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遭遇“焚琴煮鹤”

007sdhNozy7pRtRxucndf(《渔洋古镇印象图》,油画,两米长,一米多宽)

冬月(旧历十一月)如期而至,农家已经开始杀年猪,燻腊肉了。

我家的那位“奶奶”,说趁还没搬家,割几斤前夹肉和后半脞,灌几节香肠,买几个蹄子,砍几块五花肉,在这即将搬离的空屋里燻了,备着好过年。

这住房旁,只隔一个楼梯间,就是原先中学的学生宿舍,中学搬迁之前,因为总体学生人数减少,寄宿生减少,就已经几年没学生住了。见着这空空的寝室,我不能让它闲着,须得充分地利用它的剩余价值,于是,我把它拿来作油画室了。在这里,我画了好几幅风景油画。最大的一幅有两米长,一米多宽,画的是渔洋古镇老码头。这是好几年前就把画布绷好了的,并且,那十公分宽的油画框也都和画布框钉在一起了。这幅画,原本想让它能参加县里的展览的,但是一直没遇上机会在展厅露面,就这样在学生宿舍放着,成了一个占地方且又不被重用的闲物。

新县城建设,也涉及新校园建设。在这个建设的过程中,我们这里几家老住户承蒙相关部门领导的恩遇,当了拆迁户,因为我住的这楼要拆除,要建新的学生公寓和多功能厅。既然要搬迁,也就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于是,又承蒙相关领导的关照,给我们这几家拆迁户指定了落脚的地方——南区安置房。它与原先的住房比较,小是小了些,终归是一处有电梯的新的居所,我这有腿疾的老家伙,能不爬楼梯,算是“阿弥陀佛”了。

搬家在即。

燻肉在即。

去新居,再也没有燻肉的地方了。

去新居,再也没有画油画的地方了,甚至也没有放油画的地方了。

这幅硕大的油画,简直成了累赘。我家“奶奶”看了那幅大的画,用带了讥讽的语调对我说,你这画搭上钱,也没有人要,看你搬家时往哪里放!不如烧了燻肉。

好主意!我家燻腊肉,也正好缺柴禾呢!

我不能违了我家“奶奶”的旨意。

几幅“小型张”,叫我的几个亲戚和朋友拿去了;这幅大的,我把画布拉下来,绷布的木框和外面的金粉轧纹画框,都被锯成短棒,放到火塘里,发挥了它的最大作用——变成一屡屡青烟,燻腊肉了。

谁说“焚琴煮鹤”是最大的煞风景?底层百姓能够生存就是最好的风景,在艺术为生存让步的时候,或者人们还不知“风景”为何物的时候,这所谓的“风景”,何煞之有!

(选稿:飞花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8293

(7)
上一篇 2022年12月4日 下午1:39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7:21

相关推荐

  • 【随笔】阿安

    我之所以称他阿安,是照当兵时当地(驻扎地)呼唤人的习惯来称呼的,他们喜欢在姓号前加阿,有的也在名字前加阿,比如李冰,你可以称他阿李,也可以称他阿冰,使人有一种亲昵的感觉。 1965年8月在县城换军装后,我们一路南下到广东东莞黄江北岸部队驻地,天天在一个锅里吃饭,1969年3月我们一路退伍回原籍,其后基本就各自东西了。 阿安个子应该在一米七五的样子,身形高挑,…

    2022年9月2日
    3.4K80
  • “小窗情趣”寄素怀

    高山寄性,流水怡情,迎合总由天,处世为人心不愧; 家道良规,先人懿德,传留全在我,废餐忘寝老痴情。 这副自适联,是一位现年85岁的农村老人,在他于2021年出版、个人的第二本诗文集《小窗情趣》里的结束语。 这位老人,居住在湖北省蕲春县刘河镇杨林冲养老院——颐养家园,83岁的时候做过白内障手术,手术后视力大好,在福利院衣食无忧无杂事的氛围里,学会了用电脑打字、…

    2022年9月26日
    424280
  • 小说:不怕鬼神 (下)

    , 难能忘呵,相爱却在分别时。 那是王秋生参军之前,他去尤华家里看望尤华。尤华家里住在深山中一座小山上,王秋生费了好大气力,才找到尤华她们家所住的那座村子。 那时已是傍晚时分,尤华是在放暑假第二天就回到家中的。但王秋生见到尤华时,不是在她家中,而是在很多人都在看热闹的大街上。 山村里一向缺少娱乐活动,人们的心情常常很寂寞,巴不得有个什么热闹看一看。那一天尤华…

    2022年11月8日
    659320
  • 怀念粽子飘香的日子

     吃着香甜的粽子,让我想起十几年前在哈尔滨过端午节的一件事儿。

    文化 2022年5月15日
    692100
  • 大丰日报晒出《秀才人情纸半张》

    又在家乡报纸上晒了“纸半张”,不,准确地说是挂了个报纸角落。倒不是我有多大发表欲,而是我的中学老师以及工作后的师娘等前辈都八十多岁了,他们最近来电话说,不会上网不玩手机,只是还有每天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的习惯,偶尔看到我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他们感到很亲切很开心。如此,我还得不时在家乡的报纸上露个脸。 半个月前,这篇《秀才人情纸半张》在博客上发过,有很长一段是描…

