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一四)

7afa7ef812f84449a7447781a553dc6d

实在是人老不记事,这些天手头翻着的一本书,《黄牧甫篆刻赏析一百例》,江西美术出版社二〇二〇年十月出版,忽然记不清是在哪里买的,在孔网上搜寻了半天,亦是找不到记录。有天偶然念头一闪,想起来曾经去过曲江书城一回,是在那里买的。是个中午,在家里待得泼烦,于是乘公交就到了大唐芙蓉园南门,书城就在它正对面。

对这个书城一直没有什么感觉,看着规模很大,实际上书籍承载量却比不上汉唐书城,甚至于不如万邦。不过现在有很多的文化活动是在这里举办,不好说它什么。这册黄牧甫,是一套丛书中的一本,其他还有齐白石、王福庵、吴昌硕、赵之谦、陈巨来、吴让之、来楚生等人,本来是想买一册陈巨来,最后还是选了一册黄牧甫。都是名家大家,于印坛都有一席之地,但书的高下,却与赏析者的眼光有很大的关系,就看是不是说到了点子上。当日还购得一册虚云大师重辑之《佛祖道影》,中华书局二〇一六年十月出版。看到这本书,自然亦能想到前此曾于古旧书店购得的一本《列仙全传》,亦有丛书性质。还买得两册钢笔字帖练习簿,人老无事,消遣则个。这次购书,按说应在上次的书事中记录下来,可是忘掉了,补记,则很有些马路上捡到一张纸币的感觉了。

从孔网上购得一册《风行水上:徐建融随笔集》,文汇出版社二〇二二年九月出版。这本书收录了作者多年来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随笔文字数十篇。徐氏自号长风堂,数年前曾在美院旁边的方圆工艺美术社购得一册《长风堂笔阵》,觉得还能读得下去罢。时光易逝,物随时迁,数年之间,驻扎于美院一側的方圆工艺美术社数十年,却因房租上涨,不得不搬离此地,搬至美院南侧数百米的新领地楼下了。这家店面在长安城中,因为美院的缘由,几乎是一个传奇,店的主人曾经设计与出版过一本书,获得过年度最美图书的赞誉,但这些,都不会与残酷的现实拉上半点关系。

五一假日期间,受马治权先生之邀,至北大街人民剧院看过一回国风音乐剧《琵琶行》,大致以白乐天《琵琶行》为底本,演绎了诗人一生的生活与创作情景。白居易初入官场,为秘书省校书郎,时秘书省大致就在皇城内此地西南方位不远,难免让人生怀旧之思,倒也应景。有种吟诗的技艺,现在是很少见了,但在此剧中重现过几回。这是老派文人的文化遗产,曾经在视频上看过文怀沙先生的吟唱影像。舞台的两侧照壁上,有书法家书写的唐诗书艺灯光投影展示,马先生自不必说,朱强与杨华玲的书法亦是很不错的,足以登大雅之堂,这是数年间不见,留给人的最深的印象。在剧院门口见马先生与杨华玲,叙谈片刻,偶见杨华玲黑发间长出白发,一时心惊,黯然神伤。剧场中隔空亦见狄马、赵倚平身影,毕竟老矣,亦生伤怀之悲。我辈终难耐岁月消磨,徒然老去。

节假日下社区两日,余日则居闲读书喝茶,似不觉得太累。手边有钱锺书《宋诗选注》、胡兰成《无所归止》、《汪曾祺书信集》、黄裳《往事如烟》。汪曾祺有篇散文,写东来顺的,真是文笔高妙,让人叹为观止。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1859

(2)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3年5月4日 上午10:59
下一篇 2023年5月4日 下午2:11

相关推荐

  • 并非鬼故事

             女友思宜,律师职业。某年某月去某地出差。 那时候,律师行业管理尚未与国际接轨,乃“官办”性质,隶属司法机关,所以着装很威武,为思宜壮行色。思宜到所在地接洽、交割相关事宜,所办之案内里曲折,皮外阳秋,甚为纠结。完事即晚,就近择居,入住县城招待所。那僻静小楼四层之高,感觉空空荡荡。思宜被安排在二楼走廊最尽头一间。 那日,四野寂静,月影…

    2023年6月25日
    1.2K290
  • 听完A—B—A,想想总—分—总

    赏戏听歌学作文(七) 听完 A—B—A ,想想总—分—总 ——向儿童歌曲《火车向着韶山跑》学谋篇 要建一座高楼,首先需要有一份设计图纸。要写好一篇文章,动笔之前也需要谋篇布局。谋篇布局就是思考文章的整体架构,即文章的结构布局。布局得好,则所写的文章结构严谨有序、脉络清晰、匀称稳当;布局不当,则言之无序、思路混乱、首尾失顾。所以谋篇布局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谋篇布…

    2022年10月21日
    1.3K241
  • 利(小小说)

    1986年,公司刚刚成立,原先坐惯办公室的人们很不适应,他们今天问价,明天看货,电话不知打了多少个,名片不知撒了多少张,可就是一笔生意也做不成。 倒是以前做过一些小生意,在单位毫不起眼的小暴初战告捷——倒了一车钢材,赚了万把块钱。于是公司里一帮男女就对小暴产生了兴趣。 小暴很快被提升为部门经理,而且公司对他网开一面,一年只要交公司两万元利润即可,具体怎么经营…

    2022年11月12日
    2.3K200
  • 感悟:拜读《缅华文学作品选》

    2021年秋由緬华作家许均铨先生主编的《缅华文学作品选》第七期已经出版了。 从2015年开始, 每年我有撰寫一篇拙文被选入《缅华文学作品选》。这是一群志同道合的缅华笔友,利用自己的业馀时间, 抱着赤子之心,写出自己纯朴真实, 又生动的故事。内容丰富,作品散发出中华文化和缅甸民族风情,使得除缅甸之外, 分散居住在世界各地的缅华侨友, 为振兴中华,与时俱进, 起…

    2022年8月12日
    1.7K140
  • 邂逅一滩芦花

    在我的记忆深处,洁白无瑕的芦花多生长在汀渚、洲头,或者沼泽、湖库等湿地区域,读过的唐诗宋词中,绝大多数也都是将芦花与渔歌、舟楫、大雁相融在一起,如南唐后主李煜的《望江南·闲梦远》: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前不久,我写了一副题芦花的对联,也是把芦花的栖居地定位在绿汀: 择数里绿汀,与鹭安栖烟雨; 蓄一头白发,随风解释春秋…

    2023年11月30日
    1.5K1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3年5月5日 下午6:05

    高雅之人。仰慕!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