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圆满(七)

S6003582

薛家老屋,几天来,真的热闹了,自从在大埫开饭店的那姑娘家人来大闹薛家老屋以后,薛运强的媳妇邵美玲也来闹了一阵,她直言薛运强长期不回家,不管家,钱都用到饭店那女人身上了,现在若通过法律手续,她将不会离婚,就守着家,让薛运强坐牢去,让这薛运强知道家里有老婆,还在外面搞女人是什么后果。

薛家的老父老母,气得吐血,又毫无办法。村里的干部也一茬赶一茬的来做工作,来安抚老人,但面对薛运强把人家饭店姑娘肚子弄大了一事,都拿不出解决的方案。

薛运祥对这个大弟,一直有层很深的隔膜,很不喜欢,当初住在一起的时候,大弟总是占势欺他一头,父母也是看在老二比老大聪明、圆滑,也会挣钱一些,作的指望也就更大,觉得老大既呆又憨,烂材无用,不是个可依靠的儿子,对薛运祥也就有种指望不上的心思。所以薛运祥对父母很有意见,再加上以前为砍杉树的事:自己山林里的树,本来所有权就是自己的,父母却偏袒一方,说老二应该砍,砍得有理。薛运祥心里自然有气,只是看在父母年岁大了,不说出来,不作计较而已,况且,薛运强砍了树,一分钱的代价都没有表示,要是到一个外人家买这批树,那可是一大笔开销,薛运祥从外地回来后,这大弟连面都见不上一次,心里更火。

这时,堂屋里传来很重的脚步声,薛运祥望过去,发现是老二回来了,于是说道:“几个月了不见你的影子,不是妈要你回来,你可能到老不得回家了。”

“我不是很忙吗!贷款买了车,要把车的本钱挣回来才行啦!现在钱不好挣,跑运输的人太多了,没有人脉,做一单生意都难,在家里守着,能还贷款吗?”薛运强没好声音的回答说。

“运强,你进屋里来,你说说,你做的好事!人家姑娘的家里人都闹到我们家里来了,你是不是要把我们两老活活气死?”老父亲厉声问道。

薛运强走进里屋,坐在灶门口的椅子上,低着头一声不吭。

“人家要你负责任,你准备怎么负这个责?”母亲以很严肃语气问道。

“你猪脑壳啊!邵美玲哪里不好!她守着家,种了那么多的田,猪、牛、羊一大群,都是她一个人在家里忙着,你儿子是她带大的,她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还不落屋,在人家路边店住下了,还把那里当家了,你是不是昏了头?”父亲又是一顿辟头盖脸的训斥。

薛运强低着头,低到挨近两膝了,他自知无话可说,他也不敢在父母面前讲他的理由。其实,他的心里,也是有苦处的,薛家湾修公路,原来的单行道太窄,加上挖机挖了很多坑,他的大卡车开不回来,再就是媳妇邵美玲见一次面闹一次矛盾,回到家里吃不上热饭,喝不上热水,洗不上热水澡,除了要钱,除了看黑黑的脸色,他也没招,只好到路边饭店找歇脚的地方,也只有那里才有停车的地方,只有那里也才有热饭吃,有热水喝,有热水洗澡,人家店老板巴不得你天天住在那里,人家店老板是在外面混过世界的人,待人热情、体贴、服务周到,也不问钱的事,这才好上了。人家姑娘她愿意陪伴你,所以才有了身孕,即使有了身孕,她又不愿打掉胎儿,说愿意就这么过,这才稀里糊涂地到了这一步,还真没想到店老板的家人闹到自己父母这里来了,真该死。

“我们是离天远,隔地近的人了,你的事,我们帮不上忙,你想好,你是男人,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负责,坐牢,没人给你送饭。”父亲的话语气很重,掷地有声。

薛运强半天不说一句话来,好一会,才抬起头来朝大哥薛运祥看了一眼,想从大哥这里得到救援,但是,薛运强不好意思开口,他有些愧对自己的哥,就连搬家到新屋以后,他都不愿意把自己住过的旧屋让给哥,到现在还一把锁守着房门;砍了哥的杉树,也没给丁点报酬,自己对哥没尽到兄弟情分,这时,他也无话可说。

薛运祥始终不说一句话,在这个家里,他基本没有多少话语权,平时,家里的一切安排,都是父母说了算,自从分家以后,一屋四家各自生火做饭,再是三弟兄,自己想出家而没成功;老二做了新屋分也已经分出去了,老幺想出去打工,也带着媳妇出去了,现如今,这老父老母都七八十了,还硬撑着这个家,其实,他们也已经气尽难为了。

“你看着我也没用,我帮不上你的忙,我无钱帮你养小孩,我无力帮你赔偿人家的精神损失费,我更不可能替你去坐牢,你不要指望我。”薛运祥说话很直白,老实人说话不会转弯抹角,是一说一。薛运祥话虽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担忧的,大弟的这个责任,他能担起来吗?他若是坐牢去了,这两个老人就缺了一份精神依托,一旦家里有事发生,就只有他这个无能人的人来承担,大弟在家的话,至少身边多个帮手。

