。能去的同学大都兴高采烈,不能去的同学好像还挺遗憾似的。冬天如果下乡,一般都是参加农田基本建设,但不多见。

记得1971年春夏之交,我们连(那时学习解放军,年级不叫年级,叫“连”,级长也不叫级长,叫“连长”)到黑獭公社搞“双抢”,白天抢收抢种,晚上还要为贫下中农表演“样板戏”。一位演小常宝的女生唱到“恨不能生翅膀持猎枪飞上山岗,杀尽豺狼”一句时,因定调略高,唱不上去,于是便唱成“恨不能生翅膀持猎枪飞——哎呀我飞不上去了。”全场哄堂大笑。

劳动无疑是艰苦的,私下叫苦的不在少数。但是在表面上,大家都表现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记得有个叫杨秀生的同学,每天带头苦干之余,还写了很多诗歌。比如:

战鼓咚咚震天响,全连下乡搞“双抢”。

你割麦子我挑担,我整水田你插秧……

中间描写劳动场面的现在已经记不起了,只记得最后两句很生动——

老乡送来蒸红薯,风卷残云一扫光!

那次在黑獭公社劳动,有一位叫丁明波的同学永远留在了那里。那是某天傍晚,收工后,同学们到黑獭水库去游泳,几百名学生像几百只鸭子遍布在水面上,高兴地扑腾。丁明波同学也在其中,他何时沉入水底,大家居然不知道。是上岸后发现有一堆衣物没人穿,老师一着急,点名,才发现少了丁明波。马上发动水性好的同学下库底去摸,折腾了大约两个小时,才把丁明波同学从水底打捞上来,丁明波早已停止了呼吸。安葬时,丁明波的父亲从另一个山乡赶来,哭一声:“儿啊,我回去咋个向你妈交代啊?”就昏过去了。老师中有巧舌如簧者,赶忙来安慰丁父,说丁明波平时表现如何如何好,死得光荣云云。丁明波的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搭不上腔,只知道哭,哭了两天后就强打起精神回去了,也没有向学校提任何赔偿要求。那年月,因为到农场劳动,下乡支农,有多少学生致残或身亡?现在已无法统计。受了伤,学校负责治好,至于致残,则属于学校、家庭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能够捡回一条命就谢天谢地了;家长非常通情达理。学生身亡了,家长一般都是大哭一场以后,被“死的光荣”之类闪光的好言劝说回去了,从没有见到哪个家庭找过学校的麻烦。

从黑獭公社“双抢”回来后,渐入盛夏,晚饭后,夕阳在山,还没有来得及欣赏落日余晖,学校的钟声大作。那口钟是用解放牌汽车轮胎的钢圈做的,敲起来格外震撼人心。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有情况” !果然是要我们把学校“五谷轮回之所”里头的“无机化肥”送到邻近的生产队去。大伙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把整个校园搅得人睁不开眼睛。同学中绝大部分来自农村,干这样的活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城里娇滴滴的女生就受不了了,纷纷用手帕捂住鼻子眼睛。连长气得大骂:“把手帕通通给我拿下来!这样的劳动就是用来改造你们这些小资产阶级娇小姐的。”一位女生眼泪汪汪地分辩:“老师:我们家是贫农,不是资产阶级。”连长口气也缓和了一点:“我说的不是你们家的成分,是说你们的思想,再不加强改造,将来是要变修的。”

还是我们那位杨秀生同学,依旧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当天带头苦干之余,又写了一首诗歌:

六月南风暖,禾苗日夜长。

要问我干吗?挑灯送肥忙。

别说粪肥臭,别嫌粪肥脏。

没有大粪臭,哪来五谷香?

那时全国其他地方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在贵州,几乎是所有大中小学都有校办农场。学生都要参加一定时间的劳动。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了落实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关于毛主席的“五·七”指示。我们记忆最深的是这样的: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个“也”字,以为“五·七”指示是专门针对我们中小学学生作的。直到粉碎“四人帮”以后才弄明白,“五·七”指示是对人民解放军所作的,学生只是在这里顺便提了一下。原文是1966年5月7日毛泽东审阅军委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后,致林彪的信。信中讲到:

人民解放军应该是一个大学校,既能学军事、学政治、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教四清运动,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

信中以此为基础,做了广泛的类推,“工人也是这样”,“农民(包括林、牧、副、渔)以农为主,也要兼……”,并且谈到对教育革命的设想:

学生也是这样,……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虽然是针对部队的指示,不要说已经提到学校,就是没有提到的各行各业,谁敢怠慢?于是诸如五七干校、战备学校,校办工厂,街道办的农场,在校生的学工、学农、学军等等“新生事物”和社会实践等新生事物,都是在这一指示精神指导下孕育、产生的。

