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一 一)

2023030712481680

辛德勇先生来陕,陕煤建宁总邀约,有幸共进午餐。“辛神”很为健谈,大致触及半点学术,都能迅疾做出反应,展拓而论之。他是受西北大学之邀,晚上有一个关于岳飞《满江红》词真伪的讲座。稍后几天,即见到当晚的演讲稿的全文发布,篇幅是相当地长。午餐时,晚上的讲座内容只是稍为提及,此话题应是与电影《满江红》相关。回想起来,辛教授午间的一席谈,涉及到文学、书法等好几个方面的话题,是可以简单地整理出来,写出一篇文字的,且待时间允许,则可稍为董理,以飨同好。

收到南京《开卷》杂志今年第一、二期。学校寒假,收发室只收而不发,因而就稍有迟滞,倒是宁文兄微信特意提醒,说是发件已收,并告知收件者姓名、电话。稍后几天开学,才取件到手。感觉新刊要比以前稍厚一些,内容似乎增加了一点。二期上有篇关于知堂的文字,分好几节,仔细地看过一回。十数年间,《开卷》总是那么不紧不慢,亦如新雨堂写着书事,缓缓地行走着,寻常巷陌,大道低回,都把那热闹与蒸腾留与他人了,就只是默默地行走着,坚持着,走着自己的路。

还有相关于南京的一件事亦值得记下来。是多年的文友罗伊娜,加了微信,点赞便成为惯常的事情。忽有一天下午,她发了落花一类的图片数张,却引起了我的共鸣,于是加评论道:花落春常在。她即迅速回复:人闲日即安。我又评论道:咏絮才堪怜。她迅疾又回复说:辞镜颜可惜。本想再续着对下去,可惜自己才有不逮,很有些江郎的捉襟见肘了,于是松懈了下来。罗伊娜文采富赡,而人又聪慧超人,在众多的文友中,是很为特别的一位了。我的两句,应是来源于俞樾与《红楼梦》中的句子,不想罗伊娜竟那么妥帖地应对了,真是实足的大才女一枚。实际上,倘把最后的两句顺序调换,添上前边两句,便未尝不是一首能够看得下去的五绝,是很有些趣味的。

《向度》杂志春之卷出刊,主题为“时间的意义”。刊物约请国内外十二位作家,用一年的时间,以运动场上接力赛跑的方式,每人一月,用日记记录下来自己的日常生活,个体非虚构地反映了去年所发生的事情。有好些熟悉的名字,青青、一石、张宗子、罗伊娜、指尖、弥生等,亦很想窥视他们去年里一月间个人的私生活。日记这种比较私密的个体写作,被酸枣这样策划着捻弄在一起,还是很为别致的。在纯文学式微、网络文学大行其道的当下,《向度》一直坚持着,是需要韧劲与智慧的,向《向度》杂志致敬。

近来读骆玉明著《<世说新语>十三讲》、《世纪老人的话·施蛰存卷》。后者是一本曾经读过的书,那天去旧屋,在书柜中看见,便取出带至办公室。最近有意把何正璜著《西北考察日记》再挖掘一番,写一点关于西安城地方文献一类的文字,应该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过古旧书店,购梁鉴江《杜甫诗今译》一册,中华书局二〇一九年六月出版。人至中年,却是十分喜欢杜甫了。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6944

(2)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3年3月7日 上午11:42
下一篇 2023年3月7日 下午12: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3年3月7日 下午1:43

    读书人抛一枝春!
    赞了![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