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经像月亮一样的男孩

240648942

近来一直封控在单位,下班后无处可去,写一写那个青春年代里遇见的一个像月亮般的男孩吧。其实,很早就想了,只是每当提起笔,就会涌上一种深深地遗憾和惋惜而不忍下笔。今天写出来,既是一种怀念,更是一种人生警醒。

超,是十七八岁很美好年纪遇到的同班同学。怎么描述超呢?那是一个像月亮一样美好的男孩:高大、帅气、英俊、潇洒、体育达人、唱歌王子、绘画天才,哪怕是到现在,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男生能够集这些美好的词语于一身,但在超身上都具备了。在那个物质相对比较匮乏的年代,男孩子长的并不高大,而在入校的第一天,班里突然冒出来一个180的大男孩像鹤立鸡群般耀眼。

他登上讲台,在我们军训期间带我们学唱《打靶归来》《我们走在大路上》,他的嘴角时常带着一抹微笑和桀骜不驯的神情,他的嗓音很完美,后来的几年,每每当他抱着吉他在全校晚会上自弹自唱,更是迷倒许许多多的女孩。篮球场上,他更是一名体育健将,运动会上包揽众多奖项。他还是绘画天才,父亲是一名老美术人,他从小耳濡目染也练就了一手国画的功夫。

他的完美形象,让很多女孩沦陷。同班的燕之为了他在毕业前夕喝得酩酊大醉;宿舍的夜晚有女孩子梦里喊着他的名字;隔壁班其他专业的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为他织围巾。小学妹们更是疯狂,在那个没有微信没有QQ的年代,写信、写纸条、传话,各种手段都用了。更要命的是,竟然有年轻的女老师为他动芳心了。

那几年,在开满芙蓉花的美丽校园里,他就像一个明星一样存在着。而这个憨憨,虽然有着那么美好的条件,却单纯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那几年好像除了和一个小学妹暧昧过,就没认真的和谁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

后来我们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各自为了谋生经营着自己的营生。他也从我们同学圈子里渐行渐远,据说结婚了,生子了,家里拆迁了,分房了。可能被生活给予了太多的宠爱,他吃不了生活的苦,开了一个书画斋谋生。除了和他交好的同学伟,他不再和班里任何同学来往。

几年前的一天,通过伟,我们加了好友,他说我们班除了我和伟他不再和任何人来往。他说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太俗。我知道,我在我们班里有两种神一样的存在方式,一种是被讨厌的男孩狗皮膏药似的追的落荒而逃。一种是像知己,像姐姐一样的身份被尊重着,对于超而言我是后者。而超对我而言,应该就是青春年华里那一副很美好的山水画,看一眼赏心悦目,偶尔心突突几下,却从未有过更多的非分之想。

超有时候也会发来他在全民K歌录的歌曲,依然是好听得无可挑剔。我还和他合唱过一首《我听过你的歌》,唱功一般的我,被他带得也似乎很好听。偶尔看到他朋友圈更新动态,驱车千里迢迢去某名山求香拜佛。我好奇,他到底在寻求什么样的心灵慰藉?

再后来,就看不到他的动态了。去年的某一天,伟微信告诉我,超出事了。因为涉du(二声),判十年。伟说,以前也隐隐约约知道他和一些来路不正的人交往,也曾规劝过他,他说他已经不能回头,却不知他已经陷得那么深。

超的人生已经拉下帷幕,亲自把自己推向了人生的绝路。他原本可以凭着天赋和极好的条件有很好的发展,可惜没有好好把握。可能人生的前二十多年,生活给予了他太好的开始,被众星捧月惯了,不愿意脚踏实地的往前走,亲手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也毁了他们家那个已经十八岁,高大魁梧帅气梦想着进入军营的小小超。

打开他的全民K歌账号,超唱过的歌都还在那里,点开播放键,他的声音流淌在办公室内还是那么好听。歌曲的列单却始终停留在了最后一首歌曲——《你》,再也无更新。

一轮月亮落了。

202211180025378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6632

(5)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8: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8:33

相关推荐

  • 家乡的雪

    人在江湖,游走半生,看多了异域风情,习惯了安之若素。一场大雪到来,平添了些许回忆。 在孩提时代,家乡的雪又多又大。一个冬天,基本上被大雪覆盖,到处都是白雪皑皑。曾记得有一年夜晚降雪,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母亲推不开门,大雪足有半米厚。大雪中断了交通,压倒了电线,全村停电。在晚上我们只能点蜡烛照明,蜡烛微弱的光亮,在漆黑的夜里给我们带来些许的暖意。 因为大雪,导致外…

    2022年11月8日
    648100
  • 嵌字古风.剑胆琴心行天下愿

                                                                              嵌字古风.剑胆琴心行天下愿 剑】拔弩张畅寥廓, 胆】壮凌志步人生。 琴】棋书画多风雅, 心】往神驰敬业成。 天】壤悬隔江中月, 下】乔入幽赏秋枫。 行】云流水见翰墨, 愿】曲曼妙听古筝。

    2022年6月22日
    760170
  • 我的根,东辽河边一小村

    时光茌苒,岁月如梭,我已知天命。 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均已离世。恍惚间,曾经久远的记忆又清晰起来。我又回到了东辽河畔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其实我出生在镇里。当时父亲是镇中学的团委书记、还是公社的团委委员。我们全家住在学校的家属房里。我出生时,父亲在县里出席团员代表大会。只有外婆照顾母亲,由于家里困难,连鸡蛋也没有。…

    2022年11月15日
    279110
  • 初为人师的日子

    1976年7月与甘溪中学初三毕业生合影,第三排左一(站立者)为刚满19岁的“小杨老师” 1975年10月8日,我下乡当知青还不到两个月,忽然接到区教办通知,要我立马赶到甘溪中学代课。当时秋收刚刚完毕,的确很累,想休息一下,但是想到我是到农村接受再教育的,劳动时间不足,会不会影响将来推荐上大学或参加工作?管知青工作的区革委冉副主任看出我的顾虑,说:“让你在生产…

    2022年11月21日
    536261
  • 两本线装书

    两本线装书 和宋英达同学像模像样的正式交往,是从两本书法线装书开始的。 1967年初夏,那还是学校停课搞运动时期。 我逃离学校的争斗躲在家里逍遥。 一次在工人俱乐部看电影时,遇到了戴着小眼镜儿的宋英达同学。 他时尚的背着黄军挎,长得高高瘦瘦的很是精神。 宋英达那时候就因能写会画的能耐,在赤峰二中学生堆儿里很出名了,他和同学办的学生小报非常精彩,我翻开一看就知…

    2022年6月13日
    1.8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