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疆度过少年

7c2096dfd1e5645ae3d7ccf49560f82a_61

暖气片渐渐热了起来,屋里不再寒气逼人。身居温暖的屋里,那些小时候渡过的严寒冬天,就像一个个幻灯片,重显在脑海里。

我应该只有六岁吧。跟着父母坐火车,又坐汽车来到西北边疆生产建设兵团。父亲分配在农七师三管处政法科工作。在招待所住了两天,就到了一个有很大的院子,院里有三间连在一起的房子。中间进门是一个屋子,两边对门两个屋子。西面住着一家叔叔阿姨两个人,没有孩子,我家住在东面。听妈妈说他们家叔叔是肺结核,肺结核是传染病,不许我们去对门的叔叔阿姨家。我家的屋子不大,有个很小的窗户,暗暗的。不知道父亲从那里找来一个大门板,用土胚垫起来,父亲找来很多麦秸,妈妈用布做了一个大口袋,把麦秸装进去,铺在门板上,就是一个很喧乎的“床”。这个“床”占据了大半个屋子。就在这个“床”上,我们从一家四口发展到六口人。后来搬到新盖起来的机关宿舍,给我和妹妹用土坯垒了一个火炕,还是这个”床”一直陪伴父母与弟弟睡觉,直到我小学毕业离开这个家,回到济南。

