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圆满(四)

e67fc06fbe2648b4a8b20837ad1f67a1

九峰山薛家湾,这里正在改修公路,县公路局要把原来从小镇到县城的弯弯曲曲的公路改成直线路,并把原来的双车道加宽成四车道。

路要从薛家湾过,薛家湾原来的单车道,要拓宽,工程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薛运祥从镇上下了车,回薛家湾的路被临时封了,只定时开通单面车道。原先的水泥路面挖去了半边,还挖成了大坑小坑,旁边的排水沟填了,有的路段在向外打垱修驳岸,有的路段是朝里凿山,路面是比先前是宽了些,却还没弄平整。薛运祥只得走小路回家,

差不多走了小半天,终于到家了。这薛家湾,变化真大,而家里发生变化却是更大。

大弟薛运强建了房子,砖木结构,两层瓦房。但土坯老房他们还占着没腾出来,门上还挂着锁。二弟薛运灿和弟媳出门打工去了,门上也挂着一把锁。原来擁挤的有着六间屋子的房子,现在只父母住着。父母不仅要看管三个儿子的房屋,还经营着他们自己、还有老大、老三共三个户头的那几块薄地,守着算是赖以生存那点家底。

薛运祥放下行李,环顾四周,先是一阵茫然无措,然后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到处处转悠,见了父母,父母的身形比先前更加佝偻,面容更加憔悴,三人见面没有寒暄,都只是冷冷的对视了一眼,父母又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去了。薛运祥拿起一个无把的杯子倒了一杯热水喝了,默默地走过堂屋,再走进自己的小屋,小屋里隐隐的发出一种气味,应该是地面潮湿发霉的气味,他心里五味杂陈,这,就是自己的家。于是,他转身出去,没有目标的朝屋外走去,这里挨着新修的公路,公路那边上十米的距离,是自己的田,还好,田没被损坏,三亩左右的小埫田里还种着苞谷,虽是快到收获季节了,但那苞谷杆上的苞谷坨也跟自己一样很不争气,似乎回到过去老品种“野鸡啄”的样本上去了。尽管如此,薛运祥终于有了点小开心,毕竟田还占着,比撂荒强多了,若是撂荒了,那今年颗粒无收,自己出去了几个月,半点收获也没有,若是地里绝收,那真没脸见人了!还好,父母竟然把地种了,至少今年多少会有点收成。

薛运祥路过大弟的新屋,心里想着,到底大弟最有出息,不仅建了房子,还贷款买了货运卡车,在镇子上跑运输。本想进屋看看的,但看到弟媳从屋里出来,脸色很不好看,就停了脚步。

薛运祥说了声:“在家呀!”

弟媳邵美玲说:“你回来啦!你那个弟弟,买了车,已经不顾家了,家里地里所有的事,他全然不管,要累死我呀!这日子没法过了!”

薛运祥觉得弟媳不是原来的弟媳了,待人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来住在一起的时候,与家人说话轻言细语,客客气气的,现在,见面说话如点了火药,冲得厉害。

薛远祥对弟媳邵美玲说:“运强买了车,跑运输,自然待在家里的时间会少一些,要挣钱还贷款,要供孩子读书,要供家里的开销,不苦一些怎么行!家里自然要全靠你了!”

“不跟你说,你不在家,他的事你不知道。”弟媳恨恨地说了一句,扭头到地里去了。

薛运祥回到老土坯屋,问母亲:“老二和他媳妇怎么啦?今天他媳妇说话怎么那么大的火气!”

母亲摇着头说:“运强不管家,怪不得他媳妇有怨气。”

“怎么回事?”

“运强买了车,要还贷款,自然落到家里的钱就少,他媳妇要钱买东西,你弟说手头没活钱,拿不出来,这就闹出来矛盾,还有,你弟有时半夜才到家里,本想吃口热饭,喝口热茶,洗个热水澡的,但他媳妇以丈夫不尽丈夫的责任为由,懒得半夜起来给他做饭,热水,泡茶,一次两次也就算了,长时间这样,你弟受不了,动了粗,打了人,现在你弟媳正在气头上。”

“这个运强,怎么越来越粗野了。”薛运祥说。

“什么叫越来越粗野,他一直就这么粗野,两口子这样,兄弟之间这样,父子之间也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母亲说。

