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 一张画

九十年代末的时候,我孩儿在跟郭老师学钢琴。老师家琴房的墙上挂有一些字画,其中也有郭老师的书法作品。 课间,我与老师也会聊聊天,我俩也挺谈得来。之前我就了解,郭师是一音乐世家,他也聊到早年他家老太爷跟刘天华大师求学的事。 说到他的书法,老师说:我像这个小家伙这么大的时候就跟宗教授学习书法了,一同学习的还有谁。他的书法老师是一位著名的书画大家,这我是知道的。巧了…

九十年代末的时候,我孩儿在跟郭老师学钢琴。老师家琴房的墙上挂有一些字画,其中也有郭老师的书法作品。

课间,我与老师也会聊聊天,我俩也挺谈得来。之前我就了解,郭师是一音乐世家,他也聊到早年他家老太爷跟刘天华大师求学的事。

说到他的书法,老师说:我像这个小家伙这么大的时候就跟宗教授学习书法了,一同学习的还有谁。他的书法老师是一位著名的书画大家,这我是知道的。巧了,他的这位同学我也是有一面之缘的,他不必专门介绍她。说来这个她还是一个大官二代,我与她相见的时候,她已是外籍人士了,因她与我的顶头上司是大学同学,特别来我供职的企业考察项目,谈合资的事情,我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因此。

琴房的墙上也有他老师宗先生的书法作品,是裱在一个镜框里边的,大约有30×50公分的样子,字体有瘦金体的影子,但是比之又是那么朴拙土气,没有华丽的感觉,这只是我这个外行人的看法。记忆里写的是《山家除夕几多事 插了梅花即过年》。

抽了一个适当的空儿,我就专门问了这幅字。老师说:是他们结婚的时候他的老师专门给他送的结婚贺礼。结婚礼物送这样的雅品实乃佳话,再说这几个字,这一句话,也有深厚的意味,这句话意境又那么好,不愧是大师!再问落款处的几个字,老师说,大师的家乡是无锡,祖先是宋朝的宗泽,这俩字是他家乡村庄的名字。不听解释谁会知道。

这一句话的意境那么好就在我脑子里深深刻下了印记。回头又在想,这句话是书法家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另有出处,这个我得弄个明白。我也不好意思再问钢琴老师,我只好另想注意。

问过我能问到的有学问的许多人,没人知道。拨号上网时代的网络,查资料还不是那么自由,做了努力,没有结果。也许当年的搜索还不是那么强大吧。

这事就撂在这里了,但我脑子里的疑惑始终存在。直到去年,我听过文学家贾行家的一堂课。贾老师说:他读汪曾祺先生的文字知道了一个故事。汪先生早年见过一幅残破了的年画,画面及题字都很稚拙。题字是这么一句话:《山家除夕无他事 插了梅花好过年》。听到这句话,我立即兴趣起来。这不是我苦苦寻找的一个线索吗?

我一直认为我读汪曾祺先生的文字很不少了,怎么就没有发现呢?看来还是读书少了,就连汪先生的文字还有这么大的空隙,惭愧!

一时兴奋,直接就按贾老师的话语上网搜了。第一啪就搜到了这么一张图片,看画面看文字很符合贾老师的说法,题字也一字不差,就是它了,还把这画打印了一份。

2023011906314437

要过年了,这不是一张年画吗?何不把它吸在冰箱上呢?也就这么做了。这回看仔细了,怎么会有似是汪曾祺的签名呢?尽管歪歪扭扭的。假的,假的!我太粗心了。当时怎么没去搜搜汪先生的文字作品出处呢?

把这一句话再加上汪曾祺散文这些要素去搜索立马就有了结果:汪曾祺《岁朝清供》。末尾处是这么写的(曾见一幅旧画:一间茅屋,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内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题目:“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才真是“岁朝清供”!)。

你看,这段原文与贾老师的说法也有出入,也只好信汪先生的文字了。线索到此可以看出,这句话的原文也不是汪曾祺先生的发明。那么汪先生看到的是一幅什么画?又是谁画的呢?线索到此似又改了方向。看来还得继续深耕!

