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伟的故事

2022111301595915

阿伟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最好的哥们。我们的投缘是从不知不觉中开始的。

记得那是我们刚入学的第二天,我正在宿舍整理床铺,突然走进一个穿军训服的男士。他见我拿这拿那,便过来帮忙,于是我们就聊起来,结果一聊才知道我们就是一个班的,而且他家也是吉林的,都来自农村,我们都是家中的长子,经历也都差不多,所以特别有共同语言,当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让我们更进一步加深印象的是军训结束后欢送教官的酒会上。

其实对这种场合我和阿伟不太感冒。说实话,我们对教官没什么感情。毕竟短短一个月,而且我对这个教官还有些看法,就爱指导女生,我们看的心里特别不舒服。在宿舍里举办的欢送会上,几个女生热泪盈眶,与教官感觉像是难分难舍。几个男生也是很激动,其实我知道他们平时总和教官在一起混,一起喝酒什么的。我和阿伟虽然也接受过邀请,但从未参与。看到他们这样热烈的场面,我和阿伟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没喝多少酒。这时,教官和几个女生,几个男生喝的差不多了,他们就先下去了聊天了,宿舍里就剩下我和阿伟,我说:咱们没有那么多感伤,刚才喝酒没吃多少东西,这满桌子的饭菜不吃白瞎了,所以我和阿伟就一顿风卷残云,当他们还在为分别而啜泣时,我们俩吃的沟满壕平。

2022111302003977

我和阿伟都属于比较理智清醒的那类人,所以我们都惺惺相惜。阿伟由于能说善讲,当上了班长。我由于能写,被选为班级宣传委员,后来担任了系里的宣传部长。当时有一个辅导员,我们俩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这个辅导员也没有特殊关照过我们。我和阿伟对他一致的看法是比较能装,不实在。我们都对我们的班主任印象特别好,当然好是相互的,班主任老师对我们也是十个头的,因为阿伟是班长,要协助老师承担管理班级,所以和老师接触很多,感情也很深。我是因为为人直爽,喜欢与人交往,老师对我也很欣赏。我和阿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在学习和生活中形影不离,非常默契。

在大一第一学期中间阶段,阿伟喜欢上了一个来自内蒙的女孩。应该说阿伟的眼光确实不错,那个女孩被我们称为系花。长发飘飘,清秀靓丽,而且还有一个好嗓子。记得我们新生参加全校卡拉OK大赛时,系里组织初选,这个女生唱了一曲黄莺莺的《哭砂》,余音绕梁,技惊四座。我们听得陶醉,阿伟更是一见倾心。但是美丽的姑娘总会有很多追求者,阿伟在这众多人中并不突出。好在我有学生会的关系,这个女生宿舍的成员和我们都有工作上的联系,所以我可以方便地进出女生宿舍。那时的女生宿舍是男士止步的,要进去,也需要门卫的阿姨用传呼机来喊,可是有时有些女生是不想听到自己名字被人叫的。

因为是我是阿伟的铁哥们,所以义不容辞地承担给阿伟传递爱情信息的任务。但是前几次无功而返,信儿是捎到了,可那位美丽的姑娘并不为所动,只是淡而处之。阿伟为此很恼火。之后我又在学生会和团委组织的活动上有意无意地给他们安排了些见面的机会,但是也没有擦出任何的火花。

在大二的第一学期,其他系的一个富二代男生,也是我们学生会的同事,在一次学生会聚餐喝酒时回来向我们炫耀,说他和这个女生在暑假里走遍了南方好玩的地方。回来后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阿伟,阿伟仰天长叹。这段经历就此别过,无疾而终。

W020181226402665881276

有一年秋天阿伟家秋收收获了很多萝卜,家里无处消化,他就雇车拉到学校来卖。他把萝卜卸到我们实习工厂的电线杆底下。记得上午是一堂《工业供电》的课,我们班里的男生十几个集体缺席,自发地一起帮助阿伟去处理萝卜,结果被巡视的系主任发现。系主任大发雷霆,我们竟然敢缺习考试课,还想不想毕业了。当即找到我们的班主任,要对我们这十几个男生严肃处理。阿伟主动承担了责任,说是他的不对,与我们这些人没有关系,要处分就处分他吧。当然我们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一起找到系主任,都要求处分。班主任与我们时任的校长是联襟,为我们做了大量工作,系主任考虑再三,我们每人写了一份检查,这件事不了了之。

当时学校规定上晚自习,上完晚自习时我们就难免饥肠辘辘了。阿伟不知道从哪弄了一个电炉子,还从大学生商店买来很多挂面,再备点辣酱,在晚上从自习室回到宿舍时就打点牙祭。有一次他在宿舍里把挂面都煮好了,正好被别人叫走了,而我刚好回到宿舍,我三下五除二,吃光了面条,他回来一看,饭盆里空空如也。我说面条被我吃了,他哈哈大笑。

