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表舅母

673f-hvscktf3743789

表舅母在年仅56岁时就去世了,至今已经10多年了。想起当年在老家时她的音容笑貌,和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不禁想写点文字来缅怀她。

她是我母亲表弟的妻子,是一位当年从城里下乡的知识青年。她的老家在辽宁抚顺市,父亲是一位企业的领导,有着很高的文化。在那个上山下乡的年代,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有回城,留在了农村,嫁给了我表舅。表舅则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

0Mn1zVhHTY

在我小时记事时,就觉得她与众不同。表舅母长的白白净净,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不干农活。

我们两家前后院,表舅家里总是那么一尘不染,我的表弟、表妹也总是穿得干干净净。当时表舅是村里的电工,后来又承包了磨米碾,再加上表舅母治家有方,日子在村里过得非常好。我到她家玩时,总能给我弄点好吃的,但我却对她始终有敬而远之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她不像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

记得那年我家里还没有电视机,母亲带我到她家去看电视。当时播放的正是我爱看的《上海滩》,《万水千山总是情》。由于电视剧播完之后往往是夜深了,母亲怕影响表舅家人休息,要提前带我回家时,我总是依依不舍。表舅母这时总是说,让孩子再看一会吧,我们没事的,我们也看。我虽不敢和表舅母说话,但是心里却很感动。

f9dcd100baa1cd11315a542c9f5981fac2ce2d9a

表舅母在村子里清高脱俗,不屑与他人为伍。由于日子过的好,也几乎与别人,包括亲友不相往来。母亲毕竟是表舅的亲表姐,而且也经世故,善解人意,是同辈中算是老大,所以她对母亲非常尊敬。我在小时学习成绩出色,天真可爱,胖乎乎的特招人喜欢,所以她对我也不反感。

cbaa-hvscktf3744340

表舅母家的表弟和表妹比我小三、四岁,我总是带他们玩耍,我们在一起很高兴。所以我经常去表舅母家,而他们也经常到她大表姑家,也就是我家。但在我上初中的时候,表舅母为了孩子的前途,利用对知青的优惠政策,一家从村里搬到了城里,我就与他们接触少了。

有一年春节,在市里的车站我看过一回表舅母,当时她正在卖雪糕,大声叫卖,我几乎没有认出她。我大吃一惊:这是当年的表舅母吗?后来听人说,搬到城里后,她们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没有几年表舅和她工作的国企就停产了。表舅为了维持生计,在学校门口修鞋,表舅母在客运站卖雪糕。经过了十几年,表弟总算是学了技校,表妹考了一所大专,但是他们却身心交瘁。表舅母放下了身段,去客运站卖雪糕,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现在回想起来,表舅母如果没有上山下乡,如果还在农村不搬回城里,日子应该也会过得好一点所。可能也不会操劳过度,过早离世。时间过了这么多年,年纪大的亲友在提起她当年在村子过的日子,还有回城以后的生活,还是唏嘘不已。

但是生活中没有如果,表舅母还是过早地离我们而去了。表舅母的命运,是时代造成的悲哀,愿她在地下有知,回想当年在农村时的还算较好的生活,忘记回城后的烦恼与不安,安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6800

(4)
上一篇 2022年11月19日 上午9:45
下一篇 2022年11月19日 上午10:07

相关推荐

  • 江城子双调.缅怀父亲人生

      江城子双调.缅怀父亲人生(新韵) 父亲离去久长眠,梦思牵,若昨天。勇战沙场,魂魄为婵娟。无畏顽敌杀日寇,拼血路,刺搏歼。 建国之后作公安,捍江山,笑风寒。忠夙中华,明智大学园。尽己所能明月鉴,人生炯,见清廉。

    2022年5月31日
    792151
  • 两本线装书

    两本线装书 和宋英达同学像模像样的正式交往,是从两本书法线装书开始的。 1967年初夏,那还是学校停课搞运动时期。 我逃离学校的争斗躲在家里逍遥。 一次在工人俱乐部看电影时,遇到了戴着小眼镜儿的宋英达同学。 他时尚的背着黄军挎,长得高高瘦瘦的很是精神。 宋英达那时候就因能写会画的能耐,在赤峰二中学生堆儿里很出名了,他和同学办的学生小报非常精彩,我翻开一看就知…

    2022年6月13日
    1.7K60
  • 老阚博友走了

    博友大姐告诉我,老阚走了。她原来问我,我也问她,好多时间没他信息了! 比我小的博友认识,完全是偶然。写博会出现一些地名,他熟悉的就接上头。原来他是家附近一个国有厂上班,厂可能垮了,他离开单位。他是有才华的人,吃饭是没问题的。他动手能力很强,修理设计电路是没问题的。民营企业是很需要这样的人。他的博喜欢记录一些生活细节,很有趣。比如今天和谁喝酒了,明天单位发生什…

    6天前
    284300
  • 灯火阑珊处,我有一个家

    每到暮色沉沉华灯初上而我还在他处时,心中总会有一种急切的意识——快回家! 小时候,因为贪玩,放学路上我经常会开小差,不是流连于水塘边,就是沉迷于大操场旁的草丛中,常常玩到天色见晚,远远望见家属楼那边灯光次第亮起,才猛地想起——呀,我该回家了!此刻,母亲一定是焦急地站在楼前,眼巴巴地望着那条回家的路。等到我的身影出现,母亲便高声呼喊我的名字,那声音在当时听来,…

    2022年8月28日
    561240
  • 两代医患情(一)

    那一年,我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穿着白大褂,拿着听诊器,成了名副其实的儿科医生。 冬末春初,在本地婴幼儿中爆发了“喘憋性肺炎”,整个病房都被这些小患者占据了,甚至连走廊上也加满了病床。那些日子阴雨绵绵,几个医生没日没夜地加班,对付这凶险的病魔。送走一批治愈的,又迎来一批新发的。我们心情也和这早春的天气一样,沉沉的,闷闷的,压抑到透不过气来。 晓飞的爸爸,就是…

    2022年7月5日
    4.0K2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7条)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1月19日 下午12:11

    文笔流畅的回首往事,纪念表舅母,可亲、可敬!老师的才华横溢一一悦目啊![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9日 下午12:23

    你说的很对。如果他们继续在农村发展,也许就是一个企业家。也许这就是选择的错误,导致她过早的离开这个世界。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一步走错步步错。想一想在马路边卖雪糕与修鞋,就知道他们日子过得怎么样。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11月20日 下午5:16

    就像你说的世上没有“如果”,当年我们一起到延安下乡插队的同学有27000人,大部分回到了北京,还有一部分近300人留在了陕北,有的生活的挺好,有的也不行。有的回到北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说好吗?有的回来了,一家子生活都困难,只好又回去了。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11月21日 下午1:50

    好珍贵的老照片,好通透的文字抒写,情景交融,呼之欲出,十分传神。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