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一二)

2023033104200764

何正璜《西北考察日记》旬日,写得一篇有关华严寺的文章。接下来要写的是她同一日抵达的另一座寺庙兴教寺。上网找找资料,竟然越找越多,核心事件都与唐玄奘相关。大致情形是,玄奘圆寂于铜川玉华寺,安葬于长安城东南白鹿原云经寺,越五年,依武皇旨意迁葬于城南兴教寺。黄巢起义期间,寺庙被毁,玄奘灵骨幸得僧人救护,携至终南山鄠邑境内紫阁寺中,建塔供奉起来。北宋时南京天禧寺从紫阁寺中分得部分舍利建塔供奉,其后国内多地及日本诸多寺庙都分有部分舍利供奉。探源索隐,故事颇多奇趣,要说养精神,是要比周遭相遇的泼烦事儿有趣得多了,这就是读书的好。一直读下去,从何正璜他们一行的足迹,几乎可以搜罗到长安古迹的大部,是可以慢慢写着玩味的。

不过这样的写法亦容易有缺点出现,就是抄来抄去,让人读起来索然无味。有天晚上在街头遇见摄影家吉木,说到此事,他摇头晃脑说,抄来抄去的也没有多大意思。确乎如此。不只抄来抄去没有意思,甚至有一些写作者在抄来抄去的过程中,对于史料的真伪亦不加甄别,还将错就错地传播开来。所以要尽量避免抄来抄去,尽量对有争议的问题做一些有意义的研究,去伪存真,还须加上一些自己的经历或实地感受,这样才是有价值的写作,锱铢以累,积以年月,对于长安地方文献的发掘自然会做出一些成绩来。

这段时间对于杜甫的诗歌多读了一些,亦买了好几种集子。最近的一次,是在孔网下单,买了《钱注杜诗》上、下两册,上海古籍出版社二〇〇九年四月出版,看版权页累计出版册数,亦是有万余册朝上。据说目下杜诗版本就有六百余种,笺注本就更是多得难计其数了,钱谦益在书前写有“杜诗昔号千家注”的话,亦言其多,从这一点看,杜甫应该是古代诗人中无人可比的人物了。倘以文化心理观察,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始终丢不下的,还是与诗人同频共振的,那份家国情怀。

中午餐后散步,太阳很好,自城墙根起,穿过无极公园,便是到了火药局巷。从火药书局门前过,隔过玻璃门,见有人影晃动,就想着是不是朱公子在店里了。门前台阶上卧着一只黄狗,推门时它站起身来离开,没有丝毫的攻击性。店里果然是朱公子在忙着布置店面,帮忙的还有稍后结识的茶艺专家小康,于是一起坐着喝起茶来。朱公子说,门前的黄狗是对面人家的,老了,经常会走过来躺在门前晒晒太阳,也不咬人。店面是两人合开的,亦是朋友们喝茶聊天的据点。稍后来了一位朱公子的朋友,作玉石鉴定的,几个人又神聊了一会儿灵异事件一类的话题,亦颇为尽兴,只是下午要赶着开会,便匆匆离席了。在店内购书一册,袁中道著《珂雪斋近集》,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二年十一月重印本。

《向度》春之卷阅毕。正是春天的清晨,窗外阳光明媚,浅绿轻出,想着昨晚在某公号上读到穆旦的诗歌《冥想》,恍然如梦,觉得他是把这一生的感怀都融化在这诗歌里了。人生的路,都是普通的路,没有谁能够超越一粒尘埃,而成为另类,正如诗歌的最后说,“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选稿:飞花如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9125

(0)
上一篇 2023年3月31日 上午9:57
下一篇 2023年3月31日 下午5:20

相关推荐

  • 美丽的误会

    小小说

    2022年6月6日
    11.0K20
  • 待莲开

    十余年前街头流行过一回钱锺书热,钱氏还为他的著作权打过一回官司,就在这当儿我看到了施蜇存先生的一篇文章《钱锺书打官司》,精短,很逻辑,很智慧,很扎实,行文风格让人喜欢,于是就找寻他的集子,其实他是五四时期走出来的老人手,鲁迅先生也曾骂过他“洋场恶少”的,只是自己没有关注他罢了。 先是买回一本浙江文艺的《施蜇存散文》,后来就还有辽宁教育“书趣文丛”中的《沙上的…

    2022年7月25日
    3.6K90
  • 【小说节选】泡汤的暑假计划

    七月的骄阳像下火一般,无情地把学生赶出了校园,清水河中学的暑假就这样顺应天时,合乎情理地开始了。 家在市区的宋晓冬正在收拾房间,一部分衣服要带回家换洗,须迭好放进提包里:剩的饭菜虽然不多,但仍然要倒掉;知青点的同学说好午饭前骑自行车来接他,现在正好还有时间可以把屋子整理一下。 副校长邹隆全在宋晓冬的房门口喊道:“宋老师,公社黄秘书打来电话找你,你快去接一下。…

    2022年9月7日
    85170
  • 人生感悟:珍惜

        一天很短, 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 就已经手握黄昏。 一年很短, 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 就要打点素裹秋霜。 一生很短, 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 就已经身处迟暮。 总是经过的太快, 领悟的太晚, 我们要学会珍惜。 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友情、 同事情、同学情、朋友情。 一旦擦身而过, 也许永不邂逅。  

    2022年7月15日
    3.0K40
  • 称谓里的价值观

                               除姓名外,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获得很多称谓。 亲属间辈份的称谓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与年龄无关,一辈子不会变。随着岁月的增长,一代代晚辈的出生,新的更老的辈份称谓也会逐步增加。村里的乡邻间并无血缘关系,辈份的称谓如同亲属般不乱。 姓名在称谓中用得最多的是学生时代。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的老师都用姓名称呼学生,…

    2023年6月23日
    1.0K3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