也是因为这个电炉子,阿伟还差点挨了处分。那是在一个晚自习后,阿伟在宿舍里正用着电炉子,不想系里和保卫科联合检查,被抓了个现形。系书记当场就严厉地说,你们是谁啊,真是胆大包天,学校这么严管,你们还敢顶风违纪,必须严肃处理。后来当他得天是阿伟所为时,脸色当时就变了,因为平时书记对阿伟很好。他表示虽然很痛心,但也必须得处理。班主任与系书记也是铁哥们,都是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最后阿伟的事被从轻发落,他在全班面前做了深刻检讨,并被取消了当年的奖学金。

我是铁杆球迷。在我的影响下,阿伟从一个伪球迷,也成为了一个铁杆球迷。我们一起外出,到长春东大桥旧物市场,用大家溱的100元钱买了一台旧黑白电视机,在宿舍里和其他同学一起观看1994年美国世界杯。同时还看了《新白娘子传奇》,当时还吸引了不少女同学来看。

在我们系组织的蓝光杯足球联赛上,我和阿伟都是班级足球队的主力。我是主力前锋,为球队攻城拨寨;阿伟是主力中卫,负责大脚解围。在篮球场上我们也不甘人后,我担任组织后卫,阿伟是主力前锋,他一手勾手的绝活也让人非常震撼。在夏天时光着膀子在篮球场上玩一天是常有的事。那时我们俩是有名的“八两不倒”,到食堂打饭时经常八两以上,否则吃不饱。而那时的女同学每顿饭多数只吃二两。

2022111302013741

阿伟有一个缺点,就是酒量有限。不喝正好,一喝就多,而且还上头,喝完酒之后满脸通红。与他相比,我就厉害多了。有一次我们在立信街的一家小店,他喝了两瓶啤酒,我喝了能有四、五瓶,我什么事也没有,他后来是被我背回宿舍的。

在当时没事时,无助时,我们俩就来到学校操场下面的旗杆下,阿伟幽幽地说,再过几十年,我们还能坐到这里吗?我说一定。

毕业快三十年了。阿伟已成为一所著名大学的教授,而我也在职场继续打拼。但我们的友情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淡化,而是像一杯醇酒,越来越浓。只要我们有时间,还是相约到母校那根旗杆下,去回忆我们当年的故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6007

(4)
沧海一粟的头像沧海一粟
上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上午9:3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上午10:20

相关推荐

  • 自适:各行其是 相互照应

                                                一会儿糊涂,一会儿聪明,老人大多都这个样儿吧。                                          没什么,正常。垂暮晚年,思维观念跟不上时代发展,                                          难免有点浑…

    2024年2月5日
    275180
  • 来自梁主任的问候

    盛夏,赤日炎炎。最高气温持续停留在40度,居高不下。燥热的空气仿佛一点就着。 和这炎炎夏日一样火爆的,是我的生长发育科诊室。昨天,又是一个打鸡血的专家门诊。从早晨6点半一直坐诊到中午快1点。回到办公室,叫了一份饺子狼吞虎咽起来。期间还不忘发朋友圈:间隔七小时,终于吃上中餐,饿坏了! 几分钟后,又回到诊室,开始了下半场的拼搏。 傍晚,终于看完第89个也是最后一…

    2022年8月14日
    2.0K280
  • 老顽童:喜笑颜开 返璞归真

                                                      卯酉河呀真可爱,友友们常聚会于此,尽兴                                             而欢。个个知书达理,坦诚相见,文质彬彬,风                                             …

    2023年10月2日
    471160
  • 秋风在歌唱(一)

          一 豪爽的秋风, 吹来果香浓。 五谷香更浓, 是收获的劲风啊!   二 谁说是萧瑟的风? 叶子黄了, 也有叶儿红。 红墙,红叶,夕阳红, 南山北海, 枫叶正红。   三 酒正香, 茶正浓。 秋月春风, 古今常相逢。 人生路遥遥, 喜看夕阳红。   四 北戴河的秋风, 古今伟人相逢。 萧瑟…

    2023年9月21日
    434160
  • 诗歌:长相思

    – 诗有声 韵有声。 章章忧思 谁与共鸣 乐尤平 苦尤严 人生总历风雨行, 冰心,玉壶一丹成  万水千山总是情—— 后记:痴儿美文并不是代表我写的很优秀,而是大师兄对我说过一句话—— 写得好不好在于参与,是让大家记得有个叫痴儿写的博文就行了。

    2023年9月6日
    4521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关注微信