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走火

2023021311122845

皇甫殳站长把布蓬吉普停在樟树坳小学操场上,让猎狗“乌嘴”守着车,自己拎着一个纸箱向教师宿舍楼走去。

教师宿舍楼三楼迎着操场方向的是一扇大窗。此时窗帘被掀开了一条尺来宽的缝隙,窗帘半掩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皇甫殳站长是计算着时间来的。今天是星期五,陈筱依要回十里坪看父母,约定要他亲自送的,已是下午四点了,学生早放了,其他老师也回家了,现在正是时候。皇甫殳敲了敲三楼的门,吱的一声,门开了。“干爹来了!”女人甜甜的叫了一声,马上拿了一只玻璃杯,沏了茶,双手捧着递到皇甫殳的手上。皇甫殳在接茶杯时顺手抓住女人的手,有力地拉到胸前,这时,两人的呼吸都已经十分急促。皇甫殳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急切地拥住了女人。

女人就是陈筱依。十六年前,陈筱依初中毕业,到镇上找事做,经人介绍,来到皇甫殳家做保姆,带孩子。皇甫殳当年三十出头,已经当上了这柳林镇教育辅导站的站长。教育辅导站站长是什么人,县里管教育的是教育局长,这近八万人口的柳林镇,管教育的就是他皇甫殳。皇甫殳对十五六岁的陈筱依说:“小陈,你在我家好好干,干好了,等我孩子上小学了,我让你去当老师。”陈筱依是个懂事的女孩,她知道当老师是很体面的事,她十里坪的那些小姐妹,大多到城里挣钱去了,虽然能挣很多钱,但被人传说得不体面,大人在家很没面子。当然陈筱依也知道这“好好干”三个字是多么地不容易做到,因为她从皇甫殳站长闪着火光的眼睛里读出了“好好干”还不只是看好孩子一层意思,还有多层意思。陈筱依是一个有心计的女孩,于是,从第一天起,她便认皇甫殳为干爹,将每一天的工作,每一种个人努力,每一次热心服务,都维系在 “当老师”这个目标上。五年的保姆生涯,她都遂了干爹的愿。皇甫殳站长最终没有始乱终弃,而是兑现了他的承诺,弄了一个教师指标,将她招工转正,安排在一个风景秀丽,且又僻静的小学工作,真是事随人愿,皆大欢喜。

皇甫殳站长和陈筱依从里屋出来,各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又各自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这才去打开纸箱。

纸箱里的东西,都是皇甫殳带给陈筱依本人的物品,首先呈现的是一只精美的盒子,里面是一对金镶玉的耳坠,这原本是一个想要调入本镇的中年女教师孝敬站长夫人的礼品,但是,仅仅一对耳坠,想让皇甫殳站长行使一次人事权利,也太不够分量,或者说太异想天开了,中年女教师终于没有调动成功。而这礼物放在家里又不入眼,只好拿来送给相好。

皇甫殳说:“这耳坠是我到北京办事时专程到珠宝店给你买的,黄金镶碧玉,挺贵的,戴上它,能显示出主人的尊贵和富有。来,我给你戴上。”

“我有什么尊贵和富有的,戴着会让人笑话的。”陈筱依半推半就,还是戴上了。陈筱依知道现在农村妇女一到农闲时便凑到一起打牌、搓麻将,个个金耳环,银戒指,即使是没有的,耳垂上也钻有一个窟窿,那是曾经戴过或准备去戴的。

“这些是日常用品。”皇甫殳又从纸箱拿出一对枕巾,一瓶护肤霜,一瓶沐浴露。“还有一些吃的,有零食也有菜蔬。”皇甫殳又拿出几个包装精美的袋子,放在茶几上。

“我把这些东西给爹妈带回去。”陈筱依把几个袋子又放回纸箱。

“有呢!你回去要带的都备着呢!都在车上。”皇甫殳又将那几个袋子拿了出来。“收好东西,上车赶路吧!我今天还要赶回站里去呢。”

陈筱依像一个听话的小孩,手脚麻利地收拾着一些东西,然后提了两个纸袋,跟着皇甫殳下楼上车赶路去了。

吉普车在石子路上颠簸着。从樟树坳到十里坪,路途要经老虎洞、野猪岭几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车道是几个村的村民合伙修的便道,二十多里长,路虽不算远,但路况极差。老虎洞,野猪岭,顾名思义,先前这里是时常有老虎、野猪等野兽活动的。现在老虎绝迹了,但野猪、黑熊、香獐、青麂、白麋子,还是经常出没。因此,一个人不敢单独赶路,要几个人相约而行。由于这个原因,陈筱依很少回家看父母,除非专车接送。

