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几句陈传席

2022120200501061

想来最早阅读陈传席的文字,亦几近二十年了。应是在省图的阅览室里,偶然地遇见他那本发轫之作《六朝画论研究》。要说能看得懂,就实在是拔高了自己。硬读,不求甚解,却仍然是喜欢的。我想我以后所熟习的有关绘画的常识大体都是以此书作为底子的,毋庸遮掩自己眼界的局限。后来,是十年前,在书店里再次遇到这本书,就买了一本,决心通读,大半已过,却还是放下了,现在看着夹在书页中的书签,亦为自己感到惋惜,遗憾没有完结它。

这本书对陈传席是重要的,正读研究生,偶然的投稿,就遇见了伯乐。沈鹏那时,还不是声名昭著的中国书协主席,而是人民美术出版社负责理论的副总编,看到来稿,以为其中解决了很多重要的问题,纠正了美学和美术史研究中很多含糊不清甚至错误的理解,颇为赞赏,就给作者回了信。此书后来,重版多多,据说已达十七次之数,是很为罕见的,亦确定了陈氏美术评论的基本定位。

当然还有一本陈氏比较看重的《悔晚斋臆语》。这本随兴的小品文字的结集,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已非陈氏一贯熟稔的专业书画评论,而是驳杂的文史随笔。文字除了暴露出作者渊博的学识而外,更能凸显出作者的才子本性。这本书于陈传席,显然亦为重要的,他后来所遭遇的许许多多的非议与麻烦,于此书中亦能看出端倪。可以说,谈陈传席,这两本书就不能忽略,当然还有陈氏念念不忘的那本《中国山水画史》,都为他成名初期的奠基之作,是万万不可忽视的。

我曾经惊诧于他的那本《画坛点将录》。其中所品评的画家,自民时李瑞清始,末至晁海而终,不及四十人,却几乎是将一个世纪中有影响的画家都搜罗而尽了,抑或,难免有遗珠之憾,而在他看来,恐亦难入法眼。他的品评,才子的任性与放达是首要的,专业的品鉴每每遮蔽在性情之下,没有惯用的学术表达,只有个人意绪的率性发挥,有时难免天真,露出安徒生《皇帝的新装》中小孩子的无忌样。显然,晁海,一个普通的名字,附骥于后,总会让人生疑,而他的解释是,画家关注劳苦大众的生活,即便如此,亦还使读者不得要领,因为艺术终究是艺术,生活终究是生活。此书风致,亦可与黄苗子《画坛师友录》参照着看,就能看出二者的不同,才子都是使兴的,温厚难免不足。

陈氏每多标新立异之举,常能说人所不能说的话,做人所不能做的事。看看他的那本《悔晚斋臆语》,可知此言不虚。稍稍多事,上网搜搜他的一些访谈与发言,以及好事者所记的有关他的言行的文字,有时亦会让人莞尔一笑,觉得他果真有才。在书画家身上指点江山也就罢了,他于社会人生亦能每多旷达之语,让人倾倒。如他说他会看相,耳朵比眉毛高的人出名也早,贾平凹就是如此;战争时期女人性能力迅速增强,聪明人性能力都强,等等,虽非标新,但立异总多少还是有些嫌疑。

不过他还是勤奋的,这不得不让人高看一眼。前三、四年出了本《北窗臆语》,他在前言中说,自己已出版了五十一本书,有的再版十次,有的再版八、九次,他是不会把对现在没有意义的过时文章奉献给读者的。可见他亦是著作等身了。今年国庆后,他来西安讲座,我有幸窥得真颜。他讲的是《五牛图》与长安,其实并没有讲多少,而是重点阐述了他的一个学术观点,中国艺术如何影响世界,这涉及到他最新出版的一本书,《中国艺术如何影响世界——从莫奈到毕加索》,我买了一本,还买了一本新出的他点校的《陈洪绶集》,都签了名。他说他想按照自己的年龄,平均每年出一本书,而后又叹息说,年龄大了,精力不济,恐怕很难实现了。我赶紧上网搜了搜他的年龄,他是一九五〇年生人。