据我的文友、贵州省委宣传部干部、作家杨兴成回忆:干部也一样,我们在省政府大院种麦、种棉花……用大粪淋庄稼而不知臭!去老远的红枫湖畔办农场,种的是红薯和包谷。一年收获几百斤,汽油也用了几百斤。又累又饿,但人变好了,政治了,觉悟了。大家都同声高呼:毛主席万岁!杨兴成先生三言两语,就勾画出蹉跎岁月里的荒唐事。什么叫劳民伤财?这就是典型的劳民伤财。但那时是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的。

1975年,我们这批“复课闹革命”的学生高中毕业了,走当时的必由之路,我们下乡当了知青,在更广阔的天地里劳动锻炼。从1975年秋季起,学校执行“五七”指示又上了一个台阶:开门办学。高中两年,四个学期:第一学期:农水班:到乡下搞渠道测量、修水库;第二学期:红医班,上山采草药,记背“汤头歌”之类;第三学期:机修班,到县农机厂学修理柴油机等农用机械,学生由是记住了柴油机的四个冲程。第四学期,也是最后一个学期:文艺班:学唱“样板戏”、革命歌曲,吹拉弹唱都学一点,好下乡宣传毛泽东思想。文化课更加被晾在一边,被开门办学这种简单的实用主义完全替代。这种情形一直到粉碎“四人帮”才得到彻底改观。

2023050623012431

我尊敬的师长、全国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前四川省广元市教科所所长吴义荣先生,当年就在我们县的另一所初中任教。前不久回忆那段往事时,他痛心疾首地说:“我一生之中违心地干的最大蠢事之一,就是带着一批天真淳朴的学生去学工、学农、学军,读所谓的‘无字之书’,误导出了一些有知识而无文化的年轻人。那时,偌大的一所学校竟然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许多大学赶走了所谓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大学也就抽空了学术和文化了。不尊重文化的社会,也绝不会真正地尊重人!”

今年是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发表五十七周年。回望当年的“五·七”指示,确实令人扼腕。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合理的地方。如现在中小学普遍开展的社会实践活动、新生入学军训等,就与“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的精神是一致的。只是当时执行过左,把兼学变成了主学,导致一代人文化的缺失。所以,那十年艰难探索里教育的失误,忽视甚至取消文化课的学习,是不能把账全记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头上的。(图片来自网络)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1961

(22)
上一篇 2023年5月7日 上午5:04
下一篇 2023年5月7日 上午9:11

相关推荐

  • 练习曲

    练习曲   把旋律交给你不太熟练的手指 我喜欢你稚嫩的弹奏 留下缓缓流淌的爱的笨拙   五十年的时光不过是白驹过隙 今非昔比的感慨 有少年的青涩老年的蹉跎   我在你的指尖上流成一条大河 你在我心上开出莲花一朵

    2023年9月29日
    343160
  • 远方归来的亲人

    昨天是五一,哥哥和他的儿子儿媳孙女当天回到了家乡。尽管哥哥今年已经回来过三次,可悦悦还没回来过,作为长孙他一直为没能见上爷爷奶奶最后一面而内疚。趁着五一长假他偕同妻女回来扫墓,于是我哥便陪同他们一起回来了。嫂子因为家中活口太多,两只狗两只猫十几只鸡,已经被牢牢地困在家中,再也出不了远门。 晚上,我们在新自由人大酒店汇合。哥哥前不久见过面,没啥变化。悦悦几年不…

    2023年5月2日
    1.0K230
  • 为卯酉河平台一周年生日而献礼喝彩

    简简单单说一点,说说唱唱又一春, 相逢相识卯酉河,好似天边串串鞭炮在点燃, 激情唱出五月最美的彩霞,让天地相恋日月同辉, 都来庆贺这个特殊的好日子,为卯酉河平台一周年生日而献礼喝彩, 五月的脚步正走来,走出的是希望和前进, 让我们朝着你身边跑来, 为你欢歌跳舞大声的面朝大海仰望天空,为你喝彩。 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这个卯酉河平台竟然被你们玩火了, 好似天边燃烧…

    2023年5月23日
    559200
  • 诗歌:一言难尽啊

    一言难尽啊 我说:一言难尽啊——那些船在人间穿梭不停不知道哪一只——是赶来渡我的 船说:一言难尽啊——那些人陷入欲望之深渊不知道哪一个——需要我去摆渡

    2023年10月6日
    321120
  • 黑牛山

      黑牛山,也叫南山 默默在耸立在辽河的南岸 黑牛山并不高,其实就是平原上的丘陵,海拔百米左右 但在一望无际的平原是就显得那么高大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从山顶远眺,能看出几十里,远处的辽河,清晰可见 宛如一条玉带,从东方滚滚流来,直到远方,直到大海 黑牛山的四季就是我们最高兴的四季 春天时,山坡长满各种各样的野花,芳香四溢 夏天里,山上的树木郁…

    2022年6月13日
    10.9K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3条)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5月7日 上午7:43

