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你

q

那个大二开始的夏天,在昆明开往北京的62号特快列车上一见如故的一届的同省大学生男孩勋,他在武汉华中工学院就读电机系,跟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在一个学校。虽然我们连手都没有牵过,我们火车上的“一见如故”让我们保持了3年的书信往来,也是我写的多,他写的少。在1989年的那个毕业季后我在分配的单位上班的第一个月就收到了他的信,在分配的宿舍里看着勋的来信,末尾写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之后我们再无音讯。此生我们也不会再有音讯!

现在有时间审视自己已经走过的路,现在觉得要谢谢他大学几年的青春岁月对我学习的鼓励,特别是对我英语考级的开导与鼓励,他推荐的那本厚厚的《英语水平测试》,被我刷题刷过几遍后,我的英语二级通过了,那时我们获得毕业证及学位要求的英语等级就是二级,我通过英语水平测试,连住在我对面上床的二班敏同学(现在在深圳),我们大学的后两年同宿舍,有一天晚上在宿舍她估计我睡着了,轻声问我们班同学艳说:她的英语测试过啦?躺在蚊帐里并未睡着的我听到她们的对话,深切感到同学们对我英语学习的担忧,敏同学对我通过英语考试感到震惊,确实英语是我大学学习的短板,在勋同学通信的有效指导下(也有自己追求上进的力量哈),自己坚持不懈地每天学习英语,总算跨越过了自己的短板科目,真是不容易,最后获得了学位。

我与勋情窦初开的缘分,靠书信往来于武汉与郑州之间维持的纯粹的朦胧关系,估计都算不上初恋,现在回头想想,也是自己对他喜欢更多,最后毕业收到他的多个对不起也是正常,但当时收到断了联系的绝交信时还是倍感痛苦与折磨!

初遇青年的他,那股追求理想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我们一见如故。他的专业思想都是要朝着最顶尖的科学技术方向发展,1986年在火车上,他满口谈论的就是些半导体、晶体管等最前沿的科技名词,他就想着学有所成,朝实业创新兴邦方向发展,后来我听跟他在一个大学一届的校友桑同学说,我们分手后他分配到昆明的一个重点企业不久,就考取了中国科技大学的研究生,那时年轻的我们都在不顾一切忙着追求心中崇高的理由,家国情怀,永远是国兴在前,且对永攀科技高峰心有专属,何况勋同学本就在一所重点大学就读,这种科技兴邦的学习氛围更浓。

他不先提出“对不起”断了音信,依据本人的个性估计会是我提出来,要各走各路,我的个性本就要活成一棵树而不是一根藤,我分到地州,他分在省城,可高攀不起,这种不能平等的地位,我永远不会主动。

前几天我试着用他的姓名搜索了一下网络,还真有一个与勋同名的人在一个海滨大城市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开了一家与他所学专业相关的实业公司,若真是勋的话也算实现了他心中的梦想,他真的经受住了出国的诱惑,不忘初心坚持专研科学技术,学有所成在实业兴邦的路上砥砺前行到了今天,与当初我们一见如故交谈的初心一样,果真没变,也算为社会做了贡献。平凡的我等在地州按部就班跟着时代一路前行,一路拼搏,也跟着国家政策获得了市场经济的房地产发展的小红利,也算实现了小财务自由,结局均在冥冥之中注定,一切均是最好的安排,那时年轻的我们只知道一路往前奔,选择没有对错。

当初他说对不起就对不起吧,一切埋藏在心中,至此划上句号,至此没有了音讯也不想有音讯了。反而是我的大学同学春及跟勋在一个学校的校友桑对此特别关心,我的大学同学大一大二时的室友春看过他的照片,一眼难忘,勋同学1.75的身高,玉树临风,鼻梁挺拔,相貌堂堂,比很多明星都帅,他自己说他的同学说他长得像动漫电影阿凡提里的阿凡提,难怪我的同学只见到照片都难忘。

