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几句陈传席

2022120200501061

想来最早阅读陈传席的文字,亦几近二十年了。应是在省图的阅览室里,偶然地遇见他那本发轫之作《六朝画论研究》。要说能看得懂,就实在是拔高了自己。硬读,不求甚解,却仍然是喜欢的。我想我以后所熟习的有关绘画的常识大体都是以此书作为底子的,毋庸遮掩自己眼界的局限。后来,是十年前,在书店里再次遇到这本书,就买了一本,决心通读,大半已过,却还是放下了,现在看着夹在书页中的书签,亦为自己感到惋惜,遗憾没有完结它。

这本书对陈传席是重要的,正读研究生,偶然的投稿,就遇见了伯乐。沈鹏那时,还不是声名昭著的中国书协主席,而是人民美术出版社负责理论的副总编,看到来稿,以为其中解决了很多重要的问题,纠正了美学和美术史研究中很多含糊不清甚至错误的理解,颇为赞赏,就给作者回了信。此书后来,重版多多,据说已达十七次之数,是很为罕见的,亦确定了陈氏美术评论的基本定位。

当然还有一本陈氏比较看重的《悔晚斋臆语》。这本随兴的小品文字的结集,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已非陈氏一贯熟稔的专业书画评论,而是驳杂的文史随笔。文字除了暴露出作者渊博的学识而外,更能凸显出作者的才子本性。这本书于陈传席,显然亦为重要的,他后来所遭遇的许许多多的非议与麻烦,于此书中亦能看出端倪。可以说,谈陈传席,这两本书就不能忽略,当然还有陈氏念念不忘的那本《中国山水画史》,都为他成名初期的奠基之作,是万万不可忽视的。

我曾经惊诧于他的那本《画坛点将录》。其中所品评的画家,自民时李瑞清始,末至晁海而终,不及四十人,却几乎是将一个世纪中有影响的画家都搜罗而尽了,抑或,难免有遗珠之憾,而在他看来,恐亦难入法眼。他的品评,才子的任性与放达是首要的,专业的品鉴每每遮蔽在性情之下,没有惯用的学术表达,只有个人意绪的率性发挥,有时难免天真,露出安徒生《皇帝的新装》中小孩子的无忌样。显然,晁海,一个普通的名字,附骥于后,总会让人生疑,而他的解释是,画家关注劳苦大众的生活,即便如此,亦还使读者不得要领,因为艺术终究是艺术,生活终究是生活。此书风致,亦可与黄苗子《画坛师友录》参照着看,就能看出二者的不同,才子都是使兴的,温厚难免不足。

陈氏每多标新立异之举,常能说人所不能说的话,做人所不能做的事。看看他的那本《悔晚斋臆语》,可知此言不虚。稍稍多事,上网搜搜他的一些访谈与发言,以及好事者所记的有关他的言行的文字,有时亦会让人莞尔一笑,觉得他果真有才。在书画家身上指点江山也就罢了,他于社会人生亦能每多旷达之语,让人倾倒。如他说他会看相,耳朵比眉毛高的人出名也早,贾平凹就是如此;战争时期女人性能力迅速增强,聪明人性能力都强,等等,虽非标新,但立异总多少还是有些嫌疑。

不过他还是勤奋的,这不得不让人高看一眼。前三、四年出了本《北窗臆语》,他在前言中说,自己已出版了五十一本书,有的再版十次,有的再版八、九次,他是不会把对现在没有意义的过时文章奉献给读者的。可见他亦是著作等身了。今年国庆后,他来西安讲座,我有幸窥得真颜。他讲的是《五牛图》与长安,其实并没有讲多少,而是重点阐述了他的一个学术观点,中国艺术如何影响世界,这涉及到他最新出版的一本书,《中国艺术如何影响世界——从莫奈到毕加索》,我买了一本,还买了一本新出的他点校的《陈洪绶集》,都签了名。他说他想按照自己的年龄,平均每年出一本书,而后又叹息说,年龄大了,精力不济,恐怕很难实现了。我赶紧上网搜了搜他的年龄,他是一九五〇年生人。

