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故乡似异客

932A7777

图文  似水若烟

许多人的一生都有两个故乡,一个生你养你,一个努力打拼。当故乡的人与事渐渐远去,当打拼的城市有了归属,一个就成了回忆,一个便成了生存。

虽说,我一直都生活在生我养我的地方,从未离开;虽说,我所在的小城,真的非常小。但我也依然有一个记忆里的故乡,我爷爷的家乡,尽管我从来没见过他老人家。

我爸三岁离开家乡,到我出生的地方生活,他经常回家乡看看,没饭吃的时候会回家拿米。我却只在每年家里奶奶生日与春节的时候回去看看。我对家里的亲戚不熟,甚至经常会把大伯家的当成大姑家的,最小的两个叔叔我也经常怕叫错,但我与二伯父还有小姑妈一家走得亲密。

二十多年前,要结婚的时候回去一趟,后来,许多亲戚都搬出原来的村落,落户到城市去,许多老一辈的也都故去,年轻的出外打拼,村落里居住的人越来越少,我也就再没回去过。

这个初冬的下午,心血来潮地想回去看看,不是想去碰见谁,只是想看看,我记忆里的村子还是不是原来的模样。也就十多公里的路程,我居然可以,这么多年都未曾想过,回来一趟。

友说,那算是你的家乡吗?都没有一个人认识你,你也从来没有在那里住过,更没有一平方的地属于你,这算哪门子家乡?我想了想,说,那是我爷爷的家乡,也是我爸的家乡,那顺理成章便也是我的家乡了。这算强词夺理还是强盗逻辑吗?我不知道,反正我今日就是忽然想去看看。我记忆里的村道,闸门前的池塘,还有一棵好大的树。那些弯弯曲曲的小巷子,巷连着巷。推开其中一户人家的门,是否有似曾相识的面孔,又是迟疑又是欢喜地问:“你是?……”

其实我不想遇见谁,我怕我遇见了,也分不清辈分与关系,更怕的是叫不出对方的称呼,又或者,说了许多,人家依然不知道我是谁。都说物是人非让人伤感,我只觉得物是人是却一点也记不起,才是真让人感伤。

我还在心里弯弯绕绕想了许多,却一不小心错过了村子,又再转回来,细细寻了一遍,才发现那村口竖立的名字。记起我十六岁的时候,奶奶生日,我们一家三口踩着单车回来。我一个人骑在前面,我爸用单车载我妈,然后半路他们的单车掉了链子,我却自顾自自己往前骑。从小我对骑车就特别弱智,学了许久,摔了许多次,终于磕磕巴巴地能上路了,所以也不敢东张西望,更不敢回头望,既然后面爸妈没喊我停,我就只管认真小心地一路向前。

直到了过了好多村子,依然没有人叫住我,觉得记忆里不该这么远,这才停下来回头一看,咦,找到不爹娘了。这怎么办?寻思一想,往回骑吧,实在不行,就骑回家去。后面有个男孩跟着我,看我回头,他也骑车回头,但我没注意,心里只是又慌张又不解:我咋把爹娘给弄丢了?

直到我回头又骑了许久,看到爹娘就站在我原来错过的村口张望,后面跟着的男孩亲切叫我爸“叔”然后说他看到我回头,他就只敢一直跟在我后面,怕我不认识他,吓着我。我们这叔伯兄妹当的,见面都不相识。

我还记得那年二伯家的院子有一架金银花,二伯的二儿子跳上去摘了一枝花给我,那香味至今是我最喜欢的花香,没有之一。还有六岁那年,随大姑妈到乡里来看戏,然后住在大姑妈家,戏是晚上七点半开始,我七点就说要睡觉了。十二岁那年来给小姑妈拜年,与小姑妈家的小我五岁的表妹成了好朋友,小姑娘可喜欢我,让我好好过了一把当姐姐的瘾。从此我们书信往来,是所有亲戚朋友中感情最深的。后来姑妈一家都搬到城市里去了,我们渐渐的也没有联系。

记忆里的村道变宽了,大树还在,学校依然,前面的田园变成了操场,池塘都种上睡莲,街道又干净又宁静。好似是这条小巷子,又好像是转变那条才是,反正不管,到处走走,我又不是来串门或者认亲,我就是纯粹的想回家乡走走看看。

这时,有一个年轻人骑着一辆写着巡逻的摩托车问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你们是哪个部门?”

大概是我手上的大家伙让他们心生疑窦,我们解释说,只是个人来游玩。他打量再三,介绍这里有一处地方是专门供华侨回乡住宿的,可以去看看。我谢过了,也没把这小插曲当回事,继续看那些已经上锁的大门,是否能打开我的记忆?我记得叔伯们的房子都是大户人家,又或者年龄小,看什么房子都觉得挺大,反正有屋檐,有院子,有上下厅,门两旁还有双耳房。

许多人家都无人居住,门的上面长满青草,一种叫“冬虫草”的野草,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院子里还养着花,白色的小菊在院子里寂寞地开放,院子很干净,只是无人居住。我们像偷窥回忆的贼,老想从蛛丝马迹里找到一丝往日的痕迹。

