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独白:转角处,遇见

2022051402551752

从没想过,在不经意间会再次相遇。
十多年,或者更久?已经记不起了。

那是一个炙热的夏天的早晨,单薄的裙和薄薄的丝袜已经遮不住来空调的寒气。走出办公室,感受一下夏日的阳光驱驱寒气。在办公楼前,和同事聊的甚欢,不时的手舞足蹈,时而哈哈大笑,全无优雅。

忽然,一种别样的感觉传来,住了声。抬头远望:一个身影浅笑、驻足、静静地看向这边。斯文的摸样,原来是你。慢慢的走过去招呼:“嗨,你好!”

“还好吗?”依然黑框眼镜,深邃的目光,干净得体的衣装,一如那个盛夏校园里的你,斯文、儒雅体贴的学长。似乎时光从来没在你身上留下印记,只是多了几分成熟、添了几分从容。
“嗯,挺好的。”
“你变化好大。”你的眼光里有关注。
“是吗?”低下头,37码的鞋子无处安放。
“是的,只是,好像还是不善言辞。对吗?”一种探寻的目光,关切的语气。
“哦,是,我一直这个样子。对了,那个,你,你怎么来我们单位了?”
“单位办点事,所以过来了。”
“哦,那个,去我办公室喝杯茶吧?”裙子有些过于修身,透不过气来。天,真热。
“不了,还有事呢!办完一会就走了。”目光深邃。
“哦,好的,那再见!”
“再见!”

身后,目光追随。
不再回头!

青春,再见,哦,不见。

(END)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181

(18)
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上午10:54
下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上午11:32

相关推荐

  • 想起了

    外婆走的时候 似乎一切都是 预先安排好的一样 不愧是生意场 见过大世面的 任何东西都有决断 从爸口中说出 那天外婆好早 肠子排空梳洗干净 关照爸打电话 几个阿姨到场 能赶到的都到齐了 好奇怪老太太 叫爸不要开门 一个都不让走出门 最后一粒米碎 从嘴里吐出来 爸已预感到了什么 是爸最后一次 喂老太太早餐 生命如此脆弱无常 我老了我累了 我去天堂享福 外婆留给爸…

    2022年7月10日
    1.3K120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四)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四)   我对我的长篇小说死心了吗?没有,当然没有。虽然我找不到整块时间,但我牢记着‘时间是海棉里的水’,全靠挤,只要遇上一丁点余暇,譬如睡前饭后,过年过节,甚至病之将愈还躺在病床上之时,我都会翻出一部分手稿琢磨琢磨,或稍事修改,或大刀阔斧砍掉。但由于没有大块时间投付,系统修改是难以办得到的。不过断断续续修修改改增增删删笔耕不辍在许多年里…

    2022年7月26日
    625360
  • 与众不同的M女士

    M女士1957年出生,比我小几岁,我们是同事又是邻居,她教理科课程,我教文科,不知是否与所教课程有关,她做事比我理性,冷静,现实,而我是个感性十足的理想主义者,容易感情行事。她和我一样喜欢教师工作,对学生有爱心,几十年如一日教书育人,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为教育事业无私付出奉献,直到退休。正因为我们有很多相同之处 ,才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更为奇特的是,我们虽…

    2022年9月21日
    2.0K331
  • 不负韶华

    青春的初晓 微白的地平线 你的身影已被拉长 隔着幽窗 让欢笑泪水 伴着花露苍凉 终于走近,紧紧相拥 忘却这个伤感的晨 时间见证了一切 风暴为我们洗礼过 是万水千山又让我们重逢 你,带着千纸鹤来约 那是我们共同曾经折叠的梦。。。。。。

    2022年9月25日
    1.8K80
  • 蝴蝶飞飞

    你如阳光飞进心窗,让我世界一片明亮。 眼前沙漠不再荒芜,对面征途不再迷茫。 迈开脚步不再徘徊,行进决心不再彷徨。 从此自己有了力量,我的世界我做主张。                                                                                                         …

    2022年11月20日
    2942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