    2022年8月6日
    8772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4条)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12月4日 下午8:05

    理想中总是诗意与远方,现实却总是教会我们烟火中苟且[笑哭][笑哭][笑哭]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5日 下午7:01

      @飞花如雪谢老师老师的雅评,说到点子上去了,理想是浪漫的,现实是残酷的,烟火就是生活。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12月4日 下午8:31

    多可惜,这么好的油画,只能叹息它“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5日 下午6:55

      @四格格谢谢老师的访读与雅评,小地方不比大都市,大幅风景油画之类的东西,在这里用不上。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12月4日 下午8:32

    房子变好了,书房变小了,我发表过文章的一堆报纸杂志,将来烧都找不到地方。同感悲哀。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5日 下午6:48

      @晓舟同志谢谢本家兄弟的留评,不必悲哀,到时候,总得化作一捧灰的。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12月4日 下午9:06

    这么好的艺术品烧掉了,好可惜![大哭]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5日 下午6:45

      @蓓蕾含香谢谢老师的访读与留评,小民的东西,即使好,也是不足惜的。这是大槪率。

  • 风雨
    风雨 2022年12月4日 下午9:17

    真的太可惜了,[难过][难过][难过][难过][难过]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2年12月4日 下午10:33

    其实,应该把画留下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5日 下午6:39

      @清河君谢谢老师的关注与留评,画只有照片在了,留下照片,算个念想,至于挂画,是不可能了 。[咧嘴笑]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12月5日 上午9:25

    如果有社区,挂在“活动室”内多好!只要画作还在,终有展示之日!博友们在这里欣赏到,也不枉闪光于世![赞][赞][赞]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5日 下午6:32

      @柳絮晗烟谢谢老师的访问与雅评,其实,乡村的文化,大多是荒漠状态,即使挂字画,也多半挂宣传标语类大字。书画,基本不时兴。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12月6日 上午11:31

    只要画幅还在,画框嘛,烧了就烧了,搬到新居后,做个更新更美的画框,重新把油画挂上去。[花][花][花][花][花][花]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7日 下午4:36

      @情满乌江谢谢朋的关注与留评,画不在了,照片还在。现在再画,可能不如以前了。画油画不像画国画,要占地方,并且有很大的气味(油画颜料的气味),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12月6日 上午11:55

    周老师多才多艺啊,文字如此之好,绘画也如此之好,佩服佩服。人间的烟火气,也是生存之道。烟火气与诗情画意共存共荣,是需要条件的。周老师的此篇佳作好有哲思禅意,令人回味无穷。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7日 下午4:40

      @锦瑟黎燕谢谢老师的雅评与夸奖,现在好像很难下笔了,写文章,觉得力有不逮,偶尔为之,也不是很如意。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2月7日 下午7:49

    看了老师此作品,只觉得很心痛、一个画家付出多少心血的大作,只因为新房子太小而把画框拆下来做烧柴了?理想、现实、生活常常不能相融,导致了人生的一种缺憾!遥祝老师和家人平安幸福!冬祺笔丰![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8日 下午1:48

      @碧宇流云谢谢老师的关注与雅评,画家焚旧画的,估计不只我一人,拆迁之后无画室 ,也许不是偶然,底层小民在日常生活中无法改变现实,只能听天由命。

  • 玉梅
    玉梅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8:34

    古有黛玉葬花,今有修高焚画。都带有悲剧色彩,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还是觉得你家“奶奶”很残忍,要知道那幅画也是倾注了你的好多心血的作品,竟然出个主意,当柴火熏肉了?她不心疼,你呢,好像也没难过。艺术啊,就这样的毁了?可以送人的,毕竟,烟火中不全是柴米油盐,还有诗与远方!有人懂艺术的。我心疼了!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14日 下午8:25

      @玉梅谢谢玉梅老师的雅评,现实与艺术搏弈,艺术当让步的,老百姓只有柴米油盐,没得诗和远方。[咧嘴笑]

  • 玉梅
    玉梅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8:49

    写完了留评,回过头又欣赏你的那幅《渔洋古镇老码头》的油画,惋惜之情越加的强烈。
    这幅画,远山如黛,近处错落有致的起脊瓦房,整齐划一的石头巷路,都是一个时代的缩影,留给历史,就是留在县级博物馆,30年后,就是文物。毁之一矩,实在可惜,暴敛天物。罪过,罪过!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2月14日 下午8:20

      @玉梅谢谢玉梅老师的访读与留评,搬家前的那情那景,都是不得以而为之,搬一次家,不知要扔多少东西,这油画,框与架太占地方,只能当柴处理了,心疼了一阵子,后来也就释然了,小民的东西不会被大方之家看重,加上小镇里,文化本属荒漠之态,无所谓文物了。谢谢您的看重与惋惜,我已放下了,没事。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