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探访老知青

smart

早就有去天津看望老知青的想法。为什么?1974年我们原来北京农机学院子弟,从重庆搬到邢台南和插队,这样离父母的邢台市比较近。插队就遇到天津老三届的插队天津老知青,他们长我们五六岁。天津离北京近,他们是我们大哥大姐,对我们照顾有加,很容易产生了亲近感。共同经历,有深厚的情谊。

我近来老去北京周边的燕郊、香河、廊坊行走,离天津近在咫尺。想想已经牺牲老知青作龙,在最困了时去六队老朋那蹭饭,有的老知青身体也不太好了。和天津年轻知青见面相对多些,而见老知青就比较少了,有的老人已六七年没见面了。现在防疫政策变化了,年轻知青和北京知青又在策划在某处见面事宜。

平常懒床起晚,26日却很早爬起。吃了一包方便面,奔北京南站,然后再去天津西站。怕晚又来早了!看来我是爱操心的人。高铁方便,在天津武清停了一下,就奔天津西站。天津西站新站,交通修得四通发达!新站可减轻老天津站的压力。

我出发之前,天津王大姐突然微信我,让我从南广场门出,她怕进站迷路。到了天津西站,她没迷我却迷了。找了半天才找到大姐,原来我是走到侧门了。熟悉的老知青还有男同志正炎、老彭、赤脚医生李大姐。

正炎电话老打不通。他看手机少,更不太会用微信。女儿老嫌他笨,但是他说话还有底气,他在上老年大学,怎么也联系不了。他住五大道地区,曾猜想是不是皇帝大表哥?

老彭对我很好,如果他在天津,一准组织大家见面。事情并不如愿,先是疫情去不了,后急急忙忙,来去匆匆,当打算去天津时,他已经回北京带娃上岗了!他身体也不太好,快退休得了心梗,现在一个眼也看不清。2017年我刚退曾去天津他家住了几天。善良热情,吃足了海鲜。我穿的带补丁大衣被他说了多少次。她女儿从北京甚至带话,不要老批评俺。我都笑死了。临走他还把正炎和世玉叫来在五大道附近喝酒。

之前,我们还去园明大楼看了作龙曾经的家。作龙的邻居有王光英。1975年夏天,为搞沼气,作龙牺牲了。我后曾一度睡在老彭床上,和正炎一个屋檐下。老彭招工已经走了。当时他很想当煤矿工,工资高,但是出身不好没批准。现在想想都是后怕!如果当上矿工,我们还能见到吗?

王大姐早早就接我,怕我找不到北。她说正南正北的房子在天津少。她指高楼告诉我,你看楼房都是歪着盖的。细心热情的她,带来公交卡,上公交不用花钱。其实我准备有零钱,有会使用一卡通刷天津公交车。说到热情,大姐几十年如一日照顾亲属,付出太多心血和辛苦,一般的人是很难做到的。她现在身体也不如原来,一个耳朵几乎听不清,和别人对话须侧着耳朵来分辨。

老彭曾承诺,老天津知青来京玩,可住在奥森旁的新房。现在也不行了,房子卖了。天津老知青也没来过北京一次玩。至少我不知道。可能李大姐来,也是急急忙忙。他们主要工作是退休照顾老人和孙子辈,老人走了,还要照顾孙子。他们哪里有时间出来走走?现在有时间,身体也不行了。

王大姐家住六楼,漆盖也痛了,上下楼就疼,必须手扶往上爬。每天下楼1次,买东西,办事,还有锻炼身体,就是一趟,要做好功课,大姐出来玩的想法越来越淡了。原来还想来北京看看,她家原来在北京东郊机场旁,就是现在首都机场旁边。七十多岁的人了,玩要抓紧,可是许多事情不是想像的那样简单。

smart

李大姐的经历更是曲折,老公突然离去,对恩爱夫妻是很大打击。原来都是老公照顾得大病的大姐,现在大姐必须坚强自立。大姐儿子很孝顺,自己忙,却把老妈的行程安排得丰富多彩,经常安排旅游。有孝顺娃比什么都好。大姐又有了一次病小的复发,幸好还好。大姐现在还要照顾孙子,也比过去省力,但是时间还是很紧张的。大姐最希望的情况是,一边喝着小茶,一边在桌前看喜欢的电视节目。

王姐有时会找李姐走走路,有时还吃个便饭。李姐总是抢着结账。那天王姐提前放在前台的300元也被李姐塞回。如果老彭在,吃饭结账,谁也不敢抢单,因为谁抢他和谁急!说到李姐曲折的过往,李大姐说,到阎王殿门口,硬是把她推出门来!她现在身体还好。后来大姐还请我们吃了大餐,虾鱼都是大盘。本希望吃点简单的,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她执意点硬菜海鲜。她还给点了啤酒,还带回两个天津烧饼。她还给了许多种安眠药,让我试试效果。

