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IMG_5429

青在座,我放下《柳如是诗词评注》,北京古籍的本子,仍然躺着,对她说:

柳如是小时侯被人诱拐,卖给妓院,好在她投靠的是明末浙江名妓徐佛,在她点拨下习字作画,十四岁时被返乡宰相周道登强索为妾,她年龄小且聪明,主人常把她放在膝上教以文艺,后来群妾都嫉妒她,加害于她,不到一年天气,她又被卖为娼妓,但她心高气傲,以“相府下堂妾”的身份浪迹吴越,过着游妓生活,十五岁冬天给名士陈继儒拜寿,和许多名士名姝相识而后来往,初次见到陈子龙,二人从此多有酬咏唱和。此时松江才子宋征舆曾追求过她,没有结果。十八岁时她和陈子龙相恋相知而同居,却受到陈之正妻及家人追迫,分开了。其后六七年间没有意中人。二十一岁时出了诗集《戊寅草》。后来见到当时名儒学士钱谦益的诗词文章,大为惊叹,对人说:“吾非才学如钱学士虞山者不嫁。”钱也听人说过柳,象是遇到知音,说:“今天下有怜才如此女子者乎?吾非能诗如柳是者不娶。”二十四岁时她和钱结为夫妻,钱六十岁。婚后钱为她修“绛云楼”读书,“绛云楼”是有名的藏书楼。生活也还算好。许有三年的光景,清兵入关,一切就乱套了,南京失陷时,柳劝钱殉国以保名节,钱怕水冷跳下水又上来了,柳投水被人拦住,钱当时做着南明弘光小朝廷的礼部尚书,率群臣降清。二人后又暗中反清复明,义军失败,终究没有指望了,钱于一六六四年病故。此前绛云楼失火,珍书秘籍几乎烧完了,柳曾在女儿出嫁后祝发入道。钱死后,钱氏家人索逼钱财,侮辱她,她以三尺白绫自尽,才活了四十七岁。

青翻着书前插页柳如是的字和画,说,很安静。我说,她小时侯命不好,后来想好也不容易了。她虽有才,世人总是不把她看了。陈寅恪眼疾,看不见世人,只看见她。她的名字很多,我最喜欢柳隐如是这个。

我这时忽然想到胡兰成,就起身拿了他的《今生今世》,在《民国女子》一篇中给青读了一段:

“我与爱玲只是这样,亦已人世有似山不厌高,海不厌深,高山大海几乎不可以是儿女私情。我们两人都少曾想到要结婚。但英娣竟与我离异,我们才亦结婚了。是年我三十八岁,她二十三岁。我为顾到日后时局变动不致连累她,没有举行仪式,只写婚书为定,文:‘胡兰成张爱玲签定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上两句是爱玲撰的,后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

我们虽结了婚,亦仍像是没有结过婚。我不肯使她的生活有一点因我之故而改变。两人怎样亦做不像夫妻的样子,却依然一个是金童,一个是玉女。”

读完,我对青说,乱世不好。清代张潮在《幽梦影》里有段话:“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长廉静,家道优裕,娶妇贤淑,生子聪慧,人生如此,可云全福。”

青无言。

(选稿:飞花如雪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4697

(3)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3年2月10日 上午6:28
下一篇 2023年2月10日 下午3:47

相关推荐

  • 诗歌:周边好静

    – 诗歌:周边好静 – 下雪了   是今年的初雪 不是今生的初雪 – 今生的初雪是什么时间 我已经不记得了   只知道它很美丽 – 不过望着这一派美丽   我忽然觉得 黄昏也是美丽的   何必一定要一个初字 – 就如人老了  不是早晨的感受了 但唯有美丽是可贵的   哪怕在黄昏  – 追…

    2023年12月11日
    379280
  • 女记者

    (图片选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新年的钟声敲响,我第一时间向一位北京朋友发出问候。她很快作出热情洋溢的回应:谢谢周主席,衷心祝福您兔年吉祥阖家幸福安康!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习性,平时是很少用手机发这类信息的,但过年了也不能免俗,对于亲戚中的长辈、帮助很大的朋友,还是要在节日里问候一下的。第一个想到这位北京的朋友,是因为她是我职业生涯中难得遇见的一位贵人。 2…

    2023年1月25日
    4.2K210
  • 一位“老姑娘”的情感世界

    – 一位舞友出于对我的信任,向我讲述了她的大半生经历。这经历带着那个时代的烙印,映射出一代人的坎坷人生路。有些东西令人唏嘘感叹值得回味。 讲述者虽然读书不多,但是讲自己的故事还是头头是道条分缕析的,我删去部分与主题无关的情节,并稍作整理,现用第一人称分享给大家——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17岁时父母双亡,我作为家中老大领着弟弟妹妹过着不知道怎么过的…

    2023年11月18日
    597460
  • 要得侍老少蹓弯,亲情账户连医保

    今天我休息,一早跟姐姐去了养老院。疫情好转,又可以进去探视了。此次面见父母最大的收获是,给他们绑定了电子医保亲情账户。 现如今去医院就诊配药都会动员使用医保电子凭证。年迈的父母自己肯定不会弄,况且他俩已经很久没有亲自跑医院了,日常用药都是我给他们配去的。每次都得先跑去养老院取他俩的医保卡,再到医院窗口或自助机上用卡挂号。完事后还得把卡还给老人家(他们是喜欢把…

    2022年8月26日
    1.4K460
  • 做女人好难,我被头发折腾了半辈子

    小时候,俺是个典型的黄毛丫头,蓬蓬松松的头发如野草般任其自生自长,自己不知道梳理妈也没时间理睬这个;人家说你们家二丫头这头发疯疯癫癫实在不像样子,妈才用缝纫剪刀给我咔嚓几下算是对付过去了。 上学了,成绩不怎么好,启蒙老师不大喜欢俺,记忆中被她楸住鸡窝似的乱发整个人被拖到讲台上好像不止一次;二年级换了年轻温柔的李霞梅老师我才得解放,她给我细心地扎过羊角辫让我懂…

    2022年6月11日
    1.6K31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2月10日 下午2:42

    乱世不好,多灾多难。
    太平盛世,国泰民安。
    家道优裕,妇贤子慧,
    人生如此,可云全福。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3年2月10日 下午4:02

    写法独特,整篇青这个人没说话,却听你讲了柳与钱,张与胡两对夫妻的故事,让我也,凑巧听了这故事。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3年2月11日 上午9:09

    青楼凄戚,红颜薄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