陈筱依有丈夫,他叫刘庆丰,在深圳做事,一年回来一两次。刘庆丰曾经提出带陈筱依去深圳打工,把这边的工作辞去算了。但陈筱依觉得自己就一个初中学历,尽管已经是一个公办教师,后来多次参加业务培训,拿了不少这证那证,但与师范院校毕业的老师一起工作,也只能教一教低年级而已,去深圳自己能做什么?况且,现在是在编吃财政饭,老了有退休金,辞了职,老了要靠别人养活,肯定很窝囊,很小气,不如就赖在樟树坳,这样生活着,倒也省心,惬意。

陈筱依没有孩子,医生说是子宫没有保养好。可能是早些年堕胎次数多了,一段时间是习惯性流产,后来根本就怀不上了。皇甫殳有些内疚,这都是他惹的祸。但陈筱依不怪他,两廂情愿的事,出了漏子,认命就是。

皇甫殳时常跑这条路,他的布蓬吉普就是为这条路而备的。除了因为有樟树坳小学这个女人要关照,要接接送送,还有一个因素,老虎洞,野猪岭是他的狩猎场,从参加工作来到柳林镇,凡有闲暇,都要邀约三五个好钻山的朋友,带几只凶悍的猎狗,到老虎洞,野猪岭巡一次山,每每进山,必有收获。尽管辅导站还有一辆黑色“东风雪铁龙”,那是跑水泥路或柏油路的。吉普车越野性能好,跑山路可以由着性子来。

皇甫殳开车很专心,尽管车子颠簸得厉害,但不到半个小时,车就到了十里坪陈筱依的家门口。陈筱依从车里拿出纸箱纸袋,想说一句下车歇口气,喝口茶的话,皇甫殳已启动引擎,朝柳林镇方向驶去了。

皇甫殳站长回到柳林镇花园小区自己的家里时,爱人李芳菲和儿子皇甫健已经回来了。是站里专职司机杨东民用“东风雪铁龙”接回来的。李芳菲十年前就已经调到市外国语学校去做了一名语文老师,儿子跟着母亲,在外国语学校读完初中,本学期以绝对优异的成绩考入市重点高中,进了重点班。李芳菲是为了儿子的前途才想法调到市区去的,市里的教学质量,尤其是高中的教学质量比县里学校强多了。李芳菲倾力培养儿子,基本无暇顾及丈夫皇甫殳。有时,皇甫殳驾车去住一两晚,大多时候夫妻是两地分居。今天星期五,母子二人相约回柳林镇,要在周末享享天伦之乐。因为儿子进了市里的重点学校重点班,也可以小喘一口气,放松放松了。

儿子皇甫健在自己的房间上网去了。夫妻两人在客厅说着话。

“你又上山啦?”李芳菲见皇甫殳风尘仆仆的样子,问道。

“下乡检查安全去了。”皇甫殳说。

“一路还有谁?”

“还有‘乌嘴’。”

“又打野味啦?”李芳菲仔细打量着皇甫殳,笑了一下,又问。

“忙得要命,哪有时间!”皇甫殳也笑笑。

“遇上狐狸了吧,怎么闻到你身上有一股臊气?”

“开国际玩笑,我打猎从来不打狐狸,狐狸肉谁吃!”

此狐狸非彼狐狸。两人心里明白极了。

“我给你说件正事。”李芳菲正经八百地说,“儿子上高一了,他那个班可是重点班,全市数一的,我可没少花心思,以后你可要上心点。”

“这我知道,你费心了,以后,要我怎么做,你拿方案,我按既定方针办。”皇甫殳也半正经地说。

“关键是要让孩子得到老师的重视。”李芳菲的话直截了当,“一个求知欲强,通晓事理的学生,仅有奋斗目标,有决心毅力还是不够的,还要时时有老师的指导,点拨,提醒,肯定。这就要花费老师的心血,精力。老师付出了,要给他丰厚的回报,你说,是不是?”