       我记得家里的东西很少,有一个柳条箱子装着衣服,还有几床被子。两个盆子,几个碗筷。父亲在中间屋里垒了一个锅台,背来一口铁锅按上。又从食堂扛回来一袋面粉,还有一瓶油。妈妈带着我与妹妹出去割草,放在院子里晒干,就起火做饭。妈妈做饭时,我就坐在一个长方形的墨绿色子弹箱上烧火。这个子弹箱是父亲在济南军区工作时,我跟警卫班的战士要的,用来装我自己的宝贝。从济南带回胶东老家,又从老家带到东北,从东北带到西北,跟着我走了大半个中国。这个箱子一头有个按钮,一按按钮箱子就打开,放东西,取东西都很方便,而且抗摔,不裂缝。坐着当凳子,六个面转换,可高可矮。一开始吃饭就是土坯上放一块板子。后来父亲找来几块木头,钉成一个小饭桌。不知道从那里找来木头钉了几个小凳子。
       新疆西部的冬天非常寒冷,妈妈天天带着我们出去割草,说准备过冬烧。那时候周围很荒凉,长的草不少,我们只割一种叫蒿子,一种叫苦豆子的草,妈妈说这种草有杆,经烧。我主要是帮助妈妈把割下来的草收拾到一起,妈妈休息时我就用镰刀学着妈妈的样子割草。父亲星期天出去很远割草,总能背回来一大堆草,里面还有一种叫芨芨草。听说这是机关里组织出去割草,用车拉回来的。中间的房子里我家堆放了好多晒干的草,还有院子里也垛起一个高高的草垛。
       父亲送我去学校上学,学校离家好远,父亲早上把我送到学校,就去上班。下班到学校接我。学校放学早,还有几个学生住在我家不远,后来我就自己跟同学一起回家。教室里昏昏暗暗,有几个不大的窗户,门也关不严。学校都是土桌,土凳子,上一天学,回家浑身上下都是土,就如同从地里滚出来的一个小土孩。妈妈一开始给我二块布让我铺在桌子,凳子上,后来给又我做的套袖。
       记不清什么时候天上下起雪,冬天真的来了。雪下了就不化,经过车压,人走,就结实了,随着雪越下越厚,路上就很滑,男孩子走路就变成了滑冰。有的用木板绑上几根铁丝,再绑在脚上就成了滑冰鞋。有的就直接滑着走。我小心翼翼走的慢,有时候路上就剩我一个人,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心里好害怕。就不顾不得怕摔倒,赶紧追着同学的影子往家跑。教室里虽然有个炉子,但在四面透风,挡不住室外零下几十度的侵袭,教室里依然寒气逼人。我的手上脚上都是冻疮,现在脚上的冻疮疤痕依旧有好几处。妈妈给做的棉手套不能拿笔,妈妈又给我做了一个露着五个手指头的手套,我叫它手巴掌。上着课经常听到跺脚声,有时候老师也叫我们使劲跺跺脚。妈妈给做的棉鞋,棉袜子也难抵挡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渡过三年小学学习生涯。四年级时学校搬到新盖的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并且用上了木桌子,木凳子。
       我在家时,妈妈就让我烧开水,妈妈把开水灌到一个烫壶里。说起这个烫壶,我给它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老鳖。这个如同趴着的老鳖,是白色的,不是很沉,应该是不锈钢或者什么合成金属铸造的,扁平椭圆形状,又像个扩大多少倍的压扁鹅蛋。上面有个旋转扭动的盖子,身上还有条纹,比现在大号的热水袋还大。灌上热水,妈妈用毛巾包好,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我与妹妹妈妈就在被子里取暖。妈妈爱唱歌,我也喜欢听妈妈唱歌。
       虽然新疆房子的墙非常厚,还有两道门,但也难阻挡外面的寒气。屋里虽然有火墙,但舍不得多烧火,火墙是凉的,屋里还是很冷。门上结了一层冰,一开门,一股冷风随着人涌进来,那个冷啊,寒气钻到骨子里。有时看电视里冷库的门上那厚厚的冰,我就想起小时候家里那扇门。窗户的玻璃上更是有一层漂亮的雪花,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想看看外面只能刮掉雪花,很快又会结满雪花。辛亏我们准备了很多干草,没有为烧火发愁。
       冬天去井上挑水是既危险又劳累的活,井离我家好远。那里的井是靠一个木棍十字架,竖着的一根木棍立在井台上。横着的木棍中间绑在竖着的上部,一头绑着一个铁疙瘩,一头挂着一根长长的绳子,绳子下面有个铁钩,铁钩那有个可以套住钩子的环,防止水桶掉下去。新疆的冬天,滴水成冰,打上来的水,洒一点马上就冻住了。有时候能把鞋与井台冻在一起,需要使劲才能离开。井台经常是如同一个小冰山,过几天有人刨刨冰,可很快就又形成新的冰山。路是雪压出来的,一旦洒下点水,就冻成冰疙瘩,走路不小心踩到冰疙瘩,滑倒是没的说,挑水时最怕摔倒。下大雪时妈妈就叫我把院子里的雪用盆装回来,放在锅里化成水。一个冬天根本不敢奢望洗澡,有时候洗脸也是出去用雪擦一擦。
       后来年年机关里派汽车到庙尔沟去拉煤,一家可以买一车,或者半车煤。但夏天割草烧一直延续到我快要离家时。也许是为了节约一点煤,那时候我家六口人,只有父亲一个人工作,每月好像是九十块钱,还要给我姥姥寄去十五块钱。我手上经常被草或者镰刀伤着,现在我的左手中指外关节处还留着清晰的镰刀疤痕。那一次割草割不下来,就挥舞镰刀用劲砍,草砍下来,不知道怎么镰刀落在左手中指上,看着就像盛开红花的中指,露着白骨,血滴滴答答往下滴。赶紧用右手使劲捏住,从口袋摸出张纸包住,用草缠了好几圈。收拾好割下的草,用绳子捆好,背着回家。过了几天肉就长到一起了,只是很长时间中指不敢大弯。好在是左手,不用拿筷子,拿笔。现在每当我看到这个疤痕,就想起当年放假后出去割草的艰辛。现在想想也感到奇怪,那时候手上,腿上破了,就用手摸干,让伤口不流血,从来没有包扎消毒,也没有感染过。
       有一次我切菜,左手小拇指被切下来一块肉,只连着一点点皮,我把肉按回去,找了快布条包紧,过了几天竟然切下来的肉又长到一齐了,就是纹路没对好,现在看着指肚还是歪斜的。当时案板上,菜上都变成红色,我赶紧用水洗干净。水把包手的布完全浸湿了,也没有感染。还不敢告诉妈妈事情的真相,妈妈问手怎么了,只轻描淡写的说破了一点点皮。那时候手上带伤成了常事,妈妈也就没有深究。
       妈妈离开我快六年了,我也是进入古稀之年的老人。这些往事已经被深深的刻在心里,时不时冒出来让我回味。特别是手上这两个伤疤,经常提醒我不能忘记那段岁月。那把如同寸字没有点的镰刀,蒿子特有的草香,茫茫无际的白雪,土桌,土凳子成了抹不掉的画面。妈妈做的手巴掌,棉鞋,还有妈妈唱的那些歌,经常在耳边响起:
       八路军来独立营,谁参加来谁光荣,骑红马来佩彩红,光荣光荣真光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6350

(19)
上一篇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3:33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上午6:52