吃完午饭已经两点多,李大姐执意送我到公交站。担心她的身体,希望她早回家休息。她一直等到公交车来才走。

在五大道看看,王大姐陪着。她口口声声说方向感不好,其实她打小在这长大是有感觉的,她许多同学就住在这里。我们看了孙殿英的故居,高高大大的楼房。她还带我去广场最热闹的地方走走。放开旅游人爆棚,人山人海,都是外地游客。

我们还去了一个庆王府。七十以上免票,我是半票。大姐执意要给我买,被我拦住。他们对我那么热情,我是很不好意思了。王府里边十分开阔,有五千多平米。价值连城的古老家具,我是不懂。房子大是明显的,还有大院子和许多太湖石。

smart

庆王府再好,也顶不上现代生活方便和便捷,时代进步大大超过人们想象。我们现在要抓住兔子尾巴,享受不太长的好生活。大姐腿不好,担心累着了。其实庆王府她也是第一次来。我也疲劳了了,建议她回家,我去车站买票回家。我们是相反的13路公交车。他们家离五大道也不远。没想到周日回京,一票难求。我犯的错是应该来天津时就买好回城的火车票。这个错误在经济上损失倒是小事,让我很是紧张了一下。见上篇文。

吃一堑长一智,学到许多出门在外的技巧,还结识新朋友。不太会用12306买票,旁边年轻朋友非常热心指导下安装好。最后一秒我们加微信朋友。没来得急谢,他们已经消失在苍茫人海中。他知道著名书法家和作家胡炜。胡是我们的博友。海城许多字都是他写的。后来新朋友在微信告诉我,为什么对我热,是看到我热情招呼丢东西人回来拿。一个热情小伙拿着东西就追上去。我们为年轻人点赞。社会还是好人多!

后来新朋友告诉我,他娃在我们大院旁边的大学上学。他送完娃,就赶火车回老家,他在卧铺上夜里看了我写的小文,比较喜欢。他爱写短诗。我们是有缘。他比我小二十岁。他是数学的中学老师。他很容易的事,对我就是难上难。为网上买票,我还专门去华为服务中心咨询,还是没明白。

天津有许多近代遗迹,有漂亮高耸的高楼,有干净整洁的街道,地铁现在也修了不少。夜晚的天津站,灿烂多彩,高楼解放大桥上霓虹灯照射下海河两岸,太美了!人也不像北京人多。有机会还要来看看过去没注意到的、不太远的大美的天津!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6385

(14)
上一篇 2023年3月1日 上午10:02
下一篇 2023年3月1日 下午12:41

相关推荐

  • 永不消逝的电波

     – 永不消逝的电波,年少李侠刻心中。   年青入伍传军令,亦在沪部干报务。   滴滴哒哒手耳功,上传下达无线送。   收发报做十多年,今儿古稀仍觉荣!     九歌与我同年兵,从军都当报务员。   虽不知其哪部队?上博有幸成好友。   赏他电台值班照,现咱也付执勤图。   哒哒哒,哒滴哒,空中会话战友懂。   –        战友…

    2022年12月20日
    5.2K230
  • 清凉一夏的恋情

          –         在阳光的午后,走在绿荫的原野, 看到了曾经模糊的身影,那是爱的踪迹。         憧憬,梦想,活力,生命力透心底那是爱的神往。有一种声音发自内心最深处, 源源不断碰撞出来的是爱情之火花, 好似被撑起般的自由。        感受着清凉一夏的激情, 是由内而外那颗饱满的心灵,温柔剔透是你爱的气息。势不可挡新活力从…

    2023年7月29日
    2.2K130
  • 你变了没有:与大平15年后再相逢

      2005年5月,作者与袁立平夫妇合影 2020年9月,作者与大平合影 2005年,我时任长春皓月集团办公室主任。 是年5月,公司组织了一次大型活动,过程很顺利,结果也很圆满。活动结束后,我设宴招待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当时特别感谢《人民日报》驻长春记者站的站长晓东大姐,正是她为我组织了很多中央知名媒体来采访,提升了企业的知名度。当时晓东大姐的爱人…

    2022年12月2日
    981110
  • 咖啡喝多了

      有的人喝酒没有节制,我喝咖啡则很贪杯。侄女佳楠知道我有喝咖啡的嗜好,邮寄来两瓶手冲咖啡。在家里很多时候,吃完中午饭,会冲上一杯,偶尔也会去文创中心那边的咖啡馆小坐片刻,算是解馋、解乏吧。