“我懂,不就是多塞点银子吗!”皇甫殳不假思索地说。

“你怎么那么俗!”

“那我就写感谢信。”

“又来虚的不是?”

“那我怎么是好?”

“礼是要送的,不能变点花样吗?”

“那你要看他们好哪一口。房子,车子我送不起,女人,他们多的是。这叫我有点为难。”皇甫殳漫不经心,又故意贫嘴。

“行贿受贿你不是很有一套吗?怎么涉及到孩子的老师,你就毫无主意了呢!”李芳菲有点生气了,在家里说话不用转弯抹角,顾及影响,便直统统地检要害说。

说皇甫殳行贿受贿有一套,别人是不敢说的,但作为内当家的,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不便挂在嘴巴上。要说也真有的说。

一个镇的教育辅导站站长,也算不上什么官,九品都不到。但是他有人事权。镇外的老师要调入本镇,没有三五千的红包,免谈;本镇辖区内乡村学校的老师想要调到镇上学校去,少了三两千,也没门。别人是见怪不怪,自己是习以为常,不认为这就是索贿。要讲送礼,更有说的,给县局领导,市局领导,凡有利害关系的各级领导,年关近了送腊肉,香肠,羊腿,猪蹄膀;春天来了送新茶,节日近了送红包,一年四季,有送不完的土特产和银子。有贵客从远方来,陪吃饭,陪打牌,还要找小姐陪度良宵。反正是用公家的钱活络私人的关系。但是,从不认为这与行贿沾边。好像这就是邻里间的你来我往,平常事。

李芳菲冷不丁的一句话,让皇甫殳开了窍,送土特产,送拿钱难得买到的东西,不是很独特吗!

皇甫殳兴奋起来了,一拍大腿,说:“有啦!有啦!”

“又发神经了,什么有了?”李芳菲被吓了一跳,问道。

“有办法呀!或者说,有特别的礼品呀!”

“说出来我听听,看是不是比较贵重又不落俗套?”

“说不上特别贵重,绝对别具一格,让我准备一段时间,先给你留个悬念。”

“老不正经,还卖关子,还什么悬念,我看你就是想敷衍过去。”李芳菲懒得和丈夫贫嘴,悻悻地到厨房去了。

清晨,司机杨东民打来电话,说车已停在小院,吃了早点就出发。皇甫殳站长才记起今天要进县城开会,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全身还软软的,一点劲也没有,昨天下午,在樟树坳,陈筱依已经折磨了他好一阵子,小妇人抽精吸髓,掏空了他的身子;晚上,难得回来一回的老伴要求“温习功课,完成作业”,又是一阵折腾,榨尽最后的汁液。筋疲力尽的当口,又要驾车进县城,真是有苦说不出。但局里的会是要去开的,开会就是首要工作,教育辅导站站长,平日里又不象学校老师那样天天要上课,无非就是以检查工作为名,到基层学校,看一看,听一听汇报,打一打牌,喝一喝酒。到县里开会和回站贯彻执行会议精神,这就是工作的重中之重。不去开会,国家养着你干什么?况且开会讲话,开会上电视镜头,也是很风光的事。

皇甫殳站长洗漱完了,出来草草地吃了早点,叫杨东民开车,自己坐后排位置上,在进城路上,又舒舒服服地眯了一觉。

今天的会,是全县教育系统表彰大会。参加会议的,大多是熟人,各镇教育辅导站站长,各中学小学的校长主任,也有一些生面孔,想必是学校里共青团,工会,后勤这几块里的人。每年都是这样,领导个个都是先进工作者、劳模,还得奖金,挂红绶带。

皇甫殳进会场,将右手举到与肩同高的位置,然后左右摇摆,像首长接见部下似的,与熟人打招呼。皇甫殳是八个教育辅导站站长中的大哥大。所谓大哥大,首先是他的气派大,他有锃亮的黑色小轿车,有专职司机,别个站长进县城却是搭乘客车。他辅导站还有自己的贸易公司,石木制件工厂,排场大了去了。其二是权力大,皇甫殳所在的行政区域大,柳林镇有近八万的常住人口,学校多,老师多,摊子大,辅导站所辖企业就五十余人,自然权力就大。其三是成绩大,柳林镇是本县南部的一大重镇,有“小上海”之称,这里经济发展速度快,文化教育氛围好,人才出得多,教育质量高,当然成绩大。有这三大,就有了老大的底气。再就是皇甫殳的胃口大,凡在人事上有过交往的都领教过这大哥大的胃口。人们在对他的称谓上,也有讲究,有人叫他皇大哥,也有喊他皇阿哥的,听起来就像宫里的人称呼少年乾隆一样。女士们则称他皇哥,一语双关,听起来很亲切。人们这样称呼他,他心里有一种很受用很滋润的感觉。

