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气

IMG_5344

张岱《陶庵梦忆》首篇《钟山》读着让人有神秘感,描绘钟山云气,仅仅用了八个字:浮浮冉冉,红紫间之。而后用别人的口气说:人言王气,龙蜕藏焉。效果就出来了。再后来记载了高皇帝定寝穴的遗事及中元祭期祭祀活动中自己的见闻,是很庄严辉煌的,王气要从纸上出来了。

读这段文字,不知为什么,我却想到了曾国藩,想到他还写了一本《冰鉴》,也许廿余年前我浸淫其中不能自拔,影响太深的缘故。两本互不搭界的书忽然能联系在一起,我寻找原因,是三个字,神秘感。有关“气”,是由《钟山》这篇文章引出来的。《冰鉴》据说是一本奇书,是封建统治者用来观察人、使用人的经验总结,是曾文正公“相人”方面系统化的心得体会。还是很有趣的。里边有“望气”的成分,神秘感很强,涉及声音、面相、骨相、神态等,实践性也强,再联想到李鸿章、胡林翼、左宗棠等一时豪杰俱出曾门,读进去就放不下了。

记忆里,上世纪九十年代,真是个好玩的年代,社会上常能集中一段时间集中兴一阵子什么热的,其中就有一段时间兴易经热,有一段时间兴曾国藩热,还有许多热的,热跟热又很是不同,但这两种热,我都凑热闹了,打发了自己一段苦闷的岁月。曾国藩热的时候,我把他的家书,就买了好几种版本,还有很多相关的资料,后来索性买了几十大本的曾氏日记。曾氏日记没有读多少,只记得那时为了写一篇有关曾氏《百家经史简编》成因的文章,读了一部分。现在似乎没有兴趣再读他的日记全本了。听说很多大人物都推崇曾文正公,象毛泽东、蒋介石等,蒋还把曾氏家书作为子弟的教科书来使用的。其实曾氏《百家经史简编》这本书,也曾经是曾国藩为了方便子弟学习经史而编写的一本速成教科书,原来规模很大,后来为了“速成”,就“简编”了,整体风格正经有余,潇洒不足,跟曾氏做人一样。

曾氏写《冰鉴》这样的书,给人的感觉,好像他就很喜欢搞什么迷信活动似的,其实不是这样,在他的家书里边,就有很多地方告诫子弟不要搞迷信活动的话语,说那样就会消磨人的意志,不会有什么出息的。多种田,多栽树,多读书,他一直在念叨。他教育子女还是很成功的。

曾氏观人的“望气”之说,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就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一般人也有,只是没有他那么强烈,那么准确,那么有经验,而且也那么会总结。“气”终究是一种难以捉摸的物质形态,但又是能够时时刻刻感觉到的,我们就生活在很多“气”的“场”中,每天这种“气场”都在影响着我们。曾氏观人,就有如书画鉴定家观画,其实“望气”才是最靠得住的,只是,同样是炒菜,一样的料,关键是由谁来炒了。钟山有王者气,你我能看得到么?

(题图为陈建玲画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7805

(0)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1:5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4: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