又走了一条长长的巷子,一回头,看到又一辆巡逻的摩托车缓慢地跟着我们,看来,人家不信我们只是单纯的个人游玩啊。这一下通往回忆的门瞬间被关上,游玩的兴致一下子便没了踪影,匆匆地离开了村子,心里多少有些闷闷的。其实不怪人家,怪只怪自己考虑不周,不该带个大家伙,还一张都没拍。村口有一位老姆坐在门槛上,看到我们,也跟我们说那个华侨回来会住的地方,只是已经不想去看了。

看到了回忆里的地方,没有遇见记忆里的人,本来就没有抱任何期望,只是单纯地回来看看,可却又说不出的有些伤感,又或者不是伤感,就是有些不是滋味。那些说“回不去的故乡”里的的人,我能算上一个吗?阳光很好,气温适宜,刚好有一个班级在操场上体育课,心想,这个小学,是表妹上过的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9875

(5)
似水若烟的头像似水若烟
上一篇 2022年12月21日 上午10:55
下一篇 2022年12月21日 下午12:49

相关推荐

  • 远离城市的喧嚣

        题记 我静静地看着,美美的想着, 心中的烦恼不见了, 只有初恋时的样子, 在脸上悠闲地画句号。 我撸一撸乱发,整理一下衣角, 把往日的烦躁全盘丢掉, 让平静如水的心,与风幸福地拥抱。   远离城市少喧嚣,万般烦恼全丟掉。 山河无恙天高远,凭栏远眺独处好。 初恋样子永难忘,不想从此画句号。 轻抚新生含羞草,羞答妩媚学阿娇。…

    2023年11月30日
    598180
  • 诗歌:在身体里

    在身体里 – 在身体里,豢养的水与火 相处得很融洽 火为水加温 水为火退烧 雌激素饱含烈性 雄激素不乏柔情 我的体内,构成新的国度  

    2024年1月10日
    659280
  • 寻找自己

    – 日记,能够让我找回自己过去的时光,找到熟悉的同事,找到曾经工作过的场景,还有那温馨的相助和愉快的合作。今晒34年的一则流水记事: 1987年8月6日,周四,大夜班。 01:50到班开机,做好准备工作,57分准时发通波,主叫一两分钟后迅速旋转频率,避开干扰,搜索信号分辨强弱,在保证通报质量的同时争分夺秒抢时效。 今晚有航危预约,所以我留在报房守…

    2023年2月24日
    2.9K290
  • 诗歌:故乡

    故乡 故乡很小,故乡在一株豌豆里安身, 我在豌豆里度过了童年, 豆叶是哥哥,豆花是姐姐, 饱满滚圆的豆子里,母亲升起炊烟。 后来,每当想起故乡, 豆叶就碧绿,豆花就娇艳, 豆荚里,炊烟袅袅,双亲慈祥, 叫着我的乳名,笑盈盈地向我招手。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2024年1月3日
    1.4K330
  • 散文.大树和芳草永远是好朋友

    春风和煦、艳阳高照,云舒云卷 ,柳垂河畔、大树舒展着自己的身躯,再次傲然的展示出自己强盛的生命力。翠染遍野,树叶纷纷摇头晃脑的朝向阳光生长着,欢笑着恢复了前一年的美姿,为枝干增添了靓色,大树望着枝叶茂密的生长着深感特别的开怀,祈盼有一天自己能够如翠竹一样的坚挺、高耸入云天。当它偶然的低头望着伙伴芳草,喜出望外的看到它们也都纷纷钻出了地面,葱翠挺拔、联手成荫、…

    2022年6月21日
    1.1K1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12月21日 上午11:31

    物不是,人亦非,怎能不伤感?[花][花][花]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12月21日 下午12:28

    有些人远在天边却像近在咫尺,有些人近在咫尺却像远在天边。对久久没回的老家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不过还好,你是回家,不是为客,有人不相识也无妨。[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似水若烟的头像
      似水若烟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6:43

      @四格格说是回家,却找不到家门[调皮]有些人远在天边却像近在咫尺,有些人近在咫尺却像远在天边。细想,还真是啊,格格高[赞]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2年12月21日 下午4:57

    故乡是漂萍的根,是一种念想,不管你是否出生在那里,永远不会忘记祖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12月21日 下午5:34

    我的故乡很远,因为口罩不能回去,那里有我的老妈妈和弟弟妹妹,期待早日回到故乡。故乡是永远的念想,哪怕没有见到一个熟人,回去看看也好。[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12月22日 上午6:49

    我估计若是哪一天单独无人陪伴地去了千里之外父母的家乡,也会受到这样的“礼遇”。

    • 似水若烟的头像
      似水若烟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6:44

      @难诉相思是啊,随着老一辈的记忆慢慢远去,故乡,也就真的远在天边,近在心间了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7:26

    人人都说家乡好,家乡美
    歌颂家乡,赞美家乡![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7:34

    先歌颂家乡。然后慢慢欣赏您的家乡
    ”记忆里的村道变宽了,大树还在,学校依然,前面的田园变成了操场,池塘都种上睡莲,街道又干净又宁静。好似是这条小巷子,又好像是转变那条才是,反正不管,到处走走,我又不是来串门或者认亲,我就是纯粹的想回家乡走走看看。”

    • 似水若烟的头像
      似水若烟 2022年12月23日 下午4:45

      @风雨好像许多人的家乡都在慢慢变好,但人却越来越少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