会议在进行着,皇甫殳迷醉在身居大哥大的滋润之中,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打了个激灵,他看到有人在往主席台上走,他也跟着往主席台上走,走到台中央,县委书记握了握他的手,给他挂了绶带,给他颁发了奖状,还授给他一张放大到像广告牌的支票。他看到支票上有“十万元”的字样,他晓得这就是他们辅导站得到的奖金,这奖金他有支配的权力。县委书记对他说了一些什么鼓励的话,他没有全部记住,只听到有“再接再厉,再创辉煌”的话。

换上是别人,县委书记与他握手,县委书记亲自颁奖,他就应该生出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就应该把县委书记对他说的话背了又背,牢记在心。然而,皇甫殳没事一样,他平生就没有受宠若惊过。当年,他还是中学校长的时候,国家教委的一位副主任来视察,为他那个中学提了校名,与他一起照了像,接下来,他买了十多份土特产馈赠给了那一行人。他知道,多大的官也是人,例行公事,何宠之有?

中午,县教育局在东方宾馆设宴招待先进工作者和与会人员。

皇甫殳和几个辅导站站长围在一席,在听完教育局局长的祝酒辞后,大家便开始相互敬酒。

苟祖光站长举起酒杯对皇甫殳说:“皇阿哥如今行鸿运,走大火,发横财,今后可要帮衬帮衬小弟,我敬你一席酒,来,干!”苟祖光是城关镇教育辅导站的站长,而县城窝子里的高中初中和小学却是县直单位。别人吃肉他连汤都喝不上。他说的话总带点牢骚。

“苟站长说的怎么像黑道上的话,我们皇大哥是在上级主管部门的正确领导下,坚持走群众路线,坚持走持续发展的道路,才取得今天这么卓著的成绩。当然,成绩只代表过去,未来要再创造辉煌,这么说才是红道上的说法,你们说是不是?”潘心武站长把酒杯端起来,碰了一下皇甫殳的酒杯,“今天是庆功宴,我敬你一席,干!”潘心武平时最嫉恨别人打官腔,自己说话时却又爱拿腔拿调,让人觉得不入耳。

“你们这些话皇大哥不爱听,黑道怎么啦,通行无阻。红道又怎么样,一路畅通。”孙家新站长从中打趣。

“皇阿哥没那么神,就我们一样的德行,他比我们吃得开,是他得天时,享地利,拥人和。在当今这个大时代背景下,在他那个比较发达的地方,又拥有比较优秀的人才,换上别人,同样能把教育这一块治理得有模有样。”张若愚站长不跟着起哄,他很理性的说了自己的看法。

“我很同意张站长的看法,比如我们那个地方,海拔高,自然环境差,居住又太分散,文化教育根基差,从来留不住好老师,条件强一点的家庭都把学生送到城里上学去了,我这个站长有天大的本事,也改变不了现状。换个别人又未必能够改观。”王大贵站长不无感慨地说。王大贵是大垭乡的辅导站长,大垭乡被公认为是全县的“屋脊”,全市的“西藏”。

大家一时沉默不语,席间出现静场局面。

“我们一起喝完这杯酒,来,干!”皇甫殳带头喝了杯中的酒,又督促别人喝完了杯中的酒。“我们再把酒杯酌满,谁耍滑头,我们就罚他三杯。今天是个好日子,局里让我们聚首,我们要喝个一醉方休。”

皇甫殳回到柳林镇,是第二天上午。

头天散会后,几个站长商定还要聚一聚,玩一玩,说白了,就是凑到一起要皇甫殳接大家洗“桑拿浴”,完事后再去玩花牌。皇甫殳对县城几家浴池早就熟门熟路,于是他领着一帮哥们进了一家不带“色彩”的浴池,做了桑拿。然后回到宾馆,玩起了花牌。皇甫殳今天“带火”,一帮站长哥们,通宵达旦,发起轮番攻势,皇甫殳一家得胜,他收起五位数的进项,说:“走,我接你们吃早点去。”