我那时更多的是被他的内在吸引,外表肯定也是符合审美要求啦。我的这位同班同学春,毕业后跟我写过一次信,看到最后我看出来了,春同学最关心的是那位在武汉的勋同学与我的结局如何。勋同学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同学,自己到了一定年纪后,才发现当初我们分手不联系是必然的,我们之间不管是家庭、相貌、还是才学都差别太大,他家是楚雄市的高干子弟,我们家是贫寒之家,毕业时我又回了家乡,他分配在省城且立志考研,这差距也太大了。后来听我的高中同学桑听勋一届的华中工学院的校友说:勋毕业在昆工作没有多久就考上了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的研究生,注定前途无量。

我的高中同学桑与勋是同年级的校友,她大学毕业分配在云南大学当老师,在我们高中毕业30年的同学聚会上,多年不见的我们聊天,她最关心的竟然也是她的校友勋同学及我们的结局,还问了谁先提出的分手?我说是他!我与勋在大三时在武汉见过一次,这辈子我就跟他见过两次面,第一次在62次特快火车上一见如故,第二次在武汉,加在一起的时间不会超过24小时吧,我到武汉的住处就是桑同学的宿舍及她的床铺,现在有了微信,桑同学就一直在我的微信联系人里了。

说起来也很有趣,记得我那次学校放假我来去武汉找桑同学玩主要也是想见见勋同学,我的大学同学好友溪送我到郑州火车站上的火车,送走我后她想想又直接在车站买票回她北京的家,那成想在火车上就碰到了在河北上大学的冬,也是北京人,后开成了她的丈夫的人,他们因我在火车上结缘,大学期间我与溪还一起去过冬同学在北京的家,我算溪的电灯泡了,到现在冬的母亲还记得我,溪的心有所属,让我们学校的几多男孩失望了,受到双方父母祝福的溪同学的这桩婚事,有了孩子的他们会互相扶持到地老天荒的。

大学四年因为入学的底子薄,要追赶内地的同学,主要忙着拼命学习,无暇顾及太多,我们云南的学生到中原大地与内地同学在一个跑道上学习,我们与山东、浙江、湖南、湖北、东北、四川等省的同学差太多。当时我的录取分数在班里是倒数第三吧,只比北京、天津的同学高一点,天津的同学留级了,北京的女同学溪可是系花,要认识帮助她的同学很多,何况她也是一个努力学习的人。

2019年我带着高考后的孩子去北京旅游,主要是带孩子去国家历史博物馆参观学习,溪同学开着她的奔驰车到飞机场接机,住在她在二环的一套房子里,第二天她专门开车接送陪同我们游玩一天,晚上又请客吃饭,又陪同住在她家二环的套房里照顾我们母女,让我高考刚结束从南方到京旅游接触不同风土人情的孩子说:(溪)对我们好的像不是真的一样!溪同学喊我家孩子叫:闺女儿!(典型的京腔)也让我家孩子倍感亲切,溪同学送给孩子的拉杆箱还在使用着。我与溪同学是大学时代的好同学好朋友,有缘的同学,不管分隔多久,碰面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以后我们再见面肯定还是这样吧。

上大学时我们就很好,那时我可没觉得她比我聪明,室友艳说溪:她一直很聪明!室友艳是我认为的聪明人,也确实聪明且高情商。在大学跟我的高手同学们当同学,读书追赶他们把我赶得累死,总算没有落下多远,经过刻苦学习拼命追赶,总算获得了学士学位,勋同学到了高手林列的华中工学院,怕也是要拼命追赶着学习的。

读大学时整天忙于学习,闲暇又一厢情愿忙着给“一见如故”写信,四年很快过去了。80年代末,学习的风气很浓!我们天真淳朴而好学,其间有些有趣的事情,由于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我竟然毫无察觉。20年的同学聚会我听到一届的我的一个云南老乡——男同学说起另一个内蒙男同学,因为单相思我而在男生宿舍的楼顶哭泣过。不知我的老乡说的是否是实话,当时他当着很多同学说的,我听见了,竟然毫无知觉。现在说起这些青春的往事都付笑谈中了,哈哈哈。

