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的侠客梦

1000

最近看张恨水一组关于《水浒》人物品评的文章,倒亦有闹中取静之味。这些文章大多是他解放前期发表于报刊上的短章杂碎,组合在一起,虽然时间跨度要大一些,但并不觉得零散,相反却像是集中着写出来的。数十篇文章,仍然读着有味,于是前几年有人把它编辑起来做了本书,称《水浒小札》,很有价值。

书中文字,除了《水浒》人物品评的文章外,另一辑则是张恨水关于小说艺术的文字,亦有数十篇。其中有一篇《武侠小说在下层社会》的文章,里边的一些观点颇得我意。他说,“中国下层社会,对于章回小说,能感到兴趣的,第一是武侠小说,第二是神怪小说,第三是历史小说。”举了些例子,如《彭公案》《施公案》《济公传》《七侠五义》《小五义》以及《水浒》等。这些都是事实。

不过,张恨水所列举的,都是一些较为传统的经典武侠小说,是数百年来读者,或者说下层社会的读者颇为喜欢阅读和讲说的,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我想到的却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武侠小说的流行,金庸梁羽生等人的作品,国门打开是一种因素,特殊人物的推波助澜亦为一种因素,但恐怕更重要的,还是一种社会思潮的涌动,起了很大的作用罢。传统的武侠小说不见得就丢失了存在的意义,但新的文化与社会的心理需求却是凸显了出来,因而就有了新武侠小说的流行。

“那末,为什么下层阶级被武侠小说所抓住了呢?这是人所周知的事。他们无冤可伸,无愤可平,就托诸这幻想的武侠人物,来解除脑中的苦闷。有时,他们真很笨拙地干着武侠故事,把两只拳头,代替了剑仙口里一道白光,因此惹下大祸。”这是张恨水所分析的下层社会为什么喜欢武侠小说的深层次缘由,显然是不仅仅因为是浮于表面的喜欢看热闹的因素发挥了主要的作用,心理上缺失什么,就需要什么来补足,才是主要的。

这亦颇类似于儿童的心理,心中的梦想就是长大后成为武侠、剑仙一类的人物,在《水浒》的世界里生活,仗剑走天涯,除尽世间不平事。实际上,随着年岁的增长,才慢慢明白,彼时少年的梦想,不过是天边悬着的一弯明月,显隐不定。看得出,儿童与下层社会的读者,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属于“弱势群体”,“他们无冤可伸,无愤可平,就托诸这幻想的武侠人物,来解除脑中的苦闷。”不过仍然有区别,区别是儿童寄希望于未来,而下层社会的读者,则是倾轧于现实的梦想之中,做着虚无的飘渺的梦。

“所以概括地说,中国下层社会里的人物,他们的思想,始终有着模糊的英雄主义的色彩,那完全是武侠故事所教训的。这种教训,有个极大的缺憾。第一,封建思想太浓,往往让英雄变为奴才式的。第二,完全是幻想,不切实际。第三,告诉人的斗争方法,也有许多错误。”张恨水如是说。只是可惜,一代一代地过去,许许多多的儿童,以及处于下层社会的读者,仍然是不明白这些道理的,仍然沉浸在阅读武侠小说的痛快中,做着无谓的耗费生命与精力的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30226

(1)
上一篇 2022年12月24日 下午6:40
下一篇 2022年12月24日 下午9:31

相关推荐

  • 新加坡有根魔术棒

    新加坡有根魔术棒 尤  今 – 夜晚一来,克拉码头就变成了一个华丽而又辉煌的梦,一个让人咋舌的梦。 古色古香的店铺、别具情调的餐馆,一家一家,相依相偎,迤逦而去。密集而灿烂的灯火,像一条金色的火龙,神气活现地划破了寂黑的天幕,延伸到极远极远的地方。夜色啊,妩媚得近乎妖娆。 比克拉码头更像梦的,是那一条静静地卧着的河。 新加坡河。 三公里…

    2022年8月9日
    3.5K130
  • 卯酉河博客2022年度先进写作者公示

    – 经值班编辑组提名推荐,征求有关方面意见,编辑部审核同意,表彰一批2022年度优秀写作者和先进写作者,现予公示。公示时间一周。如有不同意,可向博客管理员反映。 卯酉河博客编辑部  2012年1月21日   – 卯酉河博客2022年度十佳优秀写作者 似水若烟  四格格  炫风之影  飞花如雪  难诉相思  情满乌江  诚厚  沧海一栗…

    2023年1月21日
    1.8K310
  • 邛海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即使是一辈子为人师表的人,孜孜不卷辛勤耕耘一生,也未必能认识全部汉字。比如说这个邛字,虽然不属于生僻字,但对14亿中国人来说,不一定每个人都认识。当然,对于某个地方的人来说,却是天天要说,天天要用,这就是俗话中的一方水土一方人吧。    邛,与穷字同音。中国古代曾经有一个民族叫邛族,在历史的沧海桑田中,在恃强凌弱的族群争斗过程中,相对…

    2022年10月25日
    2.0K140
  • 簪花淡雅 晚玉飘香

    晚风轻拂着窗幔,一阵阵花香从窗外飘然而至,淡淡的甜甜的,沁入了心头,玉簪花又开了。望着小区内大片绽放的玉簪花,我感叹了,那白白的宛若灵玉一般的花儿是属于八月初秋的。而这时候的夏已然接近了尾声,在秋之降临的时节,夜在洁白的玉簪花绽放下更显得悠远宁静和恬美。 其实,小时候并不知道这花有如此美妙的名字,因为它总是在夜间开放,而且花香诱人,就都称其为夜来香。忽一日,…

    2022年8月29日
    4.2K210
  • 题斯诺《红星照耀中国》

    – 题斯诺《红星照耀中国》 西行漫记写春秋,演向大荒圣迹求。蓝睛灼灼看世界,红星闪闪耀神州。争城争地争民主,向上向荣向自由。延水滔滔无限颂,宝塔万古耸风流。

    2022年7月25日
    7201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12月24日 下午8:51

    很有道理!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12月24日 下午9:12

    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一个侠客,成天东游西荡不务正业,他的吃穿、住宿费用哪来呢?我也当过两年伸张正义的文侠,耗尽了我的储蓄,不是不想侠下去,是得有生活来源维持。
    因此我质疑中国古代是不是有那么多侠客,如果有,肯定有他们打家劫舍的阴暗面——灰色收入,也是不值得仿效的。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2年12月25日 上午10:10

    拜读大作!问候冬安!侠客江湖上,古今惑人心。
    是的,一代一代地过去,许许多多的儿童,以及处于下层社会的读者,仍然是不明白这些道理的,仍然沉浸在阅读武侠小说的痛快中,做着无谓的耗费生命与精力的梦。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2年12月25日 上午11:24

    我认为,古代的侠客可能是文学创作的一种方式。试想,在文化普遍低下,大部分人都是文盲的社会,一般人哪里知道什么社会责任,社会道德,只能对财主、衙门的人唯唯诺诺。长期被压迫,时间久了就会产生逆反心理,就像一堆干柴,有点火星就会烧着。所以,为了适合社情、民情,侠客文学应运而生。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