“一门心思都只顾自己,只想挣钱的事,一家人没得个分工,没得个商量,你该干什么,我该干什么,都弄不明白,怪谁呢!”这是薛家老父亲薛大贵在说话。

“整天忙着跑运输,心里想的都是挣钱的事,哪里像你闲得无事,有时间去想家里人的分工!要是都有心眼对每件事思前想后,哪里会出这等事!”母亲给了老头一个呛白。

“一家人,男的在外挣钱,女的在家主持家务,这是基本的分工,男人辛苦一天了,饿着肚子回来,家里冷锅冷灶,不生气才怪!”老头说。

“你总是有理,你儿子跑生意是事,难道你媳妇在家做的事不叫事!田里的活丢不得,家里的猪、牛、羊、鸡,都叫人抓不开胡,一日三餐也要会过日子的才会支派好,你那二媳妇,也只有两只手,你还说她没整明白,到底谁没整明白?”母亲又把父亲的话怼了回去。

“好了,俩们别吵了,人家的家庭矛盾没解决,自己家里又斗起来了,真是!”薛运祥站起来说了一句话,没好气地走出了家门。自己的父母,他是清楚的,一辈子就是这么争争吵吵过来的,若是有半天不争吵,那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父母的事,作为儿子,不好多嘴,只好躲开些,免得都难堪。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40835

(3)
上一篇 2023年4月26日 上午11:32
下一篇 2023年4月26日 下午10:52

相关推荐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关于我的家庭,还必须接着聊。        我们家里,本是世代簪纓,世代书香,我的曾祖父虽然命运不济还是个举人,但到了我祖父,却变成了大白丁。这是谁都意想不到的。        大白丁是什么呢?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人不大知道了,大白丁是特指没唸过书的人,大字不识一个,睁眼瞎、大文盲。这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的确很罕见。   …

    2022年7月6日
    1.2K320
  • 老中青人生写意

    喝火令  ·  青年篇 记忆时光里,桃花笑雪飘,嫩杨摇曳拂金桥。烟雨少年文武,行运可披袍。 踔厉扬帆远,青春活力骄。举杯追梦起波涛。不以天高,不以利折腰,不以物妆人意,看淡自风骚。 喝火令  ·  中年篇 少壮纤纤手,辛勤日夜劳,岁如流水月如刀。 熬粥又偏清淡,无味剔鸡毛。 拓展人生路,皤然赋首遥,昨晨浓雾午时消。又见枫红,又见柳枝摇,又见鸟飞高度,没有白辛…

    2024年1月4日
    2.1K430
  • 封建科举,全国头名文状元有46人来自苏州

    “ 状元之乡 ” 苏州 诚 厚 前不久,研究生班的同学专程从北京来苏看望老班长。老班长当然要热情接待,陪游号称“半座苏州城”的平江路是重头戏。老同学兴趣甚浓,游平江路,逛特色店,两边的小巷走了好几条,从上午游到下午,最后游的景点是钮家巷的苏州状元博物馆。 苏州状元博物馆设在建筑面积1800余平米的省级文保单位潘世恩故居。清乾隆五十八年,23岁的潘世恩(177…

    2024年1月1日
    2.1K490
  • 末班电车(小小说)

    大林没料到自己有日会「沦落」到找对象也要靠相亲的地步。梦遗年代幻想漫画中那些大眼睛、含情脉脉的少女向他走来。小学毕业后进男校,噩梦开始,全一色的同龄「和尚」,谈论的是某女教师的胸围究竟几码,臀部为什么那么翘·····大学没读上,只好到技专学校读地铁维修。好了,找到的工作,机构也全是男技工,写字楼唯一的女性则是差几年就退休的老姑婆。 事情拖了好几年,好事都成空…

    2022年10月3日
    2.0K330
  • 诗歌:梅之思

    – 诗歌:梅之思 – 姐姐名梅  表妹名梅 同学名梅  老师名梅 结婚后老伴名梅 创作路上认识的诗友亦名梅 因而一生  被梅簇拥包围 很幸福  很隽永  很得意…… – 然而漫漫人生  犹如梦幻  己成过去 尽管无悔  却叹坚冰之上  见晶瑩未见花蕊 梅影渡雪  月下谁挥泪 –               20…

    2023年1月8日
    1.1K2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3年4月26日 下午4:46

    作者功力深,故事很耐读![赞]

  • 鱼满仓
    鱼满仓 2023年4月26日 下午6:07

    家庭分工明确没错。盼下期。点赞!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3年4月26日 下午9:25

    朋友文字功底深厚,故事吸引人,总想知道主人公的命运到底最后如何圆满,同情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周先生写的是中篇小说,不是短篇。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3年4月27日 下午5:39

      @豫莲芳草记得鲁迅先生写的小说《祝福》,这个题目最初给人感觉,是很喜气的,但读后,让人感觉到世事悲凉,我没有鲁公的功夫,驾驭不了这种主题,只能小打小闹,写点身边的小人物的小事,至于“圆满”,要等最后的结果。
      谢谢老师的关注与雅评。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3年4月27日 下午3:09

    出门在外难上难,回到家也不省心。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