最让人错愕的事还有,在自己毕业三年后结婚的那天,竟然在我结婚的那天,我穿着红色的婚服,在老公家也是婚房里,收到邮递员上楼进门送来的一位广东同学的电报:说要来看我!急得我当天赶忙递邮费写好电报文给邮递员让他帮回电报说自己已经结婚了!不要来了!这位广东的同学冥冥中有急迫感吗?要在我结婚的那天发电报说要来看我?而且在婚礼最热闹人最多的时候邮差进门送电报,真是巧合得要命。只记得这位同学在我们毕业的那天很关心我的要邮递的行李要怎么托运,记得托运的业务好像就在学校里就可以办理,自己一个人就搞定了,对这位同学的关心还是记住了。

后来经过岁月的沉淀与磨砺,我渐渐觉得当初与勋相比不入自己法眼的那些大学同学实际很优秀,他们当时都被不管从外貌、名校及才学都更优秀的勋的光芒盖住了。可人家不属于我,我们当初差别太大,说来勋的最后说的对不起也还真的被他说对了,一段刻苦铭心的少年情窦初开,耽搁了自己在合适的时间挑选到了合适自己的“最饱满的麦穗”。但我不后悔这段青春的历程,虽然最后的分手痛彻心扉,这也是成长必经的淬炼。

难忘青春少年郎——勋在武汉珞珈山上为我吹的口哨声——《红梅花儿开》,曲调与歌词与当时自己的心境多么贴合,又是自己喜欢的少年郎从心底发出的曲调,仿佛天籁之声,直入灵魂让人愉悦,让情窦初开的少女心儿砰砰直跳,令人终身难忘。后来毕业勋干脆的分手,造成的痛苦让我迅速长大!

当初的勋同学我们未曾牵过手,但他也是单纯,他的同学舍友还出宿舍见过我,没有牵手就没有牵手了,为什么他要叫我与他一起在黄鹤楼前双鹤边合影留下念想呢?(这张合影被我从影集里拆丢了,孩子他爸没见过勋的照片)这张勋同学倡议的合影,无疑也给了我太多的奢望!

一切纯真的情谊皆为美好,自己追求过了也就没有遗憾了,那段情窦初开的过程注定伴随自己留在心底一生难忘,喜欢一个人,就是希望他幸福,我想那么优秀的勋同学,此生一定过的很幸福,永远遥祝勋同学健康幸福到永远!

题图是大学毕业季的自己,在大学图书馆旁边的荷塘边,那股悠悠的惆怅,心镜已然感知到了与勋的结局。

想起那首《曾经的你》: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痛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有难过也有精彩

每一次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好男儿胸怀像大海……

这笑容永远温暖纯真

(选稿:飞花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8933

(3)
上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下午7: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上午6:51

相关推荐

  • 好感情,往往是麻烦招惹出来的

    不管是友情,亲情,还是亲情,找到对的人,就是那个你可以随时麻烦的人。

    2022年6月7日
    976161
  • 医生应为人类之友

    现代临床医学之父奥斯勒(Osler)在一百多年前对医学生们说过:诸位,机会为你们敞开着,你们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你们只顾追求自己的利益,把一份崇高神圣的使命,糟蹋成一门卑劣的生意,将你们的同胞当成众多交易的工具,一心只想着致富,你们定可以如愿以偿,但如此一来,你们也就卖掉了一份高贵的遗产,毁掉了 “医师为人类之友”这个终维持了很好的名衔。它扭曲了一个历史悠久…

    2022年12月29日
    2.7K60
  • 世事无常:有感于阿联去世

           昔日的同事、同学、老乡阿联因脑梗意外离世,年仅48岁。        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却忘记了生命无常。我们俩在高中时相识,我们当时都属于班级的活跃分子,当时我长他一级,在篮球场上有过较量,在平日里也有沟通。        1996年夏我来到家乡那家国企工作,1997年夏天他从吉林化工学校毕业后也来到这家国企,与我一起共事,让我很惊喜。从此…