相关推荐

  • 榡小院:一个诗意温馨的网红打卡店

    编者按 福建省龙岩市一对经营服饰的青年情侣,把租得的简陋住房旁边的杂乱小院,打理成诗意温馨的露天冷饮店,作为班后再创收的场所,由于设计有创意经营有特色,不经意间成了该市网红打卡地。近年来经济下行就业艰难,博友树中俊叶发来的文章视角独特,很有典型意义,当给现今就业无门的失业者们有所启发。

    2022年9月6日
    594120
  • 六十年前的缅甸仰光学生联系上了我

    相逢有緣:忆归侨昔日师生情 再次翻看六十年前我在緬甸仰光华侨小学任教時学生们的毕业照和全体教师的旧相片,不由自主地勾起我的这段回忆:2018年6月某日的早晨,屋苑外的树上,飞来一只喜鹊,吱吱喳喳地叫声,似乎在告诉我有喜讯传来。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有一位先生打来电话:「你好!请问,你是黄老师吗?我是缅甸仰光十八条街华侨小学第27届毕业班的吴金顶,你教过我们班…

    2022年8月15日
    639120
  • 濮阳至郑州高铁开通

    濮阳东站 装扮精致的列车员小姐姐        济郑高铁濮阳至郑州段正式开通运营了。2022年6月20日上午9时50分,在郑州航空港站主会场,随着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宣布发车,濮阳东站首发列车G9205列车缓缓启动,从此结束了濮阳不通高铁的历史,濮阳至郑州段全长 195 公里,按上限标准时速 350 公里设计,郑州至濮阳最快 52 分钟可达。 对濮阳人来说,这…

    2022年6月23日
    57540
  • 姜是老的辣,老年人也有自己的优势

    六月的一天上午,我来到那条有农业银行、杭州银行、工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的街上,想买一点银行理财产品。这么多银行,到底哪家的利率要高一点呢?俗话说“货比三家”,我想还是先到那些银行拿张产品利率表看看,比较一下再决定买哪一家吧! 因为疫情,现在进银行都比较麻烦。我不想进去,只想向门口的保安帮助拿一张就是了。我首先推开杭州银行的门,那想到我刚探进头,正想对门口的保安说…

    2022年7月29日
    569290
  • 顺其自然

    湿湿的头发 黑色瀑布抛在脑后 等着自然风 把潮湿抽吸后晾干 嗡嗡噪音声 惹恼了月色的冷清 谁狂妄自大 电吹风顿闭嘴委屈 既要马儿好 又要马儿不吃草啊 呆坐了很久 头发干了时光跑了 一架天平称 砝码不偏袒哪一方

    2022年7月6日
    2.1K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5条)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8:48

    艰苦的经历,值得尊敬的老人!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9:02

      @沧海一粟我有时候与老父亲说起当年的艰苦,老父亲说;咱们真算不了什么。那些在农场的战士才真的苦。住的地窝子,连门都没有,挂个草帘子根本挡不住风。一下雪人都埋在里面,掏出一个洞钻出来,再把雪铲除去。
      没有当年那些艰苦创业的军垦战士,也不会有边疆的稳定,大片的戈壁滩也变不成良田。这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8:51

    真幸运,抢到徐老师的沙发!说起往事,我们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人,小时候生活真的很艰苦,大冬天没有暖气。我们家也有您说的那种取暖的扁扁的东西,我们叫汤婆子,我家的汤婆子是铜制的,我外婆一直用了好多年,现在我妈妈冬天睡觉时也是用它来暖脚。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9:12

      @蓓蕾含香你家还保留着啊。后来搬到机关宿舍,家里有煤烧,冬天屋里都保持在二十多度,那个白色的老鳖也不知道放到那里了。工作后我在野外很冷,用的是盐水瓶子,后买到热水袋,再后来用上电褥子。退休后住到单位宿舍,就安装了暖气。前几天感到冷,就用了几天电褥子,今天屋里温度到了二十三四度,电褥子又该收起来了。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9:07

    你真幸运,那么多次伤口流血,也没经过任何消毒处理,居然没有感染,是不是因为太冷,细菌都冻死了,或者是它们冬眠了。留下的这些伤疤告诉大家,以前那么粗糙的日子,大家也挺过来了,所以更要珍惜现在的日 子。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9:24

      @四格格也许是新疆干燥的空气起了作用。我手上的伤基本上都是夏天留下的。那里面粉从来没有生虫的,很难看到腐烂的东西,夏天变成干,冬天变成冰棒。
      艰难的岁月都走过来了,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9:40