在回程的路上,皇甫殳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苦念树湾小学许校长打来的,说他们小学秦老师骑摩托与汽车相撞了,头部受了重伤,肩甲骨骨折,现在正往医院赶,现在急需要钱,看辅导站能不能先借点钱给他。另一个电话是陈筱依打来的,她先报告了一则新闻,说她的父亲与村里的人赶野猪打死了一头黑熊。她说秋收时节,野猪成群的与人对抗,抢地里的粮食,村里的人就用家里办喜事用的三眼铳灌钢珠作武器应对。今天天刚蒙蒙亮,守在棚子里的父亲和吴叔听到高梁地有声音,出门一看,一个黑东西正朝棚子走来,吴叔点燃三眼铳,对着黑东西就是一铳,黑东西打了一颤,扑过来一巴掌打在吴叔的脸上,父亲点燃三眼铳抵着黑东西又是一铳,黑东西才滚倒在地上,没动了。天亮了,大伙上山一看,打死的是一头黑熊。陈筱依接着又说: “你不来看看吗?我还等你来接我回学校去呢!”

皇甫殳听了电话,眼里又放出光来。“小杨,我又有跑不完的路,忙不完的事了。今天,皇甫健和他妈要回市里去,又得麻烦你跑一趟,我还要去处理山上的事。”

皇甫殳回到家里,把下面的情况给李芳菲说了,李芳菲不是那种不通事理的人,她说:“你去忙你的去吧,儿子的事你要上心点就是。”

皇甫殳拿了自己那支特批的双管猎枪,带上了猎狗“乌嘴”,登上布蓬吉普,一溜烟出了花园小区,直奔十里坪方向而去。

皇甫殳拿出手机,拨了苦楝树湾小学许校长的电话,他对许校长说:“老许,你刚才说的事,要这样办,你先帮我支一千块钱给伤者急用,过后你再打一个报吿,我在会计那里说一下,从站里的经费中把这笔钱给你划出来,这是个手续问题。他的治疗费,药费,住院费,生活费,护理费,你们一定要追着汽车司机要,这是规矩。麻烦你啦!再见!”

吉普车过了樟树坳,进入山林, “乌嘴”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扑朔着双脚,很不安分地发出“嗯嗯”的声音。皇甫殳停下车,打开车门,“乌嘴”一个箭步,冲进树林子,眨眼功夫,“乌嘴”嘴里衔着一个小动物回来了。小动物不算很小,但在魁梧高大的猎狗“乌嘴”面前,它确实显得有点小,皇甫殳下车一看,是一只白麋子,又叫果子狸。皇甫殳喜不自禁,白麋子肉是绝美的野味,是上上等的馈赠礼品,要是李芳菲还没走,带给老师的礼品绝对拿得出手。皇甫殳给李芳菲拨了电话,知道她们还没启程,就叫杨东民先把皇甫健送到学校去,叫她还等一天,给儿子老师送的礼品马上就备齐了。

李芳菲见皇甫殳把儿子的事还真放在心上了,就答应还等一晚,明天赶早去学校还来得及。

皇甫殳到了十里坪陈筱依的家门口,道场上围了好多人,里面果然是一头死了的黑熊,头上被钢珠打得血肉模糊,黑熊比较壮实,有两百多斤的样子。

陈筱依把皇甫殳迎进堂屋,皇甫殳询问了吴叔的伤势,陈筱依说:“黑熊的那一掌打得不轻,左脸靠耳垂的肉有抓裂的大口子,卫生站的医生给他缝了八针,下巴歪到右边来了,医生说是下颌骨脱臼,现在已经复位了。人还在卫生站躺着,神志还算清醒。”

皇甫殳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叠钱,递给陈筱依,说:“这一些钱,给吴叔治伤。”

陈筱依数了一遍,有四千块。递给她的父亲。

皇甫殳从包里又掏出一叠钱递给陈筱依,说:“这熊我买了,但我只带走四条腿,大腿肉我都不要。你们请人把它剥了,把肉分了吧!”