强大的网络你不得不服,有结果显示:郑板桥的《寒梅图》上有题字(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你看这句话也与汪先生的文字有出入。假如这句话在郑板桥这里是原点,找到这幅画并能辨别其真伪就是一个解。继续努力吧!

找来找去就是没有找到郑板桥的《寒梅图》,我想就是找到了图片我也难辨真伪。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所查到的所有相关文字信息都指向了一点:郑板桥的《寒梅图》,而且所说的题字都是: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全都一字不差。还有的信息说,汪曾祺所见的那张不知名画家的旧画题文就脱自郑板桥的《寒梅图》。

话到这里,我也该从从大众了。至于《寒梅图》画片,假以时日,定会有缘。

我在猜想,宗先生的那幅字的诗句就来自于郑板桥的《寒梅图》。宗教授即是书画大家也是书画收藏大家(这一点可以由郭老师所讲的一个亲眼所见的骇人的真实故事佐证,这里不表。)因此,宗先生必是见过《寒梅图》的原作的,不是在他的收藏里,就是在他作为专业人士宽广视野里见过应是大概率。

对于宗先生的那幅字,我的理解是:宗先生把婚事比作过年,“除夕”必然 会有几多事,同时也提醒自己的弟子不被繁复俗事所累,简简单单就像插枝梅花即算过年那样,清雅一点。这里有教诲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2394

(2)
单翅的头像单翅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上午11:39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下午4:56

相关推荐

  • 锦园春 · 夕阳如血

      锦园春 · 夕阳如血 (新韵)   可知晨夜,文园管理者,键声迎月。 力审博文,古今师风界。 情真意切。日严谨、苦经营也? 励志雄风,担当砺砥,夕阳如血。

    2022年11月30日
    4.1K210
  • 此生有缘识“三范”

    1993年初刚调到苏州工作时,苏大中文系“三范”成为佳话,老范名伯群,中范名培松,小范名小青。老范和中范都是中文系的教授、博导,都当过系主任,才女小范是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的,后调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已是省作协副主席。 因苏大是我的母校,我读书时和中文系同在一幢“文科楼”里,我们历史系在一楼,二楼是政教系,中文系在三楼。加上分管工作的关系,我很想见识一下大名…

    2022年10月13日
    1.6K320
  • 小草情怀

    一棵小草 侧身一个角落 不问流水流去哪里 风来摇曳 风去独立 气候一变再变 也不离开安身的泥土 尽管虫子钻进叶片 尽管蚯蚓把家安顿在根须 也从不宣泄难耐的情绪 即便是阅读人间 也像泥土式的 干涸时 缩紧身子 丰润时 舒展眉头 若有饥饿的牛羊路过 它便舍了一身青绿 告诉依附土地的生灵 每一滴雨水每一颗露珠 都揣着一棵草的慈悲

    2022年8月19日
    2.7K80
  • 张新颖 “我这边,候鸟回来了……” ——怀念黄永玉先生

    一 二〇二一年,我从上海文艺出版社拿到两本《要是沈从文看到黄永玉的文章》快样书,马上快递给黄永玉先生。我微信黑妮,遗憾赶不上黄先生生日。黑妮说,赶上啦,农历七月初九,今年是八月十六日。我记得二〇一四年参加黄先生九十岁寿庆,那天是八月四日。 黑妮拍了张黄先生倚靠在沙发上看书的照片,发给我。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一张:“我爸说,这张好。”——黄先生的臂弯里多了一只猫…

    文化 2023年7月4日
    45350
  • 诗歌:先生

    先生 – 和我隔着一张纸呼吸的人 是一朵南山菊 亲切的感觉告诉我 – 把这感觉揽在怀里 就像揽着前世 带着我的灵魂远行的长兄

    2024年4月5日
    1881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3年1月19日 下午5:04

    复制重发吧,摘要里不填字。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3年3月2日 下午3:41

    咋地今天才读到!
    “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俺喜欢这句子!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3年3月2日 下午3:42

    俺是来检查你的作业的,忒少![笑哭][笑哭]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