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味

46f23472435c43c782f1c95288f6efec

小时过年,因为少不更事,没有多少印象,从七、八岁记事之后,我才对“年味”有了真正的记忆。

“年”是民族心灵远航回归时看到和路过的灯塔,是人生驿站或港湾的憩静、安详和温暖;“年”是精神的沐浴和生活的憧憬,是人心人情与乡音乡土的汇聚,是日月的光辉镌刻在生命记忆中的轮回;“年”是民族意念中村头那棵老榆树,是亲情友情对故乡一草一木的眷恋,或是远方游子所思念的老榆树上那个精心编织的温馨巢穴;“年”是不断走向美好的展现和欢庆,是精神的归宿与狂欢,是梦想深处永远不想打开的情结。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东北农村,进了腊月门,就开启了过年的模式。母亲开始纳鞋底或用紧缺的布料等量孩子们的身高时,年已悄悄来了。

我记得母亲去下屋去取积攒了大半年的谷子,拿去磨米碾去磨粘米,然后回来蒸豆包。因为要蒸很多,有时人手不够,左邻右舍都会来帮忙,有时要忙上一天。

2023010702591952

一锅热气腾腾的豆包,带着粘米的香味,下面包着麻页,入口爽腻,回味悠长,是当时过年时我们的美食之一。在我和弟弟了吃了几个之后,母亲总要拿到外面去冻上,这是我们春节期间的主要餐食。每到小年之前,在南荒教书的大舅都要回来给姥姥上坟,顺便就会给我和弟弟带来点炮仗。

在那个年代,放炮仗是我们过年时最有意思的娱乐活动,也是最有年味的,我非常喜欢闻炮仗里硫磺的味道,浓浓的,淡淡的,有时激烈,有时清香,总之那就是地地道道的过年的味道。大舅拿来的炮仗不多,因来还要给老舅分一部分,到我和弟弟的手里,只是两连左右,我们舍不得一把都放完,就把炮仗拆开,一个一个放。一手拿火柴,一手拿炮仗,点燃之后往天空上一抛,炮仗在空中燃放。道闪光,一抹清烟,一种味道,我们心里也乐开了花,这是我童年最美的记忆。

过了小年,就马上是大年了,屯子里的乡亲们开始忙火起来,打扫卫生,置办年货,写春联,做新衣。

那时农村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想买啥就买啥,衣服得自己做。母亲会缝纫活,所以每到这个时节,乡亲们都各自买了布料,求母亲帮助制作。母亲心灵手巧,有求必应,自己家的活放在一边,飞针走线,手舞足蹈,帮着乡亲们做衣服。

2023010703000278

父亲是教师,写了一手好字。每到年前,屯里屯亲的都要自己带着红纸,让父亲给写对联,父亲就在炕上摆上桌子,奋笔疾书,给乡亲们留下一幅幅刚劲有力、内容祥和的对联。我记得当年总有这样的场景,父亲一直在忙着给别人家写对联,临过年了,自己家的都没写,母亲因此而埋怨,父亲一笑而过,挥笔写完。大年的头几天,家里到处弥漫着墨汁的味道。说实话,非常不好闻,但是在干透了之后,看到那些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字,也就忘记了当时的难过了。

那时我总爱到别人家去玩,每当看到门上贴的春联是父亲所写,心里就打不住的自豪。除夕之夜,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我们小孩子们各家各户去串门、玩耍、放炮仗,我们比谁的响、放的多;然后拎着父亲糊的纸灯笼去村口的淀子上滑冰,远远地听到母亲招呼回家吃饭的声音,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家。

因为那时家里经济拮据,炮仗买的少,因此我总和父亲说,等别人家放完之后我们再放,这样才能显出我们家的炮仗多。放完之后,我和弟弟找来梯子,爬到房顶,站着看别的屯里燃放的焰火,直到冻得受不了才下来。在吃饺子之前母亲要求我们一定要洗手,洗脸,而且第一个捞上来的饺子要给老祖宗供上,然后我们才能吃。吃完饺子我们也无倦意,去听父母讲小时的故事,讲他们小时过年的趣事,直到睡去。