    好珍贵的老照片,好灵动的抒写,好美的文字,好美的诗作,这么多的精美纷呈,融会贯通,将那年那月学校与全民与“五·七”指示相关的劳动场景与人情物事深邃呈现,彰显历史投影,好有视角与格局,为之点赞!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7日 上午9:06

      @锦瑟黎燕多谢黎燕老师首席支持和鼓励!写这篇文章时,文中提到的闫新民、杨秀生等同学均已谢世。回首当年,实在是感慨万千。[花][花][花][花][花][花]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3年5月7日 上午9:27

    感谢杨老师您在百忙之中给我们上一堂生活的课![赞][赞][爱心][爱心][花][花]
    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但兼学兼劳(社会实践)作为教育活动还是在学校应该推广!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7日 上午9:31

      @解世权多谢解老师雅鉴!现在中小学的社会实践活动,就是给学生在课堂外开辟一片新天地。不仅没有影响他们文化课的学习,还开阔他们的眼界,丰富他们的认知。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3年5月7日 上午9:45

    往事万千,何堪回首,但有些事情的确需要从多面看。乌江老师能把当年事得这么翔实,很不简单。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7日 上午10:02

      @2272 张英辅多谢张老师雅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愿国家和民族在前进的征途中少走弯路。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5月7日 上午11:45

    好喜欢这些老照片的生气勃勃,青春飞扬;好喜欢这些文字的灵动鲜活,有温度,有情境,这就是文图竞秀,相得益彰,美美与共的生机与活力,充满了生命的元气与生命力量。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7日 下午1:52

      @锦瑟黎燕多谢黎燕老师再度赏鉴!青春啊,永远是美好的,哪怕是在蹉跎岁月里。[花][花][花][花][花][花]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5月7日 下午4:09

    回望“五·七”指示,记忆犹然铭心。
    学工学农学军,学习其他也行。
    一切为了生存,多学几种本领。

  • 惑矣
    惑矣 2023年5月7日 下午5:47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月,过分的强调实践。如今过分的强调分数,完全忽视生活体验。都是对教育的曲解。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7日 下午7:49

      @惑矣是的是的。多谢您精彩的点评![花][花][花][花][花][花]

  • 诃痴快乐
    诃痴快乐 2023年5月7日 下午10:12

    回望悠悠岁月之路程,艰辛环境永不忘,边学边干做农活,苦学钻研出成果,照样圆满完成伟大的工作指示,埋头苦干出红星,革命不忘昨日情,艰辛干活照样行,极度青春好时光。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9日 下午4:48

      @诃痴快乐虽然身处荒唐年代,也毕竟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多谢您赠玉鼓励![花][花][花][花][花][花]

  •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2023年5月8日 上午6:37

    拜读欣赏!我们这一代人难忘:五七指示放光芒!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9日 下午5:02

      @阿诚56027多谢阿城朋友!那是我们这一代人不能磨灭的纪念。[花][花][花][花][花][花]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3年5月8日 下午6:36

    偌大的一所学校竟然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这句话我深有体会,七十年代初,我在中学教书,每天的政治任务,学工学农,修水渠,修防空洞,一个学期没几天在教室学习……那个荒唐的年代终于结束了!

  • ch雪梅
    ch雪梅 2023年5月8日 下午7:26

    学文、学工、学农、学军,却疏忽了文化课。一个时代一段历史的缩影。68年生,我记得上小学时到近郊乡下去捉虫,上学要积肥拎两个烧过的煤球,上劳动课拆纱头……杨老师的文采质朴真实生动形象,令人感慨万千啊!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9日 下午5:05

      @ch雪梅多谢雪梅赠玉鼓励!好在后来拨乱反正了,你们出生较晚,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花][花][花][花][花][花]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3年5月14日 下午1:42

    美女同事张明文留玉:我就读五七中学,很多经历大同小异!下乡烧窑还好当地人不让女生碰窑,认为女生会让砖变红,所以我们顺便少吃了一点苦头[偷笑]

  • 诚厚
    诚厚 2023年6月9日 下午5:09

    我们这个年龄都经历过的那段历史。68年中小学恢复招生后,读了一年初中就停课的我自然毕业,进了高中,一个学期后每个公社办完中,回到了本公社完中继续学业。农民的孩子学农就免了,学生自己组织搞军训、文艺宣传队、大批判组。书读得不多,能力是锻炼出来了。老人家强调的教育不脱离实际,与实际相结合,原则上是正确的。

  • 鸣虫
    鸣虫 2023年8月13日 上午9:21

    很珍贵的记忆!我总是想,那个年代,现在被说成“浩劫”、“灾难”,细想想,恐怕也不全对吧,至少那时纯洁、有火热的激情,况且,那时的我们留下了青葱的美好,有为了理想无悔的付出。我们的那些记忆、那些经历,是无法复制的。其实,这也是人生的财富!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