他是随意的,按照约定,因为午休,迟到了二十分钟才到了讲座现场。不修边幅,花白的头发亦有些乱,就是刚睡醒的样子,还有些心不在焉,说话口里像是含着东西,吐字不清,而语速极快。不过思维是异常活跃的,有时一惊一乍,有如有了新的发现,抑或突然回想起来什么,情动于衷,有着瞬间的兴奋感。是谦和的,待人亦和蔼,可以忍耐着为新书签名,或者题写赠言。无关乎刻意,就只是随便,所提词句毫无精雕细琢、端庄题写的意识,不在乎好看与否。

在《六朝画论研究》再版自序中,陈传席对自己是有着充分的认识,他还是看重《六朝画论研究》与《中国山水画史》的,常相念叨,“后来,我的文章多而乱,著作也多而乱,有时一年出几本,但除掉部分论文外,学术水平都远不逮以上二书。”“几本书出版,几篇论文发表,又到国外混一段时间,各地约稿多了,现在刊物又多,有的是主编亲自来约,盛情难却,疲于应酬,所以文章多而乱;更要命的是画家们要鼓吹文章,通过各种关系找来。”“我十几年的生命几乎都浪费在一部分画家身上。即使是学术性著作,皆属约稿,出版社催稿甚急,我也来不及认真研究,社会活动太多,一直静不下心来。”可见盛名之下,亦是很累人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8100

(3)
上一篇 2022年12月2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2年12月2日 上午9:23

相关推荐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三)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三)        在这个节点上,我想插一杠子,先介绍一下我的家庭。        我的家庭在历史上是出过不少名人的,也出现过不少传奇故事。尤其是我的十二世祖张缙彦,出任过兵部尚书、礼部侍郎等职,文武兼备,著作等身。据文献查,新乡县志、新乡市志以及《清史稿》《清史列传》都有他的单人传记。他的著作流传甚广,不少出版社新近还出版他著作多部。上…

    2022年7月4日
    670300
  • 幸见墀头砖雕:中原古民居建筑之眼

    数年前的一个夏日,我乘着清晨的凉意,骑着单车来到主事胡同进行考察,小巷在静谧安宁的氛围中悄无声息地开始了新的一天,一位大姐正坐在阴凉处全神贯注地埋头绣着十字花,即使有人从她身边经过也全然不顾。 位于胡同中段东侧的主事胡同17号院,是我此行考察的目标。其院门十分简陋,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入口,仅剩右边的一块门板是老物件,还勉强撑着门面,而左扇门板因老朽散架,已卧…

    2022年10月15日
    463170
  • 探访:一位拾荒者的情感世界

                拾荒者说(小小说) – 中午游泳回来,在小区大门东侧又遇到老秦。老秦刚从收垃圾的老板手中接过几张纸币,脸上绽放着笑容。打过招呼,我问老秦:“收获如何?”老秦扬扬手中的纸币,乐呵呵地回答:“两天捡的硬纸板,卖到35元。”又不无自豪地告诉我,这个月他已经收获了500元…

    2022年7月11日
    802320
  • 身外物,几时弃

    东瑞    印度诗哲泰戈尔说过,人,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都是赤裸裸的,一无所有,但他是最大的富翁,有着最多的爱。 我想,赤裸而来,空手而去,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只是一身干净体面的衣服,予以最后的尊严,向他最后的致敬;其他——再有金山银海,一律带不走,最后化为一缕青烟,浓缩在一个小骨灰罐里。大概只有秦皇一类的帝王例外,陪葬的除…

    2022年6月5日
    9.1K290
  • 张敬修,儒雅的行伍人

      珠江是广东的母亲河,由西江、北江、东江组成,是仅次于黄河、长江的第三大河流。珠江全长2320公里,发源于云南曲靖市马雄山,流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省。珠江进入珠江三角洲后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网系统,最后以八个出海口流向南海。这八个出海口分别是虎门、蕉门、洪奇门、横门、磨刀门、鸡啼门、虎跳门、崖门等八条水道,其中最大径流量是虎门水道。   虎门位于珠江口东…

    2天前
    1.1K1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2月2日 下午2:35

    欣赏老师美文之作、谢谢分享精彩![赞][赞][喝彩][喝彩]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12月3日 下午4:45

    学习并欣赏!若非潜心研读,断无此等论评![赞][花]

  • 诃痴快乐
    诃痴快乐 2022年12月3日 下午9:57

    读懂一个人实载比登天还难,看动画家世界也是望尘莫及,慢慢的大千世界,有几个人能读懂他们的新生和传奇色彩。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