大年初一,晨曦划破夜空,灯笼飞上屋檐;一幅幅对联贴上墙壁;一件件新衣奔离衣柜;一声声爆竹响彻天地;一片片彩霞空中飞舞;一阵阵欢呼请出红日;一句句祝福口耳相传。

其实年味就是全家团圆的喜乐气氛;就是晚辈孝敬长辈围坐在桌前敬的那一杯酒;就是屋外烟花闪耀的那种瞬间的美;就是家人忙前忙后做的一顿年夜饭中的饺子;就是逛庙会看着舞龙吃糖球仿佛又回到童年的一种享受;就是甭管认识不认识,见面都说过年好的那种友好感觉;就是满大街挂满了红灯笼充满了祝福话语的那种气氛;就是家家户户都贴上喜庆对联迎接新春,庆祝新的开始……

年味是一辈一辈父老乡亲延续下来的,营造出这种浓浓的过年氛围,值得留恋,值得回味,往往很长很长时间仍滞留在我的心间,家乡的年味,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美好回忆。

(选稿:飞花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1389

(5)
沧海一粟的头像沧海一粟
上一篇 2023年1月7日 上午8:08
下一篇 2023年1月7日 上午11:07

相关推荐

  • 散文诗:私语情话(1)

    – 私语情话 – A 在一角鲜为人知的空地上,偷偷发芽、偷偷开花的,那是我的爱; 炽烈得能将海水煮沸,能将天空烤化的,那是我的爱; 真诚得花溅泪鸟惊心的,那是我的爱; 不该开花的季节开花,不该挂果的时候挂果的,那是我的爱; 说不出口,却又铭心刻骨的,那是我的爱啊…… – B 累极了的时候,沉浸在想你的情绪里,洗一次痛痛快快…

    4天前
    1.8K160
  • 我的爷爷耿学

    前排中间者为耿学 我的爷爷耿学(1916-1997),生于吉林省双辽县兴隆乡。祖籍山东登州府莱阳县(现属青岛市莱西县)。 爷爷高小文化,自幼聪颖过人,喜欢打算盘,思想上积极进步,在少年时代就有报国思想,在东北光复后参加革命,曾担任过四平保卫战担架队长,1948年入党,参加过东北民主联军打法库、新民、彰武的战斗,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支援前线,曾得到时任东北民…

    2023年5月28日
    1.4K80
  • 闲适:归隐处 安乐窝

         “衣食”已安排好,“住”也很重要哈。安居就安心。          【越调】眉儿弯 * 闲适(十四)            窝儿静,心儿惬,眉儿弯乐乐呵呵。           表里如一透清澈,这、让人醉也。          醉也,醉安妥。         素雅知足,清纯守业。  

    2023年8月8日
    549270
  • 写给远方闺蜜的一封信

    亲爱的梅子: 今明两天对你来说又是紧张而充实的两天。担任“残健融合”乒乓球比赛的主持,一定很有意思,也体现了你的能力。退休后时常参加这样的活动既是对社会的贡献,又让自己内心丰盈充实。 昨晚我的睡眠依旧很好,说明这些日子情绪稳定,没有什么大的波澜。记得去年有阵子寒寒和丹丹闹别扭,我的睡眠就大打折扣;今年八月份欢欢来家,九月份我牙疼、拔牙,都造成了生活规律的打乱…

    2023年11月24日
    636280
  • 诗歌:童年的蝈蝈——与雨凌老师同题

      童年的蝈蝈 ——与雨凌老师同题 – 多年过去了,聆听的童心, 依旧那么执着, 穿密林,爬陡坡, 不停地寻找,寻找, 寻找一只蝈蝈的欢歌。 这哪里是寻找蝈蝈, 分明是寻找,失去的童年, 童年的亲情和欢乐。 刹那间,沧桑的白发, 回归于童趣的山水, 吹响悠长的,欢悦的口哨。 2023.12.11  

    2023年12月12日
    3382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1月7日 上午11:14

    是啊,家乡的年味,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美好回忆。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3年1月8日 上午9:25

    现在物质丰富了,平时可以吃到以前过年才能吃到的东西。而且嘛,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小孩个个都喜欢玩手机,过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3年1月8日 下午5:45

    小时候的年味是那么浓,小时候对过年的期盼是那么强烈,哎,现在不一样啦。[偷笑]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