屋子里的人,各自都在想着这桩腌臜事该怎么了结,但都毫无主张。薛运强站起身,径直走了出去,薛运祥提了一个开水瓶回仓库去了,屋里只留下母亲的叹息声和父亲暴粗口的声音。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1490

(1)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3年5月1日 上午9:40
下一篇 2023年5月1日 下午3:38

相关推荐

  • 白音查干(1)

      白音查干(1) 内蒙古大草原有好多浩特嘎查(自然村)的名字叫白音查干,汉语翻译过来好像是富饶的草原的意思。 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原、克什克腾草原就有大大小小的好几十个白音查干,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白音查干是在内蒙古和辽宁省交界的一个很大的嘎查,我们去的时候还叫人民公社的生产大队。 那是1982年,为了参加全国画展并取得好成绩,盟文化局专门从…

    2022年5月31日
    4.7K20
  • 武汉行之观古琴台

    前次办事去了武汉,就微信流水帐里那么一吵吵。谁知,有朋友说:打发谁呢?您不写点什么?好么,那就写点儿什么!首选先说说古琴台。若说古琴,您便立马知晓是讲伯牙、子期二公的千古流传喽?故事俺讲还是不讲呢?不讲又所为何来?那还是略讲一、二,为俺这清汤寡水文章增色则个。 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音乐大师俞伯牙路经汉阳江口,夜泊江岸。是值雨过天晴,皓月当空,江如白练,景色…

    2天前
    1.3K170
  • 诗歌:明月妩媚

    明月妩媚 远山起伏蜿蜒 春风吹拂 似女孩的手 在轻柔抚摸 静静的湖水 泛起粼粼波光 羞红脸的荷 散发着缕缕清香 婀娜的倩影 背对着月光 悠悠荡漾 荷塘月色多灿烂  

    2023年6月5日
    540150
  • 憨棨的故事(6)台湾来信

    岁月如白驹过隙,倏忽而逝。一晃,时间来到了1988年。这一年6月的一天,一封寄自台湾台北市的信惊呆了刘书德一家人。 信被投递员放在了村里的小学校。这封信的收信人叫“刘富泰”,“刘”是繁体字“劉”。但那时村里没有叫“刘富泰”的。几个年龄稍大的老师猜测,收信人应该是已经去世两年多、外号叫“犟驴子”的老头儿刘富泰。于是把信交到了刘富泰的大儿子刘书德手里。 信是在台…

    17小时前
    20325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八——守节

    八、  守节 春天的夜晚,风吹着,有几分凉意。 王锁走在路上,却觉得爽快而惬意。喜悦涨满他的心房,身子轻飘飘的,抬脚迈腿分外高远。 “哈,我就要娶她了。”王锁想着,笑意慢慢地在脸上蔓延。 “她会不同意吗?不会。不会的!她拒绝我?有什么理由?哈哈,不会的。不会的。这事,十拿十稳。” “好,冷糕热媒。我这就去找个人……” 王锁边走边想。他一刻也等不及了,顺路就向…

    2022年6月24日
    1.1K1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3年5月1日 下午6:18

    这一家人的事,真是难办,就目前来说,就薛云祥的境况好一些。期待后续。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5月1日 下午6:58

      @豫莲芳草谢谢老师的连续跟读与留评,顺致五一问候与祝福。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3年5月1日 下午8:02

      @周修高不用谢,小说就是要有吸引人的故事情节和一些细节描写以及人物的刻画,让人关心主人公的命运,期待下文的进展和最后的结尾。也希望能有空礼尚往来回访,给予指导。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3年5月1日 下午6:52

    风流故事世常有,隐而不发是高手。一旦暴露于众,鸡飞狗跳,处理起来都是挺麻烦的,而且结果都是不公开的,外人无从知道内情。本篇涉笔这个话题挺吸引人的,让我们来欣赏作者笔下这桩麻烦事是如何了结的。期待下集。[偷笑]

  • 解世权的头像
    解世权 2023年5月1日 下午9:21

    故事引人入胜[赞][赞][爱心][爱心]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3年5月2日 上午9:27

    有些手里有点臭钱的人,总是想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家庭不负责任,对自己行为不约束,吃野草是要付出代价的。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5月2日 下午7:48

      @清河君谢谢老师的访读与雅评,你说得很对,凡是欲求过高的人,最后都适得其反,付出的代价会更高。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3年5月2日 上午9:32

    这个责任还得当事人自己扛。一人做事一人当嘛!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3年5月3日 下午12:22

    这事,挺腌臜的。可不会要老大背锅吧!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5月3日 下午7:39

      @惑矣还真是老大背锅了,这是个真实的事,我只是换了人物的称乎,加了些情节,背锅的事是小说故事的引子。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