他是随意的,按照约定,因为午休,迟到了二十分钟才到了讲座现场。不修边幅,花白的头发亦有些乱,就是刚睡醒的样子,还有些心不在焉,说话口里像是含着东西,吐字不清,而语速极快。不过思维是异常活跃的,有时一惊一乍,有如有了新的发现,抑或突然回想起来什么,情动于衷,有着瞬间的兴奋感。是谦和的,待人亦和蔼,可以忍耐着为新书签名,或者题写赠言。无关乎刻意,就只是随便,所提词句毫无精雕细琢、端庄题写的意识,不在乎好看与否。

在《六朝画论研究》再版自序中,陈传席对自己是有着充分的认识,他还是看重《六朝画论研究》与《中国山水画史》的,常相念叨,“后来,我的文章多而乱,著作也多而乱,有时一年出几本,但除掉部分论文外,学术水平都远不逮以上二书。”“几本书出版,几篇论文发表,又到国外混一段时间,各地约稿多了,现在刊物又多,有的是主编亲自来约,盛情难却,疲于应酬,所以文章多而乱;更要命的是画家们要鼓吹文章,通过各种关系找来。”“我十几年的生命几乎都浪费在一部分画家身上。即使是学术性著作,皆属约稿,出版社催稿甚急,我也来不及认真研究,社会活动太多,一直静不下心来。”可见盛名之下,亦是很累人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8100

(4)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2年12月2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2年12月2日 上午9:23

相关推荐

  • 【小说节选】不敢顶替

    下午的课外活动,学校请来镇里的那家最上档次的影楼里的摄影师,为毕业班的学生照毕业合影。 陆云山老师觉得,若按先后顺序,他八班要拖到最后,吃晚饭会受到影响,甚至会影响第一节晚自习。于是他安排八班的几个大个子男生,从大礼堂搬来梯级板凳。这些梯级板凳是专为文艺汇演时大合唱准备的,今天要照班级的毕业合影,正用得着。几个男学生在摆弄这个笨重的大凳子的时候,陆云山老师于…

    2022年9月26日
    74370
  • 千岛日报第66次发表了我的诗词

    千岛日报第66次发表了我的诗词2022年6月29日,印尼华文报纸《千岛日报》之《千岛诗页》第二六七期发表了我的诗一首《梦回故园》。自2016年2月5日以来,《千岛日报》连同其《千岛诗页》共66次累计146首发表了我的诗词作品。这也是今年第六次发表我的诗词。谢谢叶竹主编厚爱,谢谢作家东瑞老师关注指导! 梦回故园雷泽风茅檐滴水醉婆娑,老屋温柔意若何。秋雨丝丝慈母…

    2022年7月1日
    950140
  • 黎燕散文:端午情深粽香暖

    深情回望端午往事

    2022年5月29日
    7.2K170
  • 秋色斑斓天桥沟

    – 一 那年国庆节后,我与友人参与一个旅游团,乘大巴来到了辽宁丹东宽甸满族自治县天桥沟国家森林公园。 从网络资料得知,天桥沟属长白山老岭支脉,山体为花岗岩,成于1.4亿年前的侏罗纪晚期,经历了中、新生代印支燕山-喜玛拉雅山活动的改造和影响,其独特的地质地貌,以异象纷呈的峰岩,参差叠嶂的山谷成就了气象万千的景观,被业内人士称为大自然造山活动的经典之…

    2024年1月6日
    2.3K90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四)

    四、 三霸这一届,是黄州城第一届实行“小考”的。其实就是小学最后一个期末考试,老师提前告诉同学们,是期末考试,也是毕业考试,也是小升初考试。省重点中学,在全国也是基础教育一面红旗的黄冈中学,将从高分往下录60名学生,去读初中。 三霸、卫东、胡胜男,都在60名前。胡胜男就是胡三丫啊,自从那次报社记者把他们三人摆拍后,三丫就跟三霸、卫东混了。他们一起去游泳。奇怪…

    2022年6月13日
    1.4K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12月2日 下午2:35

    欣赏老师美文之作、谢谢分享精彩![赞][赞][喝彩][喝彩]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12月3日 下午4:45

    学习并欣赏!若非潜心研读,断无此等论评![赞][花]

  • 诃痴快乐的头像
    诃痴快乐 2022年12月3日 下午9:57

    读懂一个人实载比登天还难,看动画家世界也是望尘莫及,慢慢的大千世界,有几个人能读懂他们的新生和传奇色彩。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7月28日 下午5:18

    很耐读的文章,欣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