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费秉勋先生

2023022705134136

二零零年左右费秉勋先生在书院门给市文史馆员们有过一次讲座,翟荣强先生带我去了,我是旁听,是慕名而至的。那时费先生也许退休不久,骑着一辆红色的儿童玩具模样的自行车,车的两个手把很夸张地勾出个马面形,很个性,车头挂一硬纸质的袋子,装了讲义。感觉他不爱说话,但讲座却讲了约有两个钟头。语气很舒缓,声音也不高,他只是讲他的,完全不管听众席的秩序。讲座的内容和舞蹈有关,现在我已记不大全了,只记得讲义里的年代很“古”,似乎还有魏晋时人哀鸣一类的内容。印象很深的是,他说他退休以后很想研究一下《世说新语》这本书,说是很有意思。我当时也有意无意地翻翻这本书,所以就记住他的话了。

讲座是在秋天,我穿着茄克,还傻傻地打着领带,大致总是出于心里对他的敬重。他是属于我心向往之的人。先生讲完课,去了一回卫生间,提了袋子出门要走,翟先生就给我介绍他了,他还是没有多余的话,面无表情,应我的请求在我拿的纸上写下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刚洗完手的水痕也留在纸上。我看着他骑着红色的小玩具车的影子在老街上慢慢离去。我们是市政协的一位副主席的车送回来的。在我的意识里,他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身上有一些不同于一般人的性格,能让人心里感动。我后来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原因很复杂,最主要的是怕打扰他,影响他的生活,而且自己也不很上进,找先生说什么呀。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市面上兴过一段时日的周易热,那时几乎很多的读书人都卷进了这股热浪,我就买回了一本先生的《八卦占卜新解》来读。读了好几遍,最终还是无功而返,每次都是读到“纳甲”一节就知难而退了,直到如今也弄得不是太明白。用现在的眼光看回去,先生的这本书还是很出色的,他偏重于易经常识的学术探求,很客观地勾勒出了易学的发展体系。先生在西北大学讲古代文学,又精研舞蹈之学,探幽于神秘文化,博学多识,深得造化之源,《八卦占卜新解》一书实有颇多精彩之处,是好书,也是一本好的入门书,一本好的科普读物。

我最早是在读贾平凹的作品中知道先生的,在贾氏的眼里,费先生永远是他的“先生”。贾平凹的成功,与先生有很大的关系,他早期的作品,有些得到过先生的编辑和指正,也正是在先生的引领下,他的文学之路才一步步走向成熟的。最早的系统性地研究贾平凹及其作品的就是先生的《贾平凹论》,这本书前两年又重新勘定发行。他们是要好的师生,更是要好的朋友,让人羡慕。

费先生说他五十学书,五十六岁学琴,还学会了使用电脑,练习打字时要求自己严格按指法来,终于还学会了盲打,是很快乐的。贾平凹的文章里就曾说先生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把自己关在屋里专心钻研一门学问,都能有所成就。大致艺术的道路是相通的,再加上先生的执著与勤奋,成功之花总会为他盛开,在神秘文化、舞蹈研究、古代文学研究等方面先生都有多种论著出版。闻频先生那天对我说,费先生的字为什么好,因为他有学养,虽然起步晚一点,但还是好。这让我想起一位朋友说的话,写字写到最后,都是写学养了。

第二次再见先生,是在零七年的秋天,加上先生,我们五、六个人整整地呆了一天,先生仍然是没有太多的话,面无表情,但我和先生已不是很生分了。那天他胃不太好,宽大的上衣让身体显得有些瘦小,头上的棒球帽引人注目,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是对他有着一种崇敬的心情。他由作家出版社新出的集子《杂家独白》,是他数年里零散发表的文章的结集,送了我们一人一本。他的性格很“犟”,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别人就不要强求他了,强求他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这是我从一些细节上感觉到的,有时竟觉得他很有趣,真是个有性格的好老头子。

我见费先生,顿生欢喜心;一去不相见,相见亦无言。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6253

(1)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3年2月27日 下午12:31
下一篇 2023年2月27日 下午3:09

相关推荐

  • 我的《读者》情缘

      路过街角的手推车旧书摊,瞥见一沓《读者》杂志,不禁驻足观看。 随手翻了翻几本杂志封面,眼熟呢,恰巧都是我曾经看过的那几期呀!我感到一阵头晕,愣愣地问:“《读者》是不是很好卖?” 书摊老人摇摇头,摆弄着书摊上那些悬疑的、武打的小说,他说,连这些书都不好卖呢,谁还看《读者》呀,前两年还能卖出一元钱一本,现在连我家小孙女都在网上看电子书了,既然你喜欢,选中哪本…

    2022年6月12日
    5.9K160
  • 【小说】圆满

    【小说】圆满 一 山门是木制板门,两扇对开,灰暗、破旧,就像一个乞丐没有扣好布襻的对襟大褂;院墙是石头砌成的,抹过的三合泥已经被长年的雨水浇得如染了茶垢与酱油一样,赭一块,褐一块,脏兮兮的;院墙上那一溜黛色小瓦和瓦当,也被年月揭了好些窟窿,短短的椽子,也有些腐朽了。几棵古树,说不出它们的名字,有的扭扭曲曲,如蟠龙互绕,有的笔挺高耸,直参云天,有的形如华盖,荫…

    2023年4月19日
    1.5K100
  • 七绝 • 为荒原枯木与长颈鹿题图

    一场大旱落凡尘,枯木孑然惨淡身。 忽见柔仁长颈鹿,衔来云朵树冠新。

    2023年1月18日
    70180
  • 暮秋,漫步在后溪河畔

    秋,更加深沉更加暗红,已然近冬,风和日暖,拉着朋友在颐和园的后山漫步,这里宁静清幽,偶有人影,有着与世隔绝的感受。幽静、悠远而惬意,心,像是被一只温暖的手在抚摸着,温情中感觉心满意足。 后山有条河,叫做后溪河,但是我们自小就习惯称之为后湖。水面平静,依稀倒映着岸边已然霜染的秋树,色彩斑斓煞是好看。水上的残荷依旧是一道风景线,稀稀落落的枯叶被摄影爱好者青睐着,…

    2022年11月11日
    935100
  • 辽河渡口

      在辽阔的松辽平原上,东辽河渡口,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 那一派静静流淌的河水,把辽河分成南岸和北岸,也分隔着你和我 一艘舷边早已呈现出棕褐色的铁皮船静静地停泊在柳岸边,等待你来登临 抑或它已划到了水中央正去彼岸,你只能等待下一个人将其摆渡过来 驾船人一位头发斑驳的老者,年轻时的他也许有过浪漫的故事,或者经历过生活的坎坷,现在风烛残年,被乡亲推来看…

    2022年6月8日
    9.4K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3年2月27日 下午1:35

    欣赏、学习老师的美文。老师的文笔了得!人物刻画、描写细腻、语言精练、受益匪浅![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3年2月28日 上午10:15

    读到了学养的魅力![赞][赞]

  • 霁月的头像
    霁月 2023年3月1日 下午2:21

    从老师的文字里读到了一位很有个性的老先生。读起来很温暖而又有古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