    難忘的經歷,相比之下,現代的小孩幸福多了。—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9:51

      @不变hong心(黃梅麟)是的。现在的孩子见不到土桌子,土凳子,就是偏僻山区也都用的木头桌凳。去割草的也非常少了。
      没有老一辈艰苦奋斗,那有今天的幸福。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11:07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还是那些往日时光。从那段艰难岁月里走过来的人,当年的经历可谓刻骨铭心。[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1月16日 上午9:39

    昔日的艰苦对于我们也是永远难忘成长的幸福的回忆呀!谢谢分享![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2022年11月16日 上午10:36

    当年,很艰苦!在那里,更辛苦!!!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2:54

    我还老觉得自己小时候苦,跟您比起来,那是好很多了。吃过早年的苦,方知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5:44

      @难诉相思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不容易。大河有水小河满,大家非常艰难,小家也就都艰苦。
      我倒没有觉得太苦,最起码没有吃不饱的经历,天天大白馒头管饱。就是有点累。可比现在的孩子又觉得还是幸福的。割草能接触大自然,累了,躺倒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享受阳光浴。看看现在的孩子,天天被押着上这个班,那个班,见个阳光都很难,就像个囚犯。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6:40

    那个年代很艰苦啊!不堪回首。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7:32

      @东北老太太现在的孩子不可能理解当年的学校,土桌子,土凳子,四面漏风的破屋子。有时候微信里传一些偏僻的山区学校,我感到比我当年读书的学校好多了。最起码有木头桌子,凳子。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10:10

    新疆很冷,不易的难忘岁月。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6:06

      @炫风之影新疆面积太大了,占全国面积的六分之一。所以气候也差别很大。有全国最热的,有全国最冷的。因为纬度跨度大,最高的地方比较冷。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10:51

    难忘那艰苦的岁月。那时人们的生活虽然都很艰苦,但生活在新疆与江南,自然气候就大不相同了,那里的生活更加艰苦可想而知。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6:13

      @华章秋韵五六十年代全国都很艰苦。江南开耕历史长久,新疆是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开耕,受到艰难多,但机械化程度高,又是依部队战士为主力,战斗力还是很强盛的。新疆最大的优势就是地广人稀,所以吃饱饭是没有问题的。

  • 梦菊
    梦菊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11:06

    我们的后代不会再有我们那样的经历。苦,其实也是一笔财富。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6:15

      @梦菊是的,现在想一想那时候苦中充满希望,也就不觉得多么苦了。
      人啊,最怕生活没有奔头,就是现在的躺平。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2:06

    一口气读完此文,不由唏嘘不已。芳姐的少年时代是艰苦,受苦和辛苦的,但没有痛苦。印象深刻的是你手上切掉一块肉,竟然按回去自己包好,真是勇敢能干,更奇的是还能长好而且没有感染。幸运!你的文让我回忆起2010年我去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二中教一年书的经历。可能那属于南疆,感觉不是很冷,好像和我们许昌的气候差不多吧。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6:26

      @豫莲芳草那时候也没有觉得多么疼,可能是年少,神经还没有长好。夏天非常干旱,也许不适合细菌生活。在那里从来没有面发霉的事情。家里跺几袋面都不用担心出问题,不生虫,不变质。
      阿克苏是盛产大米的地方,那里应该比较湿润。新疆的纬度跨越十几度,温度差别很大。我住的塔城地区,属于高纬度地区,冬天的雪非常大,温度也很低,经常零下三十多度,冻死人都不稀罕。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5:16

    老师小时候还在新疆生活过,那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值得回忆,值得书写。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6:31

      @邯郸常跃进我在新疆生活八年,十三岁回到济南。我比较喜欢新疆,我住的地方春夏秋冬盖一样的被子,夏天没有蚊虫的叮咬。各种蔬菜瓜果都很多。

  • 风雨
    风雨 2022年11月19日 下午2:12

    艰苦的经历,值得尊敬的老人!向您致敬,敬礼![花][花][花][花][花]

  • 秋风扫落叶QinRuoshu
    秋风扫落叶QinRuoshu 2022年11月20日 下午2:31

    欣赏佳作!祝福幸福快乐!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11月21日 上午10:10

    老师一家是戍边军垦的参加者,向你们一家致敬!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2年11月25日 上午6:30

    往日的时光,永远难忘,祝福老师,幸福安康!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