陈筱依又数了这一叠钱,又是四千块。递给她的父亲。陈筱依的父亲不知说什么好。

“吴叔受伤了,需要大量的钱医治,这钱不多,一点心意,请带我转达。这买熊的钱也不好估算,一个大概吧!这钱也有吴叔的一份,怎么分你老拿着办。”皇甫殳说,“上面来人追究打熊的事,你们只管说是黑熊伤人,是正当防卫。难道有人让被保护的动物活活整死而不还手的吗?”

陈筱依的父亲请来杀猪的屠户把熊剥了皮,分割了肉,用盐腌在一个大盆里。皇甫殳只捡了四支脚用蛇皮口袋装着,扔到吉普车上,又让“乌嘴”吃了一顿杂碎,然后带上陈筱依,上车了。

晚饭是在樟树坳吃的,说是晚饭,其实时间还不到下午六点。今天特别辛苦,也特别饿。早晨在城关吃早点,哪里吃饱。后来回到家,还不到吃午饭的时间。在十里坪,忙不迭的管了一堆闲事,太累了。

陈筱依一回到学校宿舍,只想将感激化为行动,皇甫殳给吴叔四千块的治伤钱,那是雪中送炭。另外四千块的买熊钱,那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金元宝,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山旮旯里,一头死熊,放得长蛆了,一分钱都不值呢!皇甫殳的到来给了她莫大的面子。

吃饭时,陈筱依给皇甫殳酌了一杯白酒,说酒能解乏。皇甫殳没有拒绝,慢慢地喝了,喝了有一些兴奋。这是陈筱依想要得到的。酒后乱性,是不错的。陈筱依是太了解皇甫殳了。

天渐渐黑了,皇甫殳还要回柳林镇,向李芳菲汇报今天的收获。今天的事办得太圆满了。白麋子有了,熊掌有了,再添点别的什么,就是山里人最贵重的礼物了。

皇甫殳打起精神,专注地握着方向盘。酒醉心里明,今天这顿酒也喝得不多,还不到醉的程度,只是喝得不是时候。好在柳林镇四周的公路上没有查得很严的交警,酒后驾车还能大行其道。否则,被抓了,一没面子,二要破财。

皇甫殳迷迷糊糊地把车开进花园小区,把车停在自己的车位上,开门让“乌嘴”下车回屋,自己又去打开后面的车门,后面有些杂乱,死白麋子,蛇皮口袋,还有猎枪。皇甫殳伸手去摸后座上的猎枪,迷迷糊糊中,他握住了枪管,向车门外只一拖,“砰!”的一声,子弹正中太阳穴上。

皇甫殳的丧事办得不同往常。

李芳菲重金请殡仪馆的负责人作出下葬安排,时间就在周一上午。没有发讣告,没有通知亲朋好友,没有遗体告别仪式,没有追悼会,只买了几套簇新的衣服给已亡人穿了,买了一副黑漆棺材,简单地装殓了,悄悄地抬上山埋了。

李芳菲昨晚正在广场与老姐妹们跳舞,教育辅导站的一个女老师悄悄地把她领回家,一进小区的院子,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很坚强地蹲在皇甫殳的身边,出人意料地大声骂道:“皇甫殳,你这个王八蛋,你一个大男子汉,怎么不敢担当,你撂下挑子,以后要我怎么办?”说罢,才哭出声来。

李芳菲是一个心硬的女人,她从悲痛中镇静过来,她与辅道站的那个女老师小声说了一会话,决定就算出来了。不通知儿子,不通知亲属,不通知上级领导和下面学校。

李芳菲是个明白人:儿子才上学,这事先对他隐瞒几天,以后再作解释。皇甫殳还有父亲,跟着小儿子,即皇甫殳的弟弟皇甫松。弟弟去年在家里大张旗鼓地为父亲做了七十岁大寿,柳林镇所有的老师,柳林镇政府所有的干部,教育局,各辅导站的领导,还有市教育局的人都来捧了场。寿宴完毕,皇甫殳拿走了十五万元的礼金,说是教育,行政这边的礼他要还。弟弟名下的礼金所剩无几,只能抵办寿宴的开支。皇甫松骂哥哥是“白眼狼”,是借机敛财,没有兄弟情份。从此不再往来。李芳菲知道,人走茶凉,皇甫殳走了,谁还会来。当初人家捧你,是你手中有权,炙手可热。现在皇甫殳死了,死得没有好名声,让人看笑话,谁还会来。