    2022年5月23日
    6.5K120
  • 新年的思念

    —写给七二师生情群   新年的思念是一首歌 每逢佳节倍思亲 开天辟地唱到今 爱在肺腑暖在心 我们是一滴水 让一滴水融入一滴水 我们是一束光 让一束光簇拥一束光   思念是巍峨高山 勇攀顶峰喜相望 思念是浩瀚大海 我在这头你在那头 思念是芬芳的茶 挚友如茶满口留香 思念是陈年的酒 酒逢知已千杯少 思念是无边的爱 此爱绵绵无穷期 …

    2022年12月31日
    3.9K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7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3年3月1日 下午12:34

    知青,是个说不尽的话题,只是年龄不饶人,也都老了。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1日 下午1:17

      @2272 张英辅是的是的。人老了,生活也不是太顺利,只能祝福他们了。谢谢朋友留评。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3年3月1日 下午1:46

    天下知青是一家!问好老知青!远握![微笑][花][花][花]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1日 下午2:18

      @柳絮晗烟谢谢朋友。知青遇到困难比较多,什么事情都经历了。许多人很善良。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3月1日 下午2:40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知青。
    天下知青一家亲!问好老知青!
    以后不再有知青,还有……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3年3月1日 下午4:59

    你这是第一次去天津吗?每一次岀门,都要走之前把什么都联系好,计划好,来回车票,到那里后有否人接送,都见谁,吃住玩的安排,提前作好准备,到那里后按程序走就行了。天津的瓷房子和晚上乘海河游船看夜景,这两个项目比较精彩。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1日 下午5:58

      @豫莲芳草我是无头O型血的苍蝇,乱撞后再来总结经验。去的不多。是近三年第一次去。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3年3月1日 下午6:11

    到了一定年纪,要和不同城市的朋友聚一场很不容易。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1日 下午6:20

      @难诉相思是的。到时可能就吃不动了。现在我就有些吃不动了,也不想大吃大喝。祝好朋友!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2日 上午6:55

    老师助力,文画龙点睛。谢谢了。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3月2日 上午11:54

    这样的作品与文字,情怀与情境写真,好亲切。我们曾经拥有共同的名字。为青春无悔,初心仍在而倍感欣慰。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2日 下午4:46

      @锦瑟黎燕大姐插了几年队?都有许多故事很体验。老知青现在也七十多岁了,有的退休金不搞,还有许多工作。感慨良多。谢谢大姐帮助,胡炜你认识吗?感觉你们认识。我写了整整一天,头也大了。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3月4日 上午5:01

      @杨自记胡炜,我不仅认识,还是知心的文友。他的画、书法作品、摄影作品、文学作品都是佳作,为人与才情,没的说。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4日 上午8:17

      @锦瑟黎燕可惜我们见不到的文章,十分想看。有机会可转载吗?他现在身体怎样?向他文化。谢谢大姐。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4日 上午8:18

      @杨自记向他问好。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3月4日 上午9:09

      @杨自记他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不间断地在新浪微博发表作品。你查新浪博客过客hw,就可看见他的作品了。抱歉,我的博园有自己的风格,不转载与自己无关的博文啊。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4日 下午12:16

      @锦瑟黎燕谢谢大姐,好久没上新浪了,我去看看 。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3年3月4日 下午6:21

    老师重视战友情,欢聚友好快乐歌。欣赏一生岁月的积淀。[赞][赞][赞][喝彩][喝彩]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4日 下午8:33

      @碧宇流云谢谢朋友,我们都是知青,越来越怀念过去,也想见老知青。可惜有的大哥不想见。有的大哥也忙,也见不到。谢谢朋友留评。

  • 诚厚
    诚厚 2023年3月5日 上午9:52

    知青,相当于部队战友的那种感情。找机会看看,相互间也是一种安慰,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5日 下午5:01

      @诚厚现在近在咫尺,高铁又便利,看看也是当然的。其实我们见面还是少。谢谢大哥。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3年3月5日 下午12:26

    杨老师是个重感情的人,心心念着那些曾经照顾过自己的人。[花][花][花]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5日 下午5:02

      @悠扬琴声68是的是的,也是优点也是缺点。不过能写出情感就好。祝好大姐了。

  • 霁月
    霁月 2023年3月5日 下午10:45

    我看过我们这里老知青的集子,他们也同杨老师一样,重情重义,热爱老知青这个团体。祝福老师。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3年3月8日 下午5:13

    曾经的知青,现在都成了老人,看望老知青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大事,是一件不可拖延的事。为老师点赞!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3年3月11日 下午4:59

      @邯郸常跃进过去都是春节探访年轻知青,有时老知青也来。后来他们来的也少。既然天津离北京不远,偶然探访也是可行的。希望我们多走走,毕竟机会不多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