    2022年10月28日
    34050
  • 七律·庆祝八一建军节95周年

    七律·军旗颂(中华通韵)南昌起义战旗扬,建立工农好武装。烽火峥嵘驱孽寇,风云变幻守边防。抗洪抢险冲头阵,救困扶危壮志昂。钢铁长城钢铁志,党魂铸就仞锋芒。 七律·军魂(中华通韵)英姿飒爽整戎装,保卫家国手握枪。将士有情锤练志,军人无悔御沙场。边关哨所寒且苦,戈壁雪山真永强。铁打精兵肝胆照,金瓯永泰固边疆。                            …

    2022年7月31日
    1.0K80
  • 邻家小妹(上)

    母亲单位一位职工因病回乡疗养,他负责的副食及生产资料门市部缺了人,上级主管部门派刘孃孃(孃:念niāng  黔东方言,相当于阿姨)来接手。与我家比邻而居,她的女儿阿钟从此走进我的视野。 阿钟那年8岁,个子不高,头发梳成两把小刷子。小圆脸,红扑扑的,一笑就露出整齐的牙齿。在我的印象中,她常穿一件暗红色的灯心绒衣服,蓝色的裤子,脚穿一双胶底布鞋。快乐得…

    2022年8月30日
    5.0K29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0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2年12月11日 上午7:03

    情长路更长,红尘路漫漫。

    心中只有爱,丹心向朝阳。

    晨曦旭日升,生活勤奔忙。

    晚霞无限好,深情不能忘。

    青梅与竹马,从小俩相伴。

    日久见爱心,任凭路漫长。

    同唱一首歌,同走一条路。

    希望田野上,更爱我故乡。

    大鹏展翅飞,山村飞凤凰。

    高校大殿堂,牵手美画廊。

    工作岗位上,各自苦奔忙。

    心中有挚爱,不管路漫长。

    初心永不忘,赤诚心向党。

    共结并蒂莲,青春美如画。

    风雨同舟济,携手向前方。

    路长情更长,人生创辉煌。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12月11日 上午8:48

    文章娓娓道来,内容感同深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都有种天然的纯朴和真诚,激情而浪漫。大学时光的青春岁月虽然青涩,却是人生最好的时光。朦胧美好的爱情虽然没有结果,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当年我们与联谊寝室的女生经常唱的一首歌就是萍聚: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

    • 映山红红艳艳
      映山红红艳艳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10:32

      @沧海一粟有此经历让人听懂很多歌,比如《漂洋过海来看你》、《黄玫瑰》、《曾经的你》……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12月11日 上午9:39

    一切都是缘分决定的,有句老话叫,门当户对,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祝福您幸福快乐![花][花][花][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3:47

    你是个很讲真情很懂真情也非常珍惜感情的人,被你感动了![赞][赞][赞][赞][赞][赞]

  • 风雨
    风雨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7:50

    悄悄来到您的博园
    静静欣赏您的故事
    细细品味您的情感 [花][花][花][花][花]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12月14日 下午10:45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凤毛麟角,女大学生更是寥若晨星。那个年代划线录取首先是外省线(相当于现在的一本线),然后才是本省线,本科线后接着是专科线然后中专线。你能够考出省,证明你非常优秀。当年郑州唯一面向全国招生的大学,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叫“郑州粮食学院”,国家粮食部直属高校。录取分数很高的。我猜您可能就是在这所学校接受的大学教育。关于英语二级,这是当年授予学士学位的基本要求,现在看来门槛不高。但是八十年代很多欠发达省区高中才开英语课,小学开英语课除了一线城市,省会城市当年都做不到,地州市的重点高中经常订购两个版本的英语教材,一种是初中学过英语的,教材比较有难度;另一种是起始教材,从字母开始学起。所以当年大学英语二级的要求不亚于现在的四级。您的这篇文章虽然记录的是个人学习和情感经历,却是改革开放年代中国高等教育史的珍贵资料。值得珍藏。[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映山红红艳艳
      映山红红艳艳 2022年12月19日 下午11:47

      @情满乌江老师的知识真是渊博!我也要坚持学习,老师说的我上的大学没错。我的初中、高中都是我们地区一中毕业的,初二到的地区一中,确实如老师所说,初中我从一所农场学校转校过来英语一直跟不上,但地区一中我的本地同学绝大多数英语都比我的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