李芳菲是个有心人:她私下里给皇甫殳买了四十万元的人生安全保险。她见皇甫殳时不时的与枪,与野兽,与不知是黑道还是红道的人打交道,她不放心。况且,皇甫殳“喉咙粗”,“宰人”不眨眼,有人暗生报复心。无事防备有事,预防哪天不幸突然降临。

不幸终于降临了,李芳菲没有被彻底击倒,原在他有精神准备。

陈筱依时常站在樟树坳,默默地望着柳林镇,她心中总有一缕芜乱的情丝,不能排解,有感激,有怨恨。有戚然,有怅然。

苦念树湾小学的许校长,站在苦念树下,狠狠地喊道:“皇甫殳,你害惨了我,这一千块钱叫我从哪里出!”

城关镇教育辅导站的苟祖光站长,一个人对着墙上挂的一张合影,大笑着说:“皇甫殳,你他妈的是走火,但你也不能这么个走法呀!”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5041

(0)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3年2月13日 下午5:36
下一篇 2023年2月13日 下午8:18

相关推荐

  • 天下第二泉名气大,胜在此地缭绕茶香书香

    – 二泉之境胜在哪? 轻品慢尝 又一个周末, 再次造访无锡惠山古镇, 信步走到“天下第二泉”景区。 我的故乡有号称“天下第一泉”的中泠泉, 无锡有名实相当的“天下第二泉”。中泠泉原是江泉, 它位处扬子江段, 这一段后来逐步长成陆地, 江泉成了陆泉,水量逐年减少,现在只能将自来水注入泉池, 维持一个假象。无锡惠山泉,也因为周边建设过多改变了水系结构…

    2024年1月29日
    1.4K330
  •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33)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33)   (33)读秋枫《古稀之年 没有放弃》   在你的诗行面前 我找不出任何多余文字 我只感到我的脉搏 和你一起跳 血在一起流   曾经被生活的车轮 辗压过多少遍呵 有时血肉模糊 但我们骨头多钙 这是我们这代人的长处   我们没有什么可褒贬的 春天来了 顺便拔拔草 修修枝 在阳光下捕捉一些…

    2022年9月4日
    948190
  • 吉林黑土地文化

      吉林黑土地文化底蕴深厚。 “东北二人转”的故乡是吉林省梨树县。赵本山当年是从铁岭来梨树学艺,然后回到铁岭将二人转发扬光大。现在吉林省的二人转从艺人员也有3000多人,在东北三省中是最多的。中国曲协已经正式授牌梨树县为全国唯一的“二人转之乡”。 朝鲜族文艺的发源地也是吉林延边,当年一曲《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到现在还经久不衰,成为永恒的经典。 满族…

    2022年6月21日
    7.5K40
  • 平潭之旅

    (一) 那年春天和寒寒一起去了一趟福建。按计划愚人节去平潭。我这孤陋寡闻之人,第一次听到平潭这个地名。我问寒寒怎么想到去那儿玩,寒寒说上网搜的,觉得这地方应该比较好玩,于是就做了这个攻略。我们一早从福州站坐高铁,半小时后就到了平潭站。 出了车站打车直奔北港村。一路上健谈的司机跟我们介绍了当地的风土人情。他说,北港村是个好地方,到了晚上,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蓝眼…

    2023年7月25日
    2.0K160
  • 开镰了(诗歌)

    开镰了(诗歌) 开镰了那金色的大地瞬间便沸腾起来收割机挥动着巨大的镰刀从田野直奔到互联网上 其实,即便不上网即便坐在家中我也知道麦子熟了因为每年的这个时节我总会做梦在梦中,我总会听到镰刀与小麦交谈的声音 此刻我手捧手机就像拿着一把镰刀看着屏幕就像走到了田野我多想像当年那样从打麦场抓一把小麦深情地,闻闻大地的味道  

    2022年6月9日
    6.9K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韩暄的头像
    韩暄 2023年2月13日 下午7:47

    妙笔生花,写的不错,点个赞

  • 霁月的头像
    霁月 2023年2月14日 下午3:04

    这故事活灵活现,笔力老到啊。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2月14日 下午6:40

      @霁月谢谢霁月老师的谬赞,这是一篇旧作,重贴了一下,里面的一些放在现在,是不行的,如持枪打猎,如镇教育辅导站站长有权直接招计划内指标老师,如教育辅导站可以办公司,那时受贿四五千